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佛学视频模板页

首页

视频

大憨法师:白手起庙

出关

大憨法师:白手起庙

大憨法师,浙江德清佛教协会会长,高峰禅寺住持,艺术家。出家前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艺术系,曾在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建筑系任教。2002年,他放下画笔,跨入佛门,花费整整十一年,重建千年古刹高峰禅寺。在参禅悟道同时,大憨法师在画作上持续使用抽象主义、表现主义的现代语言,来传递对佛性的思考。2017年8月,他受邀在伦敦摩尔美术馆(Mall Galleries)举办“现代画僧——大憨”特展,作品多为具备禅质美学的现代绘画艺术风格。


导语:

跨入佛门之前,我认为艺术可以净化心灵,具有改变社会的普世价值。当我接触佛法后,我发现佛法能够从灵魂深处去改造一个人,改造人的贪嗔痴慢疑虑,不正见。


完整演讲稿:

阿弥陀佛,同学们好。我在大学里做了十年老师,所以今天看到你们我特别高兴,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大学的课堂上。


我给自己取名叫大憨,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因为我特别崇拜两个人,一位是我的大愚祖师,他在民国时是湖北省教育部的次长,后来参加了全国议员的竞选。他听了太虚大师讲的《大乘起信论》后发心出家。另外一位我特别崇拜的人,是明末的四大高僧之首憨山大师,也就是大憨的憨字。我希望自己出家能像他们一样做个本分的出家人。


由画入道

这幅是我出家以前画的。97年的时候我就剃光头了,那时候开始画光头造型的绘画,主要是城市题材,表现城市人的焦虑、狂躁和无可奈何。因为上海这个大都市节奏非常快,我记得美国摇滚里有一首歌叫《无处可逃》,它真的有时候让你无处可逃,但你又要去面对现实,面对这么快的节奏,有时人的身心很疲惫。


这是我出家以后画的画,表现主义的味道非常浓厚。汶川大地震时,每个中国人的心都悬在那,都觉得要为这件事情做点什么。我当时画了一群孩子在废墟里读书。四年以后,它的现实意义自然而然地消解了,我就把这画给改过来了。改过来的原因契机是什么?周末时,有些居士带着孩子和我们一起做早晚课,唱梵呗、诵经、持咒,小孩发出来的声音和天籁一样,真好听。我被当时那个场景深深打动,所以把画的背景改为粉红色,就是一种很阳光、很明媚、但又很有现代感的背景,取名《呐喊》,意味着呼喊出心灵的真善美。


这也是出家以后画的,展现人如何面对死亡的问题。任何一个人一出生就意味着死,谁都逃不了,只是早点晚点而已。所以古今中外,所有的宗教、哲学家、文学家都在研究死亡这个课题。大家都听说一句话,“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为什么活着”,其实只要搞清楚其中的一个问题,后面两个问题就跟着解决了。


这幅画中间交抱的是一个骷髅的两性。“情”字这一关其实很难过。孔子讲过,年轻人戒之在色,年纪大了戒之在得。你去观察你们的父母,他们对钱财就非常地爱惜和珍惜,这是人的通病。学习佛法的目的就是放下执着,并不是让你不要,成为活在空中的人,而是如何更好去面对现状和现实,如何更好、更愉悦、更幸福地活着。学佛很简单,四个字——“离苦得乐”。当你觉得自己越活、越学、越烦恼、越痛苦的时候,赶紧停下脚步,第一反思,第二去找好的老师,也就是上善之师,因为你肯定走错路了。学佛只会越学越快乐,越学感觉生活越阳光、越美好。


小时候我特别喜欢画画。我出生在福建省永安市,也就是闽中地区。小时候家里比较贫寒,我父亲是老右派,母亲是个小学教员,但是我喜欢画画。画画的材料比较贵,买不起笔墨纸砚和颜料。于是我常常到后山去拣五颜六色的矿石,涂在地板和墙壁上。一来二去,逐渐走上了绘画艺术的道路。


89年我考上华东师范大学艺术系,93年毕业进上海大学工作。后来学校的几个学院合并,我成为了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建筑系的艺术老师。98年时,我的一张画就能卖到4万元,但是内心深处总有一种彷徨和不安时不时会冒出来,尤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现在可能会明白一些,就是这种生活状态未必是我想要的。


当时没有其它的机缘,所以就这么待着。98年时,我在一个美术工作会议上碰到一位老同学,会议结束时刚好下雨,他叫我去他家拿雨披。我一进他家门,发现家里堆满了佛学典籍、书籍,还供着佛像。我从小就跟着我妈信佛,虽然她信佛是带有一点迷信色彩,但我对佛教不陌生,总隐隐地感觉头上有菩萨一直在关照自己。我们聊天时大雨滂沱,当我们聊完从他家出来时,虽没有彩虹,但云开雾散,阳光灿烂。在聊天过程中,我发现我同学的精神状态和平时完全不一样,他讲到佛法的时候充满了正能量,让我非常震撼。后来他借给我些书,我回来后就开始学佛经、读佛经。


我自始至终没有离开艺术这条路,包括选择了绘画艺术这条路,因为我认为艺术可以净化人的心灵,陶冶情操,它具有逐渐改变社会的普世价值。接触佛法以后,我更加坚定了这种信念,但绘画艺术有时只能诠释部分的现象和因果,无法做到彻底、究竟、圆满地解释宇宙、苍生、万物。当我碰到佛法后,我发现它是在人的内心深处、灵魂深处去改造一个人,改造人的贪、嗔、痴、慢、疑、不正见。所以我自然而然地对佛法生起信心,这种信心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重建缘起

2005年7月,很偶然的一个机遇,我到了莫干山的高峰禅寺,也就是现在这个寺院。


我的人生中有几个想不到的事:我原先是拿油画笔、油画刀的,出家以后却拿了水泥匠用的刮刀;原先是搞艺术创作的,出家以后变成了一个看设计图纸的建庙工人。建这个庙花了11年时间,这里面有很多缘起和契机。


这个寺院原名是双髻禅庵,山原先叫双髻山。“庵”在古代指的是用茅草搭的房子,过去的修行者一般都常住在这里,后来逐渐演化为女众的修行道场。


实际上双髻禅庵一直是个男众道场。它的历史有1500多年,建于魏晋南北朝梁武帝的天监元年,也就是公元502年。我到这里时感觉蛮凄凉,因为历史这个寺院曾经出了很多位很重要的大师,最重要的大师有两位——一位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济公祖师。我今天先介绍一下高峰祖师,也是我们寺院高峰禅寺后来改名的来历。


高峰原妙祖师是南宋末元初的一位高僧。当时,忽必烈请西藏的喇嘛高僧来做他的国师,同时统领着整个中原的佛教。高峰祖师非常厉害,他看出了蒙古人的用心,让教理要而今天高峰祖师不可能像世俗人或将军一样,把袈裟一拉,号召一批人上战场。他只能用他的方式。高峰祖师告诉他的弟子,一不要出山,二不要出去做官,好好地在山林泉下安安静静地、老老实实地实修。他为汉地佛法留下了实修的一脉,所以当时也有人称他为“高峰古佛”,尤其在江南一带。


他的弟子是中峰明本国师,朝廷在高峰禅师过世后又追封他为“高峰国师”。有些美术基础的人都知道赵孟頫,他是高峰禅师的徒孙,他写的《高峰祖师行状》的原文现在仍在故宫博物院。因为高峰祖师的出现,这里原来的名字——双髻山、双髻禅庵,包括山底下的双髻村,全部改过来了。村子叫高峰村,寺院改为高峰禅寺,这座山也改叫高峰山。


我见到这座寺院时,寺院很破落。因为它几经战火和衰败,曾经还打过仗,最后被日本人烧毁。我们后来搞基建时,还挖出过这么长的机枪子弹。我们上早晚课时,如果外面下大雨,寺里就下小雨,有时候要用脸盆接水,同时还要打着雨伞,才能把功课做完。


我们这个团队非常不错,大家一起合作了十几年,就有一个共同的愿望,我们要把曾经在历史上起过如此重要作用的寺院恢复起来。这是我们的责任,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就是一种担当,我们的身份要求我们必须做这样的事情。


逆流而上

建设寺院会有很多的意想不到的事情和困难。我们的山是一个单行道,过去还是土路,一场大雨就把这个路冲垮了。当时人们形容那个地方是鸡不生蛋、鸟不拉屎,不仅没有出家人,还欠了一屁股债。


盖寺院首先是“三通一平”,“三通”就是通水、通路、通电,“一平”就是平整场地。这个过程中有时就靠自己肩扛,尤其是前三年,我们中涌现了好几个大力士,我当时能挑到200斤。有一次我和一位村民,用一个下午把80多包、四吨多重的水泥扛上山,走的还是山路。我原先是拿个笔杆子的,现在变成拿扁担、用铲锹的人,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高峰禅寺海拔是374米,不算高。但由于它道路很崎岖,会给中途的转运带来非常大的麻烦。那时候,我自己就骨折过两次,一次是左手的无名指,还有一次是右脚的大拇趾。


盖这个寺院用了11年,讲起来很漫长,但如果和古人比起来其实只是毛毛雨。乐山大佛修建用了90多年,龙门石窟用了500年,罗马的圣彼得教堂用了100年,中外道场建设上都是经过好几代人的努力。


我们整个寺院最后建成了30多幢明清风格的现代建筑,具有现代传法功能。如果连马路合在一起,总共有2万多平方米。我们的初心是想建成这样的一个道场——一不做佛事,二不搞旅游,不搞经济,不搞经营;农禅并重,禅教并举;给现代人的修行提供个清静的环境。“禅”这个字拆开就是“单”和“衣”,指的是一件衣服。也就是说,当你把生活方式压缩到最极简,你可以腾出大量时间,而且生活会很愉快。


从艺术教育到生命教育

出家前,我是一位搞现代艺术的画家,主要是画表现主义题材、体现自我哲学主体的绘画。后来越画我觉得越不对劲,简单来说,不真实。出家以后,随之生活方式的改变,我的画风也逐渐开始改变。艺术来源于生活,佛法也一样。我们生活点点滴滴里面都透露了佛法,一个真正明白修行、会修行的人,会利用一切的环境和条件来修行。就像建寺院,看起来是我建设了这个寺院,其实是寺院把我重新构建了一遍。它净化了我,去掉了我内心深处的一些沉渣、贪嗔痴、执着和质劣。


画油画的出家人其实是屈指可数的,用油画、尤其是用现代艺术来传递对佛性的思考就更少了,这也是一种修行方式。前段时间,我在英国伦敦摩尔美术馆做了一次个人展览,高峰祖师的弘法风格是契理、契机的因时、因地、因人,我用现代的语言来置换,其实并没有离开传统佛法。


我从原先的学校、学院到现在的寺院,从原先的教师到现在的法师,外表的身份上有种转变,但内在并没有转变,因为寺院也是一个现代生命教育的体系。从学校的象牙塔走进了佛门,如何利用佛教和高峰禅寺这个平台,把正能量传递出去,传播好,传达好,这是作为一位教育工作者最大的幸福,也是他的价值所在。


谢谢大家,阿弥陀佛。


为保证影片效果,请使用电脑观看。

大憨法师
互联网和佛法传播者,知乎佛学领域优秀问答者
推荐视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