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 (二百零捌)

佛教心理学 (二百零捌)

2018-10-29 12:09:56 来源:陈兵
导语:以方便对治调心

第五节  以方便对治调心

对不利于身心健康和涅槃解脱的情绪、嗜好、性格,炽猛难伏的烦 恼,根深难拔的不良习惯,佛教设有多种针治调节的“方便”(技巧),主 要有觉知法、对治法、转治法、不转治法、兼治法、具治法、观想法、忆 念法、舍念法、以智理情法、转移法、息念法、纵念法、忏悔法、自我提 醒法等,这些方法,往往综合运用,有如中药之对味配伍。佛教修持体系中的五停心观、六念、十想、四无量心等,皆为对治粗重烦恼而设的 方便。大乘菩萨行六度,每一度皆有对治烦恼妄心的意味。

一、对治、转治等五法

对 治 ( p r a t i p a k s a ),梵 语 原 意 为 否 定 、遮 遣 ,本 指 以 无 漏 智 断 烦 恼 , 有时也指以相应的方法针治修行中的问题,有如良医对症下药,将军 对敌设阵。《摩诃止观》卷八说小乘道治心有对治、转治、不转治、兼治、 具治五种方法,解释对治云 :

如对寇设阵,是名对治。

对治法系利用人的心理活动正反相克的原理,扶正祛邪,有如中 医之以寒药攻热病、以热药治寒症。《增一阿含经》卷六〈利养品〉须 菩提说 :犹如有毒药复有害毒药,“法能生法,法能灭法。黑法用白法 治,白法用黑法治”。《大智度论》卷一比喻说,譬如各种草药,对症者 为良药,不对症者则非药,“佛法中治心病亦如是”。

佛陀根据弟子们修行中的心理问题,曾开示过多种对治烦恼的方 法,如《即兴自说·弥凯耶经》载,佛侍者弥凯耶独处修行,而生欲、嗔、 害 三 种 恶 念 ,佛 教 他 以 五 法 治 心 :

1 、亲 近 善 知 识 。

2 、持 戒 。

3 、多 听 少欲知足、喜乐、闲静、独处、精进、定慧、解脱等语。

4、勇猛精进修善 离恶。

5、以智慧观察生、苦灭。

增修四法 :修不净观以除贪爱、慈悲观 以除嗔恨、数息观以除疑惑、无常观以除傲慢。

常用的对治调心法,有以善对治恶、以慈悲对治嗔恨、以喜对治嫉 妒、以忍对治不忍、以精进对治懈怠、以禅定对治散乱、以舍对治悭吝 与过度、以智慧对治愚痴、以知足对治贪求、以惭愧对治骄慢、以正见 对治邪见等。以善对治恶,可以总摄对一切烦恼不善心的对治。《中阿含·念 处经》佛告比丘 :

生恶不善念,以善法念治,断灭止。

善法念,即念(记忆)善法——提起与所生恶不善之念相反的善念, 如愤怒仇恨生起时提起慈悲心、嫉妒生起时提起欢喜心、懈怠生起时 提起精进心,等等。水能克火,善能息恶,但只有当善心的力量超过恶 念时,才可制伏恶念,否则将是善不敌恶,被恶所伏。南传《中部·除 妄 念 经 》 佛 比 喻 说 :好 象 善 巧 的 木 匠 用 细 的 木 钉 将 粗 的 木 钉 打 掉 、移 除、取出,当比丘注意与善法相关的其它对象时,他的心就能够向内 稳定、平静、专注、一心。当心中生起与贪嗔痴相关的邪恶念头时,应 将注意力转移到与善法相关的其它对象,就能够摒除、止息一切恶念。 若不能,则思惟这些恶念所带来的危险,努力忘掉这些恶念,不再注意 它们 ;若还不能,应注意去除这些恶念的来源 ;若还不能,须咬紧牙关、 舌抵上腭,以决心来击败、强迫、摧毁恶念,集中精力、提起警觉,用力 提起善念,以善制恶,做念头的主人。久久用功,恶念自然会渐渐减少, 善 心 自 然 会 渐 渐 增 长 。《 大 般 涅 槃 经 · 梵 行 品 》 佛 言 :

修一善心,破百种恶。

对治法常用观想、念想等方法。汉传佛教界所流行的“五停心观”, 出 于 《 阿 含 经 》,是 初 修 行 者 对 治 躁 动 难 伏 之 粗 重 烦 恼 心 的 五 种 方 法 : 多贪众生不净观、多嗔众生慈悲观、散乱众生数息观、愚痴众生因缘观、 多障众生念佛观。其中不净、慈悲、因缘三观,属反面对治,不净与慈 悲二观,是用观想的方法。

不净观对治的性欲扰动,由对异性肉体美的贪爱而生,对治的方 法,是如实想所贪肉体实际上充满不净、污秽不堪、不可爱,不值得贪求。《杂阿含》卷四二第1161经佛教导年轻比丘 :若起贪色淫欲之心, 应该观察所贪爱者美丽可爱的薄皮之下,种种不净充满其中,周遍观 察其头发、汗毛、指甲、牙齿、尘垢、涎水、皮、肉、骨、髓、筋、脉、心、肝、 肺、脾、肾、肠、肚、子宫、性器、泪、涕、沫、脂肪、痰、脓、血、屎、尿,周 身上下内外,一一腥臭污秽,实在不足贪恋。佛将盛妆的美女比喻为“革囊盛秽”、“宝瓶盛粪”,这是人体本来的真相,并非故作夸张。具备 解剖生理知识的现代人,更不难认识人身上有许多的微生物、病菌甚 而可怕的爱滋病、性病病菌,拈花弄草有杀身害命的危险。如此思想 观察,自会有熄灭炽燃欲火、压下非分淫念的效用。

慈悲观对治嗔怒仇恨,嗔怒心由计较对方的缺点及对我的拂逆而 生,慈悲心则由观察对方的优点、悲苦不幸及对我的好处而生,想对方 的优点、悲苦不幸和曾经对我的好处,是生起慈悲心以熄灭怒火的技 巧。同理,嫉妒由对对方的成功不能容受、觉得他胜过我而生,对治的 方法,是想其不成功、缺点和我的成功、优点,从而生起与嫉妒相反的 欢喜心。骄慢由对自己的成功自满、蔑视他人而生,对治的方法,是想 自己的不成功、缺点和他人的成功、优点,从而生起与骄慢相反的谦虚 心。愚痴和邪见,只有用思考缘起的方法对治,破除错谬之见,以智慧 的光明驱散痴暗。

《瑜伽师地论》卷二十、二十一广说各种人修行进程中各个阶段的对 治法,如在家者不能出离,修不净想、无常想以对治 ;懒惰懈怠者于无常 修苦想以对治 ;有身见者于众苦修无我想以对治 ;爱味饮食者于饮食修 厌腻想以对治 ;贪爱世间乐欲者修一切世间不可乐想以对治 ;修止观时 心暗昧以修光明想对治 ;爱味禅定修离欲想以对治 ;“推后后日,顾待余 时”而不能精进修行者修死想以对治 ;心不安静修数息观以对治,等等。对治法,有时也未必奏效,这时可采用“转治法”以对治之。《杂 阿含经》卷三十二第916经佛言 :

如是偷盗对以悲心,邪淫对以喜心,妄语对以舍心。

《大般涅槃经》卷十五谓“修慈者能断贪欲,修悲心者能断嗔恚, 修喜心者能断不乐,修舍心者能断贪欲、嗔恚”,即是转治。《摩诃止观》 卷八说,如用不净观对治贪欲不奏效时,转而修慈心观,名为转治。又 如嗔恨心起时,若以慈悲观对治无效,可以用不净观转治。痴心重者 想有边无边、散乱多者思考缘起法以转治。

不转治者,当烦恼恶念转变时,仍用原来的方法对治,如以不净观 治贪欲病,当由观不净生起嗔恨后,继续观不净以治之。

兼治法,谓病如兼药亦应兼,如对某人生起贪欲并兼带恼恨报复 之心时,用不净观兼修慈悲观以对治。

具治法,谓对一种烦恼心病,采用多种方法治之,有如用多味药治 疗一种疾病。

二、明觉法

明觉或觉照(巴利文sati,梵文smrti),有觉察、觉醒二意。觉察,谓对 不善心保持警惕和明觉,一出现即刻认清,有如哨兵之注意发现敌人。 南传《中尼柯耶》第61经载,佛陀教诫其子罗睺罗 :要像照镜子那样 经常自我反省,保持身、口、意的清净。《中阿含经》卷二十七《自观心 经》佛陀教诫弟子“善自观心,善自知心”,指时时反观内照,保持对 自己心理活动的清醒自觉、如实正知。要像心理医生观察精神病人那 样,将自心当作他心来观察,随时明察自己的心态,知晓自心所起每一 念的善恶、染净,及时识别恶念及不利于身心的忧愁、焦虑、狂傲、沉闷、灰暗、恼怒、怨恨等情绪,及时予以管制。觉醒,是对烦恼不善心的性 质、本来面目如实了知。

如实觉照身、受、心、法,是佛陀所示“四念住”的根本方法。《中 尼柯耶·算术师目犍连经》佛教比丘 :应当具备正念与明觉,当走路往 返、看、屈伸肢体、穿衣、吃饭、喝水、咀嚼食物、大小便、行、立、坐、卧、 入睡、醒来、言谈、沉默等时,皆必须保持完全的明觉。《本事经》卷五 佛陀教比丘,应由所缘及作意“取心相”——时时警觉,注意自己在 对境遇缘生起注意时的心理状态,善于抓住自己起心动念的兆头(“心 相”)。抓住后要注意观察,善知其染、净及生起的因缘,观察其灭相,善 于将心安住于顺逆不动、无取无执的本然状态,安住之时,应如大地无 量无损,不论净的、染的东西置于其上,皆安然处之,没有分别,不起违 顺、忧喜、高下之念。《优婆塞戒经·禅波罗蜜品》教诫在家佛教徒应 常了知、观察自心的活动,若有喜、愁、嗔、软等情绪,“知已能除”,犹如 铁匠善知冷热,不令失所。这种观心,也是一种禅定,经中或名“觉意 三昧”——对自己意念保持明了自觉的禅定。《瑜伽师地论》卷十一 说应当极善了知自心具有何种烦恼等状况,知晓对治的方法,这叫“自 心相”,为修定之一诀。

南传《分别论·迷惑冰消》解释明觉有四种 :

1、有益(义)明觉,抉择利害,选择有益的、放弃有害的,如看到黄色 宣传品时明觉那是无益的而不去看,看到佛像时明觉那是有益的而去瞻仰。

2、适宜明觉,在适合与不适合两者之间作出正确的选择,如看到 佛像前有女众而不去与她们挤在一起礼佛。

3、行处明觉,清楚了解处在任何情况下的修行方法,不舍弃所修 的禅定。

4、无痴明觉,在行住坐卧中任何时候都如实而知,没有愚痴,如走 路时,明觉心生风大(内气)与知晓走路的心识同时生起,产生身表业 (走路),每提足时知地水二大弱而风火二大强,每放足时知地水二大强 而风火二大弱。知晓只有四大在活动,没有能走的人。明觉在每一念中,身心都如河水流动,此生彼灭,相续不断。 一般而言,若能念念明察自心,即使有烦恼不善心,亦不会成为冤家。《杂阿含经》卷十八第 493 经舍利弗告比丘 :“内自观察思惟”,心 中有无贪欲?若能明觉,则能远离贪欲,贪欲纵然露头,也如鸟羽入火 则卷,不可舒展。若不能明觉,则如乘船逆流而上,“身小疲怠,船则倒 还,顺流而下”。

明觉或觉照,被禅宗作为明见心性之要。人问 :“家贼难防时如 何?”梁山缘观禅师云 :“识得不为冤。”问 :“忽然倾湫倒岳时如何?” 梁山下座一把抓住他说 :“莫教湿却老僧袈裟角!”《西藏医心术》说 :

超越正面和负面,把我们自己开放给我们的感觉,以及如实经 验我们的心。

一行禅师融合南传四念住与禅宗,将明觉解释为八正道中的正念, 为其所传扬的“行禅”之要。所谓正念,是从对过去未来的思虑中摆 脱出来,安住于当下,对内外正在发生的一切保持清醒的觉照,明察自 己内心生起的每一个念头之产生、逗留和消亡,不去遏制念头之河的 流动,而让它在觉照的阳光下不再处于无意识状态 :

我们内心,永远保持着灿烂阳光,照亮着每一条小溪,每一颗卵 石,每处河曲,这就是习禅。

应明了一切无常无我、互即互入的本质,善于发现生命中的种种 奇迹,欣赏生活中的种种优美宁静,对他人的痛苦明觉、理解并满怀慈 悲。如此安住于正念,即是生活于净土中。《西藏医心术》也说 :

正念就是全神贯注在当下,不忧虑过去或未来。

明觉是很适合现代佛教徒日常修行的一种方法,苟嘉陵居士《做 个喜悦的人》说得好 :

修行不是在这忙得不可开交的现代人生活中,再加上一件“必 须做的事”。......而是当你在很认真地觉得自己“完成”是什么时, 当在当下马上就“洞察”到,并能“离执”。

明觉法被存在心理学运用于心理治疗,其核心观点是 :一个人就 是他现在的整个状态,健康来自无所遮盖地直接觉察到生命,妨碍人 做到这一点的是生活在幻想即创伤及其防卫之中,治疗的要点在于使 当事人进入他(她)自己的经验,从而获得自由。Charlotte Selver的

“感官觉察法”,首先注重对身体的觉察,进行身体训练、呼吸训练,寻 求揭示经验的本来面目,使经验免遭理论范畴和体系的分割。随着对 身体的觉察和情绪的扩张,整个自我的觉察也随之发生,觉醒的肉体 生命因而成为进入更广阔的意识领域的途径。她自称此法为“禅的精 髓”,明显源于佛教四念住中的身念住、受念住。

三、理情法与自我提醒法

对未见道或不善于以佛法真谛如实观察者来说,在觉知烦恼不善 心后,还须以俗谛层面的因果智思考烦恼不善心的害处,及时断舍,保持善心。这种方法,实即现代心理治疗常用的“以智理情法”。《中阿 含》卷三十三《释问经》云 :

若念不可行者,我即断彼 ;若念可行者,我为彼。

南传《中尼柯耶》第 19《双思经》(当汉译《中阿含·念经》)中,佛陀 向众比丘讲述他在成佛之前,运用双思维法,将自心所起的念分为欲、 恚、害及无欲、无恚、无害正反二类,注意观照自心,当生起贪欲、嗔恚、 毒害等恶念时,立即觉察之,马上思考此恶念“自害、害他,二俱害,灭 慧,多烦劳,不得涅槃”,如此思考时,恶念即灭。时常这样观察修习, 对所有刚刚露头的烦恼恶念“不受、断除、吐”,从而不断生起无欲、无 恚、无害等善心。

当善心生起时,又即时思考其益处 :“不自害、不害他,亦不俱害, 修慧,不烦劳,而得涅槃”。如此观修,令善心不断增长、广大,获得喜 乐。就像牧童持杖驱赶牛群,不令食人苗稼,因为他知晓 :若任牛食人 苗稼,会遭到田主的骂詈捆打 ;若精心照看牛群,不令食人苗稼,便不 会有遭田主骂詈捆打之虞。

当无欲、无恚、无害的善心生起之后,又须思考 :对无欲、无恚、无 害的过多思考,使心被思虑和喜乐扰动,但不思考又会让烦恼损害自 己,“我宁可治内心,常住在内,止息一意得定,令不损心”。止息思考 以修禅定,让心在禅定中得到休息养护。

《优婆塞戒经·五戒品》说,受在家五戒的佛弟子,应该思念所受 之戒,精心持守,当烦恼恶念露头时,应思考 :

我今若造恶业,因是恶业,获得二世身心恶报。以是因缘,身口 意恶即是我怨。

常观烦恼恶业如同怨贼,能损害自己,劫夺自家财宝,杀害自己的法身慧命,警惕防护,不令烦恼怨贼得便。 自我提醒法,是当烦恼恶念生起时,提醒自己 :我是比丘、佛弟子,

或教师、为人父母等,以对自己扮演的社会角色的认定,提醒、鞭策自 己按应有的行为规范约束自心,断恶修善。经载佛陀多次教导其出家 弟子 :要经常以手摩头,体认自己的比丘、比丘尼身份,提醒自己以戒 摄心,守护根门。如《佛遗教经》载佛陀临终前的最后教诫 :

汝等比丘!当自摩头,已舍饰好,着坏色衣,执持应器,以乞自 活,自见如是。若起骄慢,当疾灭之。增长骄慢,尚非世俗白衣所 宜,何况出家入道之人,为解脱故,自降其身而行乞耶?

通过抚摩标志出家人身份和“毁其形好”弃世荣华、志求解脱的 光头,提醒自己牢记出家人的本分事,精勤修行,熄灭烦恼,不可混同 于流俗。晚近弘扬净土法门的印光法师,教诫念佛求生净土者说 :

凡有忿怒、淫欲、好胜、赌气等念,偶尔萌动,即作念云 :我念佛 人,何可起此种心念乎!念起即息,久则凡一切劳神损身之念,皆无 由而起。

这种方法不仅提醒自己认定念佛人的身份而止息恶念,而且能受 阿弥陀佛功德力的加持,具有熄灭烦恼的巨大力量,“敢保十日,即见 大效!”张澄基《什么是佛法》说随时随地可修方法之一是 :将自己 比作佛,如在发怒时想 :如此是否顺佛道?佛在这种情况下会不会如 此?这种方法,有近今心理学自我暗示法的作用,不仅可用于佛教徒、 念佛人,而且可用于任何人。

四、念想法与“八念”、“十随念”

念 想 ,谓 回 想 、忆 念 某 些 境 物 、事 情 ,以 提 醒 、激 励 自 己 保 持 警 觉,制伏烦恼,精勤修善。北传有部佛学有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 食、念天、念出入息、念死八种以念想修心、对治烦恼的法门,称“八念”。 南传上座部佛学的“十随念”(巴利文dasaanhssatiyo)——佛随念、法随念、 僧随念、戒随念、舍随念、天随念、死随念、身随念、出入息随念、寂静随 念,与八念大同小异。有部佛学还有无常想、苦想、无我想、食不净想、 一切世间不可乐想、死想、不净想、断想、离想、尽想“十想”。南传佛学 有“食厌想”,称“一想”。大乘佛学有“思惟暇满难得”等念想法。

念佛或佛随念,谓想念佛的功德、形象等。《中阿含》卷五五《持 斋经》佛言 :若多闻圣弟子忆念佛,“心静得喜,若有恶伺,彼便得灭, 所有秽污恶不善法,彼亦得灭”,犹如人头有垢腻,以膏沐温汤洗沐故, 头得以净。《增一阿含经》卷一〈十念品〉佛告众比丘 :修行念佛一法, 能得神通,去众乱想,证得道果,自致涅槃。《本事经》卷一佛说永修念 佛一法,定得阿那含果。佛,是佛教徒心目中的人格楷模、导师,为清 净自心、永断烦恼的人格表征,乃圆满智慧的化身,榜样的力量是无穷 的,忆念佛,自有激励人希贤希圣、自觉净化自心的作用。南传佛学的 佛随念,具体思惟佛的九大功德 :永断烦恼、圆满正觉、智慧与德行完 美无比、只说利益与真实之言、如实了解世间、为无上的引导者、为天 神与人类共尊的导师。大乘佛学认为忆念佛不仅有榜样的激励作用, 还能获得佛的护念加持,出生消障灭罪、接引往生净土等不可思议的 功 德 ,《 优 婆 塞 戒 经 · 息 恶 品 》 云 :

若有内外诸恶不净因缘,是人应当修念佛心。若有至心修念佛 者,是人则得离内外恶不净因缘,增长悲慧。

大乘念佛的方法,有忆念佛的功德、光明、形象、法身及称念佛的 名号等多种。

念法或法随念,指思考佛陀的教诫及佛法的义理、佛法的殊胜利 益,用佛法对照自己,鞭策自己依法修治自心。

念僧或僧随念,谓思惟僧众舍弃世俗荣华,不贪钱财名利,专志修 行,自甘清苦,伏断烦恼,其中多有贤圣,应以贤圣僧为榜样,策励自己 离垢去染,净化自心。

念戒或戒随念,谓思念记忆戒律,对照自己的言行,思考持戒的 利益和破戒的恶果,策励自己舍弃有违戒律的恶念,增长符合戒律的 善心。

念天或天随念,谓思念诸天由修行十善,感得相貌庄严,具大福德, 长生不老 ;又念诸天鬼神神通自在,于冥冥中洞悉我人的一言一行,如《优婆塞戒经·尸波罗蜜品》所言 :

复观诸天具足无量福德、神足、天耳、天眼,具他心智,遥能见闻, 虽近于人,人不能见。若我作恶,如是诸天当见闻知,若是天等了了 见我,我当云何不生惭愧,故作罪耶!

人间也不无如诸天一样具天眼、天耳、他心通而能知人的言行心 念者,应引为监督,督促自己惕励不懈,修心行善。

以上六念,最为南北传佛教所重视,作为初学者调制自心的必修 课 目 。《 中 阿 含 》 卷 五 五 《 持 斋 经 》 佛 告 居 士 妇 :若 佛 弟 子 忆 念 佛 、忆 念 法、忆念僧、忆念戒、忆念天,心静得喜,能灭所有秽污不善之心,有如 以膏沐温汤洗头故头得以净,以热汤洗浴身体而得洁净,如以碱灰豆 荚净水洗涤垢衣而得干净,如以砺石磨拭铜镜而得明净,如以火、木片、 赤土等磨拭垢金而使光莹明净。念想法中的念出入息(呼吸)或出入息随念,可令人想到“人命在 呼吸间”、“一息不来,即属后世”[1] 以生命之危脆无常为警策,策励自 己断恶修善。

念死或死随念、死想,乃思考人难免一死,死期难于预知,想象死 亡之可怕,珍惜分分秒秒的生命,精勤修行,不让时间空过。南传佛学 修习死随念,借助曾见过的尸体,想象自己也终将变成这样一具僵尸, 专注思考死亡,思考我必会死,我的生命必会在死亡时断绝。这是一 种很好的“先行到死”的死亡教育。

身 随 念 ,谓 想 自 身 乃 四 大 合 成 ,脆 弱 不 坚 ,内 外 垢 秽 ,他 身 亦 然 。 这样思考有对治贪爱肉体之效。

食不净想或食厌想,观察食物多不净,咀嚼、消化、排泄过程皆污 秽不堪,用以对治对食物的贪爱嗜好和贪馋之念。

以上几种念想,各对治有关烦恼,与十想中的无常想(想一切无常, 难以永保)、苦想(想世间多苦)、一切世间不可乐想,都有促使人超离世俗 欲望的作用。

十随念中的寂静随念,谓念禅定的寂静之乐。舍随念,谓念布施 的功德,想施舍给予他人方便、喜乐、安全,也使自己精神愉快,用以对 治吝啬不舍之心。十想中的无我想,想假我本空,用以对治对自我的 执著和自私心。十想中断想,谓想断烦恼的无欲之乐 ;离想,想出离世 间的解脱之乐 ;尽想,想断尽烦恼的自在之乐。这三种念想有激励人 精进修行、对治懈怠及贪恋世间的作用。

念想法中还有一种专门对治非分性欲望的方法。《杂阿含》卷四二第1161经载,婆蹉国国王优陀延那请教佛弟子宾头卢罗汉:那 些出家不久的年轻比丘们,为什么能安于禁欲生活,看起来安祥愉快, 一点也没有被性苦闷困扰的表现?回答说 :因为他们遵照佛陀教导, 外出时见到女性,若其年老,想她是我的母亲或母辈 ;若年龄与自己相 仿,想她是我的姐妹 ;若年幼,想她是我的女儿。如此观想,便不会生 起非分的欲念。国王听后深表敬佩,承认自己若不摄心,即便闲房独 处,也是欲火炽燃,然有时只要善摄其心,即便在内宫中美女围绕,也 可不起贪欲之念,由此体会到佛陀教导的正确。

《 西 藏 医 心 术 》 说 :回 忆 幼 时 ,让 自 己 觉 得 就 像 一 个 小 孩 子 ,与 幼 小时的自己融合为一,安住在这种开放的感觉中。或想象处身大自然, 从山顶了望无边无际的天空,能使紧张的心放松。这也是一种念想法。

五、观想法与不净观

观想,谓专心想象特定的形象或情境,努力令所想象者在意识眼 中乃至眼前明现,这是佛教修习禅定的重要方法之一。用于对治调心 的观想法,主要有四梵住和不净观、界分别观、观想念佛及密教本尊观。

专门对治贪爱和性欲的不净观,是南北二传佛教重要的禅定法门, 《中阿含·念处经》中摄于四念处之身念处,南传佛教修此观具体观想

十种相,称“十不净”: 1、膨胀相,往停尸场、坟墓观察已经膨胀的异性尸体,牢记其形状、

颜色、气味等相,静坐想象,令尸体可怕、恶心的情状清晰呈现,若不能 明现,再去观察,直到无论闭目开眼,尸体膨胀相皆明白呈现。然后依 此法依次修习以下九相。

2、青瘀相,尸体发青瘀斑点之相。

3、脓烂相,尸体生脓变烂之相。

4、断坏相,尸体分解,肢节分散之相。

5、食残相,尸体被鸟兽食啖之相。

6、散乱相,尸骨狼藉散落之相。

7、斩斫离散相,尸骨被砍断四散分离之相。

8、血涂相,战死、被杀者的尸体满身血污之相。

9、虫聚相,尸体爬满蛆虫之相。

10、骸骨相,一堆白骨之相。 北传佛学的不净观修法为胀想、青瘀想、坏想、血涂想、脓烂想、啖想、散想、骨想、烧想“九想”。《释禅波罗蜜次第法门》卷九说修九想 观之前,应先修死想,思惟人身难得,死神不期而至,应求涅槃不死之 道。利根者修习九想观只须想象尸体肿胀等景象,钝根者须往坟墓等 处观看尸体。

不净观与近今心理治疗常用的脱敏法实际同一原理,对治性亢奋 等病态性心理,尤其是年轻出家者用以制伏性苦闷,自应有奇效。但 此观的修习可能产生对人生的厌恶和对尸体的惧怕,经载佛世时曾发 生过比丘们因修不净观极端厌世而自杀的事件,故修习应谨慎。

与不净观相反,观想念佛法则是想象佛、净土之悦意境相。《思惟 略 要 法 》 所 说 方 法 为 :先 观 想 白 色 光 明 晃 耀 ,从 白 光 中 观 想 阿 弥 陀 佛 。 念佛在五停心观中对治业障,所谓“多障众生念佛观”。怀深心信仰修 观想念佛,有使修行者放卸心理包袱、欢喜庆幸的效用。

四界分别观,也主要对治对肉体及自我的贪著。修习时先观察 外界的地、水、火、风之相(取相),牢记在心,次观自己身体由四大构成, 一一观察四大,从粗到细,乃至观四大一一皆由极微组成,其中没有可贪爱者及自我的实体。观自身如是,他身亦如是。按南传佛学说法, 这须在第四禅的基础上修习,以禅定之光照烛。

西方心理学家所用的模拟想象法,实际上是一种浅显的观想法, 如想象失败的情景,有助于思考如何取得成功 ;当变态行为达到极点 时立即想象其恶劣后果,获得强烈厌恶感,称“内隐脱敏训练”,可以 对治变态性心理、破戒心理等。

六、息念、转移、纵念、增益、升华等法

佛教用以调制自心的技术,还有息念法、舍念法、转移法、纵念法、 引出法、增益法等。

息 念 法 ,谓 顿 然 止 息 烦 恼 恶 念 。《 中 尼 柯 耶 》 第 2 0 《 双 息 经 》 佛 教 导比丘 :当恶念产生后,以思惟善念、观察恶念危害的方法对治不住时, 应忘却一切思念,止息意念活动,咬住牙齿,舌抵上腭,集中全部心力, 专注于意念的止息。用这种方法可顿断恶念的相续。

舍念法,谓不追忆过去,不思想未来,不计较现在,安住于平静空 寂的心境。《经集·执杖经》佛言 :

摒弃过去和未来之事,不执著现在之事,你将平静地游荡。

《 杂 阿 含 》 卷 三 六 第 9 9 5 经 佛 言 :驰 想 未 来 ,追 悔 过 去 ,使 人 心 常 被愚痴之火自煎,犹如冰雹打断生草,应该 :

于过去无忧,未来不欣乐,现在随所得,正智系念持。

转移法,谓转移思想的对象,这是近今心理学常用的重要调心技 巧。佛教用得最多的转移意念法,是当恶念生起时专注自己的呼吸,巴 利语称安那般那(anapanasmrti),略译“安般”,意译“持息念”,为修禅定 的重要门径。一般从数呼吸入手,先从一数到十,以计数摄心不散。这种方法主要对治散乱,也有对治淫欲的作用,《禅密要法经》谓“此数息 法,是贪淫药”。称念佛名、念咒、诵经、拜佛等,都有转移恶念的作用。 纵念法,谓纵任念头起灭,这是在烦恼恶念力量强大、用其它方

法治不住时采用的对策。其要点是当烦恼恶念汹涌泛起时,不加遏制,

而以旁观者的眼光冷眼看其起落,不让恶念作主而发起身口的恶业。 《摩诃止观》卷二云 :

若人性多贪欲,秽浊炽盛,虽对治折伏,弥更增剧,但恣趣向。

贪 欲 ( 如 性 欲 ) 强 盛 时 ,若 强 制 对 治 ,往 往 会 更 加 炽 盛 难 伏 ,故 应 放纵,但必须做其主宰,当放纵时以正见修观。譬如钓鱼,若鱼强绳 弱,不可争牵,只令钓饵入鱼口,随其远近,任纵沉浮,不久收获。同样,“若人多嗔,郁郁勃勃,相续恒起,断不得断,伏亦不伏,当恣任其起,照 以 止 观 ”。 密 教 《 如 来 一 子 经 》 云 :

喜忧及苦乐,常与无常等。见定行等心,有无等诸法。贪嗔痴 善恶,随心念而作。

大手印、大圆满等密法多用这种方法调心。对心的拘制若过于严 紧猛利,将烦恼恶念强行压制,储藏于无意识中,这在精神分析心理学 看来是一件极其有害于心理健康的事,甚至会造成心理变态和精神病。 藏密、禅宗等早就认识到了这一问题,强调调心须松紧结合、有张有弛, 喻如“婆罗门捻线”。必要时须故意释放藏识中的烦恼习气,纵任烦恼 恶念浮现,不加压制,而冷眼观照,以智慧转为菩提。

引出法,是主动地想象能使自己生起烦恼的境相,主动引出潜伏 的烦恼而对治之,这是佛陀教弟子常用的方法。《本事经》卷二佛教比 丘 :应在对境遇缘生心起念之际,及时抓住自心运作之相(取心相),通 过对心相的观察、思考,使心安住于无分别的本然状态后,若不觉得内心有贪欲等烦恼,应继续仔细观察 :我现在是真的没有贪欲等烦恼 了,抑是烦恼潜在而不自觉察?这时可想象平时所喜爱或嗔恼的境 界,令心趋向此境,看是否有贪、嗔等烦恼生起。如果心顺着境走而生 起贪欲等烦恼,应当知晓自己内心还潜伏着某种烦恼。如此自我觉知 后,用观察、思惟等方法消灭此潜在的烦恼,直到无论如何想象可爱或 可憎境界,心亦安然不动,如以羽毛投火,迅速焦卷。《瑜伽师地论》卷 三十说修禅定至第五、六住心,心稍平静时,应主动取令心散动的五欲、 男女、贪嗔痴等烦恼之相,思惟其过患,于彼诸相,“折挫其心”,“止息 其心”,不令流散。密教修行者也用这种方法,故意去淫舍妓院等处以 引出贪欲,故意引起众人憎恨打骂以引出嗔恨。

增益法,谓贪嗔等烦恼炽盛,用其它方法不能制伏时,用增加的方 法任其释放,是一种“以毒攻毒“的技术。《增一阿含经》卷九载,佛弟 子难陀思念在家时的爱妻孙陀利,“欲意极多”,难以控制,佛乃用“以 火灭火”法,以神力摄他往香熏山岩穴中,指一瞎猕猴问他 :“是孙陀 利 美 还 是 这 只 瞎 猕 猴 美 ? ” 答 :“ 猕 猴 甚 丑 , 与 美 女 孙 陀 利 不 能 相 比 。 ” 佛又摄他飞往三十三天,见五百天女在娱乐,皆极美貌,听闻五百天女 互告言 :“此处现在没有男子,听说佛弟子难陀善修梵行,命终之后来 生于此,为我等作丈夫。”难陀听说后大喜。佛问 :“孙陀利与此五百 天 女 相 比 , 谁 美 ? ” 答 言 :“ 犹 如 瞎 猕 猴 与 孙 陀 利 相 比 。 ” 佛 又 摄 他 赴 地 狱中,见阿鼻狱中有一大镬空无罪人,狱吏云 :“佛弟子难陀,善修梵行, 得以生天,天寿千岁,命终后将入此镬。”难陀听后极其畏惧,“衣毛皆 竖”,乃悔过,悟唯求涅槃,方为真乐。同经卷二五长老比丘说以不净 观去欲偈云 :

设知颠倒者,加心而炽盛,当去诸炽心,欲意止休息。意谓对不可压抑的欲望可增加令其炽盛,然后除去,欲念便可止 息。《楞伽经》卷二偈谓“如逆楔出楔,舍离贪摄受”,比喻增益法如加 一楔子打出牢不可拔的楔子。密教无上瑜伽以淫欲为道的“双运道”, 即是用增益法转淫欲为菩提,又名“转位道”,如以毒攻毒,为此,必要 时还须将烦恼欲望增强,喻如耳中进水后以再灌水的方法将水完全倒 出。这与现代心理学所用以暂时加剧症状来消除症状的“顺势疗法”(homeopathy)相类。

关于对治人欲,《阿毗达磨集论》卷七引经言 : 菩萨摩诃萨成就五法,名梵行者成就第一清净梵行。何等为五?一者常求以欲离欲。二者舍断欲法。三者欲贪已生,即便坚执。 四者怖治欲法。五者二二数会。以欲离欲,谓以善法欲对治低劣欲望 ;舍断欲,即用舍念、息念等 法断舍人欲 ;欲贪生已即便坚持,谓忍耐不作淫行。怖治欲法,谓以恐 怖对治贪欲 ;二二数会,当为纵念法、发泄法。升华法,谓将低劣的人欲升华为对崇高理想的追求,如失恋时将 爱升华为事业的动力,从事文艺创作或欣赏文艺作品,或全身心投入 有意义的工作,特别是救助痛苦、给人快乐的工作等,是近今心理学常 用的治疗方法。西人有云 :时时想着如何为别人带来快乐,就可以在 14 天之内治好你的忧郁、悲伤与自怜。佛教的全部信仰和戒定慧等 修持之道,实际上都具有将贪欲等烦恼升华为“善法欲”、“法爱”,将嗔 恚失意升华为精进的性质,都可用于心理治疗。

七、接纳、命名、观察、提问等法

当代西方禅师结合佛教修行与西方心理疗法,在实践运用中总结出一些调节自心的有效技术。如《心灵幽径——冥想的自我疗法》介 绍的接纳、命名、观察、提问等方法。

接纳,谓用友善热情的态度接纳自己的任何情绪,包括烦恼等负 面情绪,不压抑,不以敌对的态度与负面情绪抗争,也不任意释放情绪。 压抑思想会得胃溃疡,忍住问题心会动荡或僵化、恐惧,仅是释放会增 长习惯性反应,自我抗争增加紧张,不能使人平静。只有以慈爱的心接 纳包容自己的一切,关心而感兴趣地注意自己抗拒、否认、逃避的情绪 等,以开放的态度令其呈现,像对待老朋友般接纳他们,观察冲动的潜 意识根源,在挣扎之处令身心软化,才能有效地转化负面情绪。这种方 法,甚合大乘般若精神,《大集经》卷十三即谓“厌恶烦恼是为魔业”,若 以大乘烦恼即菩提的见地为导看待烦恼、负面情绪,则效力会更大。

命名,谓烦恼、负面情绪出现时,及时意识到它们,多次呼唤它,如 恼怒时呼唤恼怒,不久它会转为自怜、沮丧、思考或一笑,便会化解。 这种方法,出于南传佛学禅法中的称名,如修佛随念时称“佛陀”,修地 遍处观时称念“地”等。

观察,谓烦恼出现时以冷静客观的态度观察它们如何开始,之前 是什么,是否有特别的思想或意象引发它,注意它持续多久,何时结 束,之后又有什么。将他们视为心里的耳语,看他们会变得多大多强 烈,让自己软化下来。如此观察,会发现没有一种情绪、心智能维持 15-20 秒以上,即见到心念的无常。这显然是佛教的观心法。

提问,谓以心智反省,了知并放下烦恼,向自己提问,如“我曾好 好爱过吗?”在禅定中使意识与心灵相连,让意识尽情地编造故事、幻 想、恐惧,而不去相信、遵循、实现它们,心灵栖息在佛性或和平及善之 中,这时心智便得到治疗。特别是接触到空时,便得到治疗。《心灵幽径——冥想的自我疗法》还介绍了其它几种方法,诸如 : 转换 :即转移法,将心转向做其它事情,如烦躁时去运动等。 放在一旁 :暂时不去管它,让烦恼自行消灭。

留心行动 :即注意自己的行动,在行动中保持观照。

运用想象力 :即观想,如灰心时想象自己将来的成功等。全心地演出 :将欲望付诸实行、表达,同时观察其从产生到消失的 整个过程,扩大困境而去充分感觉烦恼,然不能伤害他人和自己。对治烦恼,还有许多方法。《中阿含经》卷二《漏尽经》佛说七种 断 漏 烦 恼 忧 戚 法 :

1 、从 见 断 ,树 立 正 见 ,如 实 知 四 谛 法 。

2 、从 防 护 诸 根断。

3、从离(远离恶友、恶闾里、恶居止)断。

4、从用(衣服饮食)断。

5、 从忍(堪忍诸苦)断。

6、从除(除去贪嗔痴)断。

7、从思惟七菩提分法断。

八、心理创伤的医治

现代人尤其是自幼生长于西方发达国家的人,多有心理创伤,严 重者形成心理障碍和精神病,精神分析学认为这些创伤多数可溯源于 婴幼时期。治疗此类创伤,使人康复为一个心理健康者,是心理治疗 的主要任务。实际上,在佛教徒中,也有许多人有心理创伤,不先治好 这些创伤而达到心理健康的标准,直接修行,特别是专心修习禅定,会 遇到意想不到的心理、精神障碍,容易出现佛教经典中所说的种种“魔 事”或西方学者所谓“灵性危机”,严重者造成精神病。

多数对佛教心理学有所研究的西方心理学家都认为 :先通过心理 治疗,治愈内心的伤口,挖掘内在的恐惧、僵化的反应机制和潜意识的 动机,建立健全的自我了解与良性的人际互动,然后再通过禅修的观 照,放下执念,才能让本来如是的生命情感能量自由流动。否则,容易利用修行逃避内心未了结的事务、情绪纠结、低自尊、疏离等问题,产 生“灵性回避”;或以精神教条批判与强制自我,而产生“灵性超我”。 超个人心理学认为,对有精神内部及人际关系冲突问题的处于个人水 平的人,修行可能是一种防御或回避,可能会使人更宁愿沉溺于精神 的体验中,不去应付现实的、日常的人际困难。在这种情形下,灵修可 能以一种自恋的方式被误用。必须开放地面对各个层面的痛苦、未解 决的冲突、早期创伤所留下的发展缺陷等等,充分医治好各种创伤。

在西方传法的创巴仁波且称以修行逃避神经质、害怕、理想化等 心理问题为“金锁链”、“精神上的物质主义”,会导致身心疾病。精修 内观禅多年的康菲尔德在其《心灵幽径》第十七章强调,即使是最佳 的禅修者,也还是有能造成禅病的深层心理创伤,需要用精神分析的 方法和佛教的方法予以发掘、治疗。必须明觉自己心理上的阴影,找 出所有未愈合的伤口,及被压抑的欲望、愤怒、困惑等,让它们由无意 识上升为有意识。阴影由被忽视、拒绝的情感组成,你越是反对、逃避 它们,就越会隐入阴影。“前面的物体越大,后面的阴影也越大”。应 如实认识它们,予以治疗。以悲悯关爱的态度碰触伤口的最深处,此 时疗效便会产生。当培养出禅定关注时,心灵会自然展现它以求治疗, 愤怒将转为悲伤,悲伤转为泪水落下,阳光自然出现。将悲伤说出来 时,喜乐自然产生,心灵能在破裂的地方变得更坚强。

康菲尔德注重心理医生帮助人治疗创伤的作用,他自称 :

我曾与几位极佳的心理治疗师合作过而由此获益良多,他们让 我了解并治疗了多年禅定未曾触及之处。最好的现代心理治疗法,类似分享禅修的过程,治疗师与被治疗 的人坐在一起,让被治疗者学习去注意他自己无法触及的方面和领域。 比起传统佛教只是自己修禅定的深刻专注,心理治疗法更多了研究与 发现的特质。治疗师加入了倾听、知觉、感觉,可以让被治疗的人正视 自己痛苦的根源。

当今西方内观禅大师高丹(Goldsteiin)承认 :将内观禅与现代心理 治疗法并行运用,可以互补而达到更佳的效果。心理治疗对心灵的分 析,能帮助修行者了解和疏导内心的情结,让心志更容易集中而进入直 接觉照情绪和自心的禅修。对情绪和自心的觉照禅修,能帮助修行者 更加深入了解和体会情绪和世事的虚幻性,因而能更快地放下情结。实际上,掌握佛法要领的佛教徒完全可以自己治疗,佛教的明觉、 观心、忏悔等,都可以用作发现、诊断、治疗心理创伤的高级技术。通 过修习四念处等对自心的明觉,从自己情绪的变化、烦恼的生起、无端 浮现的念头,及对自己整个人格和自我的观照,较容易发现自己隐藏的 心理创伤,将无意识变为意识,从佛法中找到对治它们的合宜方法,进 行自我医治。在禅定的寂静、明澈心中,用十二因缘法,追溯自己心理 创伤的前因,不仅可以追溯到婴幼时期,甚至还可能追溯到前生宿世, 找出病根,进行对治,将会收到根治之效。以佛法智慧的核心诸法无我、 心性本空观察心理创伤,更是彻底治愈一切心理创伤的灵丹妙药。若 得见到真正般若或明心见性,则一切心理疗法及对治法,皆成多余。

佛教的修持方法,已被一些西方心理学家作为治疗心理创伤的 有效疗法。如被视为当今西方治疗家中禅学大师的皮尔斯(Fritz Perls),认为妨碍人们生活于此时此地的因素,就是无休止的白日梦,这些白 日梦起因于过去的创伤和相应的防御机制,使人为过去而痛苦,为未 来而焦虑。人生活在过去和未来,就是不生活在现在。他的格式塔疗 法,吸取佛教的明觉法,强调“回到此时此地”,“丢开你的头脑进入你 的感官”,使人直接进入创伤和防卫,明觉它们,使它们都变成个人的 经验并充分地接受经验中的一切,充分地进入其中,充分地觉察它,这 样可能会导致一个人的巨大改变,随着创伤的愈合,当事人就会面对 此时此地的生活。这种疗法被视为一种禅宗治疗,被认为与禅师所说“活在当下”一致。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