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 (二百零六)

佛教心理学 (二百零六)

2018-10-29 11:57:55 来源:陈兵
导语:汝是当成佛,我是已成佛,当作如是信,戒品已具足。

第三节 以正戒约束心

按佛教制度,学佛者应归依佛法僧三宝,自觉求受佛陀正戒,首先 以戒律的规范约束自己的言行,制约心的粗显活动,令不作诸恶。

一、戒——防非止恶

戒的梵巴语尸罗(?īla),又译“禁”、“禁戒”,意为保持正确的、善的行 为而形成习惯。戒的作用首先是“防非止恶”,防范、制止有损于自他的

恶业。持戒(遵守戒规)为“三学”之首,称“增上戒学”,被强调为修学增 上定学、慧学的基础,比喻为比丘的头和足,生长世间、出世间一切善根 的田地,制服像劣马一样难以驯服的“心马”之缰辔。《中尼柯耶·跋陀 利 经 》 佛 教 导 不 遵 守 戒 律 的 跋 陀 利 比 丘 :就 像 一 匹 马 要 经 过 各 个 阶 段 的 训练,具备了十种优良品质,才能成为国王的宝马,一个人只有经过持 戒等修行的训练,才能获得正智、正解脱,成为众生的福田。《正法念处 经》称持戒为做人应该具备的起码资格,斥责“一切破戒人,则如狗不 异”。《优婆塞戒经·五戒品》说受优婆塞戒的居家佛弟子若不守戒而“行 于非法,不名为人”。经中教诫佛弟子应像爱惜自己的眼珠一样爱惜禁 戒,应像横渡洪流者保护自己的浮囊(救生衣)一样护惜禁戒。

佛教的戒律有五戒、八关斋戒、沙弥戒、沙弥尼戒、比丘戒、比丘尼 戒、菩萨戒、秘密三昧耶戒等多种。其共同的基本精神,可以总摄于所 谓“七佛通戒偈”: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此偈在《阿含经》中多次出现,意谓自觉净化心意,不作任何有损 于自他的恶业,力行诸善,是诸佛共同的教诲。据《增一阿含经》卷一, 释迦牟尼佛的通戒偈为 :

护口意清净,身行亦清净,净此三行迹,修行仙人道。

谓净化身口意三业,不令烦恼恶业污染自心,是戒律的基本精 神,也是过去的修道者共同遵循的途径。《经集·戒行经》所举戒行 有 尊 敬 长 者 、听 从 师 教 、坚 守 正 法 ,抛 弃 嘲 笑 、噜 苏 、悲 叹 、卑 劣 、欺 骗 、虚 伪 、贪 婪 、骄 傲 、抱 怨 、粗 鲁 、堕 落 、愚 痴 ,摆 脱 迷 妄 ,思 想 坚 定、勤学知识、热爱正法等。各种戒律所制止的恶业和励行的善业, 以 十 恶 、十 善 为 主 为 本 。《 佛 说 十 善 业 经 》 谓 人 身 、天 身 、声 闻 菩 提 、缘觉菩提、无上菩提,皆依十善业而成就 :

何等为十?谓能永离杀生、偷盗、邪行、妄语、两舌、恶口、绮语、 贪欲、嗔恚、邪见。

十善业各分止恶、行善两个方面,如不杀生而仁慈护生、不偷盗而 廉洁、不邪淫而贞洁、不妄语而常作真实语等。十善业为天乘法的主 要内容,也是其它各种戒的核心。《大智度论》卷四十六说 :

戒律中戒虽复细微,忏悔则清净 ;犯十善戒虽复忏悔,三恶道罪 不除。

虽复细微的戒律中戒,指比丘、比丘尼戒中有关僧尼日常集体生 活纪律的条文,称“遮戒”——是佛为维持僧团的清净而制定的 ;十善 虽非专门的戒,而为“性戒”——按因果法则,违犯者自然会遭受恶报, 与佛是否制定、当人是否受戒无关。

发胜进心而求今生后世安乐的在家佛教徒(优婆塞、优婆夷,即男女居 士),一般持守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五戒,第五不饮 酒为遮戒,现代弘法者多释为不用麻醉品,此戒是佛为避免因饮酒而 引起其它的恶业而制定的。《优婆塞戒经·受戒品》说受大乘优婆塞 戒的前提,是先供养父母、师长、妻子、善知识、奴婢、沙门婆罗门(出家 修 道 者 ) 六 方 ,尽 好 各 自 承 担 的 伦 理 责 任 ;次 当 归 依 佛 、法 、僧 三 宝 ,此 亦称三归依戒 :

若归佛已,宁舍身命终不依于自在天等 ;若归法已,宁舍身命终 不依于外道典籍 ;若归僧已,宁舍身命终不依于外道邪众。

次受持五戒,另有有乞必给、依法纳税、不犯国法等规定。

发出离心而求解脱生死的在家佛教徒,除持守五戒外,还可求受 “八关斋戒”。此戒是专为在家人所制的一种短期出家戒。只限于斋日的一日一夜间持守,戒规八条 :五戒加不涂饰打扮、不观听歌舞、不眠 坐高广华丽之床、过午不食。第六戒或作不以花、璎珞、香等装饰自身 及不歌舞、不往观听歌舞。

出家僧尼持守的戒律,比在家佛教徒要严格得多,具有明显的禁 欲主义性质。初出家的沙弥、沙弥尼受持不杀生、不偷盗、不淫、不妄 语、不饮酒、不涂饰香花鬘、不歌舞及往观听、不坐高广大床、过午不 食、不捉金银财宝十戒,其内容以禁绝声色货利的污染为实质。受“具 足戒”圆具出家修道者资格的比丘、比丘尼,持守的戒条更多。中国僧 尼持守的《四分律》所载比丘戒有250条,比丘尼戒 348 条。僧尼具 足戒的内容包括两部分 :一是用以防非止恶的禁戒,亦称“波罗提木叉(梵文prātimok?a),意译“别解脱”,谓解脱烦恼的必由之径。二是律仪, 乃关于僧团集体生活的纪律、礼仪的规定。别解脱戒又分两方面 :一 方面名“止持戒”,谓制止诸恶,以行淫(性交)、偷盗、杀人、妄语四戒为 根本,称“四波罗夷”,意译“四重禁”,违犯者要失去作僧尼的资格,有 如断头。此外较轻的戒有手淫、以淫欲心触摸异性身体、破坏僧团团 结、贩卖、故作妄语、毁谤他人、断畜生命、饮酒、骂詈等。另一方面名“作持戒”,为关于必须积极行善的规定。

二、菩萨戒、秘密戒及戒律治心的殊胜

发菩提心志求佛道的上士,可以自愿求受菩萨戒。《瑜伽师地论》 卷四十分菩萨戒的内容为三部分,称“三聚净戒”:

1、摄律仪戒,实质为防非止恶,包括五戒、八关斋戒、沙弥戒、具 足 戒 等 。《 梵 网 经 》 菩 萨 戒 列 举 十 条 重 戒 :杀 、盗 、淫 、沽 ( 卖 ) 酒 、说 四 众(出家僧尼)过、自赞毁他、悭惜财与法、嗔心不受悔(不原谅别人)、毁谤三宝,另有饮酒、食肉、食五辛(葱韭蒜等)、畜杀具(凶器)、放火、两舌(挑 拨离间)、复仇、损害众生等四十八条轻戒。

2、摄善法戒,相当于作持戒,必须行善的规定,如《梵网经》菩萨 戒中的敬师友、往听说法等轻戒。

3、饶益有情戒,又称“摄众生戒”,必须利益、教化众生的规定,如 《梵网经》菩萨戒中的看护病人、救赎人、化众生等轻戒。《瑜伽师地论》

卷四十所列饶益有情戒有帮助众生作有义利的种种事业、看望侍奉病 人、为众生应机说法、报恩、救护厄难、资助安慰贫困众生等十一相。

《华严经·离世间品》说菩萨有不舍菩提心、远离二乘地、观察利 益一切众生、令一切众生住佛法、修一切菩萨所学、于一切法无所得、 以一切善根回向菩提、不著一切佛身、思惟一切法离取著、诸根律仪十 戒,最能代表菩萨戒的基本精神。《梵网经》卷上说初发菩提心者应常 持一“金刚光明宝戒”:确信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卢舍那佛偈云 :

汝是当成佛,我是已成佛,当作如是信,戒品已具足。

称此戒为一切佛、菩萨之本源、佛性种子。又说菩萨从初发心到 入 初 地 见 道 ,依 次 修 心 ,入 四 种 忍 :于 坚 信 忍 ,修 舍 心 、戒 心 、忍 心 、进 心、定心、慧心、愿心、护心、喜心、定心 ;于坚法忍,修慈心、悲心、喜心、 舍心、施心、好语心、益心、同心、定心、慧心 ;于坚修忍,修信心、念心、 回向心、达心、直心、不退心、大乘心、无相心、慧心、不坏心十种金刚 心,入坚圣忍,证入初地。

密乘行者在持守菩萨戒的基础上,还受持密教特有的秘密三昧耶 戒(意为平等本誓)。《大日经·受方便处学品》说修学密法者所守三昧 耶有四重戒 :不舍正法、不舍离菩提心、不悭惜一切、不恼害众生。此 四重戒“乃至活命因缘,亦不应犯”,犯者则失去修学密法的资格。密乘还有十重戒、八粗堕落、十四根本戒等三昧耶戒。多种秘密三昧耶

戒,又可以一不舍离菩提心戒或一佛与众生身口意三密绝对平等戒(“三平等戒”)而总摄之。

大乘菩萨戒与小乘僧尼戒相比,有四点显著的区别 :

第一,与声闻戒以防非止恶严格律己为出发点不同,菩萨戒以度化、 利益、随顺众生为出发点,只要出于利益、摄化众生的动机和特定条件 下的必要,即杀、盗、淫、妄等性戒,也可以违犯而不算犯戒,称“开遮 戒”,意谓可根据具体情况灵活遵守或不遵守《。瑜伽师地论》卷四一云 :

若诸菩萨安住菩萨净戒律仪,善权方便,为利他故,于诸性罪少 分现行,由是因缘,于菩萨戒无所违犯,生多功德。

菩萨戒还要求积极去做对众生有益的一切善行,《摄大乘论》卷下 谓“一切饶益有情无罪身、语、意业,菩萨一切皆应现行,皆应修学”。

又,菩萨戒出于于长劫入生死中摄化利益众生的立场,不急求断 尽烦恼、人欲 ;而小乘戒出于即生断尽烦恼出离生死的立场,要求必须 严守诸戒,不许违犯。

第二,小乘戒仅约束自己的身口二业,只有形成言行才会犯戒 ;菩 萨戒则戒及意业,制止属于烦恼的意念,如比丘戒以性的接触为犯轻 重淫戒,菩萨戒只要意念涉及性,甚至隔墙听到异性的声音而起分别 心,便是犯戒。《摄大乘论》卷下谓“菩萨具有身、语、心戒,声闻唯有身、 语二戒”。就此而言,菩萨戒在治心上比小乘戒更为严格。

第三,菩萨戒虽然戒及微小的起心动念,十分严格,但即便犯了最 重的戒,也容许忏悔,不像比丘戒、比丘尼戒有“不可悔罪”,犯者须逐 出僧团。忏悔可以减轻乃至消除罪业。《优波离所问经》云 :

若诸菩萨于大乘中发趣修行,日初分时有所犯戒,于日中分不离一切智心,如是菩萨戒身不坏。

《大宝积经·优波离会》说,受菩萨戒的比丘若犯比丘戒中最重的 四波罗夷罪(淫盗杀妄),应在十位比丘前殷重忏悔 ;犯五无间罪(杀父奸 母等)应在三十五佛前昼夜殷重忏悔。

第四,与小乘戒注重事相不同,菩萨戒注重以空、无我相应的般若 智为导,灵活持戒,不执著于能持所持及持戒犯戒的功德、过失,不执 著于戒律的形式和条文而重在戒律的精神。《大般若经·学观品》云 :

以无护为方便圆满净戒波罗蜜多,犯、无犯相不可得故。

真正的持戒,是观诸法本空之真理,《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三偈云 :

若有清信善男子,日夜能观妙理空,一切罪障自消除,是名最上 持净戒。

《瑜伽师地论》称不起一切烦恼,不起我、我所见,为“胜义律仪”、 “无漏尸罗”。中国佛教天台宗、禅宗等,从烦恼即菩提的圆满见地出 发,制有更为灵活、不拘形式的戒律。天台宗有“圆顿戒”,禅宗有“无 相戒”,以归依自心三宝,念念明见自性、不被烦恼污染为要,而不重在事相上分别计较。元高峰妙禅师答“大修行人为甚不守毗尼”问曰: “为伊不识好恶。”意谓只管见性而不分别善恶持犯。

当代一行禅师根据佛陀戒律和大乘、禅宗戒,适应现代生活和现 代理性,为其禅修团体制定 14 条戒,重要者如 :不崇拜执著任何学 说 ;不要认为现在掌握的知识是绝对真理 ;不以任何手段强迫别人 接受自己的观点 ;不囤积钱财 ;不让怒火和嗔恨在心中停留太久 ;不 让自己迷失在散乱和周围环境中 ;不讲导致团体破裂的话、仇恨的 话 、不 实 之 语 ,永 远 、有 勇 气 说 真 实 语 、利 益 语 ;不 利 用 佛 教 团 体 谋 取 个人利益 ;不从事对人类和自然有害的职业 ;不杀生 ;不侵占属于别人的东西 ;不虐待自己的身体。台湾现代禅团体也制定有自己的戒律。 作为一种治理人心的技术,佛教的戒律较之世俗的法律约束、道 德教育、心理治疗等,具有更大的约束力量,在佛教盛行的地区,对人 们心理的平衡、道德水平的提高、社会的安定及民族性格的形成,起过和还在起着极其巨大的作用。 佛教戒律的受与持,具有自觉性,受持者出于信仰及对何以必须持戒的理解,自觉自愿地请求受戒,立志按戒律的规定约束自身,不像 世间的法纪是作为一种政府或社团规定的行为规范,不无籍社会力量 强加于个人之嫌。佛教授戒时,每授一条戒,戒师都要连问求戒者三 次“能持否”,回答三次“能持”,表明出于自愿,方成受戒。

由于持戒出于对个人终极关怀、“生死大事”的考虑,被强调为获 得今生后世安乐乃至究竟解脱涅槃的必由之径,并以缘起、因果的道 理作了理性的论证,故能使信仰者怀着犯戒障碍道业甚至会堕落三恶 道的畏惧和警惕,以极大的心力按戒律约束自己。《优婆塞戒经·五 戒品》既说佛教徒依三宝受戒不同世戒,能破坏先诸恶业,虽作大罪亦 不失戒,又说同样作恶,受过佛戒者罪过要比未受者重,因为他毁背了 佛语,即在作恶的罪过上又加上了犯戒违佛的罪过。

佛教戒律的受持具有神圣性,受戒被看作一件神圣而严肃的大事, 须经再三考虑,自觉自愿,通过庄严的仪式来授受。在家五戒须由一位 比丘作证明,在佛像前隆重宣誓而受。出家戒的授受更要严肃隆重得 多,受戒者须经过一年以上的学习、考察,获得国家、父母、师父的同意, 进入经“结界”[1] 等仪式庄严清净的戒场、戒坛,由十位出家十年以上、戒行清净的比丘为证,想象面对佛菩萨圣众、诸天神众,表明誓愿持戒 奉行。中国僧尼受具足戒的时间,长达半月至三月。受戒的庄严仪式 和戒场的严肃气氛,能使受戒者深心受到巨大的震动,以虔诚的宗教感 情立下精心持戒的誓愿。仅此仪式,就有变化人心理结构的功能。

佛教的戒律具有相当大的监督力量。信徒在受戒时,想象面对诸 佛菩萨、诸天鬼神而发誓守戒,信仰中的佛菩萨和鬼神,在无形中成为 持戒的监督者,时时起着督促受戒人按戒律规定约束自己言行的作用。 又说受持佛戒者被鬼神或“戒神”所保护、监督,如《优婆塞戒经·五 戒 品 》言 :

若受戒已,当知是人为诸天人恭敬守护。

僧尼持戒主要受僧团集体的监督,戒律规定僧团须半月集会一次, 举行“布萨”(vparasatha),诵读戒本,检查持戒情况,对犯戒行为进行 自我坦白和检举揭发、批评教育,犯戒者须依戒律忏悔,诚恳悔过,经 集体默认,才能在僧团集体中安心地继续生活下去。这使佛教戒律具 有很大的监督力量。

由于戒律的强大约束力量,佛教徒尤其是虔诚的佛教徒中,违犯 重戒作杀人、偷盗、贪污、淫乱、诈骗等恶业,触犯国法刑律者,为数极 少,在多数人乃至全民信仰佛教的地区,社会风气一般来说比较好,这 是不难以社会学的统计方法证明的事情。当然,佛教戒律作为治理人 心的技术,也有其局限性 :它的约束范围只限于佛教徒的圈子,至多只 能对多少认同佛法、对佛教有好感的人发生一定影响,对不信佛教、反 对佛教者毫无约束力。对信仰淡薄的佛教徒,约束力量也不大。虽然 佛教戒律中的许多内容如不杀人、不杀野生动物、不偷盗、不淫乱、不 酗酒吸毒等,与各个时域中的伦理观念一致,被看作超时代的“伦理底线”,在现代社会仍不失其意义,很容易获得社会多数民众的赞同,但有些内容如绝对不杀生(包括不杀害虫、猪羊鸡鸭等家畜家禽,不捕鱼虾),及菩萨戒中的不说四众过、不食肉及五辛、不贩卖等,难于被多数人所接 受,强求遵守,难免对佛教徒的生活造成不便和尴尬,也容易招致非议 和嘲讥。至于僧尼所持守的不淫等戒及更为严格的菩萨戒,大概只能 在一个不会太大的圈子里起作用。如果缺乏佛教的正智正见和灵活 遵守戒律的智能,只会刻板地以戒条要求自他,可能会产生不利于心 理健全的副作用。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