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 (一百九十七)

佛教心理学 (一百九十七)

2018-10-04 22:19:03 来源:陈兵
导语:宗教信仰,是一种极具神秘性、感情性、理想性、艺术性的事情。

三、宗教信仰心理的特点、作用

宗教信仰,是一种极具神秘性、感情性、理想性、艺术性的事情,学 者们说它与浪漫的抒情诗和童话、神话甚为相近,又说艺术进升而为 哲学,哲学进升而为宗教。宗教所崇拜的神和所解决的生死秘奥等问 题,终非人智所能知,怀特海称宗教信仰“是一种精神的探险”。马克 思称宗教为被压迫心灵的叹息,实则宗教更是人心灵深处的热切渴望、 终极关怀、最高理想。宗教信仰集心所法中的受、欲、信等于一体,是 信念、感情、意志等因素的集合体。宗教信仰关系人存在的根本,具有 万古不移的永恒性、超时域性,最能牵动人心灵的中枢,使人以全身心、 全部生命投入:可以使人抛弃世俗的一切,忍受种种苦行;可以使人为 信仰而割舍财产、家庭、亲人、肢体乃至生命,为信仰无条件地奉献牺 牲;可以使人投入全部的感情,激发起最强烈坚毅的意志,寄予最深的 希望,获得最大的满足。 宗教感情和宗教经验,是宗教信仰心理最重要的特征。敬仰、神 圣、虔诚、庆幸、悲痛、欢喜、谦卑、感恩、热切、深刻、纯真、肃穆、严重、 慈柔等,被认为是宗教心理的感情特征,威廉·詹姆士《宗教经验之种 种》认为所有宗教的思想变化虽然多,而表现出来的感情与行为几乎 一样。

马斯洛发现:特殊的惊异、幸运、敬畏、崇敬、谦卑、感恩、降服, 是普遍的宗教感情。佛教徒的信仰感情也大略如此,多数是欢喜庆幸或悲喜交加的,如《杂阿含》卷二二第592经说给孤独长者初闻佛名 字,“心大欢喜,身诸毛孔皆悉怡悦”。《华严经》卷六三谓佛子对佛“思 维恋仰,悲泣流泪”,同经卷七一谓“得闻清净法,其心大欢喜”。

C·D·巴特森等《宗教经验》(1982)总结宗教经验有独特性、复 杂性、多样性三大特点。佛教徒的宗教经验,以感到佛菩萨的保佑加 持、觉得罪业消灭而得身心轻快,及对宇宙人生及自心真相的领悟而 获得“神圣的愉快感”为常见,也有各宗教中常见的宗教幻象(如看见 佛菩萨等)、濒死及脱体经验、精神健康、自尊、负罪感、羞惭感等宗教 经验。西方心理学家主要用脑电图和现场独立知觉测量研究冥想与 宗教经验,发现药物和电流刺激大脑也可能产生宗教幻象,用致幻剂 可使人产生强烈的神秘经验。

据《大日经·住心品》,一个人的向善心会像草木一样成长,发展 为宗教信仰,其属世间人天善法之心成长的进程,可分为八个阶段: 1、种子心,虽然如牛羊一样不知反省存在问题,但对持斋、布施、 行善发起欢喜心,开始修习,如同播下草木的种子。 2、芽种心,以欢喜心为因,能在六斋日自觉地布施父母、子女、亲 戚,如同草木发芽。 3、苞种心,行善布施之心扩大,能向非亲非故者布施,如同草木结苞。 4、叶种心,能向有德行者布施,如草木之抽叶。 5、敷华心,能向演艺人员及尊宿长老欢喜布施,如草木之开花。 6、成果心,能以欢喜心、亲爱心恭敬供养尊宿长者、有德行者,如 草木之结果。 7、受用种子心,能自觉地守持禁戒,求死后生天或来世幸福,如人 选种留子以备将来之用。8、婴童心,听说自在天等神明能给人幸福,满足一切愿求,心怀庆 悦,虔诚信仰修行。 以上八心不出世间三界,称“顺世八心”,或再加殊胜心、决定心, 为十心。

据《大日经疏》卷二,出世间修学三乘佛法的心路进程,也有 以上八心,称“违世八心”。由听闻佛法深信而初发求道之心(道意),为 种子心,到精勤修行证得智慧,从而不畏生死,为婴童心。 佛教从个人心理精神方面着眼,对宗教信仰尤其是佛法正信,给 以高度肯定。《经集·林主夜叉经》佛称“信仰是人的最宝贵财富”。《杂 阿含经》卷三六第1013经佛偈言: 清净信乐心,名士夫胜财;修行于正法,能招安乐果。 《别译杂阿含经》卷十二佛称信仰之财富在诸财物之中最为第一, 强调生死之中,“信为第一伴”,又说: 离法常愚痴,有命亦如死,虽有人皮覆,愚痴同畜生。 佛陀列正信为“七圣财”之一,称没有正信的人为“人身牛”,《中 阿含经·贫穷经》佛言:人若无正信,即便拥有极多财宝,也是精神上 的穷人。

《杂阿含》卷四六第1223经佛说成就正信正见者即便穷到 身无分文,也是精神上的富有者,其人生不会空过,必然会有意义、有 价值。 经论中多次宣说正信的利益,如《瑜伽师地论》卷六四说,皈依三 宝,有获广大福、获大欢喜、获大清净、获大圆满等功德。《显扬圣教 论》卷一说信的作用是“能得菩提资粮圆满”、“利益自他”、“能趣善道”。 星云和尚“人生二十最”有云:“人生最大的能源是信仰”。 西方心理学家普遍认为,宗教给人以精神启示和自我反省,使人 更生、得到安身立命之处,获得安乐,克服忧郁,增进生活力,使人生具有兴味或意义。完全无信仰,使人精神崩溃。弗·培根认为人若没 有理想、信仰使自己在精神上与神相类似,那么人就是一种卑污下贱 的动物了,与佛陀斥没有向上追求者为“人身牛”可谓同调,其《人生 论》说,当人具有一种神圣的理想或信仰时,可以激发出无限的意志和 力量。威廉·詹姆士《宗教经验之种种》说宗教圣徒有心平气和、慈 善、恬静、坚忍与忍耐、纯洁、慈善、博爱、谦逊、愉快、纯洁、严于律己 等美德。荣格说过:不恢复某种宗教的人生观,个人就不能回复健康。

G·奥尔波特认为宗教对灵魂健康有医疗所不及的潜在作用。 美国宾州、哈佛、耶鲁等大学研究证明:宗教信仰对治疗疾病作用 强大,信仰宗教者免疫系统功能较好,血液白细胞的指数一般很低,罹 患中风、抑郁症、心脏病的机率较小,即使患顽症病情也较轻。有信仰 者比无信仰者心血管病死亡率低百分之五十,肝硬化患病率低百分之 七十四,精神心理疾病患病率低百分之八十九,接受心脏手术及器官 移植后康复期短。德克萨斯大学研究证明:经常参加宗教活动的信徒, 比从不参加的人平均寿命长7年。病人每天祈祷可缩短疗程,愈是虔 诚恢复健康愈快。默想和祈祷有助于改善身体、智力、情绪,减缓大脑 衰退,定期礼拜者血液中白细胞素指数很低,父母礼拜大幅度增加子 女健康长寿的可能性。20世纪后半期,医学与信仰的结合,成为西方 科学界热门研究课题,美国现有90多所医学院开设灵修和健康关系 的课程。 现代人大多认为宗教在增进德行、平衡心理、缓解焦虑压力、减轻 痛苦等方面有其重要的、甚至不可替代的正面作用。宗教能提供安全 感、安慰、社交活动、娱乐、社会地位、自我辩护,宗教徒可能受到更好 的社会支持。

爱因斯坦说过:在我看来,一个人受了宗教感化,他就是已经尽他的最大可能 从自私欲望的镣铐中解放了出来,而全神贯注在那些因其超越个人 价值而为他所坚持的思想、感情和志向。[1] 泰国调查发现,佛教信仰有助于净化青少年心灵,行为表现良好。 牛津大学实验证明:宗教徒负面情绪较少,官能表现较好,自我胜任感 较明显。 宗教信仰与重理性、事实的科学,被认为水火不容,实则并非如此。 从人类文化史看,科学源出于宗教。宗教尤其佛教如实认识世界和自 己的精神,与科学其实一致,宗教信仰尤其佛教信仰能提供科学研究 的动力。爱因斯坦认为,科学只能由那些全心全意追求真理和向往理 解事物的人来创造,然而这种感情的源泉却来自宗教,“宇宙宗教感 情”是科学研究的最强有力、最高尚的动机。“要是没有这种热忱,就 不能在理论科学的开辟性的工作中取得成就。那些在科学上有伟大 创造成就的人,全都浸透着真正的宗教的信念,只有这种精神才能使 人达到他的最高成就。 [2]据统计,1900-1996年诺贝尔奖得主639名中,信仰宗教者618人,占百分之九十六点六。 宗教信仰亦非没有弊端,威廉·詹姆士《宗教经验之种种》说,专 过宗教生活有使人独特怪僻的趋势,宗教天才往往表现神经不稳的症 状,容易有强迫观念和固定观念,表现出幻听幻视等通常认为病态的 特别行为,宗教圣徒有顺从、贫乏、缺乏民主主义与人道主义情操等缺 陷。宗教领袖、神职人员的人格和心理多呈病态。宗教信仰可能产生信奉狂的弊端,其直接结果是为神的尊荣而起的嫉妒、对神轻微轻慢 的愤怒、对神的敌人的仇恨,正是这种仇恨导致了十字军的大屠杀及 当今的“肉弹”之类恐怖事件。宗教狂热者还可能表现出道德的、党 派的残忍脾气。 宗教信仰还可能导致无益的苦行和过度的纯洁——爱上帝不能 与爱其它混合,父母亲属皆被看作分心的对象,摒弃娱乐和社交,蛰居 一室做刻板的宗教仪式,服装、语法、时节、习惯皆绝对固定;或导致 过度的慈善和温情,不抵抗凶恶,因慈仁而成笨伯和牺牲品。

《积极心理治疗》认为,人的信仰心理若得不到健康的发展,会导 致种种心理障碍和冲突,或表现为宗教狂热、迷信、过分虔诚、毫无道 理地坚信、固执、幻想、好斗,或恐惧、消极、悲伤、灰心丧气、有被抛弃 感、毁灭感、内心空虚、抑郁、易受刺激,逃避到宗教的替代物和工作 中去,脱离现实,沉湎于内心生活,唯对脱离现实的形而上问题感兴趣。 心理学家艾理斯在一篇文章中(1986)指出,狂热的信仰可能会导致人 类的毁灭,这种信仰包含着绝对论的和教条主义的思想,坚信唯有自 己所信奉者为绝对的真理,是唯一应该存在的,必须不择手段地消灭 反对自己的宗教和自己目标的人。他们自己会怀着一种神圣的狂热 去死,他们蔑视法律,崇尚暴力,制造恐怖事件。如果这种人手上掌握 着核武器,就可能导致全人类灭绝的灾难。如何将健康的宗教信仰与 不健康的宗教信仰区分开来,是一个重要的心理学课题。 佛教以冷峻的智慧净化心灵及慈悲安忍为特质,在诸宗教中最少 导致狂热等弊端,佛教历史上的宗教战争要比其它宗教少得多。然佛 教徒特别是大乘、密乘佛教徒的宗教感情,也多与其它宗教的信徒一 致,故亦非绝无弊端。

《心灵幽径——冥想的自我疗法》一书指出,佛教徒中的宗教狂热带来精神的贪婪,使人疯狂地享受食物、性等。佛 教徒可能陷入精神浪漫主义,受“光环效应”的影响,将自己所渴望 的意象投射到上师、法师身上,“爱上上师”,造成自己的迷信和上师的 孤立。 奥尔波特分宗教取向为两种:外在取向利用宗教为自他的利益服 务,只能使人束抑于教义,不能获得任何自由,形成偏见。内部宗教定 向(生活在所信仰的宗教中)使人从死亡恐惧中获得自由。维尔伯把宗教 区分为前理性的、理性的、超理性的(超个人的)三大类。对处于不同发 展水平、具有不同病理状况的人,宗教的作用是不同的,宗教对有些人 是有益的,对另一些人可能会带来问题甚至危险。前个人、前理性的 水平的信仰者的宗教体验多不健康,超个人、超理性的水平的宗教体 验多是健康的。唯以法(真理)为究竟归依处、倡导“以自为洲,以自为 光”,以如实知见的智慧自净其心而获解脱为主旨的佛教,显然是内在 取向的、理性及超理性的宗教,但未能正确把握佛法义趣的佛教徒的 信仰,也可能是外在取向的、前理性的,会带来问题和危险的。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