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 (一百九十)

佛教心理学 (一百九十)

2018-09-10 22:02:30 来源:陈兵
导语:有言曰:如果将临终反思提前50年-30年,世界上有一半人会成为伟人。 就此而言,佛教大讲死苦,是颇有积极意义的。

三、死苦及死亡心理

死亡,是每个人天生注定的必然下场。西哲亚里士多德称死亡为 “宇宙间最公平的事”,与白居易咏白发诗“公道世间唯此物,贵人头 上不能饶”有异曲同工之妙。明人袁中郎说得好:“堕地之时,死案已立。”死神之绞索从出生起便套在每个人的脖子上,谁也不知道它哪一 天勒紧。正如《法句经·惟念品》所云: 人命危脆,朝夕有变,无常宿对,卒至无期。 不论早死晚死,人们统统都是在朝死亡前进,每一天、每一分、每 一秒都在不断接近死亡之终点,佛经中喻如猪羊一步步走向屠宰场, 如长在河岸边的树,若遇暴风必当颠坠。神学家奥古斯丁说人的一生 “就是一场奔向死亡的竞赛,其中无人能够稍作喘息或减慢速度”。 海 德格尔说人是“向死的存在”。

《法句经》偈云: 是日已过,命亦随减,如少水鱼,斯有何乐! 死亡,是每个人必须单独面对的生命结局,《无量寿经》说众生 “独生独死,独往独来”。海德格尔也说每一实存主体——人,必须单 独地面临死亡。 死亡的情况有多种,《大般涅槃经》卷十二说两种死:一命尽死, 即寿数到自然死亡,所谓寿终正寝,亦称“时死”(到应该死的时候而死)。 二外缘死,非属寿终,因外缘早死夭亡,或曰“横死”,亦称“非时死” (未 到应该死的时候而死)。《药师本愿功德经》举九种横死:患病不得医药而 死、被处死刑而死、纵欲过度被非人(鬼魅)夺精气而死、被烧死、淹死、 被猛兽毒蛇咬死、从绝壁山崖堕落摔死、中毒而死、饥渴而死,称“九 横”。横死的情况还可举出被盗贼仇人杀死、闷死、中风而死、得绝症 而死、染瘟疫而死、矿井坍塌及瓦斯爆炸而死、被气死、忧愁焦虑而死、 得相思病而死、被马踏牛抵而死、被惊吓而死及很少见的醉死、笑死、 身体自燃而死等,今人特多遇车祸空难而横死者。《瑜伽师地论》卷一 说寿尽、福尽(饿死等)、不避不平等(横死)三种死。横死是至大的不幸, 中国人常以“不得好死”为咒骂人的恶毒语言。

《瑜伽师地论》卷十以“弃舍诸蕴,命根谢灭”定义死,说死亡的过 程为“终”(离解支节)、“尽”(由解支节)、“坏”(心识离身)、“没”(诸感官失 去作用)、“舍寿”(气断)、“舍暖”(僵冷)六相。长期以来医学以脉搏、呼 吸停止,无体温、身体僵直无反应、瞳孔扩大,即主要以心脏停止跳动 为死亡的标志,1968年世界医学会议又以感受性及反应力、运动与呼 吸能力、反射和中枢神经系统的传导功能、脑电波之终止,即主要以脑 死亡为标志。 无论横死抑或命尽死,对热爱人生、本性怕死的堂堂人类来讲,都 具逼迫性,非乐意之事,本质是苦。贪生怕死,无疑是人类及一切动物 都具有的天性,如南传《相应部》佛言“有生皆畏死”。[1]克尔凯郭尔说 死亡是恐惧的最本质的对象,海德格尔称“哲学就是对死亡的研究,学 习哲学即学习死亡”。如果说人生是幸福的或有许多乐,那么死就意 味着幸福和乐的永远结束,如何非苦?佛书中因称死为“死刀”、“死 贼”、“死魔”,喻为劫末之大火灾、大风灾。死苦,可谓苦圣谛所说诸 苦中最大的苦,《分别圣谛经》说死时身心遍尝热恼、忧愁、焦虑、畏惧、 绝望等种种苦味,名为死苦。

《瑜伽师地论》卷六一说死苦有五种相: 1、“离别所爱盛财宝故”。所爱的金钱、珍宝、衣物、书籍、宠物、 豪宅、华车等一生苦心经营弄到手的东西,从此永诀,一样也带不走, 古人所谓“万般将不去,只有业随身”。 2、“离别所爱盛朋友故”。与感情深厚的好友知交从此永诀。 3、“离别所爱盛眷属故”。与相亲相爱的妻子儿女、父母兄妹从此 永别,最是令人肝肠寸断、悲痛无比。不但临死者自己悲苦,活着的亲人眷属也莫不哀痛,朋友故旧亦怀伤感。西哲塞尼卡谓“随死而来的 东西,比死亡本身更可怕”。 4、“离别所爱盛自身故”。与一生所挚爱,精心保养爱护,自以为 满意、骄傲的身体告别。 5、“于命终时备受种种极重忧苦故”。

临终时的苦。 傅大士《死相》描述死亡之苦云: 精魄辞生路,游魂入死关,只闻千万去,不见一人还。 宝马空嘶立,庭花永绝攀。早求无上道,应免四方山! “四方山”典故出佛经,比喻死亡之逼迫人有如大山从四面来合拢 夹击,使人无路可逃。 佛书中将人的存在分为生有、本有、死有、中有四个阶段,称“四 有”,死有,指临终的刹那间。关于临终之苦,经论中颇多描述。如《佛 说五王经》谓人临死时,四百四病同时发作,四大欲散,魂魄不安,风 刀解体,无处不痛。遍体流汗,两手摸空,家眷亲属在其左右悲痛哭泣, 痛彻骨髓,不能自胜。及至断气,失去知觉,变成一具僵冷的尸体,不 过几日,肿胀烂臭,极其可恶可怕。风刀解体,谓临死时身中的风大 (气)动摇,分解全身,有如利刀解体,极为痛苦,喻如活龟脱壳。

《俱舍 论》卷十说人身中有百处不同的支节,其量甚小,梵语名“末摩”,临终 时身中水、火、风三大随一增盛,如利刀刃触末摩,使身体失去知觉,因 此命终。末摩,盖即感觉神经。 临终之际,随机体生命活动的结束,心理活动随生前所造业及其 它条件的不同,情况颇为复杂。《杂阿含》卷七第244经佛言,人若成 就三恶行,感得疾病困苦,沉顿床褥,“当于尔时,先所行恶,悉皆忆念。 譬如大山,日西影覆,如是众生,先所行恶,身口意业诸不善法,临终悉现,心乃追悔。……心生燃烧,心生变悔。心生悔已,不得善心,命终 后世亦不善心相续生。是名燃烧法。”行善者则反之,“善心命终,后世 续善”,名不燃烧法。《楞严经》卷八说: 临命终时,未舍暖触,一生善恶,俱时顿现。 意谓一生的经历或印象深刻的重大经历,会像过电影一样在心中 自然迅速重现。这大概是阿赖耶识中所记录储藏的阅历在前六识银 幕上的快速放映,有如胶片照相机拍完后的倒胶卷。

《瑜伽师地论》卷一将临终之际的心理活动分为善、不善、无记三 类。善心死者,或者自己自然回忆,或者经别人引导而回忆,心中现起 先前所修习的信仰、念佛、布施及所作的善事等,明明白白,令其安乐 愉快,没有多大痛苦,称“粗想”;之后所想逐渐模糊,称“细想”;之后 善心亦舍,唯住无记心,什么都不能记忆。不善心死者,或者自己回忆, 或者受他人影响引导,心中现起先前所习惯或曾有过的贪欲、饥渴、痛 苦、嗔恨等不善心,或不信神佛,或极思某种饮食,或贪恋家产儿女等 而难以割舍,或记恨某仇人冤家而思报复,或想起所造罪恶而惧怕内 疚,其所现境也是从粗到细,从细到无记,然不像善心死者所现那样清 晰明了,多混乱杂沓,心中极为痛苦。无记心死者,心中不现起善、不 善的经历,在非善非恶的无记心中死去。 善心死和不善心死者,临终时所自然记起或被他人引导记起的, 一般是一生中多次、长时间所习、印象最深者,除此之外,其它皆忘。 若平时既行善又作恶,则在心中最先现起的善心或恶心中死去。此最 后一念心能决定其死后的去向。临终之一刹那间,由认识的习惯和所 造的业两种增上缘所决定,现起犹如梦境之相,行善者见天神佛菩萨 来迎、楼台壮丽、日月明朗、天宫佛国等可意景象,如由暗趋明,安乐

愉悦地生于人天善道或净土,外在表现为神情安详、面带微笑、脸色 润泽;作恶者则见暮色、山影、地裂山崩、洪水滔天、烟雾晦暗、牛头马 面、狱卒拘捕、冤家讨债等种种变怪相,从而汗流毛竖、手足纷乱、扪摸 虚空、翻睛吐沫、遗屎遗尿,如从明趋暗,痛苦恐怖地堕于地狱等恶道。 即将命终而未至昏迷之际,由长期以来的我爱现行,惟恐所认自我消 灭,产生对自身的贪爱,从而建立“中有” (死后至来世之间的过渡形态)。

南传上座部《清净道论》等说,临死时先现起善、不善等19种异 熟心,在眼等六门呈现境相,或现即将成熟来世受生的业,或现以前造 业时所识知的或所用的工具,或现将在来世出现的趣相,此后即安住 于所现,倾向于该境,或令生业,如重新造作般呈现于意门,只有五个 软弱的速行心生起。在心路过程之末或有分心灭尽时,死亡心生起并 灭尽,之后结生心生起。如若在特别想吃蟠桃的心中死去,按佛法之 说则可能生为蟠桃中虫或爱吃蟠桃的猴子之类。 藏密则说临终时随全身之气向心轮的收摄和心识之离体,心中依 次快速显现如烟、如阳焰、如萤火、如灯光、如月、如日、如黄昏、如黎 明晴空之“临死八相”,之后进入无知觉状态,知觉恢复后生起“中有 身”,于中有阶段由业力见种种如梦之境相,起贪著而再生于六道。

现代科学界对大量“濒死经验”作了研究,据许多濒死复活者的 描述,多有在濒死时及“死”后重现平生重要经历、见明亮的光或祖先、 天使等体验,说明佛书中说临终之际“一生善恶,俱时现前”、见善恶相 及藏密所说临死八相的一部分,是确有根据的。D·洛里默发现有两 种濒死体验记忆:一全景记忆,意象和记忆很少涉及情感;二生活回顾, 涉及情感上的牵连和道德评估,意象快速而精确地闪过心头,或从孩 提时代开始,或从现在回溯到童年,或为迭置式的全息照片。临终时回忆起先前所习而现善、不善、无记心,可以从临终者的外在表现得到 证明。希纳克发现,临终者的心理反应与其基本性格一致,如经常脾 气暴躁者会在愤慨中死去,自我克制者会在自我克制中死亡,认命者 会听天由命地死亡。

当代医学心理学、死亡学一般将对确定死亡后普遍的心理反应分 为五个过程: 1、吃惊与否认,不承认患了绝症或即将死亡,企图逃避死亡现实, 这其实是一种惧怕死亡的自我防卫。 2、愤懑,抱怨老天不公、自己命不好,无缘无故发怒。 3、有所要求,如子女的安排、亲人的照顾、想见亲朋好友、想吃某 种东西等,并多希望为其想方设法延长生命。 4、心情抑郁,悲伤嗟叹,常回首往事,思念亲人,向隅而泣。 5、接受、认可死亡现实,有的人会变得轻松愉快,有的则仍暗自 悲伤。 总之,即将死亡者的心情大多痛苦异常,大多数人尤其患绝症者 不情愿死亡而又无可奈何。 死亡不仅是死者的痛苦,更给其亲属造成恩爱别离的痛苦,如《无 量寿经》所描述: 或父哭子,或子哭父,兄弟夫妇,更相哭泣,一死一生,更相哀愍, 恩爱思慕,忧念结缚,心意痛著,迭相顾恋,穷日卒岁,无有解已。 当今全世界每年平均有9000万人遭遇丧亲之痛。D﹒卡洛《生 死大事》一书总结死者家属的通常心路历程有四个阶段:1、因忙累 而麻木。2、因回忆而悲痛(沉寂期),3-5月内,常孤独陷入回忆,经常 突然悲从中来,或触景生情,有些人达一年之久。3、隐退期,自我调整,最后仍然要靠时间的冲淡,才可能慢慢平静。4、调适期,会有八种 形态使人无法正常恢复:不正常的否认,麻木呆滞,无理由的恐惧,强 迫性的回忆,无法排遣的忧伤,迟来的悲痛(愈想愈不安心),极端的绝望、 幻想及幻觉。 死亡的痛苦不仅会光临即将死亡的重病人、衰迈耄耋之人,而且 人死的事实会使许多人尝受“死怖”之苦味。《集异门论》卷四云: 如有一类,见他死已,深生厌患,广说乃至惶惧毛竖,是谓怖,由 死起怖,故名死怖。 死怖,即对不知何时光临、终将到来之死亡的恐惧,或曰死亡焦虑, 其实是很多青壮年人甚至所有的人内心深处潜藏的大苦。不可一世 的古波斯王泽克西斯在远征希腊途中,当想到他所率浩荡大军中没有 一个人在百年之后还能存活世间时,不禁感到突然的悲哀。心理学家 发现,儿童很早对死亡问题发生兴趣,注意别人的死,3-6岁的孩童经 常对自己将来会死亡感到畏惧。

[1]威廉·詹姆斯说死亡恐惧潜伏在人 各种幸福快乐的虚饰之后,喻之为“深潜的蛀虫”。《微精神分析学》说 人一生都在尝试摆脱死亡焦虑及由之衍生的其它焦虑,但死亡焦虑却 总是不依不饶。 死亡恐惧普遍深潜于人们内心,这从人怕同类的尸体、怕鬼、怕水、 怕火、怕黑暗、怕雷震、怕登高及对死亡的种种忌讳可以得到证明。怕 人的尸体,是因为他人的尸体会立即引起自己将变为尸体的联想,激发 起潜意识中对如此下场的厌恶和畏惧,人对动物的尸体一般不会惧怕;

怕鬼的原因大概与怕尸体相仿,鬼一般被理解为已死之人,与死亡紧密 相关。怕水、火、雷电、登高等的实质显然是怕因之而死。中国人常将 人死与结婚并称“红白喜事”,将亲人的死称为“不在了”、“走了”,美化 为“仙逝”、“登仙”、“升天”、“羽化”、“西归”等,很多人忌讳“死”的谐音 “四”,带有“4”的车牌、电话号码等常被人拒绝。这种对死亡事实的掩 饰和对死亡的忌讳,反映了意识深处对死亡的恐惧和焦虑。死亡恐惧 的实质是生存欲望,过度的死亡恐怖会导致神经质等心理障碍。 死亡常被人所忌讳,其实这是一种对死亡的无意识回避反应,是 无济于事的。正视死亡痛苦,大说死苦,是佛教的一大特征。死亡被 认为是宗教的母胎,基督教被称为“不断凝视死的宗教”。

一些西方 哲学家和当代的死亡学,也意识到死亡现实的不可回避,提倡正视死 亡,尽量减少死亡焦虑和死亡痛苦。蒙田认为“认真地考虑死,可以提 高生的密度”。存在主义哲学主张“先行到死”,海德格尔说死亡意味 随时随地存在的可能性,作好了死的精神准备之后才能真正的生,由 日常生存转到“本己”生存,回到自己。“死亡教育”在国外越来越受 到重视,有专门的“死亡学校”,让人体验死亡,教人如何对待死亡。有言曰:如果将临终反思提前50年-30年,世界上有一半人会成为伟人。 就此而言,佛教大讲死苦,是颇有积极意义的。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