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释寂然法师:我与空、涅槃以及修行的逻辑

释寂然法师:我与空、涅槃以及修行的逻辑

2018-08-29 02:04:17 来源:释寂然法师
导语:「如无常想,如是无常苦想、苦无我想、观食想、 一切世间不可乐想、尽想、断想、无欲想、灭想……」

这是很久以前的一系列对话了......

小花说:终于看了你曾反复强调过很关键很重要的一段阿含经文,但是怎么读,都读不懂每句话之间的逻辑关系。

原文是这样的:

「若有說言:『眼是我』

是則不然,所以者何?

眼生滅故,若眼是我者,我應受生死。

是故,說:『眼是我者』,是則不然。」

原文大概可以被翻译成这样:

如果說:『眼是我』。

那是不成立的,为什么呢?

眼的生起與消散被了知,而如果其生起

與消散被了知,就形成『我的真我生起、消失了。』

因此,如果說:『眼是我』,那是不成立的。

我说,且听我细细道来......

首先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能控制、能掌握、长存不变、唯一恒在之义。

然后,知道既然一直觉得“眼、耳、鼻、舌、身、意”是我认为的“我”,那么应该也是能被我所控制的、掌握的、主宰的等等。

但如实观察后,发现不是。

最后,知道原来这些都是”假我“,那么自己的“真我”,到底是什么呢?

能思维的、能观察的,也好像能控制性的思维与观察的,貌似不动常在的,总在”上面“与”背后“的,那个”能“,是不是真我呢?

最后发现,这个“能”也不是——但是,大多数的后期佛教修行者就是在这个阶段、在这个“能”里犯了错误,以为如此任运不变不动地住于那个”能“,就是契入五蕴止息的状态,自以为是“见涅槃”。

小花:也就是说,常乐我净、真常唯心、妙明真心,乃至真实如来藏说,都不符合原始佛教的思想知见?

我:佛法的修行逻辑和路径,其实很简单,就像《杂阿含经·第一经》所说······

但是,困难就在于实际的观修和正确的见地上,比如说破身邪见,那么佛说身是苦空、无常,那么我们就开始观身吧,体验吧,实际证见吧,但,难!

而且最难的地方在于本来知道难的时候,应该继续培养五根、五力,圆满七觉支,看自己哪一块觉悟的因素比较缺乏,就努力增添补全把这个“难”突破掉吧,但往往此时,我们极易不明由着自己的贪嗔痴习气,开始自动链接其他了——我们开始怀疑、纠结、否定、推翻,然后给自己找各种理由,妄图方便讨巧机智转移,所以才产生各种后期非佛的各种虚妄理论各种修行方法,结果是好像解决了呢,但,一切真解决了吗?

常乐我净、真如佛性、妙明真心等等,都是这种连最基本的身邪见,都还没有破尽而冗余产生的虚妄观修啊。

小花:是是是,我也这么感觉,照第一经所说去观修就够了,但是没做到。

但是,我又有一个问题——那现在盯着屏幕看的、思考的,思索佛法正见的,也是妄我吗?

我:当然是。

只不过,妄我也可以总结经验和智慧,就像火能够燃烧火柴,火与柴组合燃烧的缘起,燃烧到最后也可以达到共同与彻底的熄灭,不能说现在妄我所支持的一切也都是妄,就像火焰熄灭后也就不能称之为浊热了一样,也就是说不能说现在的缘起条件,绝对不能达到止息缘起的缘起结果——这种思维也是后期佛教一直都无法摆脱、盘桓纠结往复了千年的迷思吧。

小花:“不能说现在的缘起条件,不能达到止息缘起的缘起结果” ,这句啥意思?

我:也就是说,不能说现在的缘起条件,不能达到止息缘起的缘起结果——即是不能说:我们现在现实的身心五蕴,不能通过佛法的闻思、如理的作意以及实际的行为,而达到身心五蕴的止息与解脱。

后期佛教是认为不能靠自觉身心而见道解脱,所以放弃了真正有效的自身努力,所以才要寻找灵感的天启、妙悟的降临、神佛的传功、上师的赐予、传承的加持等等,来乞求所谓的觉悟,可以说,却是从根本上就妄错了。

小花:但是,好像念佛不是找灵感启发神佛传功上师传承——一心念佛,从而念念不乱,不对吗?

我:不对。

念佛,分两种,一种是禅定方法上的念,一种是祈求他佛加持往生的念。

后一种,暂且不说吧。

前一种,如果仅仅是禅定方便方法的话,那么还算是说得通,这种念佛也是意念佛身佛功德佛清净佛解脱,然后让心保持在这一个观想境界里,而达到调柔、良善、纯粹的状态,而获得心的稳定、专注、无忧虑等等,进而更利用这种心态去资助进一步的禅观无常、非我而已。

小同:那么,我看到有人说“一路无到底,什么也没有”,这个路数有什么过患?

我:一路无到底,那么其实不能一路无到底啊,身与心都是宛然现实的有,不分别、不修四正勤的一路无分别、无所谓、无所得,其实只是一种愚痴,是无明,不是智慧。

而且,这些所谓禅意盎然戏说无穷的话,都是胡扯而已,身心现实是一个精密的系统,要对治要详细要分别要逐渐细致,不是一个烂话头,就能抵挡一切的——这种“无”,无的只是智慧,有的只是无知。

而且说一个什么诀窍或者口号,万灵丹、甘露丸一类吃了、碰了、闻了就一切皆能解决这样的思想,我觉得其实只是懒与痴而已。

小同:但是我还看到有这么一个公案,好像就是要解决懒的问题……

「修上座一听,便说道:“有甚么难!自是你不猛烈,须是高著蒲团,竖起脊梁,教他节节相拄,尽三百六十骨节,八万四千毛孔,并作一个无字,与么提起,更记甚么昏沉散乱来?”

祖钦禅师于是依教而行,找了一个厚蒲团放在禅座下,竖起脊梁,透顶透底,尽三百六十骨节,一一提起,犹如一人与万人交战。

这样越提越得力,越来越清醒,忽然有一天身心俱忘,只觉得眼前如一片银山铁壁相似,清凉庆快无比。

从此坐也如是,行也如是,一连三昼夜,目不交睫,却精神饱满。」

我:举一个栗子,就像我的劣徒如藏他总想要找一个漂亮如XX结衣的女朋友,并奉此人生最高理想,那么为了达成理想,他现实里应该做什么呢?

一天只喊爱,就是永远爱、一直爱、不变爱、恒久爱?

没用的,首先要知道结衣是不是喜欢自己这种造型的,然后好好学习、工作,挣钱干事业,提升自己的素质和魅力,买房买车买包包送吃送穿送温暖,针对女生的贪嗜喜好,制定追求的系统方案······如此才能有机会获得结衣的芳心,不是吗?

同样,这种禅的方法,只是修习禅定的一个方便,用一个概念法先锚定住自己的身心,然后获得心的专注和稳定而已,不涉及到根本佛法的见地,也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念佛”与“持咒”一样——一旦锻炼出这种专注和稳定的心的力量,然后用它来去观察什么,才是紧要关键的!

特别是你所谓的禅,最后往往只是用这种力量去“于自身心处,寻一个不生不灭的妙明真心” 了,而不是真实观察自己身心五蕴的无常、苦空、非我······

如藏问道:是不是,妙明真心与无常非我,只是说法不同、实质一样呢。

我:不是!

如诫问说:所以师父才经常说要先有正见,不然锚定身心之后,就容易开始走偏,是吗?

我:是的。

这里有一个佛法的修行逻辑问题,我总是说总是说总是说,但是大家还很少明白——如果在修行见地的最初,即预设一个涅槃的妙明真心如来藏,那么你心里就总会到不了也绕不过这个东西,即你佛法的修行逻辑发生了根本的错谬!

看下面这篇文章,对在哪里,又错在哪里?

「外道的:1、“即蕴我”,意思是这个身心就是我;2、“离蕴我”,意思是离开身

心以外有一个“我”,身心变成“我的”,即我使用的工具。

现在大家有一种普遍的观念:这个身心是假的,只是“我”用的工具,像房舍一

样,住进来后,哪一天房子坏了“我”就走了,到另外一个新房子去住;还有的

比喻死了就象脱下旧衣服,重新投生就象换件新衣服,里面的那个“我”是不变

的,只是外表的身心象换衣服一样换来换去。

这些是什么观念?

就是把身体当我所,是“我的”。而“我”是超越这个身心以外的一个实在的本

体,这个身心是“我所”用的工具——不管是“我”还是“我所”,都属于我见。

如果不知道没有永恒不变的主宰性、单一性,不了解这个叫无我,一定会落入

我见和我所见。

不是把身心当作我,认为身心里面就是我,就是把身心当作我使用的工具,离

身心以外还有一个“我”。

其实这个“我”是世间和外道幻想的产物。

迷茫的众生在身心内部找不到一个永恒不变的我,不能安心,于是心理的需求

就投射到外面,拟想外面有一个大我、主宰、上帝、神我、本体,这就是身心

内里的我执投射到外面,就变成上帝了。

基督教徒说上帝创造人类,其实是人类创造了上帝——人类的我执我见产生形

而上实在本体的妄执——上帝。

从不知寂灭说,即是有见和无见。

什么叫寂灭?寂灭性是一切法的本来,叫作法性。

凡是“有”的必归于“灭”,生的必归于死,这个“从无到有,有而还灭”的现象:

1、不是有一个主宰在控制你;2、而是法的必然性就是如此的。

寂灭的“灭”与从有生到坏的“灭”在意义上有何不同? “生灭”的灭与“法性本自寂

灭”的灭哪里不同?

要明白:不是“有”的消灭叫寂灭,而是本来就是寂灭,只是恢复本来而已。

我们能不能在生灭的现象中去体会到本来寂灭的法性?这里很重要,能不能解

脱都在这里,能不能悟道都在这里!

众生看到的现象都是实在的生生灭灭,但是圣弟子们看到的是不生不灭的寂灭

法性,从哪里去看?

就在生生灭灭的现象中体证到不生不灭的寂灭法性,这一点很重要——明白了

这个,就会知道不该在生灭的现象外求一个不生不灭,而就在生灭的万法中去

体证本自不生不灭的寂灭法性。」

如密:学生愚见,请师父指正——我觉得此文前半部分没什么问题,后半部又跑到中观上来。

《杂阿含经》中没有“寂灭性”,没有“不生不灭”的字眼——佛陀在第1经中就明确说了:观五蕴的无常、苦、空、非我才是正观,并没有观寂灭、不生不灭之类的说法,而这篇文章中的“本自寂灭的法性”到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

这篇文章中所教导的思想和方法不是根本佛教,而用所谓“毕竟空”的思想去解释《杂阿含》,不伦不类,不清不楚,在缘起法上发挥了很多,却对佛法根本的四圣谛太忽视了,“就在生灭的万法中,去体证本自不生不灭的寂灭法性·····”

此文观点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把对五蕴的观察扩展到对“万法”适用的普遍性上,说佛法真正的修行是“广观万法”。

在我看来,如果一个人连自我身心的五蕴是什么都不清楚,还以为自己在观万法,那么,实际上他的“一切法”还是落在五蕴底事,或者说是根尘触具生受想行,并不存五蕴之外的什么法。

我:经云:「若复有言’此非一切法,沙门瞿昙所说一切法,我今舍,更立一切法’者,此但有言数,问已不知,增其痴惑。所以者何?非其境界故。」

随便检索一下,《杂阿含经》中初有三处提到“灭想”:

「观不苦不乐受作无常、灭想者,是名正见。」

「于不苦不乐,修无常灭想,

是则为比丘,正见成就者,

寂灭安乐道,住于最后边,

永离诸烦恼,摧伏众魔军。」

「如无常想,如是无常苦想、苦无我想、观食想、

一切世间不可乐想、尽想、断想、无欲想、灭想……」

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以上经文中的应该“修习、多修习”的“灭想”,和那个“寂灭性”不是一回事。

从修行上,心地里首先安立一个寂灭法性,这样已经是“落草成寇”,难以“东山再起”,“末后启用”。

其次,从我一直以来强调的“佛法的修行逻辑”上去看,先断世间,身心五蕴止息之后,方许见涅槃~~而不是“空、有”兼得、“色、空”兼并与“轮、涅不二”。

最后,根本佛教的修行虽也是操作心识为务,但不会忽略伦理行动,并且在此标示:“火与木,同燃共熄”。

火,木柴,火焰,三者同时燃烧,最后同时熄灭——火,木柴,火焰,象征观察者、被观察物、观察现象本身三者。

禅观的时候,整个过程一直到见道前一霎那,都是有主体性的,而这个主体性的问题,也一直困扰除了根本佛教之外的所有佛法宗派~~问题的所在,其实佛陀早有说明“三茅相立”、“火、柴共燃共熄”,是佛陀借此两个比喻给出的说明。

因此说,大家对于佛法正见的见地修行,不能清白明了,不能了解根本佛家的修行逻辑,可能的问题还是:

契经看得太少,而想得太多吧。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