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 (一百八十二)

佛教心理学 (一百八十二)

2018-08-17 00:13:53 来源:陈兵
导语:勿于诸佛无上正等菩提而生贪爱。

七、慈悲与法爱 

揭露有染污贪爱的过患祸害,劝人看破、超离有染污的贪爱,转 贪爱为无染的爱敬、法爱和慈悲,无限扩充慈悲,是从原始佛教到大乘、 密乘佛教关于爱的一贯精神。《法句经·仁慈品》教导佛弟子“普爱贤友, 哀加众生”、“履仁行慈,博爱济众”。同经〈道利品〉劝诫统治者“常以 慈爱下”、“仁爱好利人”。《长阿含经》卷九《十上经》佛言“九修法”以 “喜、爱、语、乐”为初四,此九法为获得法喜之本,故称“九喜本”。《法 集经》说菩萨四种爱乐法: 不求果报而施一切众生平等之心,以爱语防护一切众生恶行, 利益成就,爱一切众生犹如自身。 并说菩萨有六种四法“能作爱乐事”,此为“法集爱乐甚深之法”。 《维摩经·文殊师利问疾品》谓菩萨“于诸众生,爱之若子”。

《诸法行经》 佛为喜王菩萨说“决定观察法行三摩地”之533行中,有“平等爱念” 众生、“爱圣如父”、于菩萨“爱念如佛”等爱心。《优波离所问经》谓佛 菩萨若起贪,“爱护众生,则不为烦恼”,“菩萨悲心爱众生,是福庄严”。 《十住毗婆沙论》所说菩萨用以修十善业道的十心中,有“爱心”。以上 所举“博爱”、“慈爱”、“爱念”、“爱心”等,皆属无染污的法爱。 从《阿含经》到大乘、密乘道的重要修行课目“四无量心观”(“四梵住”),以观普遍慈悲一切众生的慈无量心观、悲无量心观为首。慈悲, 被看作佛教的基本精神。以“拔苦与乐”为特质的慈悲,可谓一种无 染污的爱,《佛光大辞典》谓“慈悲实为爱之代名词”。

[1]耕云《幸福之 道》谓“ 慈悲是爱的升华”。在父母对子女的慈爱,朋友、同志间的友 爱,及血亲间的亲爱、师生间的爱敬,乃至情人间的爱情中,都有慈悲。 将父母对子女的慈爱扩大到对一切众生,是为慈无量心。修慈无量心 而证阿罗汉果的佛弟子索帕卡长老有偈云: 人爱独生子,爱心真且诚;当以此爱心,普及诸有情。[2] 对他人的痛苦怀切肤之痛的悲心,是比想要给予他人快乐的慈心 更为深切的爱,《成实论》卷十五说: 若能于一切众生中深行慈心,如人见子遭急苦难,尔时慈心转名为悲。 苟嘉陵居士《做个喜悦的人》劝人去长养自己的爱心及慈悲心, 使自己成为一个有爱的能力及慈悲的人格之人。强调“一切的善法及 善功德,也都是由有爱的心灵中生长出来”。[3] 慈悲和贪爱虽然都是爱,其性质却颇有不同:[4]贪爱从自己出发, 其爱为占有和索取;慈悲为他人着想,其爱为给予与奉献。《心灵幽 径——冥想的自我疗法》说: 成熟的爱和健全的慈悲不是依赖而是相互依赖,这感觉来自对 自己以及他人的尊重。

真正的慈悲来自健全的自我感觉和对自己的觉醒,非同情或恐惧, 而基于尊重,是由痛苦产生的共鸣与联系。悲悯与怜悯是接近的敌人, 悲悯是分享别人的痛苦,怜悯则是居高临下,与别人分离的。 深受“爱的宗教”基督教博爱观念浸润的西方人所理解的爱,主 要是佛教也肯定的友爱(pema)、慈爱(sneha)、敬爱(priya)乃至法爱, 往往多佛教慈悲的成分。弗洛姆说爱以给予和奉献为本质。 露意丝 茜解释爱为“在内心中对自己、对人、对生命的热忱赏识”。卡伦·霍 尔奈《女性心理学》定义爱为“自发地献身于人民、事业或思想的能力, 而不是以自我中心的方式把什么都留给自己”。

[1]《心灵幽径》说用心 来注意和关切他人的时刻,“这简单而意义深长的亲密感就是我们都 苛求的爱”。 佛教所言慈悲,有程度大小、有无分别执著等差别。大乘所倡导 的慈悲,广大无量,称大慈大悲,《大般涅槃经》卷十五解释说: 为诸众生除无利益,是名大慈;欲与众生无量利乐,是名大悲。 又将慈分为三种: 一众生缘慈,以视为实有的众生为对象而起,这种慈不离分别、执 著心,是凡夫众生和初发心菩萨的慈。 二法缘慈,与缘起性空的真实相应而起,为见道以上菩萨的慈心。 三无缘慈,完全离分别,“不住法相及众生相”、无条件地平等普遍 于一切众生,是佛的慈心。经云:“佛无一切心,唯有慈心在”。 感同身受亟欲救度一切众生的大悲心,更被强调为大乘之本、成 佛之本。《网明菩萨经》云:

大悲是一切诸佛菩萨功德之根本,是般若波罗蜜之母,诸佛之 祖母。 《华严经·普贤行愿品》谓诸佛如来皆以大悲心为体,喻大悲为浇 灌菩提树生长、成就诸佛菩萨智慧花果不可或缺的水。 凡夫的慈悲,狭小有限,一般只及于自己的亲属、所爱者、朋友、熟 人,对不认识、无关系的人难以发起,对冤家仇敌则完全生不起慈悲甚 而冷酷无情。儒家将爱伦理化为“仁”,释为“爱人”,孔子曰:“仁者爱 人”。这种仁爱的对象要分别人物、亲疏及等级,首先是“亲亲”、“尊 贤”,然后才推及老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但不 及于被认为不应该施予仁爱的人。墨子、基督教等虽然主张博爱,后 者还宣扬爱仇人,但其爱心尚不能及于一切众生,不及于动物等异类, 而且不离分别心和众生、自己实有之执著,属世间的博爱而非出世间 的大慈大悲。 小乘圣者的慈悲虽然不分别怨亲,还只是随缘生起,不够广大。 菩萨的慈悲广大无量,欲主动给予一切众生,但还不一定能完全无分 别执著,《小品般若经·深心求菩提品》谓菩萨的悲心“见一切众生受 诸苦恼,如被刑戮”;《华严经》卷七五说菩萨见众生以烦恼业堕三恶 道受种种苦,“心大忧恼”,犹如见爱子被人割截肢体,“其心痛切不能 自安”。佛的无缘慈悲最极广大无量,离一切分别执著,为清净圆满的 出世间大慈大悲。

《涅槃经·长寿品》佛言:毁谤佛法者及断尽善根 的极恶之人“一阐提”,杀生、邪见、故意犯戒者,“我于是等,悉生悲心, 同于子想,如罗睺罗。” 罗睺罗,是佛陀在家时的儿子。《守护国界主陀 罗尼经》比喻说: 二乘之悲,如割皮肤;菩萨悲心,如割脂肉;如来大悲,深彻骨髓。

凡夫的慈悲尽管有分别、有限,远不及佛菩萨的慈悲广大清净,但 与佛菩萨的大慈大悲同出一源,同一体性,是佛菩萨大慈大悲在自身 的表现,即是佛性,可以扩充、净化为佛菩萨的大慈大悲,如同金矿可 炼为纯金。《大般涅槃经》卷十五说慈即是大乘、大空、道、常、众生佛 性,“慈者能为一切众生而作父母,父母即慈,慈即如来”。佛教诸乘诸 宗所修慈无量心、悲无量心,即是通过观想,将慈悲扩大至无量无边, 将凡夫的有染污的贪爱升华为清净的慈悲。太虚《心理建设》称佛法 的大悲心为“宇宙大爱”,这种爱可从人人本有的对自身的爱,推及于 同宗爱、同乡爱、同业爱、同社会的相爱、同国家的相爱、同人类的相爱, 乃至对于动物界同血气心知的相爱,对自然界和全宇宙的大爱了。“且 如人的一吸一呼,与空气、阳光息息相通,本来都是宇宙大爱的表现”。 菩萨一方面应发愿将慈悲平等普遍于一切众生,亟于救度众生 “如解倒悬”、“如救头燃”,一方面又须以如实智慧观众生相空而不执 著,若于众生起法执,便可能陷入贪爱,或导致变态的慈悲。执众生相 而有所爱著的慈悲,如由喜爱某人而对其起慈悲心,名为“爱见大悲”。 

《维摩经·文殊师利问疾品》说: 于诸众生若起爱见大悲,即应舍离。 鸠摩罗什注谓“未能深入实相,见有众生,心生爱著,因此生悲, 名为爱见大悲。爱见大悲虚妄不净,能令人起疲厌想,故应舍离”。爱 见大悲必然不能平等普爱、永远爱,免不了因爱心过度及爱心白费、不 得报恩回爱等而产生的苦恼和疲懈厌倦,故必须破除。四无量心的修 习,最后为舍无量心,有对治慈悲喜执著的意味,《大智度论》卷二十 说“如慈、悲、喜,以爱深故,舍众生难”,难得解脱,故须修舍,于慈、悲、 喜心中“无憎无爱,无贪无忧”。

大乘经中还说,对菩提、涅槃的法爱,若含有执著而流于贪爱,亦 为佛道之障,应予破除弃舍。《华严经·明法品》谓“断除法爱,除一 切执”。《大般若经》卷三三佛言: 勿于诸佛无上正等菩提而生贪爱。所以者何?以诸佛无上正等 菩提非可贪爱。何以故?以一切法自性空故。 如果贪爱无上菩提、涅槃,则与一切法空的本性相违,不能与真实 相应而证得无上菩提、大涅槃。天台宗圆顿止观修证次第因而以“破 法爱”为一个重要环节。 佛菩萨的大慈大悲与众生的贪爱,虽然皆以心性本具的大悲或身 中的白菩提明点为体,其性质、价值和功用却有着本质的区别:贪爱出 于无明、自私、分别、执著的染污心,无正见为导或以邪见为导,以占 取他人和外物满足私欲为本质,因而狭小、排他、不离憎恨嫉妒,具不 自主性,为损人利己、自害害他的种种恶业之本,产生热恼不安、丑化 人格、导致生死苦恼的恶果;诸佛菩萨的大慈大悲则出于如实觉知、无 我、无执著的清净心,以正见正智为导,以不计己利而利乐众生为本 质,极其广大,平等普遍于一切众生,无怨亲、亲疏的分别,像法界一样 广大周遍、无穷无尽,创造出利乐济度无量众生、庄严国土世界的最大价值。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