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释寂然法师:在清晨,早起和学一门语言,就去远方

释寂然法师:在清晨,早起和学一门语言,就去远方

2018-07-30 00:00:23 来源:释寂然法师
导语:我也愿我会有一天,在清晨,早起和学一门语言,就去远方

一位朋友,上个月去了日本

没去京都奈良,也没去东京大阪,没看富士山,也没逛北海道,没有参观我跟她念叨过的直岛和美秀美术馆,还有什么新宿、银座等等“日本必去的十个地方”也一概忽略,并且还没有带着男友跟着闺蜜,结伴或组团——她只是一人孤零零去了某个不知名的乡下小山镇,因为那里有一小间禅修中心,之所以这样,是为了参加一次十日密集禅修。

她说自己本是带着目的性,或者说是功利心去的。

一是她听我很久之前就提到过这个课程,自认为与她一直致力学习并专门训练的“正念心理学”很相似,所谓“去信仰化、去宗教化、去佛法化”的“有目的、有意识,关注、觉察当下的一切,而对当下的一切又都不作任何判断、任何分析、任何反应,只是单纯地觉察它、注意它”,所以比较符合她一直以来的性格和意趣。

二是想看看日本为禅修打造的精致环境,想了解日本人怎么组织活动、运作中心,也好奇去日本人的“禅修”和国内乃至国外其他的有什么不同;并想给自己一直以来“正念心理学”的修习,标定一个总结性的节点,回向成为一个结果。

三是她很想体会一下密集禅修,是如何密集,会不会密集到让人恐怖,类似魔鬼特训,以及期待着参加密集禅修会遇到的不同的人以及不可预测的事。

但她知道通过这两三年的“正念心理学”的学习和多年来正统心理学的训练,她虽然一直跟随手机上的HeadSpace APP,保持着“每日静心”的习惯,并且知道身心的变化是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以及深入持续的省思中产生的,所以也毫不期望这类突击集训式的禅修效果会带给自己如何的惊喜和奇迹,就像不可能期待偶然去健身房撸一次铁就能减掉自己的大肚腩一样。

可是,她却没想到,在短短的十天内,“我好像抓住了正念的真正含义,那就是意味着警觉与觉醒,用当下的觉知专注于当下,并非依着过去的记忆力和冥想联想与概念化的观想,而是意味着在自己的身心内在中,严密、稳固坚定地建立一种对于所观察目标的严密、稳固不动摇的觉知,而这种觉知是无比奇妙,力量无限的。”——回来后,她兴奋地对我说。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回来后竟然养成了早睡早起的习惯,对,早起!十天养成的习惯,竟然打破了我十年未能破解的晚睡晚起魔咒!”

我也是一个总爱晚睡晚起的人,对于我,想要不晚睡几乎是不可能的,偶发的早起往往是因为有“不得不”的事件而已。

对于我,生活里除了吃饭、睡懒觉,甚至对于我们正常人来说,一生的大多数事情,尤其是静坐和早晨四点起床,单凭自己微薄的意志力,而想要达成一个好习惯,那是绝难持续并建立的。

人性都是趋乐避苦,佛法是基于这个道理,因此鼓励我们用善去替代恶,用增上善替代善,用更清净自在的禅悦去排解沉滞粗重的欲乐,最后臻于无上的涅槃之乐······我们除非真的能尝到某个习惯带来的好处,不断的更大的甜头,才能够继续下去。

她甜甜地说:“对,我就是突然尝到了早起的甜头!”

她刚来到禅修中心,首先拿到义工郑重交代的禅修作息时间表时,是有点崩溃的,因为掰着手指仔细地算了一下——时间表上明确显示:每天有至少10小时的禅修时间!

04:00起床

04:30-05:30 行山

05:30-06:30 早餐

07:00-08:00 行禅

08:00-09:00 坐禅

09:00-10:00 行禅

10:00-11:00 坐禅

11:00-12:00 午斋

12:00-11:00 行禅

13:00-14:30 坐禅

14:30-15:30 行禅

15:30-17:00 茶歇/坐禅

17:00-18:00 小参/行禅

18:00-19:00 坐禅/学法

19:00-20:00 坐禅

20:00-21:00 坐禅

21:00-04:00 休息或坐禅

“4点?起床?WTF!”

“4点起床是不可能的了,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了,打死我都不会起床这样子,而且手机收上去了,还没有闹钟······”

但此时禅修中心的一位日本义工,细心告诉她:

“We will ring the bell on time! You will hear same sounds of ‘guang~guang ~guang’,The sound is sober,that should be easy to wake up.”(“我们会准时敲钟,你会听到‘咣~咣~咣’,声音巨大,应该很容易把你叫醒······”)

到了第二天早上,她果然听见了声音巨大难听的“咣~咣~咣~”,但也真的没能在4点起来,其实一整夜她也没有睡踏实,睁眼闭眼、辗转反侧······

因为对于她来说,晚上9点关灯爬上床睡觉是自从她上幼儿园就没有做过的事情了,“听见钟声看到室友纷纷起床,最后陆续都走光了,实在惭愧才挣扎起来的我,直接就在床上开始打坐,也不是打坐啦,是坐着打睡……早饭当然是没吃,觉都没睡饱,什么都吃不下啊,直到8点了自觉实在过分,只有逼着自己从‘禅床’挪到禅堂……继续打睡……”

“但是不让我那么惭愧的是,通过观察发现,第一天的十小时,不光是我,其他大部分同参也完全是在瞌睡里坐过去的,但两天之后我发现,虽然天没亮就起来,但早起行山坐禅之后,一整天里,从身体到心里都开始变得宁静清澈,比平常睡到中午再起床还要精神。”

“不仅一整天都不困,也不怎么饿,而且元气满满,每次坐禅一下座之后,就想马上跑出禅堂行禅经行。”

——就这样,十天,一瞬间就过去了。

“最后一天,我还是好像一夜没睡,但这一夜只是明晰而畅流的觉知,就像坐在宁静的森林水池边看着自己的倒影,身体如同水中轻柔的荇草,而自己的心偶然发起了几个梦呓,仿佛水底沉静的小鱼儿一样,清透而悠然······”

“直到将近4点,没等钟声敲响,我自然而充足地睡醒了,静静地起床,一个人走出房屋,站在林间草地上,什么也不做地站了很久,然后再跟随队伍,开始行山——我发现,原来这个时刻,月亮已经隐去,而晨曦还未透露,天空深蓝,星星崭新,薄雾轻浮在山谷,让这个被山林包围的小村镇直如梦幻仙境。”

“我也发现原来太阳将要初生时,树林间的光色是如何渐变,空气微细地湍流浮动,气味跟着气温从单薄冷淡到立体丰盈,然后忽然起了一波清风,树木就像一个人起床后清爽透彻地洗了一把脸······”

 “我更发现了原来坡上的野花,天没亮时也是睡着的,花瓣掩上花蕊,呵护着纯真的粉蜜,直到第一滴晨光透过树叶,滴润到它们后,花瓣才会打开,就像孩子睁开了眼。”

“我发现原来苏醒可以跟眠梦一样寂静,隐隐的生长和舒发,生动又安详的气息,引发了我的喜悦,于是我开始决心,并愿意在天没亮就醒来,愿与自然与自己,一起感受这一切从未有过的欢喜。”

“而后来在东京等回程飞机的几天,我还发现,因为能够4点起床,整个一天里,精神不再虚弱,身体也充实,总感觉一天好长好长,对于以前总觉时间不够用而要成宿隔夜熬着做事的我,好像生命都长了好几倍呢。”

“回国后的这一段日子,我也尽量保持了这种作息,才发现原来即使在钢铁水泥的城市丛林中,生活也不再枯燥,随时随地充满惊喜,比如天快亮的时候,我窗外有小鸟开始歌唱,比如忽然暴雨,雨滴敲打着玻璃窗,静心聆听事,旋律和节奏仿佛建筑着微妙的几何图形,比如······”

“早上4点起床的我,还看了许多想看而从未看完的书,写了许多要写而从未动笔的文章,坚持早起去跑步顺便买回早餐,成了楼下油条铺和花店每天的第一个客人,跑步回来后从容地准备早餐,心满意足地吃完,然后再闭眼静坐,用上一朵花开的时间。”

“更值得期待的是,我还利用这早起大块的时间,新学了一门语言,准备下次就去那个少年时就梦想的国度,来一次漫长无羁的一个人旅行·······”

听完她描述早起的诸多美好后,我明白:

享受般度过这些无人打扰的时刻之后,充满觉醒和能量后,她日常的一天才刚刚开始——这便是她人生第一次尝到早起的甜味和好处。

“那么,从明天开始,你有没有勇气跟我一样的开始早起,跑步、学习、禅修?”——她对我,突然像是发起挑战一样问。

嗯,我也愿我会有一天,在清晨,早起和学一门语言,就去远方······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