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释寂然法师:他山

释寂然法师:他山

2018-07-25 13:04:38 来源:释寂然法师
导语:当初有一天,舍利弗偶然听闻佛陀那句「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当下言下大悟,自此知见清净,踏入了真实的佛法之道。

这一次,老庄又入山闭关了。

上次为什么下山,是因为老庄实在看不上他那个古鲁,老庄说,我关房后山的那个山洞里,死了一个老喇嘛,本是文盲,只会念一句古鲁吽,贫病残老,没人搭理没人照顾,一个人孤零零死了,“干瘪如风干牛粪”,却被那厮说成“闭关三十年,凭借我无上的诀窍,缩身虹化,往生香巴拉净土……”

“修行很难。”老庄喟叹道。

“我倒是觉得不难。”我提出反对意见。

“咦?你这种自信从何而来?”老庄反问。

我说,我也曾觉得修道很难,比世间上最难的事情都要难,但自从我读过佛陀教导弟子的那些真实故事,一种证道的信心,就油然建立起来。

老庄笑着说,我知道你下面又要讲到五比丘的故事,话说:佛陀悟道后,最先对五比丘提示不苦不乐的缘起中道修行方法,这五比丘日夜切磋精进修行,几个月之后,各个都证悟到与佛陀同一的解脱境界。

有一个这样的你说了上句话就能顺出下句话的老友,有时还真让人觉得心烦,我还想说另一个例子呢,“还有舍利弗当初……”

然后,仍然是我刚开了一个头,老庄就接着说,“……当初有一天,舍利弗偶然听闻佛陀那句「诸法因缘生,诸法因缘灭」,当下言下大悟,自此知见清净,踏入了真实的佛法之道。”

“而且我还知道你下面要举什么故事!”老庄得意地笑着说:“你一定需要遮遣前两个故事里人物是利根顿器的预设,而说一下周利盘陀只持佛陀半偈义,就能证得大阿罗汉这个典型!”

我只好无奈地说,都被你猜到了,但我最新为了避免以上例子又成为“鸡汤馄钝教”的心灵小菜,还会在最后加上以下这一段经典正义:“

「若有比丘比丘尼七年立心正住四念处者,彼必得二果:或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得阿那含。置七年,六五四三二一年。

若有比丘比丘尼七月立心正住四念处者。彼必得二果:或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得阿那含。置七月,六五四三二一月。

若有比丘.比丘尼七日七夜立心正住四念处者。彼必得二果:或现法得究竟智、或有余得阿那含。置七日七夜。六五四三二。置一日一夜。

若有比丘.比丘尼少少须臾顷立心正住四念处者,彼朝行如是,暮必得升进,暮行如是,朝必得升进!」

老庄不忿但也坦陈地说:“「若有比丘.比丘尼少少须臾顷立心正住四念处者,彼朝行如是,暮必得升进,暮行如是,朝必得升进!」——虽然你最后还是堕入了背经的套路,但是这话,确实会产生极大的鼓舞力量,引人对修道升起无比的信心。”

“但我的问题不是这些,现在是末法世代,明师难寻,唯有…….”老庄每次说话,都还是以末法明师作为开头。

作为老友,我也深谙他的这种套路,所以也没等他说完,就抢过他的话:“你作为一个现代的修道人,是否会自我反省?或只是抱怨修道环境差,诱惑太多?或者自认能力不如古人,而减弱修道、证道的信心?这些才是值得我们探讨的。一个人的生物需求有限有量,从古至今,没有改变,古代有古代的诱惑,现代有现代的困难,加减乘除负负得正的结果,不能说现代总比古代差。只是你自己有「末法」的心理障碍。以为现代人的心智日益钝化,修道、证道愈来愈难,而将此私意混入正见,所造成的巨大阴影,一直强烈地影响你,让你从来不去正视自己的时空缘起——这是你的病,得治!”

“但是祖师大德大成就者们当初……”老庄还是继续套着自己的“套路”,走不出他的老路。

佛法是杀人杀轮回,于真实见地和事实上不容含糊,我只能也杀一下老庄,所以冷笑着说:“祖师大德跟你有什么关系?连佛陀在《Kalama sutta》中提出不能盲从、盲信任何人,哪怕是佛陀自己。一个人若能运用自由心灵做独立思考,一定不会轻易相信每一句经文或祖师的话,他一定要经过深思熟虑,并与人详究一个观念形成的源流脉络,而不会做无意义的修行。而来自不当的「祖师」教示,更可能是你这种坚固执著的来源。「祖师们都这样修行,我也跟著这样修行。」——可问题是:祖师的知见完全正确吗?现代社会到处都是「一盲引众盲」的典型,难道古时就没有一盲引盲的群体性事件了吗?”

老庄听罢我这番话,顽固地对我喊道:“就你小子敢说大话,不怕欺师妄祖,难道你认为你就是正知正见,你说的就一定对?你以为你是谁!”

我说:“如果我在修行上有了错误,甚至误入了歧途,只要我能有所觉知,我愿意放弃部分、甚至全部的修法——这也是我皈依佛法前对自己的誓约,坚持不断深刻地提醒、检视自己,所以我一直努力保持开放的心灵,公开自己的修行心路,坦诚地与人论道。即使我有错,但仍然相信我此生中,因为如此,还有机会遇上明眼人诊断出我的修行方法是否正确,否则自己被信仰惯性、传统权威、先入为主所淹没,过度不当的保护自我,或保护祖师,或维护门派,或拘泥经教装聋作哑,或执迷传承不见史实,而闭塞了自然之心,即使遇到了真正的善知识,也会当面错过。”

老庄和我,都是真心修道人,修道而证道,几乎是每一个修道人梦寐以求的。

但一入古道,涉及江湖,极可能入邪跑偏,或因方法错误而白费心血时间,这都是人所忌讳的,但是又有多少人愿意闭门反省,重新检视自己的见地是否正确、整个修行方法是否有错?

如果没有经常检视道上的障碍,可能愈精进愈糊涂、顽固和闭塞,虽然信念很强烈,却一点也没有趋向解脱,更建立不起自力,更无法今生見道,解脱究竟。

但是,最后老庄还是听不进去我的话,他还是决定暂入他山,寻找攻玉密法,他说:“此行不见本来,就不会再出山了,即使最后是病是死,还是最后被人拿来做虹化的牛粪…….”

“没事,还有我,如果你死了,而我那时还活着,一定会为你敛尸荼毗,然后骨灰碾末和面作丸,投入江湖,最后也布施一下鱼虾,让众生也尝一下修道人的滋味!”

我这话虽像是玩笑,但老庄知道不是虚言,临行前他给我扔下一个红包,里面有钱,还夹着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两个字:“路费”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