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 (一百六十五)

佛教心理学 (一百六十五)

2018-07-11 00:29:10 来源:陈兵
导语:“则毋宁舍其身以 为众生之牺牲,以行吾心之所安”

三、无我、真我与自我实现 

建立正确自我意识、塑造理想自我的要点,在佛法看来,在于破除 我执,实现真我。 要发展出真正健全、无自私之弊的真我,唯有用佛法如实知见的 智慧观察无我,解开假我、俗我的绳索,摘下社会角色的面具,体证无 我之大我、真我。汪大绅所说在我相上下工夫以改造自我的顿修之道, 便是用禅宗的方法直接参究我相,见到佛性真我: 将这我相做亲人看待,极力地觅这我相,觅来觅去,要觅他来见 一面,觅到一面也不得见。 即见到佛性真我。当代台湾萧平实居士《我与无我》中说:要真 正消融自我,就必须现前观察十八界统统虚妄无常;把“觉知心真常 不灭”的邪见消灭掉,灭除了以后,再把处处作主的意根对自己的执著、 对觉知心的执著也消除掉,才能够真正证得无我。 

对自我的执著、自我中心、自私自利,是种种人生痛苦和一切丑恶 社会现象、一切罪恶的渊薮,中国古代的道、儒、墨等先哲,对执著私我 的害处,也多少有所认识,《老子》谓“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 无身,吾有何患?”“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以执著自身为痛 苦祸患的根源,提倡以“无私”而“成其私”(成就自己的事业)。孔子强调 “毋意、毋必、毋固、毋我”四绝,指出看问题要防止主观成见,不可固执 己见。庄子主张忘记世间的名利、荣辱、得失、是非,忘记自己的身体, 获得精神上的“逍遥游”,向往“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还讲 述了以“丧我”(忘记自我)及外天下、外物、外生为要而达“见独”(见到 绝对的道)、不生不死的修行方法。婆罗门教也主张透过外在的食味、生 气、现藏、认识所成我而体证真实的妙乐我。《奥义书》有言:

只要想着这是我、这是我的,就会被自我所缚,犹如鸟被罗网所困。 基督教神秘主义者说“挖空自己”而“与主同在”。

以自我为中心 的个人主义,总是受到指责,无私、忘我,被包括马克思主义在内的多 家学说作为高尚道德、完美人格。 对假我、俗我只是如此或即是实我的执著,及由此所生的我慢、我 爱,是佛学极力破除的烦恼之本。贪、嗔、嫉、慢等一切烦恼,及由这些 烦恼导演的残杀、战争、敲剥、欺诈、贪污、淫乱、劫盗、贩毒、走私等种 种人间丑剧,乃至生老病死等苦恼,终归以误认、执著五蕴为私我的妄 执为本,我执乃万恶之源、生死之根,我见不破,世无宁日,我执不除, 生死不已。种种假我的不健康乃至邪恶,如汪大绅所说的世人我相的 雌、臭、死、肥,皆由我执过大,把所认的假我及钱财名位等我所看得太 重,无我,观假我之假,减轻乃至消除自私,乃针治此类心理痼疾、塑造 健康自我的良药。木村泰贤《大乘佛教思想论》说,自我观的发达,是 内观和外延成正比,内观越深,外面的活用愈广大: 离了感觉的肉欲的因素,无论内外自我都会逐渐扩大。 人越是自私,其自我会越小,其人格越低劣,越是能无我,则自我 越是广大,乃至得到永恒自在的真我、大我。

肯恩·威尔伯的意识层 次图指出:从心灵分裂和发展的层次看,人对自我的限定越是狭窄,层 次愈浅,便有愈多的存在领域被排除在自我之外,成为非我。 西方心理学家普遍认为:对自我过分执著、自我中心,不利于个 人的身心健康和社会的文明进步,自我中心强的人必然自私,心理防 卫性强,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和态度,对他人、集体、国家缺乏爱 心和关怀,容易损人利己,很难有和谐的爱情、家庭生活和良好的人际 关系,因而也不利于自己的健康,不可能为社会、人类作出太大的贡献。

在认知和学习上,自我中心强的人常被我执遮蔽慧眼,固执己见,主观 武断,不易接受新观念,容易忽略重要信息而导致失败。劳瑞·史维 茨从临床经验中总结出:最常提及自己、语言中最多“我”,自我中心 强的人,较容易得冠心病。自我中心是导致精神心理问题特别是自恋 狂、过分自卑、妄想狂等的最终原因,减轻、破除我执,为重要的心理疗 法。超个人心理学家认为:将我的情绪、思想等客体我误认为真我,是 许多心理疾病的病根,非一般心理分析法所能处理。 西方心理学家在治疗实践中运用、认同了佛教的无我观。荣格指 出:精神疗法应转化、消泯人们不断膨胀、追求自私目的之自我,使其 不居于人格的中心。佛教观无我而“升华”,实质便是将精神力的中心 从自我意识中抽离出来,使其从属于超个体、无实体的“自性”。 

马斯洛认为,不能超越个人、自我,人就会成为病态的、狂暴的、虚 无的,或失望的、冷漠的。过于执著自我而追求自我实现,可能会只顾 自己的自我实现而不考虑别人和社会,成为“自私的自我实现者”。他 批评西方心理学尤其是精神分析学历来是自我中心的,认为印度教和 佛教憎恨自我(假我)也有其道理,赞赏东方人的自我超越、自我消失、 摒弃自我意识并观照自我而达到天人合一、物我一体,说自我实现、超 自我实现一直向上,其终极目标应该是与佛家的无愿、无住涅槃趋归 一途。自我达到颠峰的自我实现者,才能无私、忘我、利他、献身,容易 按事物的本来面目认识实物。自我实现者的“高峰体验”的主要特征 是“忘我”,这种体验一似禅宗的顿悟,只能如瓜熟蒂落、水到渠成,自 然突如其来,不可有意强求。他将自我实现者的高峰体验与佛教的涅 槃、佛陀的顿悟相比较。 弗兰克尔的“意义分析治疗”,以帮助囿于自我的患者反省所执自我的不真实,解除病症。爱泼斯坦将佛教的禅修带进精神分析,认为 与其聚焦于感情,还不如将治疗焦点转向领悟“主我(the I)”及其虚妄 性,去领悟空和无我的境界,这正是佛陀教导我们从苦难中解脱出来 的唯一途径。 

方迪“微精神分析学”提出观察无我的三要:1、我的细胞甚至我 的血液都原不属于我;2、我的尝试本能及其能量原不属于我;3、所 有我做的梦构成一个我梦,而这个原不属于我。每次分析数小时,每 周至少5次,通过分析,使患者返回超越潜意识的虚空。 超个人心理学家认为:引导患者进至自我了解,发掘出隐藏的自 我倒影,体认真我——痛苦等感觉之底里的非痛苦的觉者、意识中枢, 方能彻底治疗因自我迷失而导致的精神心理疾病。如果企望接近自 己的核心或真我,必须像荣格所说那样,像佛教徒修观那样,沉静下 来,不断地向内寻求,超越自我而进入生命深处的精神本体和智慧之 源——真我或“觉识中心”,亦即佛教所言佛性,一旦进入真我,就能瞥 见事物的普遍性,感到和谐、统一、欢乐,体会到全人类和自然界本为 一体,自然怀有对全体众生的大慈大悲。 西方心理学家大多主张,通过无我而自我实现、自我超越、体验真 我,须先健全自我意识,与汪大绅所说先修好俗我的佛法渐修之道相合。 

荣格说,在消除这个自我之前,应先通过分析来培养有意识的自我和训 练理解力。马斯洛认为,多数人达到高度自我实现的最佳途径,不应是 东方式的禁欲主义,而应是先经由基本需要的满足,达到“仅仅健康型 的自我实现”,不断地实现潜能,完成天职,成为更实际、更现实、更入 世、更能干和更多地生活在此时此地的凡俗之人,再经由同一性,完成 一个超个人意义上“超越型自我实现”,获得对宇宙人生及真我的领悟。

阿萨鸠里将健康成年人的发展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个人的心 理综合,用考问“我是谁”、“内部对话技术”(向一位内在的老师或圣贤提 问)等技术,探讨自己的心理结构,熟悉自己个体潜意识的内容,使作为 个人核心意识的主我(the I)得以形成发展,达到次级人格的整合、控制 和平衡。第二个阶段是精神的心理综合, (the self)的发展,先运用玫瑰、 莲花、太阳等抽象的象征,通过积极想象和音乐,以唤起真我(the self) 的体验;再运用成熟的技术如静修(meditation)以促进精神的发展。 当代西方禅师杰克·康菲尔德《心灵幽径——冥想的自我疗法》 一书中总结多年指导禅修的经验,认为培养健全的自我意识与发现真 我应并行,须先了解、释放有缺陷的自我意识,明白自我防卫和他人的 希望如何遮掩我们的真我,让心从恐惧、迷惑、愤怒中释放,进一步发 展人格、智慧、力量、技巧、悲悯,他强调: 只有在我们将自我的发展和发现与对空的了解结合起来,我们 才真正了解真我。? 

美国卫克夫人《神识出游的经历》将用佛法的中道观处理假我与 真我关系的技术归纳为“检点你的用心”:在对某事下结论之前,先放 弃主观,检讨我对此事有何偏见?我不喜欢别人的什么?我过去的教 养对此事如何看待?有关的人曾得罪我吗?我赞同他们的信仰和思 想吗?我是否看到我不喜欢人的长处?应视“自我”(假我)为友,它的 行为不当是我多生以来累积的,它是一位忠仆,真我需要下属的假我 才能表达。自我分为高下两层,以心念为调和者。高层的真我包括爱、 美、直觉、精神本体,低层的假我为分别世事、认识物体、容纳观念、意 识思维、情感的集合体,能做决定并付诸行动。高下两层皆以潜意识 为仓库,只要知道领货的手续,都可支用。

总之,佛教的无我论,不仅是一种真理观、自我观,而且是一种具 体的修行方法、治疗技术,在古今中外的诸家学说中,它一帜独树,引 人瞩目,具有巨大的社会教化作用和宝贵的理论价值。其它学说都没 有像佛教那样高树诸法无我的法幢,论述无我也远没有佛教那样精密 彻底,有堕于佛教所谓我、人、众生、寿者四相之嫌。佛教则直截种种 心灵问题、社会问题和生死苦恼的根源,直捣一切烦恼的巢穴,旗帜鲜 明地强调诸法无我,揭露了种种我见的错谬和执著假我的祸患,指出 破除我见我执、体证真我之道,开出了一剂根治社会人心痼疾的灵丹 妙药。 佛教的无我说,可以陶铸出一种为众生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如《饮 冰室文集·谭嗣同传》所言:我身既然无可私可爱,“则毋宁舍其身以 为众生之牺牲,以行吾心之所安”。谭嗣同正是本着这种精神为变法 慷慨就义的,他在《仁学》中说: 故夫善学佛者,未有不震动奋厉而雄强刚猛者也。 对于今天这个个人主义泛滥成灾、自我迷失病日益蔓延的人间, 佛教无我论有如暮色苍茫中深沉幽远的古钟梵韵,给觅求归途的人们 以警戒、启示和希望,提醒人们反省自身,追问自我,找到真正可靠的 安身立命之本。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