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首页有关末那识存在的论证

有关末那识存在的论证

2018-07-09 23:46:06 来源:大象佛学图书馆
导语:关于末那识存在的论证,按照《成唯识论》里说叫做“二教六理”,就是从圣教量的角度来论证有两点,从逻辑推论的角度来论证有六点。

末那识跟第八阿赖耶识一样,也是属于凡夫前六识无法直接认知的层面,但是佛陀安立末那识是让我们明白“我执”是如何产生的,进而通过修行破除我执,所以在我执破除之前,我们仍然要承许末那识存在的真实性,那么便需要对其存在进行论证。当然,从自利的角度而言,我相信它存在就可以了,但是从利他的角度来说,则需要说服初时和二时的佛弟子,这跟前面所说的第八识的证成对象是一个道理。

关于末那识存在的论证,按照《成唯识论》里说叫做“二教六理”,就是从圣教量的角度来论证有两点,从逻辑推论的角度来论证有六点。我们先看一下两个教证的内容:

【大乘入楞伽经】

藏识说名心,思量性名意,能了诸境相,是说名为识。

教证的第一个就是“心意识了,名之差别”这个说法的经典依据了,在《楞伽经》说,第八识藏识给个名可以叫“心”;第七识以思量为性,所以它叫“意”;前六识能够了别诸境的相,诸境的相就是指一切法,“是说名为识”的识指前六识:眼能缘色、耳能缘声,直到意能缘法。这里是通过经中曾经分别强调诸识最侧重的功能,由此各自对应诸识的名字,而这里所说的“意”就是侧重于思量的一个识,就是第七识。第二个教证的《解脱经》是小乘的经典,是大小乘共许的经典,里面说:

【解脱经】

染污意恒时,诸惑俱生灭,若解脱诸惑,非曾非当有。

诸惑就是我痴、我慢、我爱、我见。染污意就是第七识,四根本烦恼这些“惑”是跟着第七识一起生灭的。如果把烦恼都给灭掉之后,回头再看第七识,说它是过去存在过或现在存在着,那就都不可以了。这里所说的染污意,前六识是无法对应的,只能是第七识。

“理证”的方面有六个,第一个叫“不共无明证”:

不共无明证

【成唯识论】

谓契经说,不共无明,微细恒行,覆蔽真实,若无此识,彼应非有。

经里面说有一种无明是不共无明,这种无明很微细,我们感觉不到它,但是它永恒的在活动,覆蔽了我们去探寻真实的道路。这个不共无明就是“我痴”,是第七识独有的,前六识没有;共的无明就是“贪”“瞋”和一般的“痴”。

如果没有一个与生俱来恒常执着有个“我”的东西,就不能产生“我痴”这样的不共无明,而这个不共无明又不是第六识产生的,所以要有一个第七识来产生它——这是通过推理来证明第七识的存在。

六二缘证

第二个理证叫做“六二缘证”:

【成唯识论】

契经说,眼色为缘,生于眼识,广说乃至意法为缘,生于意识,若无此识,彼意非有。

如果没有这个识,第六识就没有依了,没有根了。你看前面的五个识,每个识要发起作用都是需要两个条件的,就是两个缘,第一要有根,第二要有所缘的对象,比如眼识要有眼根和色尘两个条件,那么以此类推第六识也应该有这样的两个条件,第六识的所缘对象是法尘,那么它的根是什么呢?如果没有末那识的话,第六识就没有根了,以此证明应该有末那识的。

意名证

第三个理证叫做“意名证”:

【成唯识论】

契经说,思量名意,若无此识,彼应非有。

有的经里明确的说过,有一个一直在思量的东西叫作“意”,这里的“思量”并不是第六识的思维、思考的意思,而是执着,如果没有第七识的话,经里就不应该说有“意”这个东西了。

二定差别证

第四个理证叫做“二定差别证”:

【成唯识论】

契经说,无想、灭定,染意若无,彼应无别。

这个“二定”就是无想定和灭尽定,无想定和灭尽定的差别在于,无想定还是有染污的,灭尽定就没有染污了,所谓的染污就是烦恼,其根源就是我执。无想定和灭尽定中前六识都伏断了,暂时不产生活动了,那如果没有第七识的话,这二者就没有什么差别了;但是无想定是外道也能够证到的,就像无想天的天人也能证无想定,他从无想定出来还是有烦恼,所以入定的时候也还是染污的状态;而灭尽定是没有染污的。这两个定一个是佛教的圣者才能入的,一个是外道就能够入的,肯定要有差别的,差别就在无想定没有断第七识,灭尽定断了第七识。因为这二者有这样的差别,所以应该有第七识,以第七识是否断掉来作为他们的区别,不然二者就没区别了。

无想有染证

第五个理证的方面叫“无想有染证”:

无想有染证

第五个理证的方面叫“无想有染证”:

无想天的天人,在一期生命中前六识和心所都停止活动了,如果没有末那识的话,应该没有染污。但是有些外道证到无想天的时候就以为已经解脱了,已经没有烦恼了,实际上还有烦恼,就是第七识没断。

有情我不成证

第六个理证叫做“有情我不成证”:

【成唯识论】

契经说,异生善染,无记心时,恒带我执,若无此识,彼不应有。

异生就是指有情众生,异生善染,就是说对于凡夫来说,就算你在做放生布施等善事的时候,其实还是处在染污之中的。当你做一些无记的业的时候,其实也还是一直存在我执的。如果没有末那识,就不应该有这种染和我执,由此推证末那识应该存在。

郑科彦 本文来源:大象佛学图书馆 作者:大象佛学图书馆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大象佛学图书馆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