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海淘艺术
首页释寂然法师:皈依是谁?

释寂然法师:皈依是谁?

2018-07-07 02:23:52 来源:释寂然法师
导语:”不依人者即是声闻”,这是佛语,是《大般涅槃经》中佛对”不依人”的唯一的解释。

有个段子,某家训是:

第一,妻子永远是对的。

第二,妻子如果错了,请参照第一条。

而现在学佛的某一部分人群,把这个家训移入佛教圈,变成了:

第一,自己的师父/上师永远是对的。

第二,师父/上师如果错了,请参照第一条。


但,佛教本不是“绝对权威的一神教”,更不推崇自己是“至上唯一的信仰”,佛教是讲分别与思辨、理性与理智的。

如果有人说,阿富汗的首都是纽约,三岁孩子都会说这是错的。

但是某些学佛的人,却会因为自己师父/上师说过这话,从而认为师父/上师说“阿富汗的首都是纽约”具有“密意”,是针对“特殊人群”说的,是有“语境”的,是“方便示现”,是“自在点化”,是“你不懂、别妄议”,是“汝实凡夫、勿信汝意”。

这很反智,这不是学佛,这是在搞个人崇拜,是歪理邪见,是伪非佛,违背了佛法的精神,是病得不轻的神经。

有人说:现在就是很多人不敢讲真话,怕得罪了佛菩萨或者护法神。

我觉得佛一定不会怕别人讲出他的真实看法来,至于菩萨,不管是属于哪宗哪派,在未完全觉悟之前,那也不可能句句真理,而非得脑补加戏之护法神会生气,这事恐怕连连护法们也会表示不能理解,不想背这个锅吧——我觉得,只有讲说真实的佛法,才是真正的护法。

有一个朋友说问题只在于:佛陀只说了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而某些团体多了一个皈依上师/师父。

我觉得这位朋友说到了点子上。

而另一位朋友突然跳出来,说:你错了,上师有可能会错,不过你还得认为上师是对的,你要在自身的认识上下功夫,如果你在辨别上师的对错,那么你仍然没有全力在自己的认识上下功夫,所以,佛经里,佛陀教授的极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视师如佛”。

从究竟意义上来讲,你辨识出上师错了,其实是你错了,因为,是你意识里的上师错了,上师就算错了,你又怎知上师不是故意错呢?!

这是一个悖论。

不过这种师徒关系是在经历了许多基本佛法的教与学的关系后建立的,表明已经不再是以前开始时脱不开的世俗关系了。?

所以,特别地,在佛经里,很多地方强调我们与上师绝对而紧密的师徒关系,这也是在双方互相如法观察之后形成的。

换句话说,如果学生简单辨识上师的对错,学生的认知能力不可能深化到足够的高度,不可能有太大的自我提升。

而在你原文的妻子问题中,不忍妻子过错的丈夫不会有出息,能做到的丈夫的内心才是经历了认识的崇高升华啊!

“四依法”里的“依法不依人”的最外层意义是对世俗人说的,对于佛法的师徒来说,“依法不依人”是完全不同的解释,不依人者即是声闻,声闻者即是有为,有为者即是无常。

所以看你这话后,我对于你的结论:你只是学会了如同世俗人一般辨别对错,实在算不上佛法内修上的进步。

我说:您说的,也还是所谓大小乘之别咯,诸乘所依不同,而其他什么的还是别扯吧。

朋友又说:不是这个意思,在许多经典里,佛陀都说了阿闍黎的重要性,在汉传里,谈皈依也讲“外皈依”与“自性皈依”的区别,从“外三宝”皈依到“自性三宝”皈依,其中没有捷径跳跃,必须依赖你的阿闍黎!

甚至,禅宗里也表现了这个,达摩祖师在千圣洞里与弟子的对话,充分显示了上师在皈依里的代表和作用。

内心和外相是相互关联的,当你皈依一个外在的三宝,事实上这个行为是在内识里完成的,那么所谓的外在的,其实就是内在的那个的外显代表。?

在弟子彻底见性之前,这个外在代表与内在是无别的,却不为弟子所知。

所以,佛经里才有皈依“外在三宝”的教授,又有“视师如佛”的教授。

我说:也就是说,只要能帮你悟出常住真心、见到唯一实性的,就是“师父”,要绝对的信仰喽?

他说:对,问题就在这里,你绝对要相信师父是对的这件事,与你如何理解“阿富汗首都是纽约”、“鸡蛋是从书上摘下来的”是两件事,如果你分不清楚,你就搞错了,这就好比你说你听见没听见一样,闻性常在,声音无常,你不能把有没有声音错解为听没听见。

我好像终于明白了朋友想要表达的意思,但又不甚了了,可能是我根器不具,因此不可思议,或者意思其实很简单,但我自己对此范畴毫无兴趣,所以我说:

我只知道,在经藏中佛陀说自己的佛法没有握拳之密,佛陀也说过一生教法尽已吐露,也曾经说过如何去伪存真。

比如:把听闻到的观点去正法、律中找,如果能找到就是对的;再比如佛陀强调在自己涅槃后我们要以自己为洲、以四念处为洲;再比如:佛陀对卡拉马人说甚至连经典,只要不是自己身心真实体验为善、有益的,都不要相信;再比如:佛陀说过佛法是导向厌、离贪、灭的……我觉得您一直的问题,就是把“依”放在了一个绝对的必须依靠某一个“一个”上,导致了佛法修行逻辑的倒错。

他说:上师错没错,无非就是弟子站在什么角度的问题,实相无对错。

但如果弟子的注意力还放在世俗的角度里来看待事物,那么就算佛现前,弟子也未必能见道,师徒最重要的关系是解决佛法的根本问题,而非建立一个世俗的人际关系,所以,对于弟子来说,依赖信力专注于本性没对错的不二,比计较世俗对错两分法要来的重要得多。

你说的那些方法当然都是有明确前提的,是不能直接拿过来就用的。

比如去经律中对比观点,就只适用于当年在佛陀身边那些正确记下佛陀言行的人,而对于当今一个完全不了解佛教历史的人,根据这个原则,去亚马逊上随便找个《XX经》来去伪存真,几乎不可能有什么好结果。

如果你想凭借一种所谓客观的资料来绝对的去伪存真,作用相当有限。

毕竟两千五百多年的时间,当年那些资料变易、变异得面目全非——当今绝大部分资料都不是完美正确的,这才是一个正常结果。

忽略这个前提,结果就是刻舟求剑。

如果你试图以法义来判断某个观点是否如法,那么这是一个荒谬的想法。如果你真的搞懂了法义,能做到以法义鉴定佛法的地步,那么你不会有鉴定佛法的需求;如果你搞不懂法义,肯定也没办法用法义来鉴定佛法,所以诸如“三法印”之类的玩意,尽管从某种层面上的确总结了法义,但是作为鉴定佛法的标准是不可能的。

其实你可以以结果为导向来选择方法。

当你听闻一个说法,这个说法允诺给你一个结果;如果这个结果符合你的愿景,你就去照着做;如果你搞着搞着发现你当初的那个愿景并不好,那么就修改下。抱着特定目的去选择方法,你会发现麻烦少了许多。

当然,弟子在听到类似文中所述上师的话时,如果自己不理解,虽然要相信师父没错,但也不能去与反对师父观点的外人吵,因为弟子自己不明白,相信师父就也要相信师父能对付得了任何问题,你可以做自己理解的事和尽自己力所能及的事。

我说:我觉得你的问题不是依靠什么上师的问题,因为依靠谁为上师,依的也是识,不是智——问题在于所谓你我各自所理解佛法的修证逻辑的不同以及修行伦理的差异——因为大乘采用佛性真如作为思想基底,所以其实有一种可能出现的修行逻辑就是:靠自己是完全没有渠道和通路,去证得所谓证入真如的,因此修行逻辑就落到了“只能靠上师指认,然后确认自己也有”——而根本佛法的修行逻辑,因为是建立在四圣谛、三依一向、究竟涅槃上,所以就全然呈现出不同的信仰里路和方式,就像《卡拉马经》以及《涅槃经》中所变现的一样

朋友又说:你这套佛法是对佛陀的声闻弟子说的——这个很重要,没有一种人与人的交流,光凭经典是完成不了见性这个艰巨任务的。

所以,佛经对于未找到自己佛法上师的人来说用处不大。

就好像世俗教育讲启蒙的重要性,有了好的启蒙,就像点亮了智慧,有了内在智慧,再看经典那就不再是文字了,那是智慧与智慧的交流——这种提升的启蒙,在弟子彻底见性前一直都需要有。

禅宗祖师曾说“翻故纸堆”,就是指佛经里缺乏真正能够启蒙智慧的经典。

我说:所以,哈哈,你连声闻的涵义都没有弄清咯,还是先见预设了,这一类低级的是给声闻、这一类高级的是对菩萨、那一类最高级的是一佛乘——喂,您这不就是一种最难根除和排解的世间心吗?

凡夫在自己的意识里分出声闻阿罗汉、菩萨、佛……然后自以为自己的分辨智慧已经横超阿罗汉,但又不知道自己嘴里的声闻阿罗汉是如何的超凡入圣……也就是连自己是啥样心里还没有数的人,却对于一个遇见真佛、禅定自在、亲证涅槃的阿罗汉,说你们是卑小劣种……

他说:什么是声闻乘与菩萨乘的区别,不依人者即是声闻。

我说:你这么说就不好了,“不依人者就是声闻”这样的话不是契经,也不是佛陀佛法的话。

他说:如果一个佛教行者一直都在用三藏去识别人,这个过程永远在进行时,那么这个行者不会有什么真实的佛法上的提升。

故事里说行者用功到了火候,一个场景、一颗石头都能让人开悟,那是外人说故事,内里发生了什么,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只有长期的师徒关系才有可能令弟子开悟,像菜市场买菜,这里买一点,那里买一点凑出来的做不出来见性这道菜。

我说:你这是把佛法根本修证和修行者个人体验相混沌成一谈了吧。

他说:行者个人修行体验在开始时是具有个性的,但到了最后,无非就是佛法根本修证,这里没有个人一说,所以才会有佛佛平等,唯有佛知佛——开始时是条条大路,最后是只有一条路,到了只有一条路,谁会混淆二者?

”不依人者即是声闻”,这是佛语,是《大般涅槃经》中佛对”不依人”的唯一的解释。

相反“依法不依人”在经中的本义不是要依法不要依人的意思,而是依法是一种情况,不依人是一种情况。

我说:你的逻辑又乱了,既然只有一条路,那么这条路是什么呢?

佛说此路是四念处,是四圣谛、八正道,那么好好了解什么是这些就好了,而如何了解?

依契经修多罗,依三宝贤圣僧,依诸大阿罗汉。

如何判断阿罗汉?依靠“四大教说”、依“佛语具三相”、依远离、离欲、依灭、向于舍——然后您自说的您自认为的大乘,把这些都取消了,说唯有依师,上师就是一切根本无谬全真——您觉得这是佛陀的根本教法吗?

而且,我们辩来辩去,最后还是落在如何判断佛语上了,那么大小乘就分歧在此,按根本佛教来说,什么三法印、四依法本身就不是佛语契经咯,那么我们讨论的根本基础又丧失了啦,

他说:依经义,依法的只有佛陀,因为只有佛陀真正知法,其余人等,只有两种情形,依人与不依人。

自然,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经文前面已经有了叙述,至于“依法不依人”里的不依人的意思,如经文后面的解释,而非是前文里的不依四种人,这个要分清,许多人自己不仔细读经,却喜欢看别人文章,人云亦云。

我说:依经义,那么对于喜欢仔细读经的人例如我,那么我会请问依的是哪一经?

哪一经说只有佛陀真正知法?阿罗汉算什么?!

凭什么您得出剩下的情况只有依人与不依人?辟支佛算什么?!

然后对于讨论四依法的问题,我已经提出你我对于契经的共许是不同的,所以讨论的问题已经偏移到了是否承认“佛语是否具三相以及四大教说”之上,那么你说别人喜欢看文章人云亦云,那么我可不可以说你喜欢顾左右而言他,其实所信所学的根本不是释迦牟尼的佛法?

他说:那么,师父你是原教旨主义者咯,或者原始佛教的信仰者,或者是南传佛教的追随者,不赞同佛法唯有究竟一乘吗?你对诸多大乘经典有疑虑,是吗?我尊重别人对诸乘佛法的选择,只是要知道对方的观点,以后好以对方承认不疑的经典为依据说话。

我说:我还真不是原教旨主义,更不是南传、藏传乃至汉传的追随者,我只对于什么才是真正能够导向离苦、解脱的真实佛法感兴趣,至于其他说自己是究竟或者唯一的什么乘,我倒是一直保持警惕而不是疑惑,因为对于藏传、汉传乃至南传,我不能说通达,但也了解大约吧,但我觉得不妥的是,有些人可能自己对于佛法只是妄解、误解与错解,却以为自己是究竟佛乘,并且自以为余者皆非的那种伪佛法而已。

他说:嗯,知道了。

我说:愿今生见道,终获佛法正见,皈依涅槃!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