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 (一百五十三)

佛教心理学 (一百五十三)

2018-06-27 18:30:14 来源:陈兵
导语:“唯有诸蕴可得,于诸蕴 中无有常恒坚住主宰”

第二节 五蕴非我

佛教认为,误认假我、俗我为实我,及妄计一个并非真常的实我, 将自己与世界、众生割裂,堕于我与非我的二元对立,不离自我中心的 立场,是生起以我见、我执、我爱、我慢为本的一切烦恼惑业,使众生沦 溺于生死苦海的根源,也是一切丑恶社会现象、一切罪恶的根源。《本 事经》卷一佛说“诸所有结,粗、中、细品,一切皆以我慢为根”。《过去 现在因果经》卷三佛言: 贪欲、嗔恚及以愚痴,皆悉缘我根本而生。 《大集经》卷二三谓“二十我见因缘,能生四百四种烦恼”。我见、 我执,只是众生主观的妄执,不符真实,即是“三毒”中最根本的“痴” 和十二缘起所追溯的生死苦恼之根源——无明。为了破除众生的我 执、我见,引导人们明见烦恼根本,超越生死苦恼,根治社会弊病,佛教 力说无我(anātman)。无我,被强调为佛法的心髓,为判别佛法与外道 的准衡,三法印中的诸法无我,被称为“印中之印”。

无我,又称为“空”,意谓无自性、无实体,或众生所计执的实我本 来无其自性、实体。空的梵语有“零”之义。《增一阿含经·邪聚品》 佛言:“无我者,即是空也。”《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四谓于蕴、界、 处中,无常恒凝住、不变不坏的我、我所,“由此理,彼皆是空。……此 无我性、无我有性,是谓空性”。 佛典中所破、所空的我执,主要是一般人误认五蕴假我为实常我、 我所(即蕴我)的普遍执著,尽管所认为的自我(五蕴)并非实常不变,但 人总觉得从生到死,有一个常一不变的实我。这种我见,即是根本烦 恼中恶见之首萨迦耶见,意译身见。《法蕴足论》卷九解释: 谓于五取蕴,起我、我所想,由此生忍、乐、慧、观、见,名有? 身见。 针对众生的身见,佛学力论五蕴非我。《杂阿含》第1经佛言: 彼一切色,……彼一切识,不是我,不异我,不相在,是名如实知。 谓现在、过去、未来的一切五蕴,无尽轮回中无论哪一世的每个个 体,无论粗细、大小、美丑、上下、贵贱、愚智,一一都不是实我,也非与 实我相异、无关,实我不在五蕴中,五蕴也不在实我中,这是对五蕴、自 我的如实观。五蕴非我,理由大略有三:

一、五蕴皆非自主故非我 《五蕴皆空经》佛陀告五比丘: 色不是我,若是我者,色不应病及受苦恼,我欲如是色、我不欲 如是色,既不如是随心所欲,是故当知色不是我。受、想、行、识,亦 复如是。 所谓我,指能自作主宰者,一般人所认的自我,也以自作主宰为主要特性。然而,被认为是实我及我之所有的肉体、心理活动、钱财、器 物、房舍、妻子儿女等,实际上无一能自作主宰者。就拿人们以为最实 在的自我实体或载体身体来说,如果它是我,能自作主宰,便应该能随 我的心意而转,我要它健康漂亮它就健康漂亮,但事实并非如此。谁 都难免罹患自己并不希望有,甚而十分讨厌、畏惧的疾病,谁都难免有 自己并不希望的发白面皱、目昏气短、腿重身伛等衰老相,更难免自己 最厌恶害怕的成为一具僵硬、冰冷、腐臭难看的尸体之人生结局。属 于我的一切东西,也莫不如此,我不希望其逝世的慈父慈母,难免要弃 世;我不愿其衰老难看的爱侣,难免要衰老难看;我的房舍器物难免破 旧损坏,我的钱财难免出入消耗,即便拥金百亿,死时也无法带走一文。 不仅我的整个肉体非实我,也没有某个身内的器官或生理机制、物质 实体是实我,《成唯识论》卷一云: 

又内诸色定非实我,如外诸色,有障碍故。 凡生理性、物质性的东西,皆占有空间,有障碍,有生灭变异,称 不起实常不变的实我。金钱等身外之物,如同木石,没有觉知,更不是 实我。 受、想、行、识等心理活动,也多带有不自主性,自己不想有的苦恼、 忧愁、气恼、焦急、不愉快,有悖道德观念的邪思杂念,往往不由自主地 要出现。就是最具自主性的意志(属行蕴),也有想要振作而振作不起 之时。由受想行识组合而成的我的能力、需要、爱好、性格、行为等,也 皆具有非自主性,人往往恨自己,恨自己的能力等不理想,就说明能力 等不自主。从心理活动中欲图找到一个能自作主宰、常恒不失的自我, 殊为难得。 印度外道及部派佛教的犊子部等,有以属想蕴的心所法念(记忆)为自我的,“若无我者,何缘能忆本所作事?”[1]普通人也常以能记得今 天的我与昨天乃至幼时的我为同一个人为自我,西哲罗素有言:“昨 天存在着一个其感情我还回忆得起来的人,那个人我把他当作是昨天 的我。”

西方心理学家有以“ 我”为“被领率的一系列记忆的总和”者。 美国占士李《人生哲学》说如80岁老翁与其孙谈往事历历分明,即灵 魂真我。然记忆也非完全自主,难免遗忘。《大般涅槃经》卷十四佛言: 若诸外道以专念故,知有我者,专念之性实非我也,若以专念谓 我性者,过去之事则有忘失,有忘失故,定知无我。 人不但对过去之事必有遗忘,而且记忆随意识有间断之时,如人不 记得4岁以前,难道那时便没有我?熟睡时也什么都不记得,岂非便是 失去了我?既有间断、失去之时、不能完全自主,又岂能称为实我? 《瑜伽师地论》卷三四总结无即蕴我义说:“唯有诸蕴可得,于诸蕴 中无有常恒坚住主宰”,可以说为我、有情、生者、老者、病者、死者、能 造诸业者、能受种种果报者,“悉皆是空,无有我故”。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