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 (一百五十二)

佛教心理学 (一百五十二)

2018-06-27 18:25:03 来源:陈兵
导语:我、人、众生、寿者四相中,后三相皆可看作我相的投影,或深层我 执。

二、众生所体认的自我 

芸芸众生,尤其是具有成熟自我意识的人,莫不自认为有个自我 和属于这个自我的东西——佛学称为“我所” (mama-kara)者。若追究这自我到底是什么,则可见在我人一生中,“我”的内容实际上不无增 长变化。幼时所体认的自我,大概不过是我的身体及饥渴、冷热、苦乐 等感受,和“我存在”的朦胧意识、“我要长大”的内在意向等,这一切, 以一个父母所起的小名为代号而被唤起。至于我所,则不过是我的 身体、我的父母、我的衣服床被、我的玩具等而已。总之,那时的“我”, 主要是生命个体的生理、心理内容的总和,可谓生命性的我。随着一 天天长大,走进校门,投入社会,“我”的内容逐渐增加,加进了我的能 力、性格、品德、兴趣、头衔等原先没有的许多东西,至于我所,则增加 了我的配偶、子女、朋友、财物、房子、汽车、作品、名誉、成就等等。这 时所体认的自我,主要是一个社会性的我,或社会角色的我。一般人 所认的自我,大概如此,其内容不出佛学所谓五蕴的范围。

《杂阿含》 卷一第2经佛言: 见有我者,一切于此五受阴见我。 谓众生所见的一切自我,不出五蕴。见有我,即“我见”——自我 知觉、自我意识,对属于这个自我的一切如身体、容貌、能力、名誉、财产、 地位、妻儿等“我所”之知觉、体认,名“我所见”。《大智度论》卷三五谓 众生“于五众中,我、我所心起,故名为我”——于五蕴中生起一个是我、 是我所的心,为我。如物理学家马赫《感觉的分析》一书中认为: 显得相对持久的,还有记忆、心情和感情同一个特殊的物体(身 体)联结而成的复合体;这个复合体被称为自我。[1] 此所谓自我,亦称经验性自我,正是佛学的五蕴——身体和对身 体的感觉为色蕴,其它感觉、心情、感情为受蕴,记忆为想蕴、识蕴。

西方心理学的自我,一般为英文self的翻译,解释为个体所意识到 的自己身心特征的统合体,或对自己存在及其状态、特点等的觉察和 认识。自我的定义极多,如威廉·詹姆士分自我为主体、客体二者,主 体我为个体能经验、知觉、想象、选择、记忆、计划、行动的主体,客体 我指一个人对属于他的全部东西——包括他的身体、能力、性格、名 誉、房子、朋友等的经验和认识,相当于佛教所言我所。冯特认为自我 是内部经验相互联结的知觉,知觉属想蕴。利鲍说共同的感觉是构成 自我的重要因素,一切感觉不出受、想二蕴。或说自我包括生理(对自 己身体的认识评价和态度)、社会 (对自己地位、作用等的认识评价)、精神 (对自己 心理状况的认识评价)三要素。G·奥尔波特将西方心理学对自我的界定 归纳为认识者、被认识者、原始的利己心、优越驱力、心理动力、目的的 追求者、行为系统、文化的主观系统八种。西方心理学家普遍认为:自 我的主要特征,是表现于主体我和客体我中的“同一性”——指对自 我独立性、连续性、不变性的意识,相当于佛学所说每一众生独立的五 蕴集合体的相续,及对这连续中由相似相续表现出来的似乎同一性的 认识,这一认识亦属五蕴中的想蕴。 叔本华以意识深处盲目的本能性意欲为真正自我,弗洛伊德以受 唯乐原则支配的本能欲力为“本我”,或称无意识自我为“存在性自我” (如人沉睡时仍然存在者)、“原我”,无意识自我触及了佛学所言末那识的 俱生我见,但也不出佛学所言行蕴的范围。 

《瑜伽师地论》卷五五总结众生所认自我云: 谓唯有根,唯有境界,唯有彼所生受,唯有彼所生心,唯有计我我 想,唯有计我我见,唯有我我言说戏论,除此七外,余实我相了不可得。 说世人所认的自我,只有身体、所认识的对象、从所认识对象所生的感受和心、执有我的知觉观念见解、认为有我的名称概念语言这七 样东西。这种自我,虽然称不起真常自在的阿特曼,但并非是无,在众 生的心识中确然是有。 然而,众生总是有意识、无意识地执著所体认的假我、俗我为常 一自在的阿特曼,总是觉得从幼至少壮、至老死,乃至轮回转生,尽管 身心、我所在生灭变异,但我总是原来的那个我,内心深处似乎总是有 个常在不变的自我,这被佛学判为“执著”、“妄计”。此自我既然可以 从幼小时延续到少壮、衰老而不失不变,则应该在死后也不失不变,即 是轮回主体补特伽罗或梵我、神我、灵魂、元神等。基于人永生的希望, 古代东西方的思想家、宗教家们,大概沿着这条思路建立永生不死的 灵魂及轮回主体意义上的自我。 对于众生所认为的实我,佛书中有多种分类。《本事经》、《阿含经》 说众生就五蕴计四种我: 

1、五蕴即我,五蕴之全体或一部分为我。 2、我有五蕴,五蕴属于我。 3、五蕴中有我,身心内部有一实我。 4、我中有五蕴,五蕴在宇宙灵魂梵我等之中。 五蕴之每一蕴皆可以计有四种我,合为二十种我见。《杂阿含经》 卷五第104经舍利弗说二十种我见:1、见色是我。认为身体是我。2、 见色异我。见受想行识是我,色为我所。3、见色在我中,受想行识是我, 色在这我中。4、见我在色中,见受想行识是我,“于色中住,入于色,周 遍其四体”。五蕴各有四种我见,合为二十种。《摩诃般若经·习相应品》 列举众生、外道所执十六种我见,称“十六神我”、“十六知见”,《大智度 论》卷三五解释之:

1、我,认五蕴为我、我所。 2、众生,认被称为众生的五蕴集合体为我。 3、寿者,认有一定期限的生存者或“命根”为我。 4、命者,认有生命者为我。 5、生者,认被父母所生的某某为我。 6、养育,认由乳哺、衣食等养育而成长的某某为我。 7、众数,认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众多因缘集合为我。 8、人,认属于人类的思维发达、有工巧技术等能力为我。 9、作者,认创造能力为我。 10、使作者,认能役使他人及牛马等畜类的心为我。 11、能起者,认能造罪福业的心为我。 12、使起者,认能指导或教唆令他人造罪福业的心为我。 13、受者,认后世受罪福果报者为我。 14、使受者,认能令他人受苦受乐的心理功能为我。 15、见者,认具感觉能力的能见之性或自我感觉为我。 16、知者,认能了知之性或自我意识为我。 《瑜伽师地论》卷六五将众生所执计的种种自我归纳为四类:一者 计我即是诸蕴(即蕴我);二者计我异于诸蕴,住诸蕴中(蕴中我);三者 计我非即诸蕴而异诸蕴,非住蕴中而住异蕴离蕴法中(离蕴我);四者计 我非即诸蕴而异诸蕴,非住蕴中,亦不住于异于诸蕴离蕴法中,而无有 蕴,一切蕴法都不相应(非即蕴非离蕴我)。四种我见配五蕴,成二十种 我见。 大乘唯识学将众生的我执分为两个层次:表层者为分别我执,又 分为二:

一是认五蕴、人格我等为实我,二是认灵魂等为实我,这两种我执唯在第六意识,都是后天经不正确的思维,由接受某种思想而形 成,属于一种见解、人生观。深层者为俱生我执,与生俱来,不待学习, 自然而有,此亦有二:一者恒常相续不断,乃第七末那识恒执第八识 为内自我,为自我意识的根本,然为无意识;二者有间断,在第六意识, 缘五蕴相,或总或别,执为实我,此乃我人在清醒时自觉恒在的与时空、 身体的存在及内心深处的某种存在相联系的自我感觉。在社会生活 中逐渐形成的社会性自我意识,如身份、姓名、自尊等,经长时间的分 别体认,也会成为随念即起的俱生我执。 《阿含经》中,佛曾说我、众生、寿命三相,《金刚经》等大乘经中, 将众生的我执分为从粗至细的四个层次,称我、人、众生、寿者四相。 一种解释说,执身心及属于我者为我,名我相;执我属于人类,具人类 的共性,如以人性(知羞耻、具理性等)为自我本性,名人相;认我属于众 生,具众生的共性,或动物性、生物性、社会性,名众生相;认命根、一 期生命过程为自我,名寿命相。或说分别我、我所为我相;分别你我 他为人相,分别人类与动物等为众生相,分别寿命长短或长生不死者 为寿命相。

存在心理学认为人同时生活在三个世界中:在周围世界中, 我犹如一物,可谓众生相;在现在世界中,人扮演某种社会角色,可谓 人相;在内在世界中,自我意识、自我相关性是我人了解世界、建立关 系的基础,可谓我相。《圆觉经》卷对四相的解释最为详悉: 譬如有人,百骸调适,忽忘我身,四肢弦缓,摄养乖方,微加针艾, 则知有我,是故证取方现我体。……其心乃至证于如来,毕竟了知 清净涅槃,皆是我相。 如同人在身体健康时好象忘记了自己肉体的存在,身体不舒服时 则感到有我的肉体,“我”只是在有意去体证它时,方才明显化。从体证身心是我,到体证“我已成佛”、“我入涅槃”,只要是直觉体验到有个 “我”在,都属我相。 云何人相?谓诸众生心悟证者。……悟有我者,不复认我,所悟 非我,悟亦如是,悟已超过一切证者,悉为人相。……其心乃至圆悟 涅槃,俱是我者,心存少悟,备殚证理,皆名人相。 宗教尤其是佛教中的修行者,解悟身心、五蕴皆非真常,虽然不再 认身心、社会角色为真常自我,但还有个“我”在,乃至圆悟涅槃大我, 只要有少许“我悟”在,仍不出人相的圈柜。这个“我悟”超越了个体 小我,不以“我”为体验的对象,然而有个“悟”在,有能悟与所悟的分 别,便超不出“我与他”的二元对立,便难免我悟你不悟等分别,这能 悟的心,终归还是假我。因为堕于人、我(自他)的分别中,故称人相。 

云何众生相?谓诸众生心自证悟所不及者。……譬如有人,作 如是言:我是众生。则知彼人说众生者,非我非彼。……但诸众生 了证了悟,皆为我人,而我人相所不及者,存有所了,名众生相。 有人进一步超出了人相,超越了能证所证、能悟所悟的二元对立, 既不认身心等为我,也不存能悟之心,但还有佛与众生等分别,有个 “我是众生而不是佛”的归属心在,因而未能超出众生与佛的二元对立, 这归属众生的能了之心,说到底还是个“我”。了,指一种直觉的明了。 云何寿命相?谓诸众生心照清净,觉所了者,一切业智所不自 见,犹如命根。 寿命相(《金刚经》称寿者相)进一步超越了众生相,超越了能证、能 悟、能了,只保持着对所证真常不变的涅槃、真如的觉照,这种觉照尽 管比执众生相的心更接近绝对真实,但还存有个“能觉照”之心,既有 能觉照,便不出与“所觉照”的二元对立。这种“能觉照”是最深层的我执,很难超越,如同命根难以舍离。经中比喻说:如以滚烫的热水融 消冰块,当冰块完全被消为水,与热水一体无二时,没有丝毫“冰”相 存在,也没有“我知冰消”存在。纵然觉照一切我相皆为尘垢,只要还 有个能觉照在,便是寿命相。

我、人、众生、寿者四相中,后三相皆可看作我相的投影,或深层我 执。四相前浅后深,前粗后细,后者为前者的根荄。四相中的后三相, 系依观心、参禅的体验而建立,对深层自我意识的分析,可谓极其细密, 于佛教徒修持中追寻真我、证悟真如,具有切实的指导意义。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