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 (一百四十九)

佛教心理学 (一百四十九)

2018-06-22 01:16:15 来源:陈兵
导语:正智(梵samyag-aj?ā)又称“圣智”,别称正慧、正觉、正道、正行、正 流、正取等,指如实证知终极真实或本来面目的智慧。

第三节  正智与如如

正智(梵samyag-aj?ā)又称“圣智”,别称正慧、正觉、正道、正行、正 流、正取等,指如实证知终极真实或本来面目的智慧。《大乘入楞伽经》 卷五解释说:于佛所演说的如如法能“随顺悟解,离断离常,不生分别, 入自证处,出于外道二乘境界,是名正智”。按此,正智应包括悟解真 如的正见及证得真如的智慧。《瑜伽师地论》卷七二以正智为佛教圣 者亲证真如的超越性智慧,分两种:一“唯出世间正智”,指三乘圣者 亲证真如的根本无分别智;二“世间、出世间正智”,指后得有分别的、 用语言表示的通达四谛、十二因缘等之智慧。依此分真理为二:一“非 安立谛”,指非人为建立的、原本的真理,即真如,乃唯出世间正智所 了;二“安立谛”,为使众生悟入佛法而人为建立的,如四谛、十二因缘、 三法印等,乃世间、出世间正智所了。 正智所证知的内容,乃《楞伽经》“五法”中第五如如(tathatā)、真 如,或实相、法界,指本来如此的真实,经云:

以此正智,不立名相,非不立名相,舍离二见,建立及诽谤,知名 相不生,是名如如。 以正智为导,超越名相,离断常等二元化的分别,超越安立谛,亲 证名相本来不生之实性,名如如。菩萨以正智证知如如,住于如如,得 无所有境界,入菩萨初欢喜地。如如之“如”,或译“如彼”,意为与本 来面目一模一样,没有差别,引申出不二、平等、普遍于一切的共性等 义。如如,谓“如”遍于一切,一切皆如。《大乘义章》卷三解释: 言如如者,是前正智所契之理,诸法体同,故名为如如。就一如 中体备法界恒沙佛法,随法辨如,如义非一,彼此皆如,故名如如。 正智证如如,乃绝对真实的认识,也是超越虚妄的名相分别而认 识终极实在的途径,是究竟的解脱之道及彻底的解脱自在。 


一、真实与真如 

真实(梵tattva),被看作佛学的中心范畴,意为如实,指“如本不异”, 即与本来面目丝毫无别者,具有认识论上的“真”与实体论上的不依 待其它条件之“实有”二义。关于真实的内容,《瑜伽师地论》卷七二 依据《解深密经》,分为两种,总名“真实义”: 第一种“依所有性诸法真实性”,略称“如所有性”、“真实性”,指 万有普遍共具、恒常不易的本性、体性、共性,即是《楞伽经》所说“五 法”中正智所缘的对象“如如”、真如。《解深密经》卷三云: 如所有性者,谓即一切染净法中,所有真如。 《大乘义章》卷三说如如“非虚妄,故复经中亦名真如”。真如,是 佛学中一个极其重要的范畴,有法性、实相、法界、实际、胜义等众多异 称,在《阿含经》中主要指缘起、四谛、十二因缘之法,大乘一般说真如为万有缘起无我的本性、共性,为本然如是的真理、真实。《解深密经》 卷三说有流转、相、了别、安立、邪行、清净、正行七种真如,总而言之, 指诸法无我、一切唯识及苦集灭道四圣谛。《唯识三十论》颂云: 后由远离前,所执我法性,此诸法胜义,亦即是真如。 谓真如即是远离我法二执、与诸法无我相应的胜义(真理)。

《成唯 识论》卷九解释说: 真谓真实,显非虚妄,如谓如常,表无变易,谓此真实,于一切位 常如其性,故曰真如。 说真如为唯识实性、一真法界,是真实不虚、常住不易、普遍于一 切的真实。唯识、中观两家将真如理解为一种客观的理、本性,如来藏 学将真如理解为与客观的理相契的真心。 第二种“依尽所有性诸法一切性”,略称“尽所有性”、“一切性”,指 万有各自本具的性质、相状、作用、关系等一切认识对象。《解深密经》 卷三云: 尽所有性者,谓诸杂染、清净法中,所有一切品别边际,是名此 中尽所有性,如五数蕴、六数内处、六数外处,如是一切, ?谓尽所有性。 尽所有性包括五蕴、十二处、十八界等所摄染、净一切诸法的种种 差别。是则大乘佛学所谓真实,包括了宇宙万有本具的一切共性、自 相。 

《瑜伽师地论》卷七二说世间极成、道理极成、烦恼障净智所行、所 知障净智所行四种真实,层次最为清晰。 一、世间极成真实。谓世间众生共认为真实不虚者。极成(梵prasiddha)为共认、共许、的确能成立之意。据《瑜伽师地论》卷七二解释, 世间极成真实指世间的众生由长期以来代代相传的认识方式和认识惯例,根据感知觉经验“想”,在同类众生的认识中所见皆同、大家共认 为真实者。如我们人类共同以有质碍者为地,以燃烧温热者为火,以 流动湿润者为水,以红为红,以白为白,以男为男,以女为女,以衣服为 衣服,以房子为房子,以苦为苦,以乐为乐,等等。这种世间共认的真 实,或曰常识,是大家由同样的感知机制通过相、名分别而建立,以因 明所谓真现量为基础。相对于依晕眩、色盲、聋瞽、幻觉等似现量而得 的不为大家共认的虚幻感知觉,说为真实。 

世间极成真实在同类众生的范围内,具真实性,其所依的真现量, 唯识学认为接触了实境(性境),因此作用不虚,可在生活中获得大量的 证明,为我人日用的大多数知识建立之基础。但若严格考察,便可发 现这种真实只是在一定时空、一定范围、一定认识层次上具有相对的 真实性,其所依的基础相、名皆为符号,带主观性、相对性、虚妄性,非 境相实体的原样显现,为生灭变化的因缘所生法,称不起绝对意义上 的真实,甚至会发生错误。科学研究在不断纠正常识的错误,如古人 公认天圆地方,后来才发现地为球形;人类共认为地具坚实性,而从量 子物理学的微观学说看,则为具波粒二象性之物。恩格斯《自然辩证 法》说: 常识在它自己的日常活动范围内虽然是极可尊敬的东西,但它 一跨入广阔的研究领域,就会遇到最惊人的变故。[1] 二、道理极成真实。指通过理性思维而建立的规律、法则。道理 (梵yukti),略称“理”,指现象内涵的条理、法则。《解深密经》卷五说有 四种道理:

1、观待道理,指由理性思维所观察到、可用语言表述的一切法则。 2、作用道理,使诸现象具有一定作用,得以成办诸事的原理或规律。 3、证成道理,谓通过论证成立某种理论、主张,能使人得到正解 正见。 4、法尔道理,“谓如来出世,若不出世,法性安住,法住法界”,即 客观本具、不依人意志而转移的真实、真理。 道理极成真实系由第三种“证成道理”而建立,指由聪明善思的 哲人智士,及能以清醒的理性观察研究真实的人们包括如实观修的佛 教徒,以证成道理建立的正确理论。证成道理根据正确的现量、比量 和圣言量,经正确的思考而建立,没有逻辑错误,经得起理性考察。具 体指佛学以语言表述的,通过现量、比量、圣教量论证的缘起法则,及 依缘起法则推导出的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四谛、十二因缘、 人法二空等佛法的真谛(安立谛),它们是修道所依据的原理,故名道理。 亲近具足多闻的善知识,通过“多闻”(广泛学习佛法)了知、掌握佛法的 道理,被强调为证得绝对真实的前提,《楞伽经》卷四云: 

真实义者,从多闻者得。 从道理极成真实的语义看,诸家哲学所公认的辩证法等普遍规律、 逻辑法则,以及各门科学所发现证实的种种公理、定律等,皆由正确的 现量、比量,依理性思择而建立,是创造性思维的成果,尤其科学的成 果,多经严格的实验观测,由实际运用所证明,多可归于四种道理中的 作用道理,既被世人所公认,又超越了世间极成真实的常识层面,应属 道理极成真实的范围。 道理极成真实主要所指的四谛、十二因缘、三法印等,在佛教界虽 然认为源出佛陀等圣者修行证道的经验,但作为一种真理向世人表述讲解时,实际上与哲学、科学的理论一样,是由理性思维的方式,依世 间共认的缘起法则严谨推理而建立,可看作理性思维的成果。 据佛经所说,释迦牟尼及过去诸佛,都是通过在禅定心中依缘起 法则思惟观察四谛十二因缘,证得如实知见真实的大智慧。在禅定心 的基础上依如实的正见修观(合称“止观”),是佛教诸乘诸宗修行证道的 通途。观,梵语毗婆舍那,《解深密经》卷三解释: 即于如是三摩地影像所知义中,能正思择,最极思择,周遍寻思, 周遍伺察,若忍、若乐、若慧、若见、若观,是名毗婆舍那。 谓毗婆舍那是在修定所缘的影像上,以所知佛法的义理深思明察, 思择的内容是诸法尽所有性(能正思择)、真如或如所有性(最极思择),亦 即真实,要用有分别慧思察推度(周遍寻思),在意识深层精思细察(周遍 伺察)。思择、寻思、伺察,是运用慧、寻、伺等心理功能,进行理性思维。 这说明:佛教既深刻批判人类认识尤相名妄想的虚幻性、局限性,又给 了人类认识能力以极高的评价和期望,肯定人可通过正确的现量、比 量,把握真实,起码是把握有实用效果的作用道理和如实反映普遍规 律、了知法尔道理的观待道理、证成道理。《瑜伽师地论》卷三六说菩 萨由修四种寻思,获得四种如实智: 

1、名寻思,于名唯见名,如实了知名是假立,得名寻思所引如 实智; 2、事寻思,于色等想事唯见事,其性不可言说,不起增益执,得事 寻思所引如实智; 3、自性假立寻思,对假立的诸法自性,唯见是假立,非事之自性而 似彼自性显现,得自性假立寻思所引如实智; 4、差别假立寻思,于差别假立唯见是差别假立,了知色等想事中差别假立不二,非有性非无性,引差别假立寻思所引如实智。依此四 如实智,能灭一切戏论,证得涅槃。 如实思维真实,不仅可破除种种不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对个 人、社会有害的邪见,令人获得正确的人生司南,指导人们合理生活, 而且可以超越理性思维,直证真实,解脱生老病死等诸苦,超出生死, 获得大自在、大涅槃,成就佛果。 理性之所以有如此殊胜的功用,大概是因为它进行思维的基 础——相,毕竟是对境相的直接反映,以某种符号模写了来自实境的 信息,而经抽象建立的名言符号,更能反映境之共相,人们思维推理所 遵循的逻辑,也反映了事物本来的逻辑关系,特别是人类是在不断实 践中认识世界,用种种仪器延伸扩展有限的感知,使人类认识得以不 断发展。就佛学所谓道理极成真实所依的理性思维而言,抽象思维的 涵盖面越大,越是能得出具有普遍性的可靠法则,如佛学的缘起法则、 中国古代的易理等。古希腊毕达哥拉斯学派认为数是最根本的宇宙 本原,的确,数以最抽象的符号表示事物的精确性质和关系,数学因而 成为各门科学的基础和工具。《摄大乘论》以“数识”为依他起相之一, 说明数与真现量一样具有真实性。

《大般涅槃经》卷三二以盲人摸象 为比喻说: 如彼盲人各各说象,虽不定实,非不说象。 说明世人的各种知识,虽然不能如实知见真如,也非离真实,具有 相对的真实性。 道理极成真实虽然比世间极成真实更具真实性,更为可靠,但它 毕竟是用相、名符号处理信息的方式认识世界,不离能知、所知二元对 待的立场,所以它把握到的真实在佛学看来仍具相对性、间接性,尚非称得起“真实”二字精确意义的绝对真实。如科学在不断发展、修正, 即便悟透了佛学缘起性空、三法印等理,乃至禅宗、密教所谓心性明光, 其所悟所解,仅属胜解、闻思慧,终归只是人的一种观念而已,具主观 性、生灭性,不是真常不灭的绝对真实、真如,更非现证涅槃。《经集·娑 毗耶经》佛言:

洞悉沙门、婆罗门的所有知识,摆脱对一切知识的贪求,超越一 切知识,这样的人是精通知识者。 这里所谓知识,属道理极成真实,超此真实才是精通知识,即有智 慧。《楞伽经》卷二佛谓“言说所入是第一义,非言说是第一义”,用语 言表达的真如、真实,并非佛法的最高真理,佛法的最高真理真如,是 按照语言所说的方法修行,超越语言和理性思维而证得。 在力图超越言思直证真性的禅宗人看来,只在佛经语言文字所表 述的道理极成真实上出没,是应该大吃禅棒的。唐神赞禅师比喻钻佛 经故纸如蜂子投窗纸求出,颂云: 空门不肯出,投纸也太痴,百年钻故纸,何有出头时? 德山宣鉴禅师称“菩提涅槃是系驴橛,十二分教是鬼神簿”。沩山 问仰山涅槃经四十卷多少佛说、多少魔说?仰山答曰:“总是魔说。”[1] 三、烦恼障净智所行真实。指依佛法修行断了烦恼障的小乘圣者 所证的真实,论云: 谓一切声闻、独觉,若无漏智,若能引无漏智,若无漏后得世间 智所行境界,是名烦恼障净智所行真实。 小乘圣者在加行、见道、究竟果位观四圣谛、十二因缘所证得的无漏智所知见的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的真实,及其以“后得智” 了知世间相的真实,名烦恼障净智所行真实。 四、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指依大乘佛法修行断了所知障的大菩 萨、佛所证知的真实。

《瑜伽师地论》卷七二释云: 从所知障得解脱智所行境界,是名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此复 云何?谓诸菩萨、诸佛世尊,入法无我,入已善净,于一切法离言自 性、假说自性,平等平等无分别智所行境界,如是境界,为最第一真 如无上所知边际。 所知障,指能障碍如实认识一切者。见道以上的菩萨和圆满证道 的佛,断所知障,以无分别智现证诸法无我、唯心所现、一切皆空的真 如、实相,名为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亦即《楞伽经》之以正智证如如, 即是三自性中的“圆成实自性”,为“如来藏心”。这种如实证知真如的 境界,是正智和真理的最上境界,所证真如为终极的真实,然菩萨所证 并未圆满,只有佛所证为圆满究竟的所知障净智所行真实。 

《瑜伽师地论》卷七二谓四种真实中,“初二(世间极成、道理极成)下 劣,第三处中,第四最胜”,同论卷四五说真实唯是修所成智所知,非闻、 思所成“但识法义”的意识思维所能了达。人类以名相为工具的理性 思维,至多只能推知通往绝对真实、真如的途径,及了知大概永远也难 以穷尽的诸法尽所有性中之一小部分,不可能尽知《法华经》所谓“唯 佛与佛乃能究竟”的全宇宙万有一切之“如是”,此可谓佛学对人类理 性极限的界定。 康德在发现了理性的极限后,对自在之物的不可知终无可奈何, 近现代西方不少哲学家因而宣布终极实在、本体等为无意义的玄思, 不可能证实。与近代西哲不同,佛学乐观地宣称:人类的心灵潜具能证知绝对真实的能力,只要按理性思维的正确结论如理作意,如实深 观由理性所知诸行无常、诸法无我、一切唯识等道理极成真实,息灭不 符真实的妄想,便可与真如相应(契合、一致),证知绝对真实,证得绝对 真实即是证得涅槃、超出生死。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