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 (一百四十八)

佛教心理学 (一百四十八)

2018-06-21 01:37:14 来源:陈兵
导语:海意菩萨所问净印法门经》云: 法中若起比量智者,斯即不能护持正法。 仅依靠比量论证成立佛法真理,没有超越比量而现量证得真实的 智慧,是不足以住持、护持佛法的。

二、比量的真似与逻辑思维 

人类的知识,大部分是以语言为工具,经过思维推度(比量)而建 立。比量,是第六意识的殊胜功用,是人类得以认识世界、获得种种 事业成功的本钱。佛学对比量实际上极其重视,佛法的基本原理缘起 法则,便是运用比量推理而建立。诸乘诸宗的佛学,无不大量运用比 量“破邪显正”,令众生“悟入佛之知见”。比量有真有伪,乃人所尽知。 正确的比量是真知的基础,为各门科学的基本工具。由正确比量建立 的正面的、积极向上的世界观、人生观,是人生旅程必要的舟航;错误 的比量,尤其是由错误比量建立的不正确的和邪伪的世界观、人生观, 对人起着误导作用,于个人和社会危害极大。 古印度将综合全体知识、通过比量而建立的世界观、人生观叫做 “见”(梵dar?ana),为包括佛教在内的各宗教十分注视、互相辩论的重大 问题。各宗教的见,大都用以解决超越生死、获得永恒幸福的人生终 极关怀问题,被作为信徒的安身立命之本,修行的指导,至关重大。

佛陀将当时印度诸宗教、学派的见归纳为三见、六见、六十二见,批判了 多种外道见的理论错误。《长阿含·梵动经》载,佛陀列举外道六十二见, 指出这些见解都是依修禅定所发宿命通,各忆若干劫宿因,由不究竟 的现量经验和不严谨的比量推度而建立,或说我及世间是常,或说我 及世间半常半无常,或说大梵天创造万物,或说我及世间有边无边,或 说灵魂不死,或说人死永断……种种臆测,在佛陀看来皆不符真实,因 而不能引导众生获得解脱。 佛陀所用的推理方法,主要是对相反观点进行批评性思考的辨证 推理。批判外道见之错误,主要是揭露其违背缘起法,是则佛陀实际 以缘起为不可证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公理,以之为前提进行比量推 论。当时印度各宗教之间经常进行理论论战,佛陀有时批驳找上门来 辩论的外道之见,使其折服。

《增一尼柯耶·四集》佛说有肯定、有保 留、反问、否定四种回答问题的方法。大乘中观派主要依缘起法则,通 过“四句”破斥不符合真实的各种“戏论”——错误、无意义的言说 理论。四句,有是(肯定)、非(否定)、双是(亦是亦非、复肯定)、双非(非是 非非,复否定),有、无、亦有亦无、非有非无,一、异、亦一亦异、非一非异, 常、无常、亦常亦无常、非常非无常,自因生、他因生、自他共因生、无 因生等,系对世间判断方式的归纳。龙树《中论》等通过对各种四句 的一一推析,说明其皆不能成立,得出绝对真实(诸法实相)离四句分别、 “言语道断,心行处灭”的结论。其所用逻辑,或说属归谬法、二难推理, 是一种辨证推理。佛学尤中观学、中国佛学又常通过对真俗、空有、性 相、体用、体相用等关系的论证,说明这些范畴其实是同一真理的两个 方面,非一非异,非互相矛盾对立,而是一体不二,把握真理,应不偏执 任何一方面(边),这一原则谓之“中道”(梵madhyamā-pratipad),既是体证诸法实相的诀要,又被看作实相、真如、佛性的别称。

 大乘佛教盛行时代,佛教与外道、佛教内部诸派之间的论战愈益 频繁,促进了各宗教、各教派对比量法则的探讨。龙树撰《方便心论》 吸取并发展尼夜耶派之义,建立佛教因明学,提出立论应先明八义: 1、譬喻,论点应双方共许,喻(论据)有同异二种,二种各有具足与 少分之别。 2、随所执,分析对方主张之邪正,有一切同、一切异、初同后异、 初异后同四种情况。 3、语善,论证须不违理,于真理不增不减,用语明白晓畅,论据 充分。 4、言失,避免重复、条理不清等过失。 5、知因,论据有现见、比知、譬喻知、随经书(圣言量)四种。 6、应时语,论述须有先后次第。 7、似因非因,揭露似是而非的、错误的论据。 8、随语难,随对方的逻辑错误而进行驳难。 后来无著、世亲、陈那、法称等瑜伽师进一步发展了佛教因明学, 其学说的主要内容,是比量(推理)真与似的法则。 由推理论证而成立论点的格式,无著、世亲的著作中沿用尼夜 耶派的五支论式:宗(sidddhānta),论题、论点;因(hetu),论据;喻 (vdāhara?a),例证,分同喻(正面)、异喻(反证);合 (vpanaya),对宗与因 的连结;结(nigamana),宗的复述。五支论式的例子如: 宗  语声无常 因  因为具造作性 同喻  犹如瓶等,是所造作,是无常合语声也是所造作 异喻  犹如空等,非造作而成,故非无常 合  语声非如是,乃是造作 结  所以语声无常 这基本上是一种类比推理,含有归纳推理的成分。 关于论证失败的过失,《显扬圣教论》列举出“ 舍言”13种、“言 屈”13种、“言过”9种。

世亲《如实论》说论难(论证不能成立)有三大 过失:一颠倒难,论点不符合正理,有同相难、异相难等10种。二不实 义难,论点不真实,有显不许义难、显义至难等3种。三相违难,论点 自相矛盾,有未生难、常难等3种。又有破所乐义、显不乐义、颠倒义、 显不同义、显一切无道理得成就义五种正难。又列举关于能立之谬误 坏自立义、取异义等22种。陈那进一步发展因明学,将他首先使用的 宗因喻三支论式系统化,例如: 宗  声是无常 因  所作性故 喻  诸所作性,皆是无常,譬如瓶等。 三支中第三“喻”分同喻、异喻,后来称同喻为“合” (anvaya),异 喻为“离”(vyatireka)。三支因明与西方形式逻辑演绎推理的三段论法, 正好成颠倒关系。后来法称又将三支论式中的同喻放在前面,便与归 纳法之三段论相同了。 错误的推理,因明学称“似比量”。陈那弟子天主《因明入正理论》 解释似比量云: 若似因智为先,所起诸似义智,名似比量。 以错误的论据为理由,推导出错误的结论,叫做似比量。是则比量的正确与否,主要取决于因(论据)。正因(合理的论据)必须具备 三相: 第一,“遍是宗法性”。因所表示的性质,必须是宗(论点)的前陈 (主语)普遍具有的属性。如“所作性”(是造作出来的)是一切声音普遍 具有的性质。 第二,“同品定有性”。与宗的后陈(谓语)同样性质的东西必须具 有因的性质。如以“所作性”为因论证“声是无常”时,宗的同品(除声 以外的一切无常之物)必须都具有“所作性”。 第三,“异品遍无性”。

一切不具有与宗的后陈同样性质东西必须 普遍没有因的特性。如前例中,一切非无常的东西都必须非“所作性”。 不符合以上三相中任何一相的因为“似因”,不能证明所立论点。 《因明入正理论》列举出三支论式中宗的过失9种、因的过失14种、喻 的过失10种,凡33过。 佛教因明学关于真似比量的学说,作为一种古代逻辑学,可谓精 密严整,值得研究、继承。比起由亚里士多德逻辑学发展而成的近代 西方形式逻辑,着重辩论的佛教因明学显得古朴。形式逻辑主要着眼 于理性思维,对判断的正确与否作了细密区分,详述简单判断、必然判 断、可能判断、假言判断、选言判断的法则,总结思维所遵循的逻辑规 律为同一律、不矛盾律、排中律(或加充足理由律),推理方式除佛教主要 所说类比推理外,以更为严密的归纳推理、演绎推理为主,再加上辨证 推理,不仅可运用于哲学,而且可运用于各门科学。现代数理逻辑用 数学符号、公式建立逻辑演算系统,进一步把形式逻辑的思维过程转 化成为计算过程,为电子计算机的逻辑运算提供了工具。 

佛教因明学认为,符合因明法则的真比量,在真现量的基础上进行了正确的推理,可以看作真理,乃至由真比量建立作为人生司南、信 仰依托的正见,破除不符真实的邪见、错误认识,说服人放弃邪见,信 仰以真理为核心的佛教。在晚期印度佛教和藏传佛教界,因明学被作 为学习佛法、获得正见的必要工具,极受重视。 从心理学角度看,佛教因明学实际上对人类的理性认识给予了高 度评价,认为正确的推理可以如实把握真理,批判错误认识,令人获得 正见,如实认识宇宙人生的大本,放弃不符真实的邪知谬见。推理不 当,则会导致错误和邪见。 现代科学、哲学、逻辑学证明:逻辑思维虽然是科学的主要工具, 然有间接性、概括性、局限性,不是百分之百准确无误的,不可作检验 真理的绝对标准。

即使用三种逻辑正确推理,也都可能出错:当不知 道前提是真是假时,演绎推理经常会出错;归纳推理得出的结论可能 只具或然性,会出现不寻常的、罕见的事件,只要有大量的、各种条件 下的观察陈述,就可以归纳出全称科学命题,然事实非如此。不符合 逻辑法则者,也有实践证明是正确的。恩格斯《自然辩证法》曾指出: 按照归纳派的意见,归纳法是不会出错误的方法,但事实上它 是很不中用的,甚至它的似乎最可靠的结果,每天都被新的发现所 推翻。[1] 如地心说、燃素说、绝对时空观等,皆通过严格、合理的归纳而得 出,但被实验证明是错误的。心理学家皮亚杰强调认识的客体乃被主 体通过认识活动积极主动的“建构”而成,因此客体就具有永远被接 近,但又永远不能达到的极限的性质。霍韬晦《佛教哲学的核心问题》指出逻辑关系严格而言与存在关联不同,因为逻辑方法只是一种纯形 式的关系,依理性活动而出,关心的只是论证中由前提到结论推论的 正确性,可以丝毫不涉及客观存在。 又,经验、感情、心向(习惯性方式)、爱好、利益、认知结构、信息抵 达的方式等因素,都会干扰我们以开放的心灵冷静地进行思考,已有 的知识、成见、传统观念、政治宣传、社会心理等都可能导致思维的错 误。人在疑惑时常寻找自己期望的东西,当要别人接受自己的信仰成 为重要的事时辨证推理会产生心理困难。人还可能发生思维迟钝、功 能固着、奔逸、贫乏、中断、云集等思维联想障碍,多见于精神病患者的 思维松弛、破裂性思维等思维逻辑障碍和妄想等思维内容障碍,在正 常人那里有时也会出现。在运用逻辑推理预测未来时,所得结论的或 然性最大。 至于用理性思辩去把握“自在之物”、“本体”、终极实在,更无法证 实,若以理性穷究之,便会被堵在康德所说“二律悖反”的死胡同。故 现代西方哲学干脆取消了对本体、终极实在的探讨,将这个问题交付 上帝。

天体物理学家查斯特鲁在《上帝和宇航员》一书中说:仅靠理 性力量为生的科学家们,当攀登了一座无知的山峰,力图征服最高峰 而翻越最后一块岩石后,发现迎候他的是一群神学家,这些神学家坐 在那里,等了他好几个世纪。解构主义、新结构主义、普遍的语用论等 后现代思潮,都批评工具理性,反对只将真理建立在机械论和实证主 义的基础上。 佛教虽然极其重视理性思维,但更重超越理性比量的思维,实际 上认为比量、理性思维有极限,不可能证得终极真理。不去以思辨穷 究不可能用思辨解决的世界有边无边、生命有始无始等玄学问题,不主张就这类问题进行争论,是佛陀的根本立场。《经集》中的《争论 经》、《小集积经》、《大集积经》等,佛皆明言比丘不可参与世俗的争 论,佛虽然理解各种世俗的知见,但超越争论,不崇尚任何世俗的观 点。《中尼柯耶·蛇喻经》中,佛批评有些愚人徒逞论辩而不知佛法 离言的要领,犹如捕蛇不抓头而抓尾,反而让蛇回头咬伤丧命,并 以筏喻法:譬如有人编筏渡河,到达彼岸后,不必再扛着筏走,而应 该将筏抛弃,“法尚应舍,何况非法?”意味用语言所说、经理性推论 建立的佛法并非究竟真理,究竟真理、真如、实相不可说、不可思议, 《佛藏经》卷上谓佛所说法“ 非以思量所能得知”,《华严经·如来出 现品》云: 如来以一切譬喻说种种事,无有譬喻能说此法,何以故心智 路绝,不思议故。诸佛菩萨但随众生心,令其欢喜,为说譬喻,非是 究竟。 说佛法毕竟不可思议,不可譬喻,不可比量而知,用语言说法并非 佛法之究竟。《海意菩萨所问净印法门经》云: 

法中若起比量智者,斯即不能护持正法。 仅依靠比量论证成立佛法真理,没有超越比量而现量证得真实的 智慧,是不足以住持、护持佛法的。 究竟的佛法,是按经教文字般若所示之道修行,开发本具超越理 性思维的般若智,去“自内证”。仰山慧寂禅师说“思而知之,落第三 头”[1],已错过了实相,实相超越思维,也超越不思维。 如果把人心和宇宙比喻为一个黑箱,人通过现量、比量乃至科学方法和实践活动,以理性认识世界、改造世界、研究自心,就像在暗夜 从这个黑箱里摸索着拿出有用的东西。人类认识的基本路线为“假设 检验”,只能通过五官渠道输入信息,通过行为对黑箱输出,其本质可 以说是建构黑箱模型。[1]人的肉眼和理性之眼,永远也无法看清这黑 箱内部。若欲全知黑箱内部,在佛法看来须超越理性和逻辑,证得正 智,这一科学和理性的盲区,正是佛法的精华所在。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