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一百三十六)

佛教心理学(一百三十六)

2018-05-29 16:37:13 来源:陈兵

四、禅宗的心性论

高标“不立文字,以心传心”的禅宗,从大乘经中心性不可言说表 示、唯自内证的第一义着眼,不重以理性思辨构筑心性论的理论体系, 而力图从自心中当下顿见心性(“顿悟”、“见性”)。顿悟见性的体验,虽曰 不可言说,“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禅宗人也还是用了许多语言描述,其中亦不乏哲学式的表述,其说法与中观、天台、华严等宗的心性论在 理上基本一致,尤近华严宗,多用“理事”的范畴。 如《楞伽师资记》卷一说禅门北宗神秀的禅法“总会归体用两字”, 佛心(真心)的体用为“寂照”二字。石头希迁《参同契》以理事参同回 互为宗。马祖道一说“理事无别,尽是妙用”。沩山灵佑说“性相常住, 事理不二”。清凉文益《宗门十规论》谓“理事不二,贵在圆融”。高丽 知衲禅师《真心直说》以体用言真心,谓“用从体发,用不离体,体能 发用,体不离用”。理指真心、心性,事指心所现一切现象及心的作用, 理事不二,有真心全体现为事相、日用寻常不离真心的意味。明紫柏 禅师基于禅宗,就当下一念释华严宗四法界义云: 一念不生谓之理法界;一念既生谓之事法界;未生不碍已生、已 生不碍未生谓之理事无碍法界;如拈来便用,不涉情解,当处现成, 不可以理求之,亦不可以事尽之,权谓之事事无碍法界。[1] 禅宗更多从主体心的角度谈心性,多称心性为真心、真性、本心、心 地、心源、自性、秘密金刚体,喻称“主人公”、“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古 镜”、“明珠”等,或以圆相○表示之。

禅宗人对真心性相的理论表述,不 外本空、无生、本净、本觉、具足一切、本来是佛等。如《坛经》惠能偈: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意谓心性本空、烦恼本空。后来弘忍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 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用“本自清净”、“本 不生灭”、“本自具足”、“本无动摇”、“能生万法”五句话描述心性。同 书《般若品》惠能又以“大”描述心性:心量广大,犹如虚空,无有边畔,亦无方圆大小,亦非青黄赤白, 亦无上下长短,亦无嗔无喜,无是无非,无善无恶,无有头尾。…… 世人妙性本空,无有一法可得。 心量广大,遍周法界,用即了了分明,应用便知一切。一切即一, 一即一切,去来自在,心体无滞,即是般若。 说心性本空,超越时空,广大无边,无任何物质属性,无善恶等伦 理属性,无是非的意识分别,无忧喜等情感情绪,而其作用了了分明, 能知一切,自在无碍。《景德传灯录》卷四载唐保唐寺无住禅师语云: 真心者,念生亦不顺生,念灭亦不依寂,不来不去,不定不乱,不 取不舍,不沉不浮,无为无相,活泼泼平常自在。此心体毕竟不可得, 无可知觉,触目皆如,无非见性也。 真心为常住心体,本不生灭,离一切相,了不可得,不可以六识去 觉知其相状,而其作用活泼自在,全体显现为当下的一切,所谓“头头 是,物物是”。不仅见闻觉知不离真心,即色声香味、大地山河,亦无不 是真心。《坛经·般若品》谓“万法在诸人性中”。马祖道一说“凡所 见色,皆是见心”。[1]天台德韶说“心外无法,满目青山”。[2] 皆说一切 万法皆真心的显现。真心更具足佛的三身、四智、解脱涅槃等清净功 德,《坛经·机缘品》云: 自性具三身,发明成四智。 三身,指法身、报身、化身,同书《忏悔品》说“法身本具;念念自 性自见,即是报身佛;从报身思量,即是化身佛”。四智,即法相唯识学所说转八识而成的妙观察智、平等性智、大圆镜智、成所作智。心性本 来是佛,故曰:“本性是佛,离性无别佛。”马祖道一“即心即佛”四字, 集中概括了禅宗心性论的极旨。 禅宗诸家关于心性的见地及与之紧密联系的明见心性之道,也不 尽相同。宗密《禅源诸诠集都序》卷二将当时禅宗依见地分为三宗: 一息妄修心宗,指北宗及智侁、保唐、宣什等,认为众生虽然皆有佛性 或本觉真心,而无始无明覆之不见,犹如明镜蒙尘而不明,须勤勤拂拭, 息灭妄念,则常住真心自然显现。宗密认为此宗意旨与唯识学相当。 二泯绝无寄宗,主要指牛头宗,其思想主要立足于中观学,以绝对空为 心性极旨: 说凡圣等法,皆如梦幻,都无所有,本来空寂,非今始无;即此达 无之智,亦不可得。平等法界,无佛无众生,法界亦是假名。心既不 有,谁言法界?无修、不修,无佛、不佛。 三直显心性宗,与《华严》、《圆觉》等如来藏系经典的思想相当: 说一切诸法,若有若无,皆唯真性。真性无相无为,体非一切, 谓非凡非圣、非因非果、非善非恶等;然即体之用,而能造作种种,谓 能凡能圣、现色现相等。 此宗会相归性,为即体即用的绝对唯一真心论,为禅宗正宗的旨。 此宗在指示心性上,又分两类:一类认为“即今能语言动作、贪嗔慈忍、 造善恶、受苦乐等,即汝佛性,即此本来是佛,除此无别佛也”,心性如 虚空,不假添补,道与恶都是心,不可将心还修于心,以不断不修、任 运自在为修行之要。这指马祖道一一系。另一类说“妄念本寂,尘境 本空,空寂之心,灵知不昧”,指此空寂之“知”为本来真性。无论迷悟, 心本自知,其知性乃本来常有,不籍缘生,不假境起,是宇宙间唯一超越因缘的绝对者。修行之要,唯在顿悟这空寂知性。这指神会荷泽宗 一系。宗密认为唯荷泽宗“知之一字,众妙之门”一说,直承达摩之传, 能包括前二宗的意旨,最为圆满。 后来禅宗南宗门下分出的五宗,虽然同属宗密所说直显心性宗, 但对心性的看法也各有特色。 沩仰宗深得道一、百丈“理事如如”之旨,认为“本来心法元自备 足”,只要息灭恶觉、情见、想习,停息妄念的流注,则心性本具的大用 全体显现,沩山灵佑有云: 若也单刀直入,则凡圣情尽,体露真常,理事不二,即如如佛。 临济宗认为心性当下与佛没有差别,义玄云: 你一念心上清净光,是你屋里法身佛;你一念心上无分别光,是 你屋里报身佛;你一念心上无差别光,是你屋里化身佛。 三身在一念心上本来具足,只要停息一切向外驰求的妄念,“随处 做主,立处皆真”,烦恼习气皆化为解脱大海。 曹洞宗立足于石头希迁“即事而真”的见地,重在从理事参同回 互着眼,从事上显现心性理的全体,曹山本寂谓“即相即真”、“幻本元 真”、“即幻即显”。

云门宗的见地,亦承石头希迁,着重即事而真、一切现成,文偃 云:“闻声悟道,见色明心。” 法眼宗承罗汉桂琛“若论佛法,一切现成”之旨,重在体悟万法唯 心、理事不二,文益云:“不著他求,尽由心造。” 禅宗心性论的精髓,在强调超越理性思维、语言文字而直证心性, 可谓实证的心性论。《宗门武库》载,宋法演禅师谓“若说心说性,便 是恶口!”又引《涅槃经》语云:菩萨人眼见佛性,须是眼见始得。 意谓心性应离语言文字,用直觉去体证,用“慧眼”去见。 禅宗的心性说,曾受到天台宗人的批评。《天台传佛心印记》说禅 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即心是佛等说“乃指真心成佛,非指妄心”,不出 天台宗所判“但中”之义,“但知果地融通,不了因心本具”,有离妄即 真、真妄相碍之嫌,而天台宗则即妄即真,性修不二,说妄心成佛,较禅 宗更为圆顿。这种评价,非无一定的依据,离妄念以见真心,确为禅宗 的通常说法。但因心本具,乃禅宗的基本见地,禅宗亦不无即妄即真、 立处即真的说法,如神会《五更转》第二首云: 迷则真如是妄想,悟则妄想是真如。 以“随方解缚”、指导人明心见性为基本原则的禅宗,可谓最握得 佛法心性论的精髓。在禅宗看来,心性本不可言说,只可自悟,即便 如华严宗悟事事无碍法界之理,或如天台宗“圆解”一念三千,也还在 “法界量里”——不离对法界的意识分别,未能亲证法界,而禅宗一入 门便要超越法界量,直证心性。有关心性的言说,只是针对具体对象 破除执著的一种工具,所谓“指月之指”而非真月,各种说法都难免其 弊,终归是“开口便错”,是“葛藤”。故马祖道一既说即心即佛,又说 非心非佛,或说不是心、不是佛、不是物,随机而异,没有定说。若定执 心性本净、非本净等说法为是,不免堕坑落堑。百丈怀禅师说得好: 若执本清净本解脱,自是佛、自是禅道解者,即属自然外道;若 执因缘修成证得者,即属因缘外道。[1] 意谓应正确理解诸家心性论的实质、真意,理解其随方解缚的基本立场,不将心性本清净、本来是佛之理误认为现在即是佛之事,不执 因缘修证、染心净心有其实体,应离一切不符真实的妄想执著,自悟自 见本来心性。 大乘佛学尤台、贤、禅等宗,以心性总持全体佛学的精义,以当念 顿见心性为解决人生终极关怀乃至解决人类文明根本问题的捷径,为 打开宇宙奥秘的总钥匙,表现出一种极高的智慧。这既与中华文化重 视心性问题及修心、明心功夫的传统有关,也是佛学沿其原始思路走 到底的必然结果。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