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一百三十三)

佛教心理学(一百三十三)

2018-05-28 17:33:56 来源:陈兵

第二节 大乘心性论

大乘经典中,心性成为相当重要的问题,在一些如来藏系经论中 甚至成为核心性的问题,论述不少,比原始佛学、部派佛学心性论深化了许多。中国佛学台、贤、禅、密诸宗,皆以心性论为教义枢要,对印度 佛学心性论作了进一步发挥。

一、印度大乘经论中的心性本净说 与部派分别论者等一样,印度大乘经论中的心性论,以心性本净 为基本观点,但其说明心性本净的理由与部派佛学不同。大乘心性论 还有心性非净非不净、心性本明本觉之义。 部派分别论者主要是从世俗谛的角度着眼,说心体离烦恼客尘故 本来清净,离垢则显。大乘也有这种说法,如唯识系的《瑜伽师地论》卷 五四说“诸识自性非染,由世尊说一切心性本清净故”。但大乘主要从真 实谛说心性本空故本来清净,即便被污染遮蔽,其清净之性永恒不变。 说心性本空故本净,是从如实观察众生的心理活动(心相)得出的 结论。如《小品般若经》卷一云: 是心非心,心相本净故。 此所谓心相,实为心性,其本净的理由,主要是心缘起故,无实自 性,或云心性本空、本寂、本来不生,既无本具能污染的烦恼之实体,也 无本具被污染的心之实体(非心),故曰本来清净。大乘经论一般不像 部派佛学那样将心性比喻为具物质性、有实体的铜器、衣服、金等,而 多比喻为不具物质属性、常用以比喻诸法空性的虚空。如《入楞伽经》 卷六谓“心性本清净,犹若净虚空”,《大集经》卷二云: 一切众生心性本净,性本净者,烦恼诸结不能染著,犹如虚空不 可玷污,心性、空性等无有二。 因为众生心属众因缘,无作无系,无主无作,犹如幻化,如梦、如 镜像、如热时焰,故空,空性与心性无二,故说心性本净。同经卷十四说犹如虚空常住、无有败坏、非色、相不可见、假名、无有形貌,心性亦 如是,心意识乃假名。《思益梵天所问经》卷三谓心性如同一切法空相, 无相相、无作相,离有所得故、离忆想分别故、无求无愿,毕竟离自性故, 是故说心性常清净。譬如虚空不受垢污,凡夫心性亦如是,虽邪忆念、 起诸烦恼,“然其心相不可垢污,设垢污者不可复净。以心相实不垢污, 性常明净,是故心得解脱”。 《大般若经》卷五六九、《度世品经》卷五、《大宝积经》卷八、《密迹 金刚力士经》、《大方等顶王经》等,皆说心本清净。 印度大乘空、相、性三宗,皆依佛经说心性本净。中观学(空宗)之 祖龙树《大智度论》卷四一比喻说: 如虚空相常清净,烟云尘雾假来故覆蔽不净,心亦如是,常自 清净,无明等诸烦恼客来覆蔽故,以为不净。除去烦恼,如本清 净。……毕竟空故。 说心性犹如虚空,不能被烦恼污染。虚空虽然也有被云雾烟尘覆 蔽之时,但云雾烟尘并不能改变虚空空的本性;众生心虽然烦恼丛生, 但烦恼并不能改变心本来清净的本性,除去烦恼,如本清净,因为“毕 竟空故”。同论卷十九说“是心无生、无性、无相”,智者由知心相无生, 入无生法中,亦不得实生灭法,不分别垢净,而得心清净,不为客尘烦 恼所染。是则心性本净,乃是由观心达到凡夫心相亦现行清净的解脱 之道。这是大乘心性本净论的实践意义所在。 唯识学(相宗)重要论典《大乘庄严经论》、《辨中边论》等也说心性 本净,《辨中边论》谓心性“清净如虚空”,比喻杂染、清净由有垢、无垢, 如水、金、虚空,虽然出离客尘而显清净,众生心“虽先杂染、后成清净, 而非转变、成无常失”。署名龙树,属大乘如来藏(性宗)论典的《大乘法界无差别论》说 “此心自性不染,又出客尘烦恼障得清净”。性宗《大乘起信论》谓“是 心从本以来,自性清净,而有无明,为无明所染,有其染心,虽有染心, 而常恒不变”。 印度大乘经论中,还将本净的心性比喻为日月、水、火、矿中金、摩尼 宝等。《大般涅槃经》卷二六比喻心性如日月,烦恼如云雾烟尘彗星,日 月虽然有时被云雾烟尘彗星覆蔽,令众生暂时看不见日月的光明,但日月 本身的光明终不会与云雾烟尘彗星和合(合一)。《大智度论》卷三六比 喻:譬如狂象入清净池水,令水混浊,若清水珠入,水即清净“。心亦如是, 烦恼入故,能令心浊;诸慈悲等法入心,令心清净。”同论卷四五比喻凡 夫有漏心与圣者无漏心皆空,故无漏不系,犹如阴云翳日月而不能污日 月。《大乘密严经》卷上比喻心性本净“如金在矿”,是众生无明妄心本 来具有的体性,这种本具净性即是阿赖耶识、如来藏、佛性,偈云: 心性本清净,不可得思议,是如来妙藏,如金处于矿。 《大乘法界无差别论》比喻心性如火、摩尼宝、虚空、水等,为灰、 垢、云、土所覆翳时,虽其自性无所染著,然由远离灰等故,令火等得清 净。《大乘庄严经论》卷六比喻心性本净如水性自清而为客尘所垢浊。 弥勒《辨中边论》卷上偈云: 此杂染清净,由有垢无垢,如水界、金、空,净故许为净。 比喻心性如水、如金(矿中金)、如虚空,“虽先杂染后成清净,而非 转变,成无常失。如水界等出离客尘,空净亦然,非性转变”。虽然说 通过修行将凡夫杂染的心转化为圣者清净的心,谓之清净,但转化的 只是心相,心性从未转变,本来清净故。如果说心性转变,那岂不堕入 无常的断灭见?无常者又岂能叫做心性?弥勒《辨法法性论》总结心性清净义有二:一、本性净;二、离垢或转依而净,前者喻如虚空,后者 喻如金矿经冶炼而纯净、浊水经澄清而清净。 这本空本净、犹如虚空的心性,是解脱成佛的依据,《般舟三昧经》 偈云: 诸佛从心得解脱,心者无垢名清净, 五道鲜洁不受色,有解此者成大道。 意谓虽然轮回于五道中,而心性不受污染,不改自性的无垢清净, 诸佛唯依此心性获得解脱。《月灯三昧经》卷三谓心无性、无形色、不 可睹见,“如是心体性,即是佛功德体性。如是佛功德体性,即是一切 诸法体性”。 心的本来清净性为什么常恒不变?因为心缘起性空、无生、不可 得的性质,乃本然如是的真实,永恒不变。所谓心,无非是各种心识作 用的活动,心、境相触,根、尘、识三缘和合,不断生起诸识及随识所起 的善、恶、无记等心所,称之为心。诸识及其相应的心所,包括具染污 性的烦恼,无一不是遇缘而生,非因非缘,生已即灭,念念不住,没有其 常住不灭的实体可得。如《金刚经》所言: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过去心已灭尽,永不复现,故不可得,现在心不住,故不可得,未来 心未生,生后还同现在心、过去心,生已即灭,故亦不可得。《小品般若 经·相无相品》谓“诸法实相中,无心、心数法”。《华手经》佛言: 汝等观是心,念念常生灭,如幻无所有。 《华严经·光明觉品》谓“心分别世间,是心无所有”。《瑜伽师地论》 卷十九说心“于现在世,性是刹那,自性清净”。 又,从缘而生的心,虽然作用宛然,却难觅其住处,无论从身内、六根中、身外,都找不到它的实体。《小品般若经·小如品》谓“是心五 眼不能见”,《摩诃般若经》卷十四谓“众生心五眼不能见”,五眼,指肉 眼、天眼、慧眼、法眼、佛眼。《华严经·十回向品》偈云: 菩萨观心不在外,亦复不得在于内,知其心性无所有。 《心地观经·观心品》云: 心、心所法,无内无外,亦无中间,于诸法中求不可得,去来现在 亦不可得。 《楞严经》卷一,佛为阿难解除误认为心有自性的迷惑,七处征心, 逐一反复驳难,说明心不在内、不在根中、不在外、不在内外之中间及 余一切处,没有住处,虽然有作用而找不到它的实体。《大智度论》卷 十九谓“如是心中实心相不可得”,既然寻觅不见心的实体,而没有实 体者不可能受污染,因而说心性“常是净相”。《大乘起信论》谓“心无 形相,十方求之,终不可得”。 从缘起性空出发,大乘佛学说心性本不生灭,本来无生,或曰心性 本寂(不生不灭)。大乘经中多处说心性本寂,如《小品般若经·小如品》 说众生心“住于寂灭,无所依止。如虚空无量,知心相亦尔”。《占察善 恶业报经》云: 众生心体,从本以来,不生不灭,自性清净。 不生、无生,谓无实体出生,非从自体生,只是因缘的暂时集合,其 本性是空。如人们常常认为父母所生婴儿有其实体出生,叫做生,实 则婴儿出生,只是父母精卵和合,在各种适宜条件下生长到特定阶段 的现象,若婴儿是实体,则应恒如初生时,不应成长壮大乃至老迈死亡, 《中论》如是解释无生。《心地观经·观心品》云: 心性空故,如是空性不生不灭。不生故不灭,无实体可灭、实体也不可能灭故,这空性本来不生 不灭,不生不灭即是涅槃(涅槃的主要特性是不生不灭)。吕澂将印度大乘 佛学心性论的内容概括为“性寂”,意谓心性不与嚣动不安的烦恼同类, 或心的实相不被烦恼所嚣动变化,而为寂灭、寂静的,具有可能清净的 本性,或曰:“虚妄分别之内证离言性,原非二取,故云寂也。”[1] 与部派佛学说心性本净而众生现行的心相被烦恼污染而不净、烦 恼之性非净不同,在大乘看来,烦恼的本性也是本净。为什么?烦恼 本空故,无有自性,生已即灭,无有住处,了不可得,因而不可能是心 性所本具,也不可能真正污染心。《般若经》中多处说烦恼本空,本性 清净。《文殊师利所说不思议佛境界经》卷上谓“贪嗔痴等一切烦恼即 空”。《无上依经》卷一云: 此烦恼垢无力无能,不与根本相应,无真实本,无依处本,最清 净本,是故无本。 因为烦恼并非生来本具,皆是遇缘方生,生已即灭,并无常住不灭 的实体。若烦恼是心性,有实体,则心应常在烦恼中,不可能净化,而 其实不然。普天之下,难觅一终生念念常贪常嗔的人。正因为烦恼非 实,没有自性,才有可能伏断烦恼,净化自心。如果烦恼非空,有其本 有常住的实体,则绝无断烦恼以获得解脱的道理,实体不可能被断灭 故。《大集经》卷十三佛偈云: 若诸烦恼能污心,终不可净如垢秽。诸客烦恼覆障故,说言凡 夫心不净。如其心性本净者,一切众生应解脱。同经卷十八谓“第一实义中,无有一法可净可污”,故说“心性常 净”。《中论·观颠倒品》云: 若烦恼性实,而有所属者,云何当可断?谁能断其性?? 从烦恼本空乃至本净的角度讲,所谓断灭烦恼,“断集证灭”,也是 随顺世俗方便而说。若从真实谛言,烦恼本空故不可断,犹如虚空不 可断灭。认烦恼为实体,如有部等所比喻的器物上的污垢,乃未深彻 诸法无我、心性本空之见。神秀偈“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之所以 被五祖弘忍判为“未见本性,只到门外” [1],便在于未悟尘埃(喻烦恼)本 空而不可拂拭(喻断灭),未解大乘心性论的真髓。 大乘经中还说,心性与烦恼不合故,说为本净。《摩诃般若经》卷 三谓“心相与淫怒痴不合不离”,乃至与声闻、辟支佛心不合不离,故云 “心相常净”。《大般若经》卷四八四说心本性非与贪等烦恼、缠、结、随 眠及见、趣、障,乃至声闻、独觉心相应,非不相应。《守护国界主陀罗 尼经》说心的实性为清净的理由是“性无合故”。不合、无合,谓烦恼 生起时,心的本性不与烦恼合一而变为不净。《大般涅槃经》卷二五云: 是心不与贪结和合,亦复不与嗔痴和合。 因为贪结由因缘生,贪生时虽说心与贪合,而其心性实不与贪合, “是故贪污之结不能污心”,任何烦恼都不可能真正污染心性。 因烦恼本空,心性不与烦恼和合,而空性即是菩提,故甚而可说烦 恼即是菩提。《曼殊师利千臂千钵大教王经》卷二即言: 有情心烦恼种性,即是菩提性,即是本性真净,即是四智菩提。 从其性本空故本净的角度看,不仅圣者完全净化了的无漏心是清净的,即凡夫现行烦恼丛生的有漏心,也是本净的,其性本空故。《大 智度论》卷四五说: 凡夫人,心亦无漏不系,性常空故,如声闻、辟支佛、佛,心无漏不系。 大乘经论实际上将心性等同于法性、真如、实相,所谓心性,或心 真如、心实相,即是从心的角度所观察的法性、真如、实相,法性、真如、 实相是一切法普遍共具的真实,故心性即是法性、真如、实相。《大方 广如来秘密藏经》谓“心之实性即是一切法之实性”。《大般若经》卷 三三○佛问善现:即真如是心不?离真如有心不?即心是真如不?离 心有真如不?真如见真如不?皆答言:“不也。”《佛说佛母出生三法 藏般若波罗蜜多经·甚深义品》佛问:真如即是心、心即是真如吗? 真如异心吗?“汝于真如有所见耶?”须菩提皆答言:“不也,世尊。”意 谓心与真如不即不离,非一非异,不在心之外而异于心,然也不就是心。 这里的心指众生心,乃事,真如指性空之真实,乃理,故说二者非一非 异。真如不能自己知见自己,也不能用众生心知见真如。《大乘庄严 经论》卷六谓心不离真如本性,故说心性净,偈云: 已说心性净,而为客尘染,不离心真如,而有心性净。 谓众生心虽然被客尘烦恼所污染,因为不离心性本空、无我的真 如理,故言心性本净。 护法系唯识今学对心性本净有独特的解释,《成唯识论》卷二云: 分别论者说心性本净而客尘染,离烦恼染污则转成无漏,此无漏为有为 无漏(经修行而致清净),有为无漏属因缘法,必应有其产生的因,此因又 是什么?若说是心空之理,则常恒不变的空性,不能作有为法生起之 因种,“以体前后无转变故”。若说众生心性虽然无漏而相有染故不名 无漏,则心种子亦应非无漏,那么究竟以什么为因而修成无漏?答言:然契经說心性净者,谓心空理所显真如,真如是心真实性故;或 说心体非烦恼故,名性本净,非有漏心是无漏,故名本净。由此应信 有诸有情,无始时来有无漏种,不由熏习,法尔成就,后胜进位熏令 增长,无漏法起,以此为因。无漏起时,复熏成种。 认为经中说心性本净,是就心缘起性空的实性所显示的真如理而 言,心的本性决定是空,无能染、所染的实体,故说心性本净,此可谓大 乘佛学心性本净的通义。《唯识述记》卷二说得明白: 心性者,真如也,真如无为,非心之因,亦非种子能有果法,如虚 空等。 真如理性本无为,非心(阿赖耶识)之因,不具有阿赖耶识种子那样 出生一切的功能,其性质犹如虚空。 或者说心体并非烦恼,烦恼非心体本来具有,故云心性本净,这是 大众部等的心性本净义。说本净,并非谓众生心现前便是无漏,若众 生心本来无漏,则应无漏心现行,那样就应名为圣者而非凡夫众生了, 而众生现实的心分明是有漏。这是有部心性非本净论的观点。主要 从心识之相着眼的唯识今学,不认为有漏的烦恼妄心是无漏或性本清 净,而说有些众生阿赖耶识中有本有无漏种子,作生起无漏法的因,是 心能被净化、“转依”而获解脱的因,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心性本净。 这是就心的事相建立心可净化的依据。 总之,印度大乘经论中说心性本净,多分是从心理现象,观察心本 然不变的性质,这种意义上的心性,主要指从具体属性中抽象出来的 “真如理”。这是从真实谛或第一义观察心性的结果,《大集经》卷十六 说“第一实义中,无有一法可净可污”,故说“心性常净”。大乘中观学 尤主要从第一义讲心性本空故本净。说心性本空故本净,是从大乘二谛的真实谛言,但真实谛只是真 理的一面,大乘对真理的最高、最圆满表达是中道。就中道言,心性可 以说非净非不净,《大般涅槃经》卷二五即云: 诸佛菩萨不决定说心性本净、心性本不净。 因为心可随因缘而染,也可随因缘而净。凡夫众生不修心,其心 常与贪等烦恼俱生俱灭;阿罗汉由修心断惑,其心共贪等烦恼生,不共 贪等烦恼灭。这是从心现行的事相上,说其染净不定。同经又云: 诸佛菩萨终不定说心有净性及不净性,心无住处故。从缘生贪 故说非无;本无贪性故说非有。 心从因缘而生,本无染心、净心的实体,无所谓染性、净性,从缘生 贪,故说非无染心;本无贪性,故说非有染心,故“不定说心有净性及 不净性”。从心的实性、空性而言,说心性本净,也还是一种世俗谛,从 究竟胜义谛,应说心性超越染净,非净非不净。《般若心经》谓诸法空 相“不垢不净”,这可谓描述心性的中道第一义。《解深密经》卷五谓杂 染法、清净法,皆无作用亦皆无轮回主体“补特伽罗”,故“非杂染法先 染后净,非清净法后净先染”。《辨中边论》卷上云: 非染非不染,非净非不净, 心性本净故,由客尘所染。 论曰:云何非染非不染?以心性本净故;云何非净非不净?由 客尘所染故。 意谓心性本净故说其非染,这是胜义谛;凡夫心现实被客尘所染 故说不净,这是心相,属世俗谛。胜义谛与世俗谛不二,非染非净,是 唯识学对心性的中道观。世亲《佛性论》卷二说:真实性“不可得说定 净不净”,若说定净,一切众生不劳修行,自得解脱;若说定不净,一切众生修道即无果报。说定净则无凡夫法,说定不净则无圣人法;若定 净不即无明,若不净不即般若。净与不净,皆依同一真如,“此两处如 性不异故,此真如非净非不净”。心性真如,也应如此。 《大乘止观》卷二也说心体“非染非净,非圣非凡,非一非异,非静 非乱,圆融平等,不可名目”。 心性的第一义、究极义,应说超越一切言思分别,说为本净或本不 净、非净非不净,终属针对某种情况而说的“假名”。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