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一百二十三)

佛教心理学(一百二十三)

2018-05-17 16:35:33 来源:陈兵

五、阿赖耶缘起论之唯心 以“万法唯识”为教义纲宗的大乘法相唯识学,从心识分析出发, 从结构论、认识论着眼,以心识涵摄万有,组建起庞大严整的唯识学体 系,对万法唯识的原理作出精致的论证。唯识学的唯识义,称阿赖耶 缘起论的唯心,对唯识的看法,诸唯识师之间不无分歧。 汉译为唯识的梵语原词有二:1、Vij?ānamātra,为唯识之义; 2、Vij?āptimātra,意为境被识所了别或在心识上明白显现,或译了别、 了、识、表,今译唯表、唯表象、唯了别。 唯识学所宗依的《解深密》、《楞伽》、《密严》等大乘经中,从认知 缘起、分析心识的角度,说境不离识,随心而转,乃至唯识无境,一切唯 心。如《解深密经》卷一说众生之身心皆依“最初一切种子心识”(阿 陀那识)种子而生。此所言心,当指第八识。《大乘入楞伽经》卷七偈谓 心虽成为见、相或内心与外境二分,“而心无二相”,如刀不自割、指不 自触。《厚严经》佛偈云: 心意识所缘,皆非离自性, 故我说一切,惟有识无余。 谓八识所缘的一切境,都离不开八识自体,因而说一切唯识。《辨 法法性论》云:

共现外所取,实即能取识,以离其内识,外境义非有。 众生共同所见的外境,实际上即是能取相的心识,因为它不离内 心而有独立的实体。无著《大乘庄严经论》将心所法和心识所对的境 皆摄于心王,不许心、色有其离心王而实有的自体。《摄大乘论》将众 生认识的对象(依他起相)、一切因缘所生法摄于身识(眼等五官)、身者 识(染污末那)、受者识(意根)、彼所受意识(六识所取的色等六尘)、彼能受 识(能取六尘的前六识)、世(时间)识、数识、处(处所、空间)识、言说识、自 他差别识(分别你我他及众生各自的差别)、善趣恶趣死生识(在善恶诸道中的 生死流转)十一种识,说这十一种识系以阿赖耶识的种子为因、以虚妄 分别为缘而生起,“唯识为性,是无所有,非真实义显现所依”,“又此诸 识,皆唯有识,都无义故”,没有其真实本有的自体。质言之,众生认识 中的一切,唯是心识。更具体地说,万有唯以阿赖耶识为体,此识独称 “义识”(有真实自体的心识),其余七识为此识的“见识”,所对境则为此 识的“相识”,八识皆是一阿赖耶识,故说唯识。《大乘入楞伽经》卷二 谓“自心所见身、器世间,皆是藏心之所显现”。 一切唯识,最恰当的比喻是梦,梦中虽然有屋舍森林人物等种子 境相,而其实没有这些境相的实体(义),由此比喻,“应随了知一切时、 处,皆唯有识”。又如幻术魔术所变、渴鹿幻觉所见之水,眩翳人的幻 觉等,所见境相虽现似有,其实皆无,唯是自己心识所现。 唯识学说由世亲及其后学进一步系统化,建构起精致的唯识学体 系解说万法唯识。世亲以“识转变”代替“显现”,说一切种子识转变 为万法,识即转变,识转变即分别。安慧、难陀及真谛等诸论师说一切 法唯是心识,安慧《唯识三十论颂释》解释唯识所变之“变”为“转变”, “即于因刹那灭之同时,与因刹那不同果之体获得,名之为变”。真谛译《显识论》谓“一切三界但惟有识”,三界有二种识:一者显识,即本 识(阿赖耶识),转作五尘四大等;二者分别事识,即意识。“惟有识者,离 识无别有境也。由识见有似尘,离识尘无体也”。“知身及物,并所住处, 一切皆是藏识境界”。真谛译《唯识论》谓“三界唯心,但是一心作故”, 而众生无始以来受用色香味触等境,执为心外实法,犹如梦中实无美女 而见美女,与之交合漏失“不净”,又如地狱中实无主宰者,而彼中罪囚 依自恶业见有主宰者。分唯识义为两层:先摄境于识,为唯识之初阶, 称“方便唯识”,更须进一步“正观唯识”,观心识亦空,称“无相唯识”。 护法一系唯识学,重在摄境于识,主张唯识无境、境不离识,称 “有相唯识”。陈那《集量论》卷一谓“境不离心,即由心自体决定境 义”。《成唯识论》卷七将万有摄归五法,论证此五法皆不离识: 第一心王,指八种识,为心识的自体。 第二心所,与心王相应,是随心王而起的种种心识活动,为八识的 附属功能,当然是心识。 第三相分,即根身及认识对象,乃八识所变现,为四缘中的所缘缘, 分为亲、疏二种。亲所缘缘为根尘识结合而在自己心识上变现的影像, 不离前六识见分。疏所缘缘为影像所依托的本质,虽然似乎在意识之 外,却不离第八识,属第八识相分所摄。《宗镜录》卷六二谓“一切疏 所缘缘,皆不离心,是其唯识,即第八识相分,望前六,名疏所缘缘”。 第四见分,为八识的“分位”即主体功能,当然不离八识。 第五真如,为万有缘起无我、自性本空的实性,万有总摄于八识, 则所谓真如,无非是指八识本具缘起性空的本性,乃事中之理,并非在 八识之外别有一真实不变者名为真如。《佛地经论》谓“真如虽非识变, 亦不离识,识实性故,识上二空无我共相所显示故”。

以上五法,总该万有,而其一一皆不离识,故曰万法唯识。《成唯 识论》卷三云: 是故一切有为、无为,若实、若假,皆不离识。 窥基《成唯识论述记》说:有为法乃识所变,无为法(真如等)乃识 之体,皆非离识外有,名不离识。“非一切体即是一识,名为唯识”—— 并不是像唯识古学那样说一切唯以一个心识为体,叫做唯识。《成唯 识论》卷七云: 唯言,但遮愚夫所执定离诸识实有色等。 谓大讲唯识,旨在破除众生误认有离心识而独在的物质实体等的 执著,强调一切不离心识。同论卷十承认内心外境俱非是无,但惟恐 说心外有实境,会增益众生难以破除的法执,产生误导作用,故只说唯 识。执著外境实有,使众生逐物昧心,沉沦生死,佛菩萨出于对众生的 一片哀悯之心,才力说唯识唯心,旨在唤起众生对自心的重视,自观其 心而解脱生死。 不但三界一切因缘所生的有为法唯识,即诸佛圣众所证三身四智、 大涅槃、净土庄严等无为法,也是唯识。三身四智等虽然清净无漏,自 在无碍,也是由众生的八识所转,由本识中的无漏种子熏习增长而成。 诸佛转舍阿赖耶识中的杂染种子,证得种种无漏功德,亦唯由自己心 识,其三身、净土等唯是其无漏识变现,故说出世间法亦唯识。 唯识今学还申明:万法唯识,并非说只有一个心识,而是: 总显一切有情,各有八识、六位心所,所变相、见分位差别,及彼 空理所显真如。[1]

所有众生都各有自己的八识、心所、所变现的根身器界,和这一切 皆缘起性空的真理所显示的真如。按此,唯识今学所说的唯识,可谓一 种多元一性的唯心论,多元,谓有无数个八识等五法,一性,谓各个八 识等五法的性质相同,都遵循同一法则,按同一运作程序变现身心世界。 “境既非有,识亦是无”[1]的无相唯识义,唯识今学亦非不谈。窥基 《大乘法苑义林章》卷三说,说境空识有,是引导众生正观唯识、证入离 言法性的必要方便,并非唯识的究竟义。唯识的究竟义,在双遣心境、 空有,“非谓有、空皆即决定”,不是说识绝对是有,境绝对是空,申明: 若执实有诸识可唯,既是所执,亦应除遣。 认为护法系唯识学以心识为实有,与中观学对立,乃是误解。 太虚《法相唯识学概论》以“一切法依识而有,唯识所现,为识所 了”三句总摄唯识义,依识而有即不离识,唯识所现即唯是识,唯识所 了即唯了别。《新的唯识论》判万法唯识义为三重: 一、克就法相而谈,心、物俱在;二、摄相归体,则一真绝待,物相 本空,心相亦泯;三、即相而显体,则说本心是体。 这种说法,是对唯识今学、古学及空宗、性宗唯心义的融通。太虚 《唯物唯心唯生哲学与佛学》中说:唯识学前五识的唯心论可包括经验 的唯心论,第六、七识的唯心论可包括观念的、泛神的及其余一切不能 融会贯通的唯心论,第八识的唯心论则超越一切哲学唯心论。 护法系唯识今学的唯识,重在论述一切不离心识,为一种多元一 体的结构论,严格说来尚称不上哲学本体论的彻底唯心,因而被华严 宗判为“大乘始教”,认为其唯心说只是进入大乘的初门,尚非究竟。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