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修行是不流血的革命

修行是不流血的革命

2018-05-16 15:54:49 来源:大象佛学图书馆

前段时间有法师让我写一写对佛系一词的看法,我拒绝了。

一来,俺不太喜欢追着热点写东西,追热点总能让我联想到写“应制诗”的御用文人,整天搜索枯肠的生拉硬拽,说是追热点,倒不如说是被热点追。

二来,觉得这必要去批评一种与佛教关联不大的流行文化,“佛系”只是形容词,不是名词,并没有实际的指代,追着不放,反有无聊之嫌。

三来,我猜测了解佛教的人,都会认同我下面的这句话:学佛修行不是所谓的随缘任命,而是革命。

如果猜对了,就更没必要一本正经的批评众所周知的胡说八道。

修行是革命的看法,我一直都有,最近随佛学院去延安学习一次后,我这个想法更加坚定了。

下不过我想通过革命二字,和大家聊聊我眼中真正的“佛系”。

想要了解一群人,最好的方式是先了解他们的目的。

去年我写过一篇《学佛的目的》,在文中,我把人们学佛的目的定义为转依二字。

所谓转依,可以理解为“转变生命的依处”, 这个词非长篇累牍无法说明,我们姑且把它放在一边。

我要说的是:转依这两个字不仅是我们学佛的目的,还是我们学佛修行的方法,或者说,修行的过程就是转依的过程。

修行的修,是一个动词,修行的行,也是一个动词,修是对生命的改造,行是对“修”的成果保持。修是正确的开始,行是迁流相续的进步,二者结合,我们生命的依处自然由染转净,由恶转善。

如此说来,修行不只是修行,也是一种创新,一种自我改造,更是一种“革命”。

革命者们说:"从前是牛马,现在要做人"、"排除万难,争取胜利"。

修行人说:“诸善奉行,诸恶莫作”、“横超三界,竖穷生死”。

二者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其实都是一种生命能动性的体现,一种修正和对抗。

只不过前者对抗的是环境,后者对抗的是自己。

对抗自己要比对抗环境难,因为其他人的恶总是显而易见的,自己的恶却是细微难察的。

就像你朋友圈分享的自拍照,你会挑最好看的角度拍自己,而别人却会挑那个最难看的角度看你。

我们对自己的认知,总是有这一层美颜滤镜,于是乎我们想要对抗自己实在是难上加难,但也正因为难,成功才更可贵。

某些程度上,修行比革命要难,不是难在排除万难的决心,而是难在自我怀疑的勇气。

革命路上,处处要和敌人搏命,修行途中,也要一直和自己的烦恼纠缠。

革命会遇到暗杀和埋伏,修行始终也有不期而至的逆缘。革命怕内部的腐化,修行更怕内心的堕落。

二者都很危险、都很艰难、也都很值得敬佩。

或者说,修行本身就是是革命,修行要革除“我”的命,达到无我无人的境界。但革“我”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天都要和自己斗争,怀疑自己的动机,向自己斗私批修。一时半会也不停歇,因为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这种生活的滋味,非经历过的人不能明白。

因为佛学院有政治课的缘故,我对革命者们也是有一些粗浅的 了解的。

他们也认为人是要对抗自己改造自己的,只不过他们认为可以通过外部的强迫和制约来帮助大家实现这一点。

历史证明,他们错了,人们的思想不仅没有因此变得更美好,反而有一大群思想龌龊的人借酒撒疯,将人们的思想变得更加不美好,这些外部措施非但没有达到“思想改造”的目的,反而遇到了抵触甚至仇狠。究其根本,是因为实施者忽略了人们的主观能动性,想要用机械的方式改造运动的思想,最后只能适得其反。

而一些本来思想美好的革命者,在革命成功之后反而中了糖衣炮弹,变得不那么美好了,他们甚至转化到了人民的对立面去,就像屠龙的勇士最后变成了恶龙。如此一来,底层群众又要闹革命,他们革命成功后又腐化掉了,如此这般不停地轮回,跟着遭殃的是亿兆生灵。

鲁迅先生对这种历史周期性一句话概括:革命,革革命,革革革命,革革革革……。

所以佛教认为,不革自己的命,只革别人的命是不究竟的。

一来,别人不一定愿意让你革,即便暂时口服,也不一定心服,搞不好人家还要来革你的命。

二来,自己的问题没解决就去解决别人的问题虽然也算大公无私,可并没有多少人信服,大家不信服,革命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三来,不革自己的命就去革别人,那自己也终将成为自己曾经憎恨的那种人,当然了,还会有别人来憎恨你。

我们出家人虽然也讲究普度众生,但更加明白“无缘难度”。

除非对方准备好了,否则谁也改变不了他,所以贤圣度人前,总要看这个众生是不是具足得度的因缘,如果不具足,随便和他聊聊,结个善缘即可,不必追着屁股“革”他的命。

我们大部分时间是用在革自己的命,身为烦恼众生,我们需要不断革新自己的生命,以免它被腐化,被异化,被白白的放纵掉。

正如前文所说,修行的宗旨是难如登天,一刻也不能停歇的革命,而非“佛系”所谓的不争不抢云淡风轻的随缘。

随缘,只不过是修行人革新自己时面对外界的态度而已。

这种态度产生的作用,并不仅仅来源于态度本身,而是来自于修行人对于世界的理解。佛教认为,这个世界的底层法则是缘起法,一切都是缘生的,而非自生或他生。

如此一来,随缘就可以和面对现实一词等量观之,那么随缘本身也是一种革命;通过随缘,革去随我、随情绪、随欲望的劣根性。

所以真正的佛系并不是无欲无求的庸人,而是锐意进取的革命者,只不过,他们不想把这股“锐意”进取到别人身上,所以也就没了大声嚷嚷的必要。

郑科彦 本文来源:大象佛学图书馆 作者:大象佛学图书馆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大象佛学图书馆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