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静听晨曦

静听晨曦

2018-05-07 20:57:17 来源:释寂然法师

晨起,洗漱、披衣,默诵一页心经后,趺坐在43层高楼的落地窗前。

远山云水渐渐明亮,整座城市渲染在风轻雾薄中,太阳升起,我也挺直腰板,轻眯上眼,静听晨曦来临,云中传来鸽哨声。

此时,与我对坐的是,心念微细,时光透明。

街上已经有了稀落的人影。

环卫工人节奏从容地清理着马路。

畅快的路上,驶着第一班公交车。

勤劳的主妇拎着菜篮去早市。

地铁准备开出遥远的始发站。

第一根油条已经炸好正在沥油。

晨跑的人刚拐过习惯的第一个路口。

遛狗的倒被狗牵着如在梦游。

城市清晨,我在高楼,凭窗坐看一天之始的风景,这一切平常又清澈、满足而踏实,让我已经僵硬蛰伏一整夜的身心渐渐活络起来,感觉生命力正在被唤醒······早起的人都是忠实于自己生命的人,而忠于的回报,就是只有在清晨早起才能享受到的这一份别致而精细的幸福。

最近,我喜欢上了在清晨或落日时分,赤脚薄衫坐在落地窗下阳光暖流的地板上,捧一杯绿茶在胸怀间,一边望着脚下城市繁忙,一边望着天上白云苍狗,心情会变得平静而从容,实在是比一个人在暗室里坐禅,更愉悦又清新。

而寓居在彷如出离于这座城市的高楼上,让人会有一种遗世孤立的冥想或是隐居世外的幻觉,天上白云悠游,杯中绿茶清润,“云在青天水在瓶”,这句诗画面直接地浮现在心。

提起“云在青天水在瓶”,字句里含藏一段缘起:

《宋高僧传》记载,山南东道节度使李翱多次派人请惟俨禅师下山进城供养,均被拒绝,这一日,李翱亲自上山登门造访:

(李翱)初见,俨(惟俨)执经卷不顾,侍者白曰:‘太守在此。’

翱性褊急,乃倡言曰:‘见面不似闻名。’

俨乃呼,翱应唯,曰:‘太守何贵耳贱目?’

翱拱手谢之,问曰:‘何谓道邪?’

俨指天指净瓶,曰:‘云在青天,水在瓶。’

翱于时,暗室已明,疑冰顿泮。

据说,李翱当时即提笔写了诗,“云在青天水在瓶”一句本是惟俨应机所言,被李翱化入诗中:

有时直上孤峰顶,月下披云啸一声。

练得身形似鹤形,千株松下两函经。

我来问道无余话,云在青天水在瓶。

选得幽居惬野情,终年无送亦无迎。

李翱问道,禅师以“云在青天水在瓶”答之,示以本地风光,意为缘起如是,如真如实,本来没有什么虚妄分别臆想思量的,故而李翱能于当时即“暗室已明,疑冰顿泮”。

又据说,李翱此次得到惟俨禅师的点化,终于悟尽了自己一生的来路与去向,下山后即卸甲归田,从此隐居山林,闲云野鹤。

青天上,净瓶里,皆是水。

同样是水,在天上、在瓶中本同一族,可是形态境遇一异,“随缘自显现”,当下缘起差别,同是一物便也不同,此中的“缘”,便主宰了这滴水的面貌。

因此般若经说一切法无相,盖若有定相时,天上云便永恒是云,瓶中水亦永恒是水,正由于世间一切显现都是相对,相对的又必然随缘,是故无常,无常所以不定,随缘而定。

人生的际遇亦如是,无常而已,但愿不愿随缘,或必然的随缘后,心中如何的顺逆不平,就显现出另一番人生的境地了。

清晨起床,跏趺静坐,任时光消逝、云水聚散,我该侧耳倾听的是自己的真实人生,问自己:

何为道邪?

云在青天水在瓶!

可天云瓶水,是自己愿意随缘如是的那个答案吗?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