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一函遍复·法次法向

一函遍复·法次法向

2018-04-26 22:39:33 来源:释寂然法师

朋友来函问我关于“法次法向/法随法行”。

我先后查找经论,逐条答复。

朋友也继续探问,不断深入。

积累来回问答,凑成小文。

法次法向,又名法随法行,这是根本佛法中常用的术语,最为大家所熟知的,属于四预流支(亲近善士、多闻熏习、如理作意、法次法向)中的最后一支。

什么是预流?

证入初果的须陀洹。

须陀洹,译义为'预流'或'入流',即契入了法流,自然也就入了圣者之流。

由此可知,预流,既是契入圣流之义。

《杂阿含经·第1146经》中,佛问舍利弗:

"所谓流者,何等为流?"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所说流者,谓八圣道"。

佛复问舍利弗:"谓入流分,何等为入流分"?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有四种入流分。何等为四?谓亲近善男子,听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

在此经中,需要注意的是:"流者"与"入流分",两者是不同的概念。

流者,既是八正道的法流,经中有时称"法流水",因为流水是一定会归入大海的,用此比喻八正道法流一定会是流向涅槃大海的——这趣向涅槃的八正道,经过生命的实践,通过智慧来观察抉择,最后一定是顺趣于涅槃、流注于涅槃、浚输于涅槃,最后达致究竟涅槃,所以,八正道被称为唯一的通向出世之圣道,也名古仙人道。

而“入流分”, “谓亲近善男子,听闻正法,内正思惟,法次法向”,在实践八正道之前的淮备工作,也是方便条件,只有依次的修习成就,才能进入八正道之法流,所以“入流分”,既是“四预流支”。

“四预流支”中,前三支是闻思慧,“法次法向”是属于修慧。

闻思慧,需要依贤师良友才而获得,需要正确的思维方式和目标取向;修慧需要与定心相应,而不是散心分别的妄观,因为依无明贪爱的妄识而修,无论如何也不能引发正智而向于正觉的无漏解脱——佛法的正觉的解脱,必依闻、思、修三位一体而达致,所以这三慧的修学,有必然的次第,有应依的标淮。

既然如此,这“法次法向”也要"有必然的次第,有应依的标淮",那么怎样是应依的标淮呢?

一般人总认为“法次法向/法随法行”中,应该被如此断句:法、次法/随法、向/行——第一句"法"指涅槃;第二句"次法"是八圣道;第三句"向",是依八圣道而行向于涅槃,并该被解释为——“法”是涅槃法,次法/随法是八圣道,向/行是实践,即为了体証寂灭的涅槃法,佛弟子应修习八圣道——涅槃,是一切学佛者的皈依处,要究竟证实这涅槃法就要依八正道来实行,能行的既是八正道,所向的就是究竟涅槃,八正道是能向,涅槃是所向目标;八正道是能行,涅槃是所行目标。

《毗婆沙论》卷第一中:"云何法次法。答曰。佛契经说。涅槃第一义法。彼次更有何法。谓圣八道也。是故说法次法"。

《毗婆沙论》一百八十一云:“法谓涅槃。随法谓八支圣道。若于此中。随义而行。所谓为求涅槃故。修习八支圣道。名法随法行。能安住此。名法随法行者。”

《一切经音义》卷第七十四中说:“法次法向,谓无为灭谛为所向,有为道谛为能向;道谛次灭故,名次法。依道谛而行,亦言如说修行”。

以上观点,部派佛教的旧说多数属此,依此诠说法随法行,能明出世正行,不能说不对,但不可认为毫无违失,并凭此认为此种诠释更增法明。

虽然《发智》、《法蕴足》与《婆沙》等部派论书有把“法次法向”之「法」解说为「涅槃」,「次法」解说为「八正道」,“依(随)八正道能证涅槃”,此意自不待言,但是“法次法向”被如此一番阐释后,好像只是成为了一项初级学前预备,从此也就似无彰显“四预流支”作为佛法学修之关键的重要义涵了。

《杂阿含经·第27经》:「比丘于色向厌、离欲、灭尽,是名法次法向。」

《杂阿含经·第364经》:「若比丘于老、病、死生厌、离欲、灭尽向,是名法次法向。如是生…乃至行生厌、离欲、灭尽向,是名法次法向。诸比丘!是名如来施设法次法向。」

《增一阿含·25-2经》:「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此四法,多饶益人。云何为四?第一法者当亲近善知识,第二者当闻法,第三者当知法,第四者当法法相明。」

以上所引诸经,是瞭解「法次法向」内容的重要经证,因此几经最足以认知法随法行的内涵,不只在于「比丘于色向厌、离欲、灭尽,是名法次法向。」并且强调的是:随顺此法而行法,将证入涅槃。

若「次法」只是概说为「八正道」,则八正道不特预流,经中有说初果到四果皆行止于八正道,又为何特意强调“法、次法”的次第结构呢。

个人以为,「法」解说为「涅槃」是部派意见,原始佛教一向以涅槃为目的,但更重视于闻持佛法以断烦恼的闻、思、修过程,也就是具足正见的因,必然有证涅槃的果,强调“根本佛法的修行逻辑”。

所以「法次法向」的重点是「法(次法)向」,也就是「法(随法)行」,也就是说,从汉语的语序来看,即是行法、向法。行法而随顺于法,向法而顺次于法,所以27经等强调说「比丘于色向厌、离欲、灭尽」,才算是“法次法向”。

又「厌、离欲、灭尽」是彼此随顺递进的,也就是「厌→离欲→灭尽」,所行法而随顺于法,如此是要证入涅槃的,因此可说此「法随法行」是预流支,向前随顺前行诸法,向后随顺于证入四谛,「法法相明」,一法一法是顺次相生的,不能躐等,不可造次,才是能够向于涅槃的。

再进一步,就《杂阿含》27经等,讨论法次法向的义涵,这要从「四预流支」的重要地位来看,经中说:「比丘于色向厌、离欲、灭尽,是名法次法向」——向法、行法而将证入初果等圣位,此「向厌、离欲、灭尽」会是什么内容?

「法次法向」所谓「法」的内容,如《杂阿含经·第281经》:

萦髮目健连白佛言:瞿昙,为诸弟子说何等法福利,令彼转为人说,不谤如来,不增不减,诚说、法说、法次法说,无有馀人能来比挍、难诘、诃责?

此经中的「法次法说」是由六入处律仪→三妙行→四念处→七觉支→明、解脱 。

又,《杂阿含·第364经》说:

老、病、死,如是生······乃至行,生厌、离欲、灭尽向,是名法次法向。

再举《中阿含经·习相应品》·《尽智经》:

…若奉事善知识者,未闻便闻,已闻便利。

如是善知识,若奉事者,便习奉事;若有奉事,便习往诣;

若有往诣,便习闻善法;若有闻善法,便习耳界;

若有耳界,便习观法义;若有观法义,便习受持法;

若有受持法,便习翫诵法;若有翫诵法,便习观法忍;

若有观法忍,便习信;若有信,便习正思惟;

若有正思惟,便习正念、正智;

若有正念、正智,便习护诸根、护戒、不悔、欢悦、喜、止、乐、定、见如实、知如真、厌、无欲、解脱;

若有解脱,便习尽智。

若从佛法行者的整个闻思修过程以及佛法的修行逻辑来说,《中阿含·尽智经》和盘托出了「四预流支」的内容,其中「法次法向」的重点不在「法」是否为五蕴或涅槃,而在于「法次法向」(法随法行)即是行法、向法而能(随法)「厌、离欲、灭尽向」而最终导向于解脱。

 再回到《杂阿含》诸经,来看「法次法向」,可以证知「四预流支」的重要地位,因为「法次法向」是「四预流支」之顶,过此则证入圣流,因此《杂阿含》第27经、364经等所说之「向厌、离欲、灭尽」应为超越世俗的最后阶段。

若对照《清净道论》对「七清净」的解说,此「法次法向」的内容可见更加清晰:

“法、次法”应与「行道智见清淨」所包含的「九智」相当,越过第十二智「谛随顺智」即入圣位的「种姓智」,或证初果、二果、三果乃至四果。

如《清净道论》「说行道智见清淨品」中说:

其次以八智而到达顶点的观及第九谛随顺智,是名「行道知见清淨」。

此中:八智--即解脱于染而行正道及称为观的(一)生灭随观智,(二)坏随观智,(三)怖畏现起智,(四)过患随观智,(五)厌离随观智,(六)欲解脱智,(七)审察随观智,(八)行捨智。第九谛随顺智与随观是一同义语。

是故为欲成就于此(行道智见清淨)者,当从解脱于染的生灭(随观)智开始,于此(九)智而行瑜伽。

「行道智见清淨」的八种智,是以思惟三相(无常、苦、无我)而次第、随顺生起的,经由无常、苦、无我三种随观的成熟而入于三种解脱门,依不同解脱门而有七圣者的各别因缘。

《清净道论》认为:八智之前,因为经过了抉择如理与不如理思惟的成熟阶段——「道非道智见清净」,并如此一向如理思惟能升起「于色等向厌、离欲、灭尽」的种种观智,此行道(向法、行法)中一法一法次第随顺,法次法,法法相明。此次第九智中,仍未现起以「涅槃」为所缘的圣道,而是以「诸行」为所缘,乃至达到诸行的最后,而「至出起观」。

如《清淨道论》「行道智见品」的「随顺智」中所说:

“如这(随顺智)是以无常等缘于诸行而生起,故是随顺八智的作用,及(随顺)后面的(圆满)三十七菩提分······。这随顺智是以诸行为所缘的至出起观的最终。

由《清净道论》以上观点,可知「法次法向」做为「四预流支」之顶,越此即证入圣果。

因此说,向法、行法仍以“诸行”为所缘,而随观无常、苦、无我的三种智见,并由此随生无相、无愿、空三种解脱门,即《杂阿含经》中所说「向厌、离欲、灭尽」。

以上所举,大要在于说明“四预流支”是导向出离而证道,其中「法次法向(法随法行)」是行法(向法)而随顺于法,法是出离的,法是离欲的,法是灭尽诸有而向于明、明明而解脱的。

综合以上所说,探讨「法次法向」的内义,重点还是回归《阿含经》中朴真的法义来反覆思考,切忌严谨有之,深广不足,切莫强作解人,一味会通或别异。

最后,既然从“法次法向”,谈到“佛法的修行逻辑”,又强调回归《阿含经》,那么以下再引述导读几篇阿含经句,印成此前论述:

《杂阿含经·第26经》:“ 佛告比丘:「若于色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若于受、想、行、识,说是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是名法师,是名如来所说法师。」

《杂阿含经·第29经》:“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若比丘于色说厌、离欲、灭尽,是名说法师;如是于受、想、行、识,于识说厌、离欲、灭尽,是名说法师。」

——什么才是法师?

比丘:世尊,你常提到法师,请问究竟怎么样才能称得上是说法者呢 ?

佛陀:比丘,如果他的知见和宣讲,是关于五蕴身心的——基于正观的,生厌、离欲、灭尽、寂静法者,则他可以成为一名法师。

我们可以看到佛陀的定义是非常的明确和直接的,真正的佛法导师、讲师,他教导的佛法内容,一定是围绕着“三依一向”(依远离、离欲、灭,向于舍)这样的佛法修行逻辑和整体次第的核心路线。

这里面有几个词汇可以注意一下,不要误解为消极的一面:

生厌:是指看到真相后一种智慧上的趋向,如果你发现了一件事物的本质,其实不是你以前认为的那样好,你必然会对其有远离的意向。而我们日常中对某些事物的厌恶,很多不是出于智慧,而只是出于感官的好恶,无明与愚痴。

离欲:因看到真相,而逐渐淡化对其的喜爱和憎恨。

灭尽:存在形式和组织架构是老病死的附着之处,应该断除这种制造老病死之苦的形式和架构。

寂静法:生命老病死之苦的消失和寂静后,会达到一种真正的安乐清静的境界。

《杂阿含经·第27经》:“尔时,有异比丘来诣佛所,头面作礼,却住一面,白佛言:「如世尊说法次法向,云何法次法向?」……

佛告比丘:「谛听!善思!当为汝说。比丘!于色向厌、离欲、灭尽,是名法次法向;如是受、想、行、识,于识向厌、离欲、灭尽,是名法次法向。」

——什么是法次法向?

佛陀:比丘,于五蕴身心内外境界的趋于厌离,断除贪恋,断尽生死,则名为法次法向,解脱之路的次第和最终导向的目标,简称法的次第和朝向。

《杂阿含经·第28经》:“尔时,有异比丘来诣佛所,头面礼足,却住一面,白佛言:「世尊!如世尊所说,得见法涅盘,云何比丘得见法涅盘?」……

佛告比丘:「于色生厌、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正解脱,是名比丘见法涅盘;如是受、想、行、识,于识生厌、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正解脱,是名比丘见法涅盘。」

——什么是见法涅槃?

比丘:什么样的情况,才叫见法涅槃 ?

佛陀:如果一个比丘,于五蕴身心内外境界,正观而生厌,断除贪恋,不起诸漏烦恼,心正解脱,则我说此比丘见法涅槃。

见法涅槃:见法这里的意思是现法,即这一生,今生见道,证得涅槃。

《相应部22.2经》:“尊者舍利弗这麽说: 「『那麽,尊者们的大师有什麽论说?有什么教说呢?』······当被这么问时,你们应当这麽回答:『道友们!大师教导欲贪的调伏。』」

《相应部》此经中,舍利弗直截地说:「大师(佛陀)的教法」以「降伏除灭对五蕴的爱」为最高宗旨。

《杂阿含经·第345经》:“比丘,(已见)真实者,厌,离欲,灭尽向。食集生,彼比丘以食故,生厌,离欲,灭尽向;彼食灭是真实灭,觉知已,彼比丘厌,离欲,灭尽向,是名为学。”

以上诸契经,表明佛陀所谓的“法次法向”,佛陀和他传授人们的佛法与相关实修方法,一定是围绕着——于五蕴身心内外境界,基于见到的实况,而趋于向厌、离欲、灭尽——这样才是佛法真正的修学路线和目标次第,也才成为根本佛法正见正行的修行逻辑。

最后,再看《杂阿含·第392经》,又名《大树经》,是比喻八圣道法流,最终入涅槃海的过程:

“佛告比丘:"此大树不著此岸,不著彼岸,不沉水底,不阂洲渚,不入洄澓,人亦不取,非人不取,又不腐败,当随水流顺趣、流注、浚输大海不"?

比丘白佛:"如是,世尊"!

佛言:"比丘亦复如是,亦不著此岸,不著彼岸,不沉水底,不阂洲渚,不入洄澓,人亦不取,非人不取,又不腐败,当随水流临趣,流注、浚输涅槃"。

此岸,内六入处;彼岸,外六入处。

沉水底,欲爱。

不阂洲渚,阂、阻隔、不通畅。洲渚,水中小块的陆地, 比喻我慢,障碍修行。洄澓:比喻坏戒、退失戒。

人不取,如有族姓子发此誓愿:'持此功德福祐,作大国王,若作大臣;

非人不取,如有比丘有此誓愿:'生四天王中[及诸天中]而行梵行,今持功德生诸天之中'是谓名为非人取。?

又不腐败,即八邪道,与八正道悖反。

综上所述,四预流支,虽只是入流分,并没有得到无漏慧的现证,还没有达到预流果,但却表明了佛法的根本是远离、离欲、灭、舍,正像百川终归大海一样,有其必然理则,有其必然倾向,无论随法而行,或是次法而向,都是为了知法见法而证得涅槃,因此《杂阿含经》中,常有遍布“向厌、向灭、正向灭尽”这类的词句——所谓佛法的修行逻辑,即“法次法”是对因缘法的「如理作意」,成就的是断身见、断疑、断戒禁取,却不能把断身见/我见(甚至观空)当做方法来禅修,以为籍此能够顿悟见法涅槃,则是「次第倒置」。

因此说,根本佛教的修行,不是「回归」原本的清静本心,理心或纯真、无染的赤子之心;不是天人合一,「回归」大自然,或契入无限空灵、无限时间的大我;不是无作无为,一切平捨,一念不生,不思善、不思恶,或见证真空生出妙有;不是一入一切,一切入一,或烦恼即菩提,菩提即烦恼。

而是对缘生法如理作意,一味追究缘由而得来的究竟智慧,是表现在:善分别贪爱如何生起,烦恼如何止息,身心如何巧妙安顿,我们如何才能不被任何执取和架构所羁绊牢固,这才是原始佛法修行的目标、方法、下手处,也是佛法根本的修行逻辑,即“法、次法,向”。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