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一百一十)

佛教心理学(一百一十)

2018-04-24 22:55:13 来源:陈兵

三、从心起惑,由惑起业

佛典中主要数说的有漏业,悉皆由“惑”而起,从心起惑,由惑起业,由业感苦,惑、业、苦三者恶性循环,如车轮转动不已,乃佛学对众生生死流转因果的集中概括。《大智度论》卷五谓烦恼、业、苦三事“展转互为因缘”。《成唯识论》卷八云:

生死相续,由惑、业、苦。

惑,谓迷惑不觉,特指不知佛法之真实事理,与“无明”、“痴”相近,或为妨碍真实觉悟的一切心识作用之总称,常用作烦恼的别名,所谓“发业润生,烦恼名惑”。

诸惑尤见、修二惑,是我人造作有漏善恶业的驱动力和亲因。见、修二惑中,作为世界观、人生观的见惑,是一个人造业的主导思想,为人言行的出发点。具有高尚的人生理想,以奉献人类、服务众生为怀的人,其言行必然高尚。深信善恶必有报应的人,自然能止恶行善,即便偶起恶念乃至做了恶事,也能自感惭愧,改过迁善。而杀盗奸欺、违法乱纪的罪犯、恶人,一般都抱持善恶无报、无前生后世及金钱万能、物质实有不虚的邪见、边见,及极端个人主义、享乐主义的人生观。信奉邪戒禁者,会做出自饿、自淹、有病拒绝吃药、自焚等无益有害之事。

诸业因中,与生俱来、与思俱起的修惑,即贪、嗔、嫉、慢等烦恼,乃驱使人造作有漏善恶业的直接原因(亲因)。《杂阿含经》卷十六第454经佛言:

缘种种界,生种种触;缘种种触,生种种受,缘种种受,生种种想;缘种种想,生种种欲;缘种种欲,生种种觉;缘种种觉,生种种热;缘种种热,生种种求。

因心识开放,接触外境,依次生起种种受、想、欲、觉(认知),由确定的认知,使心发热(热恼不安),因发热而求(追求)。如某少年因确认某位少女很可爱而热恼追求,许多人确认金钱必需、有用而求财。使人发热追求而造业的烦恼,主要是贪。《本事经》卷一佛谓“业因缘者,谓诸贪爱是”。《大般涅槃经》卷三七分析众生造业的原委说:

业因者,即无明、触,因无明、触,众生求有。求有因缘,即是爱也。爱因缘故,造作身、口、意业。

如拼命赚钱,乃至巧取豪夺、贪污受贿、抢扒偷窃、伪劣假冒、贩卖毒品、赌博、诈骗等恶行,无一不是因为贪爱钱财;大至发动侵略战争,屠城掠地,殖民贩奴,出于对土地、资源、劳动力的贪占之欲;追求异性,乃至通奸、偷情、强暴等,出于贪爱异性或好色;嗜烟酗酒,是因贪爱烟酒;大吃大喝,是因贪爱美食;整天玩乐,是因贪爱玩乐;沽名钓誉,是因贪爱名望。钻营买官,是因贪爱权位;至如因爱好艺术而歌舞书画,因爱工作而精勤工作,因爱事业而勤恳敬业,因爱家庭而精心持家,因爱国而为国捐躯等善业,也无不出于对艺术、工作、事业、家人、国家等的热爱。即平民百姓劳动工作,挣钱养家,维持生活,从根本上说,也无非出于对生活或人生的贪爱。由贪爱还会产生吝啬、嫉妒、仇恨等烦恼业因。因为妨碍、不利于自己得到所贪爱的东西,才会嗔怒嫉恨,乃至因此而打骂嘲讽、陷害杀伐:因为伤害了我所珍爱的我的尊严、利益、声望等,才会愤怒仇恨;因为妨碍我得到我所爱的美人、权位,才有情敌、政敌之间的嫉恨倾扎、明争暗斗。

若依佛法的十二因缘法进一步追究,则依贪爱生善恶等业——即“行”,行,终以无明为因,无明,是造有漏业的总根源。张澄基《佛学今诠》解释行为“一种必须要去行动的本能冲动”:

业力之起因,乃是众生心中潜意识之中本能的生存欲及活动欲,由此俱生盲目的意欲之鼓动而形成的。

无明,为愚痴不明真实事理之义,即是根本烦恼中的痴。

即便以信、无贪、无嗔、不害、欢喜、慈悲等善心造善业,也多不离根本烦恼中的痴,不离对诸法无我之真实的无知。大多数众生一生的所作所为,大概都以执身心等为自我的身见、我爱为根本立场。《维摩经》中,文殊菩萨与维摩居士六番问答,讨论善、不善孰为本,结论是:善、不善以身为本;身以欲贪(欲界贪爱)为本;欲贪以虚妄分别为本;虚妄分别以颠倒想为本。虚妄分别、颠倒想,即是不如实的认识,即是无明。《中论·观法品》云:

是诸烦恼业,皆从忆想分别生,无有实。诸忆想分别,皆从戏论生。

戏论,指用名言表示的非如实的认识,此认识由忆想分别——念、想、寻伺等诸心所法的运作(思考)而形成。《瑜伽师地论》卷三六〈真实义品〉说,贪嗔痴等烦恼依身见我慢而生,身见我慢则依“分别戏论”——不符真实的认识而生。

至于什么是真实事理,佛学诸家有深浅不同的解释。一般而言,对善恶因果和一切现象缘起无我的真实无知,为能作有漏恶业根本起因的无明。如走私、贪污等恶行,其根本原因是以为只要做得巧妙,便可逃过法网,不相信必得恶报,虽精于作奸取巧,却愚于因果报应之真理。一切有漏业,终归以迷昧于诸法无我真实的我执、法执为根源,我执,又称“人我执”,谓执身心、社会角色及属于我的东西为真实自我;

法执又称“法我执”,谓执所认识的物质财富等一切现象为实有,或物质等离心识而实有自体。我、法二执的厚薄,与恶业的大小成正比,造作重大恶业者,如杀人、抢劫、贪污、盗窃等罪犯,追究其犯罪原因,无一不是因太过于自私(我执特重)及把钱财物质权位等看得太重(法执特重)。一般而言,我法二执深厚,太自私及将钱财名利权位看得太重的人,容易做出损人利己的种种恶行,其人格较为卑劣低下。而多作利他济世之善业者,其我法二执一般较为轻薄。

大乘性宗则以不觉真如常一不动为能生起有漏业的最终原因无明,《大乘起信论》云:

以依不觉故,心动,说名为业。

此即天台宗等所谓的根本无明、无明惑,《胜鬘经》所说无明住地。是一种迷昧黑暗、缺乏如实知见之智慧的先天蒙昧状态。关于能引起有漏业的诸烦恼惑生起的因缘,《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四说有三因:

谓烦恼随眠未永断故,顺烦恼法现在前故,不正思惟现前起故,如是烦恼方乃得生,是名缘起。

烦恼之依因,是心识仓库中潜藏的烦恼种子(随眠);烦恼生起之缘,是能生起烦恼的境和事,如可爱的东西、财物、权位等;烦恼之近因,是不正思惟——不正确的作意、思考。《瑜伽师地论》卷八归纳烦恼生起的因缘为六种:

1、所依,指阿赖耶识中储藏的无明、烦恼种子。

2、所缘,所认识、接触的人、物、境、事。

3、亲近,亲近父母、师长、朋友等,接受其影响。

4、邪教,接受某种不正的教育、教唆、教义、劝诱、社会影响等,形成不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

5、数习,由反复多次的言行而形成作恶的习惯。

6、作意,对某事物的注意及对境临事时的考虑、决定,具体指“非理作意”(不符合真理的思考)。艾利斯的“ABC情绪理论”认为:人对刺激情境的信念、认知,是引起情绪反应的直接原因。

总之,能作业因的诸惑,是以本人阿赖耶识中的种子为因,在社会生活中受家庭、学校、亲友、宗教、社会文化等的影响,由本人的言行习惯所左右,由当事时的作意、思考而生起。人的语言行为,一般说来会由所依、所缘等因缘而形成一定的模式,但也有可能做出不符合其行为模式的事,如聪明人也可能因一念之差而说错话、做错事,惯偷在某些场合也可能不偷。善业有时也可能出自恶心,如为掩盖包庇自己的过错或为出名而慷慨捐献等。恶业有时也可能出于善心或无意,如好心做坏事及误杀之类,谓之“业颠倒”。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