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文革故事

文革故事

2018-04-21 01:40:15 来源:释寂然法师

我很小的时候,曾听师父讲过一个文革故事。

故事是关于师父的一个师父,他很小的时候,得过一场病,开始梦游呓语,写出许多鸡爪马蹄样的神秘文字,还会画一幅幅或椭圆或三角的奇怪迷宫,说自己看到身边有许多金甲神人,有时还会和神人对话,家里人都以为他的病越来越重该是被什么魇住了,就找来外村的一个大仙给瞧瞧。

大仙问了他的生辰,说:对了,原来如此!他是生在莲花菩萨听瑶池金母的号令下凡普度的日子啊,这孩子不凡,早晚也得上天归命。

家里人问:上天归命那不成啊,不就是这个人身活不成了吗!

大仙说:瑶池金母的诰命啊,莲花菩萨五百年前度了金莲童子就回去领赏了,他掉队了,他不回去,这仙班就不齐整,执鞭架马的人没有了,开不到极乐世界,所以这事谁也挡不住啊。

家里人急忙把烟袋用自己田种的土烟装满,给大仙的旱烟杆续火端上,大仙好抽烟,人称“永不灭火”,大仙的烟袋也大,就像一个马车上的兜粪袋一样,最主要的是,还在烟袋里揣了一个红包。

大仙抽了两炮烟,才仿佛从另一个天上回来一样,缓缓出声说:把孩子送千朵莲花山的庙上吧。

既然如此,送就送呗。

送到千朵莲花山的庙子里后,果然,他病好了。

那时的千朵莲花山是一个好玩的地方,佛道兼容,佛寺道观和谐并存,和尚道士互为通用,那边佛寺里放焰口“三大士缺一”,知唤这边老道一声,老道马上披一身海青就能登坛“呼曼达”,这边道观放大醮,少了一个人“走禹步”,那边和尚罩上道袍扎上云冠就上场。

但是他去了庙上,剃了光头,也不学这些佛道法事,也不念经,每天就是做一些杂役,闲时就找一个山洞,像一个傻子一样在里面枯坐。 ?

就这样,十几年过去,文革来了。

和尚道士,聪明的都纷纷跑了,留下的也被打死被还俗,他不走,但也被监管起来,不再管寺院的事,但也不念经,每日枯坐,仿佛痴呆。红卫兵来了,在他旁边热火朝天地拆寺毁佛,他视若不见。

这一天,某文革小将带人又冲进寺院,她因扒火车去过北京接受过毛主席的接见而闻名。小将又把寺院打砸一番,最后在后山的一个山洞里寻到他,暴打了一顿后指斥道:“你曾是寺院的大管家,今天你必须把私藏的黄金交出来!”

他说:“没有,我不知道什么黄金。”

小将又把他绑回寺院大殿。

小将命令红卫兵挖开大殿地面,并呵斥倚在大殿高高门槛上被打得奄奄一息的他说:“来人!把他这身妖皮给我扒光!秘密一定在这秃驴身上!”

被扒光僧衣,只在下身留了一块破展具,小将还是找不到一点罪证——他没有黄金,没有佛像,没有经书,没有袈裟,他连一件僧衣也没有,光溜溜的,也没有秘密,他一无所有,此时他顺从而温柔地对小将说:“没穿衣服,不好意思,本来无一物吧....”——小将抡起一铁锹扇过来,他又被打倒,伏在门槛上,他觉得自己要死了,最后一眼看着那些人徒劳地挖琢着大殿无佛莲座下坚硬的地面,忽然,他悟了,心中一片空明。

世间无常,一切是空,他心中升起一种平静的喜乐与感激,是小将是红卫兵是毛主席,是他们才让他知道什么叫世间无常什么叫诸法皆空,让他一无所有,也让他彻底摆脱我执之心。

佛法修行,要究竟超脱的就是“我”——我,我所有的,我的身体,我的衣食,我的佛像,我的佛法,我的寺院,我的一切——现在“我”没有了,是毛主席让他顿悟。

大死之后大活,他没死透,又活过来,从此以后,他常对人说:“谢谢毛主席,毛主席就是佛,红卫兵就是菩萨,如果不是毛主席,如果没有红卫兵,我还是我,不能革命,不能无我。”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