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说无我,那又是“谁”在轮回?(二)

佛说无我,那又是“谁”在轮回?(二)

2018-04-21 01:30:56 来源:续祥法师

前文说道,阿赖耶识在世俗谛的层面,解决了轮回、业力的主体问题,以及现象界的构成问题;

在胜义谛层;通过三性三无性的结构,消散阿赖耶识的实有性,解决了其与“无我”的矛盾。

阿赖耶识看似是定义了“我”,但是当你深入学习唯识宗之后会发现:阿赖耶识的概念是说你一切关于“我”的定义都是由于不能如理如量的观察而产生的错觉(非量)。

阿赖耶识不是实有,是一种功能,是表述业的续流,是一种能藏的作用。

换而言之,是形容词,不是名词(没有自性),它只是看起来像是名词而已,这样的称法不是指同一性或自性,而是指其过程。

以阿赖耶识为逻辑起点的赖耶缘起更是精密的论证了轮回的过程;

而这个论证过程和阿赖耶识的建立否认我的存在一样,认为轮回也是不存在的。

人们之所以在轮回与无我的关系中陷入疑惑,是由于割裂了它们之间的关系。

轮回不过是无明的错觉而已,“我”也是。

无我这个概念的属性,是“无遮”的。

所谓无遮是说,把自己要否定的对象断灭遮除之后,不会引申到其他法与其他意义,故称无遮。

也就是说,无我意味着一种终结,就像电源键被关上后,电脑前一秒还在播放的栩栩如生的电视剧画面此刻就立马不复存在,屏幕上也不会出现之后的剧情。

无我和轮回二者之间的关系更像一条河的此岸和彼岸——你如果认为有我,就落入了轮回,一旦实证了无我,你又会跳出轮回。

我们之所以轮回,正是由于我们执着于“我”。

佛陀宣说轮回则是害怕我们“错解”无我,成为断灭见。

无我对治常见,轮回对治断见——这是典型的对治义。

可以说:给轮回安立主体这条路的终点就是阿赖耶识的建立;

而在另一条路上,也有一大群人前赴后继上下求索,它们中的佼佼者,就是中观学派。

众所周知,中观派的祖师是龙菩萨和他的徒弟提婆菩萨;

龙树菩萨用初期佛教的缘起论来论证初期大乘的“空”观,发展了“缘起性空”说;

他认为既然一切事物都依据一定的条件才能存在,故事物本身并没有任何质的规定性,故而为“空”;

同时,这种“空”又正是一切事物产生的可能性条件,这样,“缘起有”就可以和与“自性空”相互依持和相互成就。

但中观派真正兴盛起来是在以佛护、清辨诸师为代表的时期。

佛护继承龙树、提婆破而不立的传统,认为中观派的根本法则“空性”的表现方式为‘是遮非表’。

所谓‘是遮’,指从各方面指摘论敌所说的矛盾性,证明其不能成立,从而否定一切法之实有自性;‘非表’是不提出自己正面的、积极的主张,不肯定任何规定性的存在。

对此,清辨则持相反的态度。清辨认为对空性要用因明的推论形式(比量)积极地加以表述。

由于上述这两种态度的不同,中观派乃分裂成二大派。

后世称属于佛护系统者为归谬论证派(应成派),称属于清辨系统者为自立论证派(自续派)。

后者在佛学主张上面要比前者温和,前者认为诸法毕竟空,皆无有自性,包括阿赖耶识。

甚至阿赖耶识的安立在应成派看来也是不必要的。

阿赖耶识学说的出现,是为了解决业力消失后,所形成的串习力储藏在何处的问题。

业是轮回的主因,业力的流转就是轮回的流转,储藏业力的地方自然也就是轮回的主体。

应成派认则认为,业力可以自己流转,不用安立别的法任持、保存;阿赖耶识受熏、持种的作用是不必要的。

一个人一旦作业,业将以一种潜能的存在方式影响生命轮回流转,但业力本身不能从一生转移到另一生。因此,说业在这里或在那里,或说业存在于刹那变化的意识里,或身体的某一部位,都是荒谬的。

业以心色为依,在机缘成熟时自然表现出来,就好象,不是说芒果存于树的某一部位,而是说在一定时节里,有芒果依树而挂。

业力不是一种物质,而是一种不可抗御的潜能,它就像一个人的影子一样,常随身后,永不分离。

原始佛教的一些部派认为业力是具有物质性的,所以一直要为业力找一个“住处”。

按应成派月称论师的说法,业灭并不代表业无,业虽灭仍能招感生死,所以不须阿赖耶识持种。

月称论师说:灭非无法,故业虽灭而仍感生死,不须阿赖耶持种。

应成派通过重新解释业报轮回,解决了轮回的主体问题。

比如我此刻正在打字,是“造业”的状态;文章写完后打字的动作停止了,是“业灭”的状态。

业是有为法,会生也会灭;但应成派认为:“业灭”也是有为法,所以业灭也是会“灭”的。

业灭一灭,新的业又会现起,新的业又会遵循“业灭”“业灭灭”的法则,予未来以作用。所以业可以根据业灭的生灭一直相续下去。

业在造成之后到感果之前完全可以自类相续而不断,就不需要阿赖耶识的受熏持种。

而轮回转生,也不是说有个什么东西(轮回的主体)从一生辗转到另一生,此生的最后一刹那消失后,即刻引起下一生的另一刹那,就像此念灭谢,随即引生下一念,譬如然灯,生灭相续。

旧的生命虽然不复存在,但由于意识流没有间灭,生命延续或再生就完全可能即时发生。在生命相续演变的过程中,并不需要“中介”。

前一生与新生并非绝对相同,因为它已经迁流变化了;又不是完全不同,因为同是一业之流。

应成派(他们自认是中观正宗)通过改变对业力的理解,把轮回说成是某种没有恒常主体而又生生不息,能够不断推陈出新的“虚拟式”过程;

虽然一切生命都处在生灭的“链式循环”之中,但却没有什么东西真的被消灭。这个循环中,只有不断变化的形态——固体可以变成液体,液体变成气体,但并未曾彻底失掉什么。

在这个链式循环中轮回的也不是“我”,而是业。

因为在必须坚持轮回的相续,又要排除轮回主体的原则下,佛教中能够传达这种无尽迁流延续的只能是业力。

说一切有部把业力限定为人的意志的活动,犊子部把业力归于人的实际行为。无论佛教各部派关于业力的具体观点如何,总是能体现出人的主观能动性,而无论是轮回还是解脱,都在于这样的能动性。

因此,如果从轮回中剔除“我”,那么无“我”的真空必然被能动的业力所占据。

而中观应成派,正是通过重新定义业报轮回解决了“谁”在轮回的问题。

郑科彦 本文来源:续祥法师 作者:大象佛学图书馆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大象佛学图书馆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