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祝福故事

祝福故事

2018-04-20 01:27:04 来源:释寂然法师

“我要结婚了”,阿花说。

我立刻祝福他,他又沉默,好久之后说:他今年已经三十多岁,家人催他谈婚论嫁,相亲碰到了现在的她,初次见面,没有心动,只有尴尬,但是,两个人年龄当好,工作稳定,应该有一个家了。

他说,后来发展得也不差,直到现在该结婚啦,虽然她不是他的旧爱Miss.LI,也不是刻骨铭心的JULIA ,公主没有水晶鞋,王子也没骑着白马。

......

他说,你记不得十多年前,我们来到活佛家乡——一个叫尼多的藏族小山村后,村子里每家都来拜访,来看活佛,也看活佛带来的外乡人。

我说,记得记得。

他说,那天来活佛家的人里有好几个女孩子,她们都是蓬头垢面、衣衫蓝缕的。我仔细看了看她们,其实她们都蛮漂亮可爱的。我心想如果她们梳洗干净,打扮一番,不比城里人差。

然后第二天,活佛家放电视,村里不管男女老少都挤在活佛家的电视底下看这全村仅有的一台电视。我忽然发现里面的女孩,就是昨天我见过的那些,一个个都把脸洗了。

第三天,活佛家继续放电视,我又观察到她们头上都别了各色发卡。

第四天,她们竟都穿上了比较干净的衣服,而且红色居多。

.......

我说,我不记得了还有这么多女孩和她们的变化……

他说,当然,你那时本是带着求法成佛的幻想而踏上康藏的朝圣之旅,因为跟着活佛,是活佛的“上座弟子”,那为了活佛的完美,为了这个“圣洁之旅”,只好屏欲息心,一脸圣洁,她们也就和你有了距离。如果那时给你拍照,照片一定曝光过度,因为你头顶散发着一圈天使样的光芒。

但,其实我是记得的,我记得康藏姑娘是很迷人的。

康巴姑娘,虽然看上去灰头土脸,都带着那种膻烘烘的酥油味,但看久了呆久了,就渐渐发现她们面容的美丽,对那酥油味也变得爱闻起来。

她们都太健康了,那种健康是内地女孩所稀缺的。

她们因为健康而充满活力,她们油红的脸得到了阳光的赏赐,就像歌里唱的“熟透的苹果”,透着甜润和奶香。

她们很有力量。我曾跟她们一起到山上打柴,我拿都拿不起来的一捆柴,人家小姑娘一拎,就放到了背上,但她们却又都不是肥壮彪悍,各个体形匀称标准。

她们都梳着油亮亮的长发辫,如果要出嫁了,就会盘缠小辫,头顶一个黄金的金瓦盘,上面镶着一大块松耳石或一种叫“米拉”的黄宝石,然后在浓黑的发辫上缀满绿松石,珍美璀灿,仿若繁花,节日里更是把所有家当都戴在身上,浑身绸缎绫罗、珠光宝气。

她们都会带噶物盒,装点佛像和珍贵的圣物,当然异常精美,个个都是艺术品。

她们随身的还有腰刀,听说纯正的藏刀会被附上一句密咒,破口见血就能把人的灵气挑出来,只要被刀轻轻地扎一下就会丧命。

到了年节时,她们都会穿出最漂亮的衣服,一般是水貂皮的藏袍,全身叮叮当当地满是金银饰物,还挂着铃铛,所以她们是自带着背景音乐,像神话里环佩玲珑的妙音天女。

康巴女人也特别的勤劳持家,一天到晚总是不停地收拾家务,作饭、烧茶、挑水、劈柴......把家收拾得舒服干净。

而且,不但是家务活,其实连一些土石重活,都主要是女人一身承担。

她们会用热辣辣的眼神看着你,捂着小嘴却很大声地议论你,还时时地露出镶了金的白牙肆无忌惮地笑你——因此,你心里总有点痒得慌。

康巴姑娘敢爱敢恨自由自在,说爱就爱,说不爱就不爱,干脆利索,直截了当。

两个人喜欢就在一起,也没什么登不登记的概念,好就在一起,不好分开,因为没有结婚,所以也不存在离婚,老派的藏人认为结婚登记是很荒唐的事。

康巴女人可能同时拥有好几个情人,假如怀上了哪个情人的孩子,哪怕是千里万里,也要找到孩子他爹,然后告诉他:“我怀了你的孩子”,或把已经生下的孩子抱给他看,反正孩子是你的,要管就管,不管她自己也能带。

康巴女人就是这么自由自在,显得绝对的自信自主。

他说,原来你也观察得这么细密,康巴姑娘被你说得像仙女一样了。

我说,我那时也年少。

他说,后来与你和活佛分手,我又继续前行,一路都是山,我曾路过一座很平凡的山,那里有一个女孩,我记住了她,忘不掉她。

她就是我的仙女,她叫德千旺姆。

那时,我跟她说了很多话,真心感性的话,从没有对谁那么彻底地讲过,我为什么对她说那些呢?

因为她在我眼里像个真正的仙女,她根本一点也听不懂我的汉话,但她却仍静静地听着,看着我,微微地笑或极轻地说一些我也听不清的话——我感觉到,其实她能明白我最深秘的心绪,而我不能,我只能像森林里迷路的旅人,可她像一片宁静的湖泊,我只在她的湖里取水饮用,而她却在心里倒映出我那疲惫孤落的身影。

就像落叶跌在水面溅起的微澜,一会过后,落叶飘走了,再也不回来,而水却还是那么平静。

我走了,可能也像叶子一样吧,这样最好。

现在,她的面容还不时闪现在我的心里,可能一生都忘不了,但这实在没有什么了。我只是感激——谢谢她,让我在记忆的荒原里,也保有一朵绚烂的鲜花。

我说,我知道你今天为啥要找我说话,就像那首歌里唱的一样,因为你要结婚了,把过去的梦都寄存在过去吧,那些爱的代价,故事与童话,都扎成一束捧花扔给树洞,我这个树洞再也不会发芽。

他说,是的,就是需要你“枯树依寒岩,三冬无暖气”,所以我存在你这里的故事不会消失,也不会发芽。

我笑着说:但是,在你走后不久,我也离开了活佛,继续前行,我也来到一个地方,四周也都是山,还都是神山,我也在那山里肤浅生活过一段时间,山里也有一个女孩,她那笑脸,也曾让我觉得一辈子会记住,而如今,我只记得她的笑,但她的脸却完全忘了。

他说,原来你也有过。

我说,我们都是轮回里的老魂灵。

他说,那你的故事,也给我讲讲吧。

我说,每个圣人都有过去,每个凡夫也有未来,我的故事就是无常,结局就是无我,一生一世不过转眼一霎,但愿爱与見道都不辜负,虽然不可能,虽然毕竟空,虽然…...我的故事讲完了。

祝福阿花,祝福还在轮回故事里的每一个有情众生!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