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她看见了光

她看见了光

2018-04-08 13:07:42 来源:释寂然法师

不知道她如今身在何方,是兰卡,还是缅甸,或者泰国。

或是在哪一片森林禅修,哪一座寺院隐居。

也不知道她现在是西亚丽,还是美琪,或者仍是原来那样,出世又美丽。

我不了解她的过去,只知道她曾因为爱,从家乡去了香港,又因为不爱,而离开香港,却再没有回到家乡。

但我知道她的未来,她一定会是在一个充满光的地方,或者是天上,或者超越了人间与天上。

她最初认识我时,人在泰国。

她说,她在泰国的森林寺院,初修禅坐的半年后就见到光,觉得很恐惧。

我那时说,不要理光,不是要那些光。

但光却一直生起,理与不理,光还是一直生起,光到无法襌坐的,结果就是她无法处理。

她离开了那片森林,回到城市,工作、生活一如既往,又过了三年,她再次回到森林,再次禅坐,又见光,这次的光比先前柔和了很多,于是她没再理会。

虽然不理会,但是她却整夜里都能看见光。

她说,大白天见光,可能还分辨不清,但晚间见光,真是心生光,那光闪耀成片,原来禅修的定可以如此啊,难怪阿姜们在晚间行禅都不用开电筒。

我说,这样的光也很好啊,晚上看世界,如同白天一样,不用开灯。

我那时劝她读了一些阿含经,里面有说到光。

过了很久,她说她明白了经中的一些话。

她说:什么叫“明生起来”呢?

古时那些禅师独自走在树林中,当深夜都有光时,还哪有黑夜?

佛陀他一个人走在森林中无畏无惧,肯定是他的心光发明照耀,光驱走黑夜,哪来恐惧呢?

佛陀如果像我现在这样晚上开车,一定不需要开车灯,因为他自己就是灯,看出去一定都很光的!

我说,你开车的话一定要开灯,即使自己能看清,也要开灯,是为了能让别人看清你。

她说,我现在见光感到很平常,也不会在意这方面,所以也没问过森林道场里的大禅师,反正你跟我早就说过不是要这些光的。

又是好长时间过去。

她一天突然说:光到不光夜晚,连白天时开眼闭眼都能见到,真有点新鲜了,但我也没什么怀疑,反正各种身心现象一直就是生灭生灭,生起了就会灭去,所以没太大的好奇。

我说,无常,无常生灭,刹那无常。

她那时的那些光是大束大束的,自己心所及的地方是一片大范围,远离心的地方也有光,但并不连续和稳定,有时需要某一种专注,才能保持长久。

她那时好像整个人很不好,准备离开香港,计划远走海外,也许是她不想走,但又不得不走,她说她要是离开的时候,什么也不带,只带一本阿含经就好。

又是很多年过去了。

我也离开家乡多年。

一天她又出现,说:从第一次见光感到惧怕,到现在感到平常,人生出现莫名的状况时,真的需要时间与知见的累积啊。

我那时也学到了好多佛法,对她说:光,可能只是见到微细色聚嘛,“色聚”这词主要出现在南传巴利藏的注释书里,三藏是没有,近代也只有一两位禅师强调说要观色聚......你可以依旧不理会,反正夜间不用开电筒都能看到夜景,多节省又好玩的事情呀!

她说,事实也没什么特别啦,就是心放松地专注于一境,日常中也是尽可能保持正念,让心生起法乐,专注与法乐稳定了就会生定,定生了就自然会看到一些境像,其中之一就是光,内光及外光,自己也成发光体,能照亮身心与那些世间最幽暗的角落。

又一天,就像上次突然消失一样,她又突然出现。

她说,她终于知道佛法真的不可思议,当然老师还是很重要,她皈依了三宝——她从最初禅坐到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其实才刚刚皈依。

我那时也更明白了许多佛法上的事,对她说:光,是观智的障碍之一,故该观的还是一切行无常、一切行是苦、一切法无我······

她说:对,光不是目标,是世界上的花,看过就看过了。

她最后说:我准备出家了。

我问:在哪里出家?

她没回声,又消失了,可能再回来,又要过很长时间。

她看见过光,“光是世界上的花,看过就看过了”。



注:西娅丽Sayalay指缅甸的女性出家,美琪Mae-chii指泰国的女性出家者,都有一种仿佛只属于女性的美丽而动听的名字和声音,阿姜Ajiann指泰国对具有十年戒腊以上及相当成就的出家禅师的尊称,译名阿姜确让人有“姜还是老的辣”的联想......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