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古道何方

古道何方

2018-04-03 21:32:06 来源:释寂然法师

他的法号叫古道

第一眼看上去,古道一副冷面,又黑又瘦,肌肤仿佛涂了一层年久的木漆,虽然衣袍洁净,但总觉得有一阵阵黑油灰气从里怀向外屡屡不绝地散发,没什么味道,却让人心里想避挡。

他是一座山上寺庙里的典座,典座是所有汉传寺院里专管斋堂饮食的司职,但是,他这个典座又不一般,他不管烧饭。

为什么他是典座又不管烧饭?

古道不管烧饭,却管烧人——原来,那座山寺斋堂里的灶房是和专门“荼毗”的“化身窑”连在一起的,一个斋堂东西两口灶,一口烧饭,一口烧人,他负责的是烧人那一口。

古道说:“我个性散漫,邪僻任性,但方丈一直慈悲我,没迁我的单。

这是为什么呢?首先,因为可能没人愿意烧尸体,“荼毗”这是一个技术活,什么柴、用多少,怎么搭龛、怎么入缸,怎么举火与引火,怎样封灶与开窑······很少人能掌握这一系列套路,烧得不透溜,中途灭火了,或烧到一半,柴火不够了,或者没烧干净以及烧出的骨头脏乱难看,那么就有点尴尬了,但是我有方法,总能烧得一干二净,一定连那些惹人烦的舍利都烧得不留一粒······”

听古道讲烧人,我没觉得不舒服,倒是心中油然升起了一种景仰······舍利非凭、瑞相非证,本来无一物才算是真舍利。

据说,古道原来本是寺院真正的大典座,做的饭菜那叫一个好吃!

他从小出家,因为家里穷,母亲早亡,无人照顾,14岁那年被父亲送进寺院,古道说,我总记得父亲送我到庙里时,跟我说的那句话:“庙里菩萨大慈大悲,总能赐你一口饱饭,不至于跟着我饿死······”。

出家后的日子也很艰苦,但毕竟能吃一口饱饭了,古道觉得很自在安慰,而且初闻佛法,他马上生信,到了十六岁即发心出家,是真正的出家,不是为了吃一口饱饭。

此时,父亲却是最受煎熬的那个,“本来让你出家是暂时讨一口饭吃,等我好一点再接你回来,而你却真出家了。”

父亲面对独子出家,认为这是自己一时糊涂,不该送孩子出家,从此可能孑然一身,无所依靠,即使伤心难过也是活该,算是报应吧。

父亲只能出走他乡,拼命打工赚钱,几年以后果然攒下了一笔钱再回来,准备接古道还俗下山。

古道请父亲跟他在山上生活几日,父亲答应了。

中午过斋,吃的是芋头饭,还有野菜和笋干,都是古道亲手种植采摘,亲自下厨烹制的。

寺院没有肉吃,应该是过得很辛苦,父亲问道:“难为你这两年了,从小都没吃过几口肉,我也是该尝一尝这些年你在山上庙里吃的苦!”

父亲含着泪,开始埋头吃饭——芋头饭一点也不苦,反而很香,野菜甘甜,笋干鲜脆,还有腌制的萝卜和雪菜,简直美味!

父亲吃了好多碗芋头饭,最后说:“这碗芋头饭太好吃!我吃饱了,感觉这是我这半辈子第一次真正的吃饱了。”

古道说:“这些比肉好吃多了,有了山上的一切,我确实不想再吃肉了。”

父亲说:“那你是决定不跟我下山了吧。”

古道说:“佛法跟世间法相比,就像我这碗芋头饭跟肉,真正尝过佛法真味的人,又怎么还会觉得世间美味呢?”

几天后,古道送父亲下山,送到山门,父亲坚持古道不用送了,因为传说出家人送客不能送出山门,否则就是不希望人再来,好,不送就不送,古道站在山门里,望着父亲一步一步慢慢走开,晚课集众的钟声也开始敲响了,父亲突然回头,朝着山门和山门里的古道,磕了三个头,就转身离开了。

之后,古道再也没见过父亲,因为没过一年,父亲突发急病逝世——那一碗芋头饭,竟是古道和父亲最后的时光。

把父亲遗体接回了山上,古道亲自操办了火化,骨灰安奉在寺院,然后他也下山,开始了迄今的云游生涯。

来到现在这一座大丛林,古道还是做了典座,本来是做饭烧菜,整个寺院也一致赞叹古道简直是“饭道菩萨、天厨应身”。

我问:那为什么现在.....不烧饭,改烧人了,难道异曲同工?

原来,这丛林一个斋堂两个炉灶,一口烧饭、一口烧人而已,都归典座打理,但有一次,古道上午刚烧完人,中午时间紧迫,古道马上又去烧饭,却被方丈看到说:你特么一双手刚叉过死人头,洗都不洗,马上撩水和面擀面条,方丈觉得恶心得不要不要的,所以就禁止他继续烧饭,只管烧人了······

“烧饭烧人其实都一样,净秽只在人心!”古道笑着拈出一根香烟,悠哉点燃,吐着烟对我说:“烧人,真算是庙里最闲最好的活了,因为总不会每天死人嘛。现在对于我,这只是一份工作,一份别人不敢干、不愿意干的工作,因为我愿意干,而且还能干好,所以即使我在寺院里不共修不随众,方丈也不会迁我。”

我问:“那你现在做饭还跟以前那么好吃吗,想吃你的芋头饭......”

古道猛吸了一口烟,说:“出家人的心不该在怎么吃上,而该在怎么死上——我现在想的只是,我死的话,不知道谁会烧我,是否也会给我弄出一堆舍利去卖钱!”

“好吧,那我不指望吃芋头饭了,只想在我死的时候,一定得指定你给我举火,一定不要附带舍利······”

古道慢慢地把烟头掐灭,说了一句:“那你得赶紧!”

一别古道,几年未见,最近听闻了一点他的消息:

不久前,古道因为丛林起事而避烦下山,并且在他下山不久,山上方丈就死了,荼毗时烧得缭乱牵强,方丈的孝子贤孙们还愣把方丈随身入窑烧碎的一串翡翠念珠,说成是炼出来的舍利真身。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