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神通

神通

2018-03-13 20:58:35 来源:释寂然法师

“一切都是真实的,我所遭遇的一切将被我在以下,完全真实地叙述出来。”

“我遇到了一个有神通的人……”

那天,我离开森林的边缘,独自一人向山的更高更深处行进,脚下的山路只是经由雪水流落冲刷而形成,周围全是黑石冰川,没有一丝毫生机——这里不是有人类居住,甚至涉足过的地方。

所以……见到他,从山上轻悠而下,迎面朝我走来,身材高大、生气勃勃,确实让我有些意外,简直是吓了一跳。

山道狭窄,上下一路只有我们两人,我俩停下来互相打量了好一会儿,他终于主动开口说话,问我在这片人迹罕至的地方做什么,我说想要追寻古仙人的足迹去往天国净土。

他说他也是修行人,而且发觉我也很不一般,就问我能不能去他的茅蓬里坐一会,他有一些一直难以问说于常人的问题,却想听听我的意见。

“我来自城市,家境优渥。 ”他开始说,“我在城市上学,后来考上了一个不错的大学,但对大学课程没有兴趣,逃离了学校,离弃了亲人,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家乡。从那时起,我游历过许多地方,包括天堂净土。”

“你到过天堂净土?”这听起来很有意思。

我问他是怎样才找到的天堂净土。

他说自己获得了某种神通,能让他亲身去到这世界中任何地方。

我问那您怎样获得了这种神通。

他说:“离开学校后,我就开始寻找老师,接受训练。我先去了一座传说中的神山,那里有人告诉我要去另一座雪山,说在山的另一面有个地方住着很多隐修者,其中有大成就者在那里苦行。我很幸运地找到一位,说服他收我做弟子。”

“很快地,我掌握了他教导的一切,我似乎对学习这类东西有种天生的才能——我学会了飘在空中像飞碟一样,也学会了埋在土中不呼吸像一块石头;学会了如何让身体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不同地方,也学会了在不同地方忽然消失;学会了如何呼唤护法神灵,如天龙八部,并请他们给予加持;还从辩才天女那里,我获得一项能力,能够听懂任一语言,甚至能明白动物在说什么……

“最主要的是,我还知道怎样去别的世界,包括天堂和净土。”

我觉得实在难以置信,他一定在自吹自擂,于是决定要测试一下他是否能听懂任何语言——他说我可以用任何我知道的语言跟他交谈,于是我用英语向他提了一个复杂的问题——而他竟然准确地了解了我英语提问的核心意思,甚至规避了我英文里明显的错误所该引发的误导,然后他也用英语继续跟我闲谈,他的发音和词汇都很圆熟完美,就像英女王的演讲一样。

我被打动了,开始相信他的话。

但又想到他受过高等教育,这些可能不是他靠“修行”而获得。

所以,我请他表演空中飘浮——这是一种极其难以成就,但又非常容易展示,或者非常具有表演性的瑜伽神通。

他同意了,几秒后他的身体从地面升起,然后向前后左右随意飘移。

尽管说通过修行瑜伽而习得空中飘浮,是禅定理论上能够成立的几个神通之一,但在我一生中,他是唯一一位切实用“真正的飘浮”向我证明的人。

许多人都声称自己在完成禅定修行后学会了飞翔,但他们所能做的不过是盘着双腿蹦上蹦下,比如一些高原山洞里的瑜伽拳行者以及日本那个臭名昭著的大胡子邪教教主……而这个人可以升到空中,遽然停住,又想向左就能往左,想向右就能往右,上下前后、慢行快进自由控制,他已经完全掌握自在飞行!

他飘回到我的面前,悬空与我继续谈话。

“非常有意思,但你所做的不过是,每只鸟在天上都能做到的,请问你还能做别的什么吗?”——我是想要刺激他展示别的神通花样。

“我会分身术。”

他发现刚刚精彩的飞行根本没有打动我,显然有些懊恼。

于是,我提出更进一步的兴趣时,他马上就开始表演分身的神通。

“我能分出两个以上,”他宣称,能让自己的身体同时出现在两个不同的地方,然后说着说着,就在我的眼前显现分身,一个在我面前不动,另一个又出现在我面,再有一个在我背后拍了拍我的肩,然后接连几个又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或远或近,或坐或站,整个屋子仿佛好像出现了无数个跟他一模一样的复制人。

“不错哦,”我说,“可是,对于你的分身神通,我觉得一点也不羡慕,因为我虽只有当下这一具身体,但光这一具已经让我受够了,‘吾有大患,及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所以有更多的身体就会加倍的烦恼吧。”

“此外,你的这些幻身又能持续多久?你有多少身体就能活上多少倍寿命吗?如果其中一具死了的时候,其余的是不是也都会死?”

“你还能做什么?”我问,此人是我朝圣之旅上的奇妙际遇,其实我不想错过任何神奇,想要看看他还掌握了什么本领,所以语气平淡。

“我还有另一种神通,”可能是他觉得这些神通不能打动我,因而想到了我此行的目的,也就是寻找天国净土,才是我最感兴趣的,所以他向我陈述:“我能去到这世界任何地方,甚至飞跃到别的星球,也能自由地在星际遨游。”

他显然猜中了我的心思,但我还是不动神色地问:“那你一定去到过天堂吧,净土的道路和入口究竟在哪里?”

“我用神通尽全力寻找了好久。”尽管他愿意显示神通,却并非傲慢的人,也不是痴迷之人,更不是想靠神通去谋求他利的人,他说:“但是,实话实说吧,神通并没有带我到达过真正的天堂,或者说我去到这世界所有的地方,发现这世上没有一个真正的净土天堂。“

“虽然我有达致世间一切处的神通,但因为教授我这些神通的上师说,这些神通并不是最高的成就。他说这些神通的力量只是来自识心,在识心升起后才会显现,而只有超越了识心后获得的智慧才能达致最高的解脱——可能只有获得这种神通,才能达致真正的天堂净土吧,在这世界之外,在识心和境界相对之外。”

“我的上师在过世前对我说,‘我不具备这种智慧,也从未遇到过谁有,或者即使遇到过,我也没有认出。我已经教给你我所知道的一切,但我不能给你这最终无上究竟的知识,因为我自己也没有。我死后,你应该离开这里,带着我未遂的愿望继续去找寻。’”

“上师过世后,我带着他的唯一遗产——一串念珠,游遍了所能到达的国土边境,想寻找具有这种知识的人。我遇见了许多瑜伽士,但其中没有一位是具备这种智慧的智者。”

“我告诉所有我遇见的人,我已经学会了所有的神通,还向他们展示我所言不虚。可是,只要瑜伽士见到我具有的力量,就想让我教他们如何表演类似的本领,反而无赖地想拜我为师,让我教授他们这种我已然毫无兴趣的神通,所以我也从未向他们中的任何人传授过我的神通。”

“最终我无功而返,没有找到任何人有能力来让我获得真正的智慧。虽然所有的瑜伽法门我都已经修完了,这些年也遇见一些同样修完的人。如果用来表演、打动、招徕、吸引世人,这些瑜伽神通都很有用,但它们无法把你从束缚中解脱出来,不能切断无尽无止的轮回,根本无法解决生之烦恼与死之痛苦。”

我注意到他说话甚至表演神通的时候,也总是紧紧捻这这串念珠,而且他对这串看上去平常无奇的念珠极其尊重小心。

我很好奇,想知道它代表着什么,就向他提问。

“这是我的上师给我的,”他说,“他向我传递的力量和知识都在这串念珠里,只要我捻动它,就能与我上师有着同样的能力。”

“这串念珠阻碍了你的证悟,”我告诉他。“如果你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渴求智慧与解脱,就必须放弃你的念珠以及一切它带来的力量。”——其实我是最初以为他有去到天堂净土的神通,但他又说他的神通达不到真正的天堂净土,所以有点失望,乃至生闷气,所以才这么说,这么说时我脑中还浮现了《魔戒》中某一幕......

他相信我了,全然未加考虑般,就一下子把念珠扔下了山崖——他的宝贝念珠一瞬间就消失在深渊中——之后,我请他随意展示之前的一种神通,但是他连最简单的神通都没有了,因为他非常确信他的能力都系在那串念珠里,没了念珠,就没有了一切。

在看到他不断发起神通又失败后,沮丧至极,即将崩溃的时候,我有点惭愧,所以告诉他:“即使那念珠真的是你的力量源头,但也是无常的,有来,有去,它随着时间成就,随着时间消失。超越时间之外,不会丢失也丢不掉的东西,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具备的神通,以及想要获得的天堂净土吧。”

“那你能教导我吗?”他忽然向我跪下说。

从他脸上就能看出他是我一生所遇到过的最纯洁干净的人,他对自己曾有的神通成就很自豪,甚至说很自傲,但那是任何有真实本事的人都会有的,我所遇到的所有自称伟大的瑜伽士中,没有一个人能掌握他掌握的能耐。

“你还是静静地在我面前坐下。”我说。

我们面对面坐着,深深看进彼此的眼睛。

他以为我马上就要给他传授什么无上的大法,我说:“我知道的是,有一个人问过一位觉者同样的问题,而那位觉者大概这样说道:‘……于识生厌、离欲、灭尽,不起诸漏,心正解脱,是名见法、涅槃。’ 也许,他说的涅槃,如果涅槃是有这么一个地方,那就该是我们一直寻而不得的天堂净土吧。”

他默默地说:“我明白了!”

一个正常的人一旦有了什么新发现,总是会非常兴奋吧,当人能抛弃短暂不实,而于内在找到真实且永恒时,该是一生最奇妙而美妙的一刻,应该值得竭力以最大的声音呼喊出自己发现的欢乐。

但他却很平静。

难道是他对于我粗率“弄丢”了他的念珠,已经回过味来,开始生气了?

我想我应该尽快准备好逃离现场,以免他一时火大,把我暴打一顿也是可能的。

“你还需要什么吗?如果不需要什么,那我得马上启程了,前路还长…….”我说道。

出乎意外的是他说:“是的,我需要你,我们一起结伴前行,寻找最终的解脱之地——涅槃吧!”

“而且我可以做你助手,照顾你,帮你背行李,跟你一起乞食,也可以在你虚弱的时候照顾你,而且我想我还是会很容易地找回我的神通,到时更可以帮助你……”

那时我体格健壮,身体灵敏,思维清晰,我总喜欢自由自在地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不需要任何人跟随,更不需要任何人帮我做任何事,尤其不想要有人到处缠着我。

直到现在,我仍然喜欢长时间一个人待着,如果有人随时随地跟着我,甚至照顾我,即使是真心实意,我也无法接受。

我对他说:“我不需要任何人照顾,我完全有能力照顾好自己。既然你明白了,你就确定这种明白,照着你明白的继续修行吧,会有其他人来找你,给你指引或者寻求指引的,而如果你喜欢,那就还留在这里,也许有一天,我也真正明白的时候,会回来看望你……”

告别前我们又静静地禅坐了一会。

我继续旅途,他则依然坐在我们最初相遇的地方。

......

走了好久之后,逃避般翻过又一座山川,我又回头望,见到他依然坐在同样的老地方,看向我毅然离去的方向。

直到今天,我们再也没有见过彼此,但是,每当我又站在脚下这条仍未走到尽头的古仙人路上,转头回望,都能看见他还在那里,给人指引或者寻求指引,无论在任何时间,从任何方向。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