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梦里的房子

梦里的房子

2018-03-12 10:57:41 来源:释寂然法师

从最初到现在,我仍然没有遗弃那个梦想。

那个梦是,以后要觅得一个世外的地方,或远山里,或彼岸边,或岛屿上,亲手建造一座房子,仅用白石、黑土、蕙草、青竹、原木做物料,以墙为纸、以石为绘,只要一个禅房、一爿廊台、一间卧室、一角厨卫,再随便摆设三两件家什,够一个人居住就行了,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房顶可以用茅草或竹叶编成浓密紧实的屋顶。

房间里要遍铺地暖,没有一寸冰冷死角,天寒时节,松木拼接的地板会恒久散发绵厚的温度,爇熏出悠远的木香。

每个房间里都要有一面落地窗,不但白天里使阳光无碍明亮,夜晚了也能让风和月光进来。

窗边可以放下一张书案,摆上纸笔和几本书,墙上什么也不挂,空才是无限,或者只是有时拿出几幅古逸的书法奉上,寥寥的几个笔画,道尽缘起留白。

夏天里大部分时间,我在廊台度过,闲放一朵蒲团,可以坐在那里,或者看书吃茶,或倾听不知何处传来的风声,或细嗅无迹可寻的花香。

天晴时,静抚一具空琴,云雨时,又可任手中的念珠,拨落木檐的雨滴。

最主要的,我还会,在房子里修行。

修行,就是学习如何从无明昏昧中苏醒过来,变得更清澈、更觉知,更能完全地活在当下,对眼前一刻能够觉察,完全没有一般旧有的投射、妄想以及聒噪繁杂的意念,所以除了晚上安眠,我几乎不在卧室里滞留,因此我的卧室小如蜗壳就好。

在房子里一个人住着的我,因为不需要与人交往,所以没有必要顾忌其他任何外人的眼光,这样就能够脱去往昔层层的包裹虚饰,让窒碍的身心舒缓如春风赤裸,因此我会每天都穿着宽松自然任意躺卧的禅衣,随便光着脚,头发和胡子长了也可以不理。

虽说“慎独精进”,但我该什么事都不着急,干什么事情,永远都是不紧不慢的。

真正的修行,是虽然无所事事,但却懂得禅定的乐趣。

比方说,冬天我会整日在禅房里“只管打坐”,甚至一连几个昼夜,我会如一颗深根大地的树,不去追逐,更不是死寂,而是了解生活的真谛,不在此地此时此人之外,而就在“此身当下一坐”。

......

这就是我的梦想,虽然一直没有实现,现在连一丝毫的影子都不可得,可能今生早已注定终无所得了,可能还是要等到来生,甚至轮回尽头那天仍然是梦,但它仅仅是一个梦,也足以让修行不成器、福德不具足的我心满意足了。

而,这个梦,又怎么仅仅只是一个梦。

因为梦是我最初的观想,那看见的是最初的心。

那个房子,就是初心的象征。

只要这个小房子的梦不灭,那我就仍然可以耐心净观世间如同净土。

即使佛陀早已说出太多末法世间的艰险浊恶,但我仍然信仰着这颗初心的宗教······

只要葆有这颗初心,才能够在末世仓皇的虚无中,出生实有;

在我法倾轧的绝境中,看见微光;

在万物凋败的荒沙里,埋下芒种。

“初发心即成等正觉”,只有葆有初心,才能在这人神迷离的毁败之地,与我那表象破落又实相庄严的末世山河啊,身土不二,相偎相依······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