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观心如水

观心如水

2018-03-06 21:17:14 来源:释寂然法师

佛经里,有一位月光童子,曾随水天佛,于久远劫前,修习水观。

月光童子熟习入定,总是练习观想自己身中的水性,如是穷尽津液精血的水、大小便利的水,乃至所有在肉体内循环往复的水,甚至江湖河海等等一切的水,然后了知身内的水与身外所有浮幢王剎、诸香水海世界的水,都是同一水性,没有差别······

之后,月光童子成就了水观,能使身、水幻化为一。  

一天,月光童子静室安禅,他的小弟子窥窗观室,只见室中遍满清水,其他什么都没看见。

小弟子童稚无知,感觉诧异,不知是师父坐禅,游戏般拿了一片瓦砾,激入室内的那泓清水里,只听得扑通一声,就顾盼而去。 

月光童子出定以后顿觉心痛,他想:我成就禅定,早已久离病缘,为何今日忽生心痛,难道是修行退失了吗?

正在疑虑时,小弟子来看他,说出如上事。

他这才知道了,然后告诉弟子:你先出去,等一会儿再回来,如果你看见满室水光,就立即开门进来除去瓦砾,其他勿动。

他又入定。

弟子回来,果然又看见一汪清水,那片瓦砾宛然水中,弟子走进去把瓦砾取出丢掉了。

月光童子出定后,感觉到身质恢复如初。

月光童子的水观,虽已臻化境,但经历此事后,他知道他的修行仍不究竟,因为他还未超越身见,不能究竟无我之境。

为此,他又追随无数佛,一直到遇见山海自在通王佛,才真正超越身见,明白一切虽皆是水,而且一切水中,皆没有一个我,从此才见道。  

读过这个故事,先不论月光童子的最后见道是否究竟,能如他这样,把身心观想成水光澄澈的人,该是拥有怎么的心境啊。

这几日在山中,我的心脏也有些状况,每天会不定地几次心悸且痛,骤跳到每分钟二百多后,天旋地转,冷汗冰颤,仿若濒死一般。

可是我仍然固执身见,更没有月光童子一般的水观定功,只能忍耐着,并正念于呼吸,扼守专注在胸怀间那一团的推挤悸动,身心也会渐渐平静回复,又无恙如初了。

山居中,除了这一天几次心悸的短暂时段,确实是苦厄难熬以外,我却觉得没有一时不沉浸在轻微而均匀的喜悦之中,即使心悸最疼的时刻,还都能感觉清澈而明晰。

庭院无声,枕箪微凉,温润如玉的午后阳光,漫过苇帘,照在虚室白墻上,疏落的竹影,秋风中徐徐轻动,窗外不时有好鸟飞呜,闻声却不见痕。

此时,这曾经堆在心头的一切物事,都暂且抛弃隔绝,一室便是宇宙,片羽竹影,都含妙理,此地此人,皆是现成。

甚至,我臆想,这心痛可能正是在酬偿过去的浑浊业障吧,我该漫不经心地,任由这一切乍起骤停,就这样地,终会熄灭消停。

刚刚的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的心悸后,我有些疲累了,忽地想起一首写于曾经仿佛谶语的老诗,可权作疗愈般,诵给自己的心听:

只有苦乐的    

醒梦    

却没有做梦者

故道上,是行去的足迹    

却找不见    

已走过的人    

心,点滴有限    

心外的秘境,却不可思议    

我,只如持咒般    

系心于呼出气息的尽头    

举宇宙之全力    

活在眼前一瞬

顺着不知将往的何方    

无羁游吟    

如寂静大地,等待阳光一样,等待    

业    

报    

  。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