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仓央嘉措情歌

仓央嘉措情歌

2018-03-05 21:15:09 来源:释寂然法师

深夜,守卫皆熟睡,门吱呀而开。

眼前是不知去处的夜色,身后是灿烂巍峨的皇宫,舍离了美梦中的妻儿,悉达多王子独自出走,唯有犬吠几声,留在过去的围城。

月亮清浅,大地沉寂,天地间只有这扇门的动静,门里是一个人所有的爱欲幸福,门外是遥远一棵树下的渺茫觉悟,这门打开又关上,如此意外又如此注定。

打开这扇门的,就是古印度迦毗罗卫国净饭王太子悉达多,后来被人们称为“释迦牟尼”的举世尊崇的无上智慧觉悟者——佛陀。

多少年后,还是一扇门,同样的吱呀打开,又沉闷关上,只不过时空已经辗转幻变成千年后的西藏天边。

而此时,千年前开悟的梵文长行,已经拖沓得不合时宜,只有至情至性的短歌,才能表达当下的情境:

那东山顶上,升起皎洁月亮。

年轻姑娘面容,渐渐浮现心上。

原来门吱呀开后,一个不守戒规的喇嘛偷偷溜进少女的闺房,他竟敢对情人如此热烈大胆地自白:

常观想活佛面孔,从未显现眼前。

却没想情人容颜,时时映在心间。

是什么样的喇嘛和尚能写出这情歌,如此简洁,又那么直接,竟用远处最平静的月亮,勾勒出自己最难耐的欲望,连佛陀的梵行与佛法的寂静都不能丝毫感召他的凡心,千年传承的智慧光明竟然挡不住一张情人的俏脸。

而且他想到了,说出了,并做到了,仍然有诗描述他接下来的行径:

黄昏去会情人,黎明大雪飞扬。

莫说瞒与不瞒,脚印已留雪上。

守门的狗儿啊,你比人还机灵,

别说我黄昏出去,别说我拂晓才归!

人家讲我的闲话,自然是说得不差,

少年我脚步轻盈,曾走过女店主家。

这少年到底是谁?能把赤裸裸的自我,全部摊开,而且想之即得,满怀得到后,还必须吟成诗歌,在这人间绯闻般传诵;

住在布达拉宫,我是持明仓央嘉措!

住在山下拉萨,我是浪子宕桑旺波!

对,就是仓央嘉措,当时人们普遍对他都有相同认识:“喇嘛仓央嘉措,别怪他风流浪荡,他所追寻的和我们没有两样!”。

六世达赖喇嘛,西藏的政教领袖,身处号称戒律森严的喇嘛教格鲁派之极巅,却仍然有如此行径,不由得不让人瞠目结舌。

十七世纪的西藏,政治宗教交杂多事,颠倒恐怖,权谋贪欲斗争激烈,泡影变幻。

五世达赖喇嘛在蒙古固始汗的支持下夺得政教大权,并得到了当时中央政府——清朝的认可,被册封为“西天大慈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达赖”世系的地位由此奠定!

1681年入冬,五世达赖突然病重,正值布达拉宫扩修,为保证西藏安定的局面和布达拉宫工程顺利进行,五世达赖自己要求“密不发丧”。1682年2月25日,最杰出的“达赖喇嘛”——五世达赖喇嘛,在刚刚建成的象征着他丰功伟业的布达拉宫中与世长辞了。

拉萨街头却一片宁静,既没有举行隆重的追悼法会,也没一个噶厦官员祈祷达赖早日转生、重回布达拉,更未见什么大喇嘛去打卦降神转山观湖,来寻访灵童的出世方向与灵犀。

西藏的一切,亦如既往,一切政教事务仍由摄政王王桑结嘉措代行处理,连当时驻兵西藏的蒙古族带兵官“达赖汗”要见五世达赖,也被桑结嘉措用“达赖入定,居高阁不见人,凡事传达之命以行!”的理由推脱而过。

就这样,十五年过去了,五世达赖仍未出定。

公元1696年,康熙帝在蒙古亲征准噶尔叛乱时,偶从俘虏口中了解到五世达赖已死去很久,即降旨向桑结嘉措问罪,甚至放出狠话:“云南、四川、陕西之师,见汝城下”。

桑结嘉措对于康熙帝的谴责感到恐惧,一方面写信向康熙认错,一面派人赶快寻找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

1697年,选定仓央嘉措为六世达赖的“祖古”(灵童),仓央嘉措意为“梵音海”,系藏南门隅之邬坚岭地方人,生于一个农民家庭——这个十五岁的少年,便是西藏历史上最有名的浪漫诗人,生平迷离又极具才华,也是最具争议的一个达赖。

在西藏,通常情况下,转世灵童在五六岁就已坐床,并经受为灵童专门定制的经院式教育,仓央嘉措则不同,都已经十五岁了,才被捧入“西天大慈自在佛所领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的角色和生活——他根本不适应!

因为他的童年及少年时光,是在民间无拘无束地度过,他全家更是藏传佛教中另一具有最大开放性并极其灵活的喇嘛教宁玛派的忠实信徒,他从小就形成了放荡的个性,向往自由自在的生活。

但,命运作弄,他突然远离故乡隔绝亲人,骤然端坐于“活佛法王”的高位之上,没有了同龄的玩伴,没有了熟悉的环境,一天天只能面对艰深浩瀚的经书,和这些老得掉渣的迂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