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在深林中

佛在深林中

2018-03-02 22:05:11 来源:释寂然法师

朋友问我:什么是死亡?

依佛教的说法,死亡是舍弃了寿命、暖热、意识,呼吸已消停,根识已不再作用。

依医学的说法,死亡是瞳孔放大、心跳停止、脑电消失,不再有生命迹象。

一个人的死亡,意谓着沉重的肉身即将腐败散坏,拥有的一切将不再拥有,所有的亲爱分离永诀——

但也因为有死亡,我们才发明许多宗教与哲学,《阿含经》也说:

世间若无此三(老、病、死),佛不出世,亦不说法。

以有此三故,佛出世为众说法。

面对死亡,无数古今达人在追求长生不老的仙丹或转世不死的妙方,但从来没有一位获得成功。

佛陀冷眼旁观,说到:「一切人归死,无有不死者」,他认为避免死亡是徒然无功,有生必有死,除非是不生。

也就是说,尽此生之后不再死,唯一的办法就是不再生,才能究竟不再死。

朋友问,那「不生」是可能的吗?

《阿含经》说:

四谛之妙法,如实而不知,有生亦有死,不脱长流海。

是故当起想,修诸清净法,必当离苦恼,更不受有患。

佛法认为,不生当然可能!

只要你彻底了悟「苦、集、灭、道」四个谛理,不再执着五蕴,超越业力的牵引,断舍世间的羁绊,就能不生不死。

朋友说:若能明白死亡是无足轻重的事,或许可以帮助我们放下迷思,那么,我就不会恐惧死亡了吧。

我说,我觉得这种想法,其实是一种消极的逃避与对真相的漠视。

就像伍迪·艾伦·老不正经曾说:“It’s not that I’m afraid to die, I just don’t want to be there when it happens.

对于此生的我们,死好像只是一个遥远假设的概念,我们无法当下体会死亡是什么,甚至随意调侃死亡,好像死亡是无足轻重,因此就稍微排遣了死亡一样。

可是,对大部份的「正经人」来说,还是不容易由观念的解惑和心理的排遣来驱除恐惧,因为恐惧是深刻入我们的生命经验,深沉入我们的意识中,面对这不可避免的、不可挽救的死,又是情何以堪!

但,还是有方法来转化、消弭这种恐惧。

有佛法,就有办法!

佛陀在《阿含经》里,讲述了他自己如何面处理这种恐惧。

佛陀当初逃离王宫之后,尝试了许多流行的宗教方法,最后追随著名的外道大师郁陀迦罗摩子,并且在大师的指导下很快就学成了世间最高深的定——非想亦非非想处定,外道大师还准备让他独挑该教团的领导之责,可是佛陀发现自己依然无法彻底降服烦恼:「这一教法无法把人导向离欲、离贪、灭尽、寂静、证智、觉悟与涅槃,而仅仅导向非想非非想处定」,他不能骗自己,于是他离开而继续自己的探索旅程,行脚游化于摩揭陀国。

佛陀发现摩揭陀附近有一个地方,「对一个想要精进的人而言,这是个适合精进的好地方」,因为那里是「一片令人愉悦、喜爱的大地与树林,一条有着舒适平滑河岸的清澈河流,附近还有一个村落可作为乞食的据点」——佛陀在这片森林中住了一段时间,最初觉得住在森林中十分自在,但他又对这种自在有了警觉,他回想起自己人生种种的过去,想到世间存在的无常与苦厄,他觉得现前刻意选择的清净与自在,可能是一种逃避,只是把无可避免的恐惧和不安,又做了一次聪明却不彻底的转化,又是另一种难以承受的生命之轻,那些不可逃避的烦恼和痛苦,还在那里,只是换了包装和模样。

因此,他又想到:「在每月十四、十五、初八日等特殊神圣之日的夜晚,若我那时刻意到令人怖畏之处过夜,例如去果神庙、林神庙、树神庙等令人毛发直竖之处,或许我会碰到那种怖畏与惊惧?」

之后,在一个月黑风高、神鬼森严的夜晚,佛陀下决心要挑战一下「恐惧」,选择来到那血祭神庙尸林墓地等令人惊恐之处,在危险和恐怖中,一人独自经行。

佛陀多年后,曾和阿难提起那一段恐怖时光:

一只鹿可能向我靠近,一只孔雀可能碰断一根树枝,或一阵风可能吹得树叶沙沙作响。然后,我想:现在生起的肯定就是怖畏与惊惧吧!

佛陀继续经行,他带着正念正知,不断经行。

他提起左脚,他知道自己提起左脚;

他移动左脚,他知道自己移动左脚;

他落下左脚,他知道自己落下左脚;

他提起右脚,他知道自己提起右脚;

他移动右脚,他知道自己移动右脚;

他落下右脚,他知道自己落下右脚;

佛陀观察自己行走的全部过程,持续地保持着觉知······

他走着走着,夜深了,深林寂静地诡异,仿佛有一种时刻到处又无时无处的极端压力,从时空的无限深渊中,一股强烈的恐惧如巨海的波涛翻涌而来。

应该怎么办?

佛陀想到:

「为何我老期盼着怖畏与惊惧呢?」

「当它们出现时,为何我不去克服它们,同时保持当时的姿势呢?」

他不回避,直面而立,保持着姿势不动,在整个世间面前,他持续地观照觉触着——在那个时候,他知道到他已经发现了转化恐惧的方法:

当我感到怖畏与惊惧时,我便不站立、不坐下,也不躺卧,直到克服它们。

当我站立而感到怖畏与惊惧时,我便不行走、不坐下,也不躺卧,直到克服它们。

当我端坐而感到怖畏与惊惧时,我便不行走、不站立,也不躺卧,直到克服它们。

当我躺卧而感到怖畏与惊惧时,我便不行走、不站立,也不坐下,直到克服它们。

也就是,心中恐惧出现当时,仍然保持当时的姿势,走路时继续保持走路,站立、坐着、躺卧时都继续保持当时站立、坐着、躺卧的身姿,坦然面对当境的死亡与恐惧的威胁,直接去感受当下身、心正在发生的实况,这样将有助于舍弃对未来永不来的死亡幻想,也将有助于舍弃粘着于过去的心念。

正住于当下,应是最有力地直接面对死亡及消弭恐惧的方法。

无论恐惧在何时发生,无论当时我们处在行住坐卧任何姿势,只要保持身心不动,恒守正念,如真如实,如其所是,恐惧就失去了力量,犹如草叶上一滴晨露,迟早将被正念的阳光蒸发。

朋友又问:难道这就是佛陀的办法?

我说,是的,就是这样的办法,没什么秘密或者奇迹,这不是一个精彩的故事,没有天降的神迹与宏伟的情节。

佛陀就这样做了,然后恐惧、不安乃至对死的惊忧,就这样地被降服了,就这样。

朋友最后说,那我是不是也可以?

你也可以,只要是人,都可以。

但,最后要提醒的是:若不想临死抱佛脚,平时就应多作身心观察的练习,或作「死想」的练习,真到面临死亡或其他无常事件时,我们才会平静处理,就像平时努力赚钱攒钱,到了月底才能还清信用卡。

朋友最后问:难道佛陀也是人?

嗯,佛陀,这个男人来自地球,我最后回答。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