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精英信佛

精英信佛

2018-03-01 21:37:41 来源:释寂然法师

说起老友。

他算是一个“信佛”的海归“精英”,年薪丰厚,职场风光,有车有房,啥都不缺。

有一天,他约我喝茶。

喝了很久,茶淡了,他的思绪却渐浓,他说:“我这种人,是有钱却没有快乐、有地位却缺乏生活品质的一群。”

是的,他年轻且新富,对文化和性灵仿佛都深深了解,已先知先觉地体验到现实的生活状态必须改变,所以开始探寻心灵的归依,他知道,“赚钱只是谋生的手段,但谋生只是最低级的生物本能;如果已经过了这个阶段,难免想建立自己的内心精神来应对环境的茫然。”

我了解他,他其实很不容易。

我也总为他乱把脉:“你的这个’我’承担了太多恐惧、怀疑、焦虑、不确定、抑郁——这就是你内心所受的煎熬。这一切实在不可以只用知识或者心理治疗就能得到解决,其实心灵或生命本身也依然让自以为先进的现代科学有太多无奈。”

我知道,在此时,已不再年少冲动而又仍旧心有灵性的他,再也不用别人向他传“福音”,他很自然就把很多精力放到寻找心灵归宿上。

但,他既不赞同父辈们或绝对的唯物世故或对神教的近乎迷信,也不愿投奔到基督上帝的怀抱,因他始终觉得西方的信仰思想与自小在东方思维里成长的自己还是有相当的隔阂,所以最后还是把眼光投向肇端与东方现已泛滥西方的“禅”——只不过在他词汇里,东方古董般的“禅”,已替换成了更富国际化的Zen。

现代社会中,Zen真可谓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更反讽地说:Zen都已经被申请成为了品牌,比如时装品牌的Zen、软件系统的Zen、高档SPA的Zen、家居家具的Zen等等,Zen仿佛已经物化渲染到整个时尚及文化,处处在在都可触到Zen的设计和意味——Zen has reached the zenith of her prosperity.

就像近几年来,蛮流行的一本书《The Diamond Cutter: The Buddha on Managing Your Business and Your Life》(《当和尚遇到钻石》),讲述了一位格西喇嘛(据说是伪,现更沦丧为邪师)以佛法的智慧亲身亲历地缔造商业的现实传奇——作者佞说:“无论商业活动,还是古老的佛教智慧,甚至人类所有的一切活动,都是为了丰裕自己的生命,达到自我内在与外在的充盈”。

还有前几年也流行了一段时间的《Le moine et le philosophe》(《僧侣与哲学家》),讲的也是一位著名的法国哲学家与他出家为僧的儿子开展的一场藏传佛教与西方思想的对话——当和尚的儿子说:“从早到晚,在我们生命的每个刹那,我们都在与自己的精神打交道,即使对精神最微小的改造,也会对我们的人生和我们对世界的感知产生巨大的影响。”——哲学家父亲最后附和说:“它们启发我产生了对佛教智慧越来越多的钦佩,及对佛教形而上学的疑虑,也使我隐约看到‘为何佛学吸引西方’的一些解释。”

可以说,以上这两本书的观点,就是最能进入现代城市人们心灵的一个模糊却相对熨贴的答案。

在大众传媒上,国际国内的各色明星也纷纷宣扬自己皈依我佛,如王菲、李连杰、金城武、李东健、基努·里维斯、奥兰多·布鲁姆、李察·吉尔等等,而企业界也更不隐晦,某航空董事长、某皮鞋老总、某地产经理等等,还有那位临终出家被骗巨财的“林黛玉”,甚至某前总理的女儿“能力之外资本等于零”的李某琳都宣称“每天要禅坐静思”。

于是,趁着这股风潮,我这位老友也把书房渐渐装饰成了禅房,定时打坐,常常“内观”,力推其他世故事务,各处体验不管是佛教、印度教以及其他什么NEW AGE的各式禅修,并开始研究“新素食主义”,尝试“生机断食疗法”,甚至戒律苦行般的过午不食,开始对“爇香”、“吃茶”、“棒喝”等禅里的意象感兴趣,开始参学各大佛教名山道场,自驾游西藏找喇嘛活佛,年假飞到日本某禅寺体验“只管打坐”,还准备秘密寻访缅泰边境的森林道场去找“活着的阿罗汉”......

他说他做的这一切,是想真正地成为一个生活的觉者,让自己的心获得真正的安详。

我说,随喜你,真心地随喜,愿你成为现代的维摩诘。

他抬起头,但不看我,说:我现在可还不是一个佛教徒哦。

我笑说:希望你‘信’佛,但别‘玩’佛”。

但也没关系,《法华经》中说“一称南无佛,皆共成佛道”,但愿他上天入地,无论成妖成魔,也终会成佛!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