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爱经

爱经

2018-02-28 23:47:36 来源:释寂然法师

最光明的那个早上

我为你下山而来

我手里拿着莲花

用它爱你

也用它恨你

你却念一页梵经

用它恨我

也用它爱我

很久之前,我曾许诺带她去印度朝圣,说如果亲身朝拜过佛陀的五个圣地,今生就不会堕落,来生也一定往生善道,最起码不失人身。

我的许诺一直未成,所以她自己去了印度。

从印度回国,她直接来看我。

也没多说什么,因为关于那五个圣地,我即使没去过,也该比她更了解。

我们默默喝茶,她说,你的茶比印度的茶好喝。

喝茶时,她订好了机票。

茶喝完,我送她上车。

看车开远,我回头走在回去的路上。

不知何处飘来一股咖喱味道,我感觉自己好像是漂浮在加尔各答的街道上,在被涂上蒂凡尼蓝的破旧楼房街坊下,行走过拥挤杂乱的人群以及柚红色的尘霾,天空上充满了亮光。

佛说:

有一百個心愛者的人,就會有一百個悲傷。

那些有九十、五、四、三、二、一個心愛者的人,就會有九十、五、四、三、二、一個悲傷。

而那些沒有心愛者的人,則沒有悲傷。

我說只有這樣,一个人才會沒有憂悲苦惱。」

羞愧地想到少年时,我更会愿意有一万个悲伤......而现在是一个也无,以后也不会有哪怕一个半个乃至一丁点个。

「世间哪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全与不全,只是对人生的虚妄预估,哪得双全?!

确切地说,世间本没有双全之法,而且认为双全法还能有哪怕一全的人,也都是不明佛法而已。

如来不用谁去成全,法住法位,寂静圆满,没有你,这世间也不会缺少阿罗汉;世间也不会被你成全,世间本来无常,有全有成的话,那就不是五蕴世间了——所以我才只选择出离世间这一路,出离也是为了此生能见道,因此舍弃了很多,但也不后悔,因为那是自己的抉择。

虽然心里会曾有失落,觉得那些温柔、色彩、感动,毕竟不能亲近了,也只是这样了,这样也挺好,清清淡淡,这世间该就像一个陌生城市里朋友的家,我曾偶然来过,借宿一晚,无声安眠,然后清晨又静静地离开,什么都没惊动,只是把自己留下的些微痕迹打扫干净了。

「如果你得到一位成熟的伴侣,一位端正、睿智的同道,那么你该克服一切险阻,与他同行,愉悦念住。

如果得不到一位成熟的伴侣,一位端正、睿智的同道,那么你就独自游荡吧,如一位国王抛弃他的王国,如一头野象离开他的象群。」

少年的我,曾写下许多关于爱的诗,开头的那首就是,我给它起名叫《爱经》。

我知道,其实,即使是一个真正的诗人,也很难像他在诗里所表达的那样爱,文字描述的都是过去的情绪,就像音乐是通过自身的消失而构成的诗意与美感,是无常,都无自性,那作用虽宛然尤在,但却已不是此刻当下,所以说,在最深处和本质上,诗与音乐,和无常,乃至死亡才最接近。

说音乐和诗不回应现实,乃至抹掉现实,其实不究竟,这当下的观听,不正是无常,才起了变化,才引出了另一番心境吗?

或许,说为无常,难以被接受,所以才有印度的“声不灭论”,想要靠着“不灭”的慰藉,来暂时缓解一下对无常的拒绝与无我的惊恐吧。

把所有爱的歌

都换一个词

慈悲。

把所有悲伤的句子

都换一段旋律

寂静。

把所有喧嚣的色彩

都换一种节奏

空白。

我是这样的人!

我就喜欢在江湖上飘荡,不管别人怎么说,只要自己感到愉快而心安理得。

有时候,我看起来有些过于坦率,而且不关心到底应该去向哪里,但是,我确认我专心于生活,而且异常勤奋。

因为专心而勤奋,而我只是不希望把时间浪费在那些陈词滥调的规矩上,不想为迂腐无聊的人活着,不想为生命只局限于贪爱的谜经中,因此而不能双全,甚至一全都不可能,那就让我成全这不全吧。

我一定要先于飞行的仙人

抵达灵鹫山

先于荒草掩没古道

先于敦煌经生誊错长行

又遗失了重颂

薰歇烬灭,光沉响绝

即使最后前往鹿野苑的那个人

早已不是我

也该是一位行脚的头陀

低眉合十,梵语问路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