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年过完了, 聊一聊寺院的年味

年过完了, 聊一聊寺院的年味

2018-02-26 17:14:47 来源:续祥法师

临近年关,各行各业的人都纷纷收拾行囊,回家过年。唯独出家人还要坚持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在寺院里迎接年关的到来。

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出家人无家可归,只能漂泊在外四海为家,另一方面出家人的家就是寺院,寺院就是出家人的家。 就连很多云游在外的僧人此时也会纷纷回到寺院,与常住的师父们一起过年。

佛陀在世的时候,出家人只能树下一宿,而且一棵树下不能连睡三宿。那时候连寺院都没有,出家人真的是居无定所,四海为家。更不要提回寺院过年了。

后来摄摩腾与竺法兰两位高僧将佛教传入中国时,汉明帝安排两位高僧在当时负责外交事务的官署“鸿胪寺”暂住。随后汉明帝敕令为二位高僧修建僧院,取名“白马寺”。

这“寺”字即源于“鸿胪寺”之“寺”字,后来“寺”字便成了僧人居住之地的一种泛称。

一开始寺院里也是没有过年的习俗的,直到唐代以后佛教完成了汉化的过程,寺院才逐渐开始重视过年这件事情。

尤其在后梁时期,被认为是弥勒菩萨转世的契此和尚在正月初一这一天出生,中国人的大年初一也就成了佛教未来佛的圣诞。

于是这一天的寺院往往是一年中人最多,最热闹的时候,寺院内香烟袅袅,钟声阵阵;寺院外人声鼎沸,车马如龙。寺院的空气中除了往常香烛燃烧后的木炭味,还多了鞭炮爆炸后的硝烟味。

此时人们到庙里去,主要是为了进香,求菩萨保佑新的一年福寿安康,平安喜乐。为了第一柱香的彩头,除夕夜天不亮就有许多人来寺院排队争取烧上第一支香,许多大庙每年除夕夜从凌晨开始山门外就排起了长队,据说一座寺院新年上的第一柱香会得到佛菩萨的格外关照,上香的人也一定可以所愿皆成。

人们在庙上烧香、磕头,听法、这一套流程下来总要转悠半天,必然又饿又累。于是庙周边的商贩纷纷架着挑子,推着小车,在庙门口摆摊卖吃食,这些摊子往往座无虚席。久而久之,除了吃食以外,寺庙外面还出现了货物、农具、种子等物品的交易活动,这就是庙会的诞生。

庙会庙会,是依托庙而建立的,中国最早的庙是祭祀先祖的场地,而从古代文献上可知,周代宗庙之旁便有庙会了。但佛寺的庙会则是在宋代以后才发展起来的。

庙会初期只能解决人们吃喝拉撒以及物品交流的需求,后来随着这一习俗的不断巩固,庙会又开始为人们解决娱乐的需求,增加了杂耍、舞蹈、戏剧、出巡等各类娱乐活动。

于是过年进寺院烧香、逛庙会成了人们不可缺少的过年内容。不仅善男信女们乐于此事,乐此不疲,而且没有信仰的百姓亦多愿意随喜添趣。

除了庙会的活动,寺院为了吸引香客,在过年的这几天也会举行相应的活动:除夕敲钟、“烧头香”、点灯、放生等等,除此之外,年前的“腊八粥”、“写春联”等迎新春活动亦是寺院一年当中的重头戏。

此时的寺院,大多都已然装扮一新,远远望去,雕梁画栋里大红灯笼与明黄彩旗交相辉映,挂满了红色许愿带的树木错落有致的排布在庭院里,一片吉祥喜庆的气氛。

春联、年夜饭这些世间人流行的过年习俗其实寺院大多数也有,只不过在内容上面稍有不同。寺院的春联一般很少出现“前程”、“平安”、“阖家”、“福寿”等词,取而代之的是:“清凉”、“吉祥”、“慈悲”、“自在”、“彼岸”等词。

寺院的年夜饭也另有别名——“普茶”,普茶,普者,普遍周详之意,虽然只有一盏茶,然而上奉十方诸佛,中供诸贤圣,下及六道品,如大雷音,如大云雨,三千大千世界一切众生,莫不沾染茶露,生欢喜心。这一活动主要目的是把全寺院的诸位师父汇聚在一块,共度佳节。

普茶在丛林中兴起,最早起源于禅门,自唐代百丈禅师制订清规后,农禅并重一直是禅门所倡导的,由于佛教寺院多建在高山丛林,云来雾去极宜茶树生长,所以许多好茶皆出自僧人的栽培,因此自宋以来,举办茶宴已成寺院常规活动。

普茶的程序一般是和尚感谢大家一年来的承担与护持,总结一年的工作,送出新年的祝福,向所有僧众及四众弟子表示一年来对于护持寺院,各种劳作的辛苦表示感谢,并和大家交流寺院新一年的展望,策励大家继续用功办道。

普茶活动的最后是大家共进晚宴,这大概是寺院中年味最浓的时刻了,全寺院的人都欢聚一堂,各种小菜摆满饭桌,茶水饮料穿插其中。

全寺的僧俗老幼在一起共叙道情,彼此说着吉祥的话语,其乐融融。

饺子、元宵、火锅,各地风俗不同,主食也不同,一样的是都填饱了大家肚子,还温暖了大家的心坎。

年穷已尽三十日。世事人情俱告毕。蜡烛流泪喜春来。打鼓普请点茶去。”——明末懒石聆禅师。

随后各个堂口的值班师父们就要各司其职,照顾香客与火烛,剩下的师父们吃完年夜饭后,会聚在一起“冲壳子”(聊天)“守岁”,等到零点,大家一起敲祈福钟。

闻钟声,烦恼清,每一声钟都代表每个人内心美好的祈福,祈愿祖国昌盛,人民安乐,在新的一年里道业增进,六时吉祥。

在寺院过年的除了师父们,还有很多善男信女,他们选择在一年最热闹的几天中远离尘氛,在寺院安详清净的环境中度过。

寺院内僧俗老少上百口人,其乐融融的在一起做饭、扫地、看春晚,这也为寺院增添了几分不同凡俗的年味。

这种年味里不仅有对未来的憧憬,更有对往日的珍惜。不仅有节日的欢愉,更有一种出离的清醒。

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群目的地一致的旅人,在到达目的地之前的某个晚上,席地坐在夜黑风高的荒郊野岭,燃起羹火,一起抱团取暖,一起庆祝已经走完的路,憧憬还未走完的路。

在解脱的道路上,我们都是行人,都还需要继续往前走,也都还需要在某个心力交瘁的时间点抱团取暖。

春节对于我们而言就像佛经中描写的化城一样,可以给我们一个歇脚的地方,等我们身心不再疲倦时,还是要继续向前走的。

而当我们还在化城时,不妨投入其中,好好歇息,为来日的征程做准备。

郑科彦 本文来源:续祥法师 作者:大象佛学图书馆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大象佛学图书馆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