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也说苏曼殊先生

也说苏曼殊先生

2018-02-23 22:14:00 来源:然妙法师

民国时期名人无数,在我认为,那应该算是最后的封建王朝与西方文明碰撞后发出的火光以及王朝最后的辉煌。那时候,王朝虽然覆灭,但是依然还有那么一部分贵族,他们骨子里有着中华文明的熏陶,又接受西方文明教育,加上一腔报国热血,于是,呈现出那个时代特有的文化运动高潮。

苏曼殊先生应该算是当时名人中的一位。早年,我对这个人有过兴趣,曾经收集许多有关于他的书籍,一度认为他与弘一法师是那个时代的两颗流星,两颗平行的流星,我给予他们同样的敬重。当时曾想,要是让他们在那个时代相遇,会产生什么样的故事,惺惺相惜吗?还是默然而对?后来,随着年龄增长,觉得是自己幼稚了,他们两人的性格完全相反,属于活在两个轨道的人,哪怕相遇也是枉然。站在佛教的立场,苏曼殊虽曾两度出家,但与弘一法师,乃至当时诸多的法师而言,他不过是个槛内人。因此,如今我更愿意称呼他为先生,而不是法师。

也说苏曼殊先生


印象中的曼殊大概13岁上下出家,因为疾病,家人将他抛弃,冬日的一间柴房里,有个老和尚见到这个无家可归的人,于是带回寺院,病愈,理所当然的出家。据说还是好好学了一些教理的,为他以后的才学奠定了基础。后来,因为想念日本的母亲,去往日本,在那里与静子——姨母家的姐姐相恋,在婚期之前,弃静子逃回大陆。回国后,对革命产生兴趣,与诸多革命人士结交。教朋友的妻子张震作画,又产生感情,差一些背弃朋友与之私奔时,突然自己消失……他的多情与任性,有时候我会将之与徐志摩重叠。他有些才气,悲情、浪漫,虽曾有过僧人的身份,但终归只算是个文人

同时期的柳无忌先生曾著《苏曼殊传》,说他并是不由老和尚收留,而是在其21岁时,自己跑去出家的。他15岁到日本留学,大同大学、早稻田大学,都就读过。很早参加革命,出家是对革命之志感到心灰意冷时做的决定,但一年多后,仍旧与诸多革命好友结交,所写著作,大多谈及革命,或为唤醒世人革命之志的警世文,颇有当代革命志士的情怀。他感情脆弱,极度需求感情,但也并没有因此出离轨道,感情于他,很多时候是一时兴起,或者是心灰意冷时的寄托。他一生都在漂泊,作为中日混血儿,少小失去母爱,留下些心灵的悲情,他自己将之称为身世之痛。从懂事起,就开始没完没了的流浪。他一生穷困,大部分钱资都花在旅途上了,文学方面有些建树,翻译较多,却也常是半途而废。传记中说总见他想做某事,开头了总没结尾。想来率性的他,灵光一现就开始一个计划,却又没有勇气一直坚持。这一点,我较为赞赏弘一法师,法师是位极为认真的人,虎头蛇尾的事,大概不屑为之。

大家对他的评价是率真、任性,如同一个孩子。他可以在不告而别离开日本时给自己的兄长写绝命书,说要跳海自杀;可以在朋友出门之际,偷拿朋友的钱自己跑去香港;可以拿师兄的戒牒替代自己的;可以敲掉口里金牙换糖吃;可以用朋友资助的钱去吃花酒,一掷千金,过了今天没明天;可以在病重之时仍旧枕头下藏大包的炒糖栗偷吃……最后,他死于自己的任性,或者说是率性。

他的一生,有关佛教著作、佛教贡献乃至佛教修持的记录几乎没有,只因为曾经出家,世人便喊他和尚,甚至因为和尚的身份,受过诸多友人资助,乃至到今天,依然有人喊他“大师”,关于这一点,我其实是不想认同的。他可以是文人、诗人、革命人、学者,唯独不能算是僧人,因为,如若他是僧人,那就是玷污了佛教的僧人。出家还俗,还俗又出家、多处留情、著情文艳诗、吃花酒、偷盗,等等,对于一位合格的僧人来说,任何一项都不是可行的。

对于他的一生,从文化的角度,我对他敬重,毕竟,他也算是一种时代特色;对于他的性格,我表示同情,他为自己编织了一个网,尽其一生没有跳出,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是世间抛弃了他,还是自己抛弃了自己,性格害了他的一生。他英年早逝,以昙花一现的方式出场又离去,让世人记住他。

只是,后人该记住的应是他的悲情与才气,不该是他的身份。他只是先生,不是法师,更不是大师。

郑科彦 本文来源:然妙法师 作者:大象佛学图书馆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大象佛学图书馆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