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妈妈饭

妈妈饭

2018-02-07 23:51:43 来源:释寂然法师

我想吃妈妈的饭。

与禅师对坐独参时,他直截说出自己的“禅修觉受”。

禅师说:“当你在禅坐时心中升起对家的眷恋,你应该觉知此时的这心是善,还是不善,禅修是培育善的心……”

我想吃妈妈的饭。”

他重复着这句“觉受”。

禅师说:“你要警醒你此时的心,是否已经离开了禅修的所缘,失去了正念……”

我想吃妈妈的饭,我想吃妈妈的饭,我想吃妈妈的饭……

他像是痴呆了一般,兀自低坐着,不断重复着这句“妈妈的饭”。

禅师波澜不惊,轻轻叫侍者把他抬出去,然后笑着吩咐说:“带他去吃妈妈的饭吧!”

两个侍者一脸疑惑,但也不敢再问禅师什么,然后拖着他,出了禅修中心…….

远隔重洋,千里之外啊,哪可能有“妈妈的饭”?

也许,世间每一个未解脱的人,都会有一种情怀,抑或说羁绊——每个人离家后和归家时,最在乎的就是那一口“家的味道”,饱含着妈妈的浓情,骨肉的亲爱——“妈妈的饭”,是一个人最原始的需求,也是一个人最精致的享受,既能慰藉风尘满襟的疲惫身心,又可寄托沉吟九思的望乡情结。

他后来对我说:但出了家,“离家、非家、出家”,“独一静处,专精思惟”,“游行人间,江湖任寄”,就再也难以吃上一口“妈妈的饭”,因此,我那时坐禅是着了魔,走火入魔,心里想说的太多,但憋出嘴的只有一句“我想吃妈妈的饭”。

我问:那你最后怎么好过来的?

他说:俗话说,“最地道好吃的饭,往往藏在里井深巷中”。

在禅修中心外,就有这么一家老字号小吃摊,搭在禅修中心外面的一个佛塔旁,由一位80多岁的老妈妈独自经营,营业时间为早6点至晚上12点,价格平易近人,味道也数十年如一日,所以禅修中心的禅师和周围的乡人都亲切地称之为“妈妈饭”——就是这么一间不起眼的小棚子,生意火爆得不得了,每天都有好多人排起了长龙,就为了尝上一口“妈妈饭”。

那天,我迷迷糊糊被那两个二货侍者拖出禅修中心,才到妈妈饭摊所在的巷子口,一团团浓厚飘出的美食香气就令人垂涎欲滴、欲罢不能,突然就让我这个资深吃货一下子回过神来!!!

我推开侍者走近一看,这些居住在禅修中心附近的当地人都在美滋滋地埋头吃着,可能是因为刚从禅修中心里禅修一座后才出来的原因,他们都显得安静而从容——每天都能吃到乡味小吃,还能保持正念禅修,这才是让人着魔而不愿觉醒的生活!

我问:那到底“妈妈饭”是什么?

他说,奶奶的小店招牌小吃,就是“妈妈饭”。

其实非常简单,“妈妈饭”,是用酥油和米饭一起煮出来的,吃的时候拌上一点煎牛肉的油和老妈妈独家秘制的辣椒酱,除此无他,就是这么简单,但是让人一吃,就简直停不下来。

除此之外,“妈妈饭”,还有包括其它,诸如鱼汤米线、干拌面、炖猪肉、烤鸡翅、炒空心菜、煎炸土豆碎等等,也都特色鲜明,别具风味,每一份都是一个价,一份折合人民币才不到3块钱。

棚摊里,老妈妈一直在里里外外地忙着,只有她老人家一个人,忙前忙后的她,一点也不像80多的老人。

而且,虽然生意火络,可是老妈妈并不富裕,但对于走到小店前化缘的僧人和乞丐们,她都会进行布施,这点让我非常敬佩。

我看着老妈妈忙碌的身影,我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妈妈,也这么大岁数了,还不能颐养天年,我也还未能以阿罗汉果,去报答她的生身之恩,我一边吃一边哭,哭到老妈妈以为我太饿了,把“妈妈饭”给我添了一碗又一碗……

吃饱到将要爆炸后,我自己一个人走回禅修中心,禅师看到我,对我说:“具备正见之后 ,再加上禅那的帮助,心就会更深入地从情感和理智的层面上,从过去的依附和既往的羁缚中松脱出来,就更容易真实地去体会到心虽无处落脚、但却不是断灭,而是解放后的巨大轻松与得未曾有的自在。”

我问他:你明白禅师最后的这段话了吗?

他说:我只希望能够放下过往来密集禅修的人,以后会越来越多,如果禅修一座后,可以前往老妈妈的店,吃一碗“妈妈饭”,一定让你吃撑了还想再吃······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