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冬有雪

冬有雪

2018-02-06 01:09:44 来源:释寂然法师

听说,在家的方向,下了一场雪。

家那边的老友说,这个冬季,也许雪的花期,最是漫长。

可能是的,不知是他预测得准,还是我的错觉,这些年来的冬季,总是越来越长,比记忆里的每一个都长。

夜静了,想说说话,却还是一杯茶、一人饮。

若问我饮的是什么茶?

我会说,这茶沏泡的不是陈年往事,而是秋天刚刚落下的木叶,只能用细密的想念,才能还原出里面所有的香气。

冰雪边城,草木江南。

遥想远方,雪如夏日飞虫,绕着路灯。

归家的人身影迷蒙,直到一切都被雪藏起来了。

孩子在暖被窝里的梦中屏住呼吸,想听到那雪落时,不同于水滴的乐音。

接了老妈一个电话,电话里老妈在海边,我说,今年我可能又回不去了,所以见不到这场雪的遗迹。

只能妄想,此时的雪,应该美得像十五那晚的月光;只是冥想,雪中的人,笑着走着,就白了头;只是遥想,燃烧的木柴、沉实的棉外套、烫嘴的烤地瓜。

想起早上,看镜中自己的眼神,虽纯净却也适度地苍老了。

偶尔但极少的和老友们闲聊,也不得不渐渐倾向孩子、爱和幸福。

但和这杯茶一样,还是少了点芬芳,就像寒冬里街上匆忙相遇的两个老友,只是寒暄不该提及好久不见的雨后花开以及梦里的面朝大海。

也许,甚至应该肯定地说:雪,若再下久一些,我也会冬眠去了。

今天该早点睡。

或许应该听一首歌,或者看一本书,这样不知觉地就会入睡了,直到从一次清爽的午睡醒来,老妈在厨房骂着老爸。

老爸说想吃鱼,老妈说明天要参加的表哥婚礼,米饭如酒酿熟,铁锅里芸豆炖着土豆,阳台窗上浓晕白色的香气。

——但这只是回忆,已敏锐得让人觉得山高水长。

但也许,过不了许久,我的身边也会下雪。

那时,我会静坐,倾听心的波涛,把雪融化成彼岸的甘露,即使夜空的月亮只散失着微弱的光,我还会捻起手印,修一座虚诞的法,观想香华纷纭中,菩萨的降临,以及最后的一切化入虚空。

茶是凉了,我的心还暖。

不知,在家的方向,雪停了吗。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