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不诚实的信佛人

不诚实的信佛人

2018-02-01 21:45:07 来源:释寂然法师

我不是一个诚实的人,虽然我受了不能说谎的戒。

因为,我总是在别人询问“您修习何种法门”的时候——说谎!

比如,人家念佛,问我何宗时,我总说参禅;

或者那人修密,我就答念佛。

还有,某某净土的死迷,向我宣誓:只有弥陀,才是最终并唯一的归宿,而我往往不以为然,还用一大堆经论明文,去惹他烦恼并愤怒;

抑或,某某藏密的愚忠,向我推广:密乘教法,广大无边最极无上,而我总是嗤之以鼻,任他搬来无数神佛的“圣旨”,也不为所动。

那我到底修习何种法门?

这问题,连我自己也很难回答,但既然作为和尚,总得有一个答案啊。

严格的说,无论见地还是修持,我应该啥派啥宗都不是,我只是一个信佛人——我修习的是佛法,这就是我的回答。

我想说:我不想隶属于任何主义,也包括原始主义、教条主义、民粹主义、犬儒主义、民族主义、原教旨主义·······这些主义或独立或纠缠,都能在现在的佛教中找到大量存活标本。

固然,没有主义也是一种主义,我一定有我的见解和修行观,但现今这个意识形态分崩离析价值意义茫然无端的时代,我认为:真正的信佛人更应该保持精神独立、思维理性、行为平衡,最可取的态度是对任何主义都保持质疑,可没有必要钉死在某一种结构或体系的框子里。

对于一切概念或逻辑上能够导向觉悟的教法体系,我总采取一种静观的态度,我对他人和自我都一概采取这种态度,切实理解自己的心理和体验后,反观诸己,切实觉触,如是反省,如是获得。

但,我作为一个和尚,本来就局促在“出家并无家”中,“出家变和尚”以后想要没有局限,唯有在现实的佛教体系和体制的奋斗与解脱中才得以自救——这并不是说我否定现在的佛教,我不主张所谓“破除所有一切二元对立的无师无得无修无证”,更不是赞同全然脱离现实逻辑,两个极端,其实都是象牙塔。

从心而论,我是把自己的佛教见修,作为个人的人生对生命终极的一种挑战,想获得的是觉悟与解脱之后的自由,虽然后来发现可能这种挑战,在我身处的氛围与语境中,其实微不足道,但毕竟是真实的姿态。

之前,因为不能赢得自由,我才倾心佛教,我才出家。

但,这,就像个教小孩识字的游戏,游戏并不是终极目的,但任何的游戏往往是一个陷阱,如果这游戏背后,不能传达通常难以表达的意味,即使玩得再投入、再聪明、再漂亮、再高兴,也是徒然,空洞而无谓。

“人生佛教”,虽然在语言上比较吊诡与玄虚,仿佛除人生的,也一定还有鬼生、神生等其他生的佛教,但我还是认同,只是在“人生佛教”中,人生应该不是形容词,而是主体的名词。

真正的人生佛教,不光珍视个人,而且投注社群,因个体只是生存的本质,不是生存的全部;既珍重个人生命的短暂,也放眼人类生命的延续,或直接、或间接,人生佛教,显示每个个体在世间生活之中,容著社群生命的现实、物质、历史延续,人生佛教是坚信要在现实世间的生活之中,才可能完成自己的人格及觅致身心的满足或安慰,追寻觉悟的完成。

佛说人人都有見道的智能与可能,而人生,之所以有趣,正在于每个人的独创和不重复,活泼泼的生机无限。

本来信佛,就是为了这个,但信佛后,才知道说来容易。

事实上,成为佛教徒后,我们往往生活在各种的阴影里,却丧失了自己的人生,特别当你由衷崇拜沉湎于某些宗派某些“大师”中的时候。

我的经验是保持警惕,虽只能身在其中,但要在理智上观察并反省。

因佛教,不需要“因信称义”,也就是说,真正的佛教并不是“信仰了才能理解”,而恰恰是“理解了才能信仰”、“看见了才能理解” ,但现实是“因见得解、由解生信”,对我们反倒不容易了。

我也总在找寻能够直击实相的方式,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最好的方式就是:

以出家的姿态作为基底,因为从我不到三十年的人生经验说明世俗的常规限制了我,无法把我的人生形态,表达得十分真切,因此我出家。

出家,对我来说,并非坏事,相反为我提供更多的参照,让我相对的自由与超脱。

可以说,我出家后的人生,已经了结了很多烦恼。

人一旦脱离所谓世俗,有种距离,倒过来看自己,更为冷静。

还因为,从很小起,佛教已消溶在我的血液里,毋需给自己再贴商标,佛教就是我信仰的默认状态。

佛教,对于我来说,已成为人生自救,或者说也是我能够用我的智慧、福报和能力在这世间支持我修行增上的唯一一种生活方式。

出家以后,传统佛教的正面与负面,我正在自行清理,实话实说,虽然还没有彻底超脱出来,但,总会有出头之日。

我出家,首先为的是自己,不企图愉悦他人,也不企图改造世界或他人,虽然后来从佛那里知道:要想真正的完成自己,必须‘悖论’地圆满除自己以外的一切其他。

所以,要我回答我修习何宗何派: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或者说这个问题就有问题。

其实,要紧的,对我来说,是我明白了,说了,写了,并这样做着,仅此而已

所以要问我何宗何派?

我只好说:我是一个信佛人。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