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五十八)

佛教心理学(五十八)

2018-01-29 20:59:30 来源:陈兵

由对自己的出身、容貌、才干、特长、财富、成就等的贪爱、染著、沉醉,骄傲自满,这种心理能增长贪嗔等烦恼。《经集·波修罗经》佛言“骄傲是失败之母”。《瑜伽师地论》卷二列举无病憍、少年憍、长寿憍、族姓憍、色力憍(因身体好而骄傲)、富贵憍、多闻(对佛法的广闻博通)憍七种憍。憍与慢的区别,是慢主要表现为对他人的轻蔑,憍则主要表现为自己内心的骄傲。与憍相近者称“傲”,《瑜伽师地论》卷八九谓心怀高慢,对应该尊敬的圣贤心不谦敬,名为傲。《阿毗达磨法蕴足论》卷九列傲为应断的77种法之一。星云和尚“人生二十最”谓“人生最大的失败是骄傲”。

“中随烦恼”之“中”,意谓中等程度,互相俱生,只有2种:

1、无惭。惭的反面。不顾自尊和正理,对自己的过错大颜不惭,谓之无惭。这种心理令人排拒贤善、不知改过迁善,有生长恶行的作用。

2、无愧。愧的反面。无视社会的法纪、道德、舆论等,不重贤善而重邪恶,对过失错误不知羞愧,名为无愧,严重的无愧即今所谓“无耻”,这种心理有生长恶行的作用。《本事经》卷四,佛说一切恶都以无惭愧为后助而不损减,因为“恶法既生,由无惭愧,都无悔变,无悔变故,而不损减”。《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四谓“无惭无愧,一切不善品中恒共相应”。《成唯识论》卷六说无惭、无愧二心所“俱遍恶心”——所有恶心生起时都有无惭、无愧与之同时生起。大随烦恼,谓其最具普遍性,不仅互相俱生,而且在一切不善心与有覆无记心生起时都会与之俱生,有8种:

1、不信。信的反面,指对有实、有德、有能的佛法僧三宝等的不相信。《成唯识论》卷六:

云何不信?于实、德、能不忍乐欲,心秽为性;能障净信,惰依为业。谓不信者多懈怠故。

对于应确信的真理等不信,不能认可承受、爱好追求,使人懒于求法修行,使心污秽,并能污染其他心、心所。被不信污染的心,如浑浊的污水不能映现真理之光明。

2、懈怠。怠惰疲懈,精进的反面。对断恶修善之修行懒惰,对污染之事(如作恶、追名逐利)的精进,都是懈怠。懈怠有滋长种种污染的作用。《正法念处经》卷五九斥责放逸懈怠人“如狗等无异”,《华严经》比喻懈怠如钻木取火,未燃而止。

3、放逸。放纵散漫,不严格约束自己,为不放逸的反面。《瑜伽师地论》卷八九解释:

于诸善品,不乐勤修,于诸恶法,心无防护,故名放逸。

不能约束自心断恶为善、舍染求净,名为放逸,有增恶损善的坏作用。放逸,被诸经论强调为生死苦恼的根本,《正法念处经》卷五七偈云:

一切诸苦树,放逸为根本。

4、散乱。简称“散”,念头纷驰,不能专注,为修禅定的大障碍。《大乘广五蕴论》:

云何散乱?谓贪嗔痴分,令心、心法流散为性,能障离欲为业。

散乱的特性是不能专注所缘,障碍离欲和入定,有引发邪思的作用。散乱有五种、六种、十种之分。《六门教授习定论》说五种散乱:

一外心散乱,意识随逐外境驰动。

二内心散乱,修禅定时内心自生种种散乱意念。

三邪缘心散乱,由接触不正确的说法等动摇狐疑而生散乱。

四粗重心散乱,因自我执著、我慢过重、计较我如何如何而生散乱。

五作意散乱,依外道或其他方法修定而引起散乱。《大乘阿毗达磨杂集论》卷一增加相散乱,谓为名利而装出心定的样子,实际散乱。

5、掉举。心动荡不定。掉谓左右摇动,举谓上下浮沉,喻念头扰动,使心不寂静。《品类足论》卷三:

掉举云何?谓心不寂静,心不澹泊,心不宁谧,掉动飘举,心躁扰性,是名掉举。

掉举尤指修禅定时由所缘境起联想忆念,不自觉地想起所贪爱、喜好的人、物、境、事,如思念亲属、想起往昔的乐事等。《大乘广五蕴论》谓掉举“随忆念喜乐等事,心不寂静为性”。《清净道论·说蕴品》喻掉举犹如被风吹动的水波,如投以石而散布的灰尘。掉举大体相当于现代心理学所说无固定思考方向的“联想思考”或“愿望思考”、“我向思考”,或译“浮躁”。

关于掉举和散乱的区别,《大毗婆沙论》卷四二比喻说,掉举如同把坐在床上的人拉起身,散乱则如强迫被拉起身的人向某处走;又,掉举如冷水从泉眼中流出,乱心如泉水流溢满池。散乱为心念较粗的躁动,掉举为心念较细微的躁动,《成唯识论》卷六说:掉举是在某一对象上使心念变动不定,散乱是使所缘的对象变动不定,二者在刹那间的表现虽同,但在相续中就会看出差异。

6、昏沉。昏沉瞢胧,虽未睡着、打盹而不清明的心理状态。《发智论》卷二谓身心的沉重性、不调柔性、瞢瞪愦闷、昏重性谓之昏沉。《清净道论·说蕴品》谓昏沉以不堪努力为特相,以心的消沉为现状。《成唯识论》卷六谓昏沉使心的功能低劣,不堪提起精神专注于所当为(尤其是修习止观),是昏沉的特点。《即兴自说·第四弥凯耶品·高慢经》佛言:

昏沉唯欲睡,必被魔罗擒。

7、失念。遗忘,忘记所应记住的东西。修习禅定时忘记专注所缘的一境,导致散乱,为入定的障碍。忘记正确的教诫和所守戒律等,则导致恶行。遗忘是现代记忆心理学研究的重要问题,一般将错误的再认和回忆也归于遗忘,意义较小、对生活和工作没有多大实用性的东西很容易忘记。动机不足、情绪不佳、不感兴趣而未加注意、漫不经心和过分紧张等,都容易造成遗忘。遗忘并不一定完全是坏事,可以看作对记忆的补充或对应该忘记的东西之无意识处理。

8、不正知。对所观察对象的错误理解,主要指对戒律、道德规范、修行方法等理解有误,从而导致犯戒等行为。《成唯识论》卷六:

云何不正知?于所观境,谬解为性;能障正知,毁犯为业。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