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青灯常伴

青灯常伴

2018-01-25 21:39:37 来源:释寂然法师

我曾梦想在远山里拥有一个自己的小寺或者茅庵。

期盼了好久,在心中构筑了无数图景,直到如今,梦渐渐淡去了,但仍存有一点点稀薄于无的轮廓——这就是我小小的梦,虽然知道就在今生,恐怕难以实现了,也不待来世,今生如未见道,来世更该唯以見道为务——但仅仅是一个梦吧,知道难以实现,真是不该还被它牵绊,只是偶尔觉得困顿时想一想,也能让我像愚人看到净土一样,感到心满意足了。

可是,梦里光有房子,里面不住人,或者只有我,还是觉得有些空,此刻我时常想起几个僧人的面孔······

出家这几年,我住在大丛林,虽然寂寥疏离,但也接触过不少的僧人,从庙堂巅峰的大和尚到初入空门的小沙弥、从自以为证道的大法师到踌躇满志的小和尚,我与众多式样的僧人相逢共住过,然而他们在我的脑海中,大多几无鲜明的印记,模糊成一波淡远的群像,在江湖里飘渺着,唯独那几张僧人的面孔,明晰地浮现在心上——其中一个,就是青灯。

我初到寺院时,青灯早已做了好多年的“香灯师”。

香灯师,便是专门照看殿堂佛前供奉的香花灯烛果食等诸般供品之司职,并且,古时寺院总是要点一盏长明灯——灯象征佛法,火象征智慧,灯火长明象征了智慧不灭、佛法永续——这样看来,香灯师仿佛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执事:传灯不灭,续光持明!

“青灯古佛常相伴,所以我自号青灯,也可能因此,当家师看我这法号,才让我做了香灯吧······”青灯师说。

青灯现在应该50多岁了吧,是一个大胖和尚,又高大又很胖,胖到天王殿里的大肚弥勒都没他长得胖。

一般人不懂,看到他常常会说:和尚吃素怎么会这么胖?

然后,总要指指点点,私心里认定: “现在和尚都这么胖,一定都是偷偷吃肉的······”

青灯此时也总是看透了人的内心疑问,笑着说:大象、河马也很胖,牛、马也很高大,但也吃素,你们其实对于汉传和尚为何吃素以及戒律里是否规定吃素、应该怎么吃素这些事一点也不感兴趣,你们只是想要偏执一种伪谬表象,否定这世间仍有崇高、理想与解脱,为自己信仰的低劣与破灭、现实的不堪与下流,不可逆转的肤浅与滥俗,找一个浊恶的出口——“其实这些装得修行的和尚,原来跟我们这种俗人都一样,甚至比我们还下三滥呢!”

青灯虽胖,但是却一点也不“肉”,也没有一丝“油腻”的感觉,他性格率性天然,淳朴而勤劳,虽然又大又胖,但是步履行事却迅捷干净。

他可以把偌大可容千人的大殿打扫得纤尘不染,简直是有洁癖,处处在在明亮有光,而且他干活时一丝不苟,更追求精致完美,还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操作流程”——每天早晚打扫殿堂,把各式区域分成几级区块和几层线路,推着一个超市里那种清洁车,所有布草备品安放齐备,打扫整个殿堂,“一次全部干完,只需要2个小时零13分钟”。

我问他,你怎么学的这一套?

青灯说:“我当时在日本留学,然后在一个酒店集团工作过。”

原来如此。

“那么你也在日本出家?”

“没有。”

“我在西藏出的家,自号“青灯”,其实是藏文。”

“后来我又去了泰国才受的戒。”

至此,我才解开了许多他身上的谜团。

比如他总不穿僧鞋不穿僧袜,喜欢赤脚踩在泥土上,而且做起事来,也几乎打赤脚,除非寒冬泥雪天,他才偶尔穿一双“五眼六通”的罗汉鞋——穿凉鞋一样的罗汉鞋,即使在南方最暖的冬天里,那也一定很冷啊。

我问过他,“你不冷吗?”

他说:“冷啊。”

“那还不穿棉鞋?”

“刚出家在泰国那几年养成的习惯,赤脚才觉得舒服。”——原来他刚出家在泰国一座森林派寺院,那里的僧众都是赤脚游行。

他指着我崭新的僧鞋说:“僧人游学江湖,古称行脚,但是如今汉传僧人都穿鞋了,应该改一改,叫行鞋吧。”

和别人不一样的除了不穿鞋一事外,还有他过堂吃饭时,也不用碗筷,只用一个大钵,把所有汤饭菜混在装到钵里,吃之前还要充分搅拌一番,只用勺子舀着吃,有无聊的人骂他像是在吃猪食,他就大声笑说:“反正也是都吃到肚子里咧,过喉无味,下肚成屎,讲究什么甘露珍馐?!”——“一钵食”,也是佛陀当时原始僧团的饮食方式。

他喜欢禅坐,但是他又说自己虽然喜欢禅坐,但是却不喜欢在大众云集的禅堂,“清晨坐禅最好,我从不开灯,灯光会让心光暗淡,我最爱端坐着凝望窗前的黎明,黑暗渐渐会变亮,这个过程是我最享受的修行。”

青灯身无长物,两手空空,他只有穿在身上的两身旧僧衣和一个背包,背包里除了生活内务外,还放着一台最老版本的kindle和一条泰式袈裟与钵,跟我相比可以算得上是一无所有了,实在堪称名副其实的修行者。

因为他做事爽利到位,而且即使没有人让他做事,他也喜欢默默地找事做,平时在寺院里干完活、做好事,青灯总是一个人待在寮房里看书、打坐,或者邀上我出去散步经行,除此无闲余,再加上他为人实在透彻,所以常住上下都很喜欢他,大家也都以为他永远会常住下去,做一个“万年香灯”。

但是,我来到寺院后没过多久,青灯就离开了寺院。

据说走的那天,他一如既往打扫殿堂,点香燃灯供佛一切完毕之后,去了方丈和尚那里,赤着脚托着钵背着包,说:“告假,云水!”

方丈说:“去哪?”

青灯说:“老同学啊,最后跟您道一句:不要再让道路遮挡了道路、方向掩饰了方向,佛法最终只有一条路,就是涅槃。”

青灯走后,寺院殿堂好像再也不若往时的超然洁净。

如今,有时我会突然想起他,不知道他现在住在哪里,过得怎么样,也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也会隐匿在某个山上吗?

青灯,和古道,都会是我心里想要共住那山寺茅庵的修道伙伴吧。


本文选自沙门寂然,微信公众号“和佛陀一起去私奔”(elopewithbuddha)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