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参学在首尔(10)韩国因缘

参学在首尔(10)韩国因缘

2018-01-24 22:19:55 来源:然妙法师

总有人问:法师为什么会选择到韩国留学?

天朝国人问,韩国人也问,现实中问,网络上还问。似乎选择韩国也是一个需要去猜透的谜。

事实上,选择韩国并不是多么深思熟虑的事,也没有许多为什么。在出国前,从没想过出国;留学前,从未想过留学;甚至攻读博士前,也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是博士。一切都是顺其自然,用自己的话讲就是随着因缘走。决定留学,不过是几分钟的事,选择韩国也仅是因为无知。胆子小,太远没胆去;英语不好,不敢往西方国家走;喜爱大乘佛教,没去东南亚;听说日本僧人能成亲,不习惯这样佛教氛围。于是选了个我完全未知的国家。

那时候不知道坐上飞机,其实3小时和5小时并不是太大的区别;没想到其实到韩国依然需要学一门外语;不知道韩国其实也有一部分僧人能成亲;更不知道英语其实比韩语学起来有用,日本的佛教学术研究比韩国要高深。因为无知所以觉得简单然后盲目的选择了,后来是本着固执、坚持的性格,撞到南墙拆了南墙继续往前走的执拗,一路下来。

刚到首尔的那天,望着街道两旁低矮的房子,乱糟糟的电线杆,脑中的第一念头是我好像知青下放了。当时流行有一句话:留学的若是天使,到韩国是折翅的天使。可想而知之这一群人内心的挫败感。到陌生的国家并没有想象中的自在与美好,语言、饮食、风俗习惯、思维理念等等,都需要重新去认识、适应。最开始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到了外星球,陌生的街道、陌生的房屋、陌生的人,一切都像是洗了牌后重新组成的样子,面对这样一个环境,自己是哑巴、聋子、呆子。一切从零开始,从前所有的喜好、认知、习惯,乃至身份,统统都放下,背着一具成年人的身体,开始婴儿式再学习、再教育。这种感觉特别像新生,于是曾有一段时间,我总恍惚自己是不是死了重新投胎了。走在街上,就是很不真实,忍不住要掐一掐胳膊上的肉。

人类的认知(执着)真的很强大,可以创造一个国,也可以画地为牢。从杭州到首尔的距离只是近3小时而已,隔阂之深令人惊讶。就好像我完全不了解韩国一样,韩国的朋友同样也不了解中国。韩国朋友眼中的社会主义国家就是朝鲜,中国就是跟朝鲜一样的存在。于是当我踏进那片国土的时候,最先被人问的就是:社会主义国家竟然也有僧人?甚至还问:是不是要出家才逃出国?乃至于许多年后的今天,我依然还会偶尔被问天朝是否有僧人,是否有比丘尼这样的问题。好笑的事件还有许多,比如:当我吃苹果的时候,会被问天朝是否有苹果?会有人拿着智能手机到面前来显摆,觉得天朝肯定不能有。会有人耐心的教你用牙刷,因为他们觉得国人脏,肯定不懂刷牙。因为一杯咖啡被人瞧不起,会觉得这么高级的饮料我肯定买不起,也不懂得品尝。甚至在第一次回国时,有大妈很虔诚认真的为我包好一袋米,让带回天朝吃……

执着就这样的画了一个圈,将人牢牢的困在里面。以上的事件在我们看来显得有些可笑又无知,但是另一个圈里的人真的就是不明白。就如同在天朝同样有人问我韩国的街道是否真的像电视剧里那样?餐桌上真的天天都是泡菜?韩国的人都很美?我们也是活在自己的观念与执着里。我们认为普天之下,没有人不知中国的强大,中国的地大物博,中国的高科技。然而,这仅仅是我们自己的认为。就如同韩国明明就那么点版图,偏要叫大韩;明明餐桌上的主菜只有泡菜,却偏要说自己饮食文化丰富多样,无国能敌。大家都在自己的圈里,自己的就是最好的,这是末那识的功能,是天性。

郑科彦 本文来源:然妙法师 作者:大象佛学图书馆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大象佛学图书馆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