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五十一)

佛教心理学(五十一)

2018-01-18 20:52:44 来源:陈兵

三、不定心所法

不定,谓其善、不善的性质随情况而不定。唯识今学所列不定心所法只有四种:

1、寻(巴vitakka,梵vitarka),寻思、思维、推度、推理,令心投向并全面地撞击目标。《成唯识论》卷七释云:

寻谓寻求,令心匆遽,于意言境粗转为性。

寻,乃依思或慧两种心所法,以语言为工具进行推理、判断、研究、计算、构画等思维活动,它使心进入紧张工作状态而不得宁静。名为寻者,喻如寻找某物,东觅西求,以期发现,寻求未解决问题的答案。寻是较粗浅的思维活动,可能是善的(如寻思如何帮助人),也可能是恶的(如寻思如何陷害人)。

2、伺(巴、梵vicāra),深度思察。《成唯识论》卷七:

伺谓伺察,令心匆遽,于意言境,细转为性。

伺与寻的区别,在于推度的深浅,寻浅、伺深。《阿毗达磨法蕴足论》卷七谓“令心粗性是寻,令心细性是伺”,喻如打钟摇铃,粗声暂发如寻,细声随转如伺。又如鸟飞,鼓翼如寻,踊身如伺。伺,喻如猎人等待伺察猎物,虽不一定有明显的思维,意识深处却盘踞着一个悬念寻、伺二心所法,被南传上座部佛学归于“杂心所”。它们大体相当于西方心理学的“思维”。

3、悔(梵kauk?tya),一译“恶作”(厌恶已作),后悔之意。《成唯识论》卷七:

悔谓恶作,恶所作业,追悔为性,障止为业。

做了错事、说错了话而后悔属善,做了布施等好事而后悔吃亏则属恶,故有部、大乘以之为不定心所。

4、眠(梵middha),睡眠。《成唯识论》卷七:

眠谓睡眠,令身不自在,昧略为性,障观为业。

这种心理状态虽然使人心暗昧不明,身不由己,且障碍出家人修习慧观,可以说为恶,但必要的睡眠应属善。《现观庄严论金鬘释》分睡眠为两类:一是“心于境不自在转染污睡眠”为不善,如贪睡、嗜睡等,二是“与滋养身善随行眠”,为善,即必需的睡眠。《增一阿含经》卷三一载:佛弟子阿那律因在听法时入睡被佛呵责,发奋不眠,致使失明,医师说阿那律需要睡,佛乃令阿那律睡,并告阿那律:

一切诸法由食而存,非食不存。眼者以眠为食。

禅宗人说“饥来吃饭困来眠”,意味应随顺身体的自然需要,需睡便睡。现代医学认为,睡眠是一种保护性抑制、暂时性休息,适量的深度睡眠消除体力和精神疲乏所必须,睡眠有助于休整免疫系统,修补受损的细胞和神经,加速生长。充足的睡眠是增强记忆力的最好方法,酣眠有治病之用。失眠是一种危害健康的疾病,长期睡眠不足会使智力和运动能力下降,情绪不稳定,反应迟钝,增加患心血管病的危险,其衰老速度是正常人的2.5-3倍。三天三夜不睡觉会产生幻觉,判断力、思考力下降,甚至心悸、血压增高。但贪睡有害于身心,研究发现:睡眠时间短的人智商较高、较为成功。

《舍利弗阿毗昙论》所列“没心”,谓昏沉睡眠、没有智慧、不能分别善恶之心,包括睡眠。

此外,《俱舍论》列入不定地法的“疑”(梵vicikitsa),属广义的怀疑,应列入不定心所法。唯识今学划归烦恼的疑,只是狭义的疑——对佛法僧的怀疑不信,这在佛教看来当然属恶,但对恶人的疑而不信和对错误说法的疑,应属于善。广义的疑,为解决难题所必需,可以带人进入真理。南传《增支部·伽罗摩经》佛教导伽罗摩人说:对一件可疑的事是应当生起怀疑的。禅宗讲“大疑大悟,小疑小悟,不疑不悟”,适用于很多问题的研究解决。

经论中言及而未列入心所法,应补充进不定心所法者,可以举出5种:

1、愿,愿望、期愿,可包括理想,经中说愿力为修行的动力,大乘常讲“发愿”、菩萨十大愿。善良的、符合客观规律因而具有实现可能的愿望、理想为善,虽然善良但不如理因而不可能实现的愿望、理想称为“空想”,说不上善;只顾自己而损害他人及公众的愿望、理想为恶。

2、畏,畏惧,是一种极其重要、常见的心理反应,中医七情中的“恐”,属于畏惧。按其程度的轻重,有胆怯、畏惧、害怕、恐怖等分别。《华严经》卷五四佛说众生有五种怖畏︰不活畏(害怕生存有困难)、恶名畏(害怕身败名裂)、死畏(怕死)、恶道畏(怕死后堕入恶道)、大众威德畏(畏惧在众人面前丢人)。《华严经》卷三十六说有怕火烧、中毒、刀伤、水漂、

烟熏五恐怖。人的畏惧还可举出多种。畏惧引起不良身心反应,妨碍能力的发挥,严重时可成为恐惧症,“无所畏惧”常被看作美德。然对应该畏惧者不畏惧,如不畏惧危险会导致伤身丧命,小孩不畏惧大人则难以教育。孔子说君子应有三畏。佛教以畏惧生死苦恼为学佛的动力,《大善权经》中佛自称“但以畏彼生老病死”而出家求道。

3、做梦,意识的一种状态(梦中意识)。佛书说吉梦有益修行,现代生理学、心理学认为做梦有益,然噩梦使人不安,故称“恶梦”。

4、厌恶,包括不乐、厌烦、厌倦、讨厌、反感等。经论中常说的“不乐”(不喜欢)、“厌”、“厌离”,一般指对世间事物的厌,《杂阿含经》卷一佛言“厌故不乐,不乐故得解脱”。净土宗强调“欣净厌秽”。“恶”则多指对他人的厌。对恶人恶事的厌恶属善,对善事的厌恶属恶。

5、戏乐,见《瑜伽师地论》卷六四等,游戏取乐的心理。或有益也可无益。

佛学未列入心所法而实际比较重要、可以列入不定心所法者还可举出羡慕、兴奋、竞争心、幻想、勇敢等。

羡慕:想拥有别人东西的欲望,这种心理可以导致竞争意识、创新意识,属于善,羡慕别人非法而获的财富、虚荣等则不善了。

兴奋:一种常见的心理反应,因善事而兴奋属善,因恶事而兴奋属恶。

竞争心:能刺激欲望、发起精进,对个人成就、经济发展等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是社会心理学研究的重要心理之一。在佛法看来,这种心理可能有增益我执的不善作用,与不善心相联系的竞争心属不善。

幻想:意识的一种运作,属想蕴,现代心理学认为它不一定符合客观规律,然有积极意义。幻想作恶及过多的幻想则有害。

勇敢:是敢于承担、进取的心理功能,是成就事业所需要的。勇,为儒家三德(智、仁、勇)之一。勇敢的衡量尺度俗称“胆量”,大胆略当于勇敢,胆小则为懦弱。以胆量、胆识、胆略为主要内容的“胆商”(DQ),被作为健康心理须具有的人生十商之一。做好事时的勇敢、胆大为善,做坏事时的勇敢、胆大,如所谓“贼胆包天”者,则为不善。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