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上山下山山下山上

上山下山山下山上

2018-01-12 23:45:30 来源:释寂然法师

很多年前,朋友上山,很多年后,和尚下山。   

他妈早年为他预备了一套市中心的婚房,这次下山,他也不想去庙里,也不愿麻烦,所以就住在自己的“婚房”,天天是好天,日日是好日。

有一天,他跟我说:

我楼下有一个市场,市场头的马路边,经常看见一个乞丐,歪斜地靠在一个电线杆子下,腰部以下盖着一块脏污的毛巾被,上半身歪斜,松垮地瘫在一架要塌了似的小破轮椅上,表情哀伤而茫然,身体还不时抽搐一下,仿佛经受了又一波的疼痛。

他那哀茫空落的表情最令人动心,因此有许多人施舍,我刚回家看到他时也给了他一些钱,还随缘了一串念珠,教他念佛,告诉他这样就能偿清宿业、离苦得乐。

今天中午,我穿过市场到另一头的茶餐厅吃午餐,刚坐定,回头就看见一个眼熟的人在我后桌大声喊服务生,还带着两个朋友,有说有笑。

我心里一惊,这人怎么长得好面熟,难道会是我出家前的旧友?

我不敢确定,又回过头,偷偷瞄了他几眼,并细细搜寻记忆。

呀!原来是坐在沙发上装瘫痪的那个乞丐!

我觉得不可思议,又仔细侦查了一下,他起身去了卫生间,我看见他那块破毛巾被还搭在他的椅背上,证明了我的所见。

他原来可以站立,他原来可以走路,他原来可以谈笑,他原来是假装!

这一惊非同小可,使我几天心绪不宁,好像被最好的朋友欺骗一样,一直到今天,我的心才平静下来。

我说:那你怎么平静的?

他说,因为我想通了,我想到一个好端端的人,必须整天僵持一个姿势歪折在一个尘土灰霾的角落里,伪装瘫痪,骗人度日,是多么辛苦的事,而且他那种哀伤茫然表演得多么传神,绝对胜过演员。

所以,他不是乞丐,他是杰出的街头艺人,他表演无助、瘫痪、哀伤与茫然,他唤起善良、慈悲、关爱与真诚,任何人看了都会感动,因此获得了善好的心所和身行,自然该打赏,还有什么可感叹的!

我过了许久没说话,他可能觉得我没有夸他,就闷闷地问我,你觉得呢?

我说,我在想我们是不是也在进行表演,也是杰出的江湖艺人,也在博取同情,讨得打赏。

他默然了。

有一天,他找问我一个问题:你为啥不问我为啥下山?

我说,我一直认为上山下山其实不是修行的核心,因此觉得这不是一个值得打听的事。

他说,想当年,米拉日巴在深山里苦行,因为无物可吃,不愿为觅食而耽误静修的功夫,所以一年里,都是煮野生的藿麻充饥,导致身体虚弱,全身长满毛,得了重病一般,连站都站不起来。

还好还好,只要还能打坐的力气,还能支撑本尊的观修,也无所谓,可最后他发现,自己不但站起来都费力了,而且连观想入定的力量也没有了,恐怕马上就要死掉。

这时,刚好有人给他送肉送酒来,他才饱食几顿,于是恢复了神智,重入静定,终得成就。

这个故事,我虽熟习,但也对其中的矛盾莫名其妙。

有些出家人因为悲悯有情的心不够,而大多在杀生吃肉,不是藉着这个故事作口实吗?

米拉日巴既然不放弃慈悲,便不能入定,因而给人以口实。

那么,还不如放弃入定更为慈悲吧?

用不慈悲的方法来入定,这种禅定是不是自欺?

是不是有害于他所标榜的“深观广行”呢?

这种只有靠观想,才能维持的本尊,是不是佛的真面呢?

这些问题,我都无从解答。

我说,你最初的上山和现在的下山,难道不就是解答。

他说,我不想再以那种云深不知处的“山上”姿态,去面对自己、家人和朋友。

我问,那你现在在哪?

他说,我在我妈早就给我预备好的婚房里啊。

我说,念处即是山上,失念即是山下。

他又默然。

过了好长时间,听说他又上山了,至于哪个山。

我想,应该不是他原来的那座山了。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