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四十七)

佛教心理学(四十七)

2018-01-12 23:43:58 来源:陈兵

七、关于第九识争议的评议

阿摩罗识或真心,蕴含的实质性问题是如来藏,亦即众生证知真如、成佛的根本依据和可能性,对佛教信仰的确立和宗教修持来讲至关重大。大乘诸学在解决这一重大问题时大略有三种思路:

1、护法系唯识今学从结构论着眼,将成佛之因摄于真如理和阿赖耶识所寄藏的有为无漏种子,立八种识,说转阿赖耶识所知依而成阿摩罗识。其说严谨精密,其实践是有为的、革新式的,具经历长劫转识成智的积极精神,但其转识成智说有落于有为造作之嫌,亦难满足急

求顿证者的需求。

2、安慧系唯识学及中国摄论师等也从结构论着眼,而着重区分染净之因,立能证真如理者或阿赖耶识清净分为本具第九阿摩罗识,以解决证知真如的依据问题,但其所立阿摩罗识较难通过分析众生现前心识而确立,整个学说不及护法系严密。

3、真常心系(天台、华严、禅宗、密教等)从体用论、体相论着眼,说心体或心识最深层有本具真心,将此真心等同于真如,持一体八用的九识说,或不以真心为第九识。其理论立足点高,超越了结构论的局限,修证是返本式的,适合急求顿证者的需要,指导实修易收顿悟之效,但也面临酣眠、闷绝时真常心何在等诘难及由承当“本来是佛”导致放任的弊端。

三种说法,在大乘经中都各有其依据。作为一种用于建立信仰和指导修持的言说,各有其价值和所适应的对象,也各有长短,大概无必要作是非之辨。三种说法的共同点,是都认为众生现行的心识为杂染,而心识深处潜藏有清净不染的因素或可能性,使众生能证得无垢识;与诸法无我的真实相应,是证得无垢识(阿摩罗识)之要道。正如印顺《摄大乘论讲记》所说,真心、妄心(唯识今学)二派“所说明的事实是一样的,不过各依其一据点说明罢了。以妄心为主体的,有漏法的产生,很容易说明,而清净寄于其中,从虚妄而转成清净(转依),就比较困难了。以真心为主体的,无漏法的生起,很容易明白,而杂染覆净而不染,及依真起妄,又似乎困难了些”。

又,引起诸家争议的一大原因,实际上是对阿赖耶识的内容界定不同,处理成佛之因的方法有异:摄论师、慈恩宗皆以阿赖耶识为杂染,摄论师从果立因,以成佛之因为本具第九识,慈恩宗则从因望果,以阿赖耶识中寄附的无漏种子为成佛之因,以佛果地转依了的阿赖耶识为阿摩罗识;地论师南道派即因即果,以阿赖耶识为真心,不立第九识;地论师北道派以阿赖耶识为染净和合,故可立第九识,也可将第九识包摄于阿赖耶识中。

天台宗对第九识有独特的处理,智顗《妙法莲华经玄义》卷五以一人有三心为喻,评论地论师与摄论师关于第九识有无的争议说:若阿梨耶中有生死种子,熏习增长即成众生杂染的分别识;若阿梨耶中有智慧种子,熏习增长,即转依成道后真如,名为净识(阿摩罗识)。这是唯识学的说法。又用天台宗的“六即佛”义结合唯识学解释庵摩罗识,谓“庵摩罗识名无分别智光”,若阿梨耶识有此智慧种子,即是“理即”无分别智光,经过修行逐步开发,即六根清净“相似即”无分别智光、“分真即”无分别智光、“究竟即”无分别智光。以本具的第九识为阿赖耶识中的无分别智种子,又以其完全开发为佛果净心,调和了关于第九识的争议。

笔者以为:如果建立第九识,那么其功能主要是恒与真如相应或证知真如,其证知真如的智慧,应即是《华严经》所谓“自然智”,因明学所谓真现量。但此自然智非意识,而是无意识,这样就可以解答为什么在熟睡等无心位没有真心、自然智的疑问。密教说成佛时第九识转为法界体性智,此法界体性智,才是意识现量在任何时候都自明自了的。

第九识还是阿赖耶识乃至一切法终极的所依,所谓法界体性者。如果不立第九识,那么只有将这种功能摄于阿赖耶识中,或为其清净分,或为其体性。诸家建立真心、阿摩罗识,都以确信佛已证得真心、阿摩罗识之果境为出发点,亦以此为真心、阿摩罗识实有的基本证据。至于此识是修得还是本有,实际上是从不同哲学角度,对同一佛果境界或证知真如的经验所作的不同解释。参禅开悟、修密法见道者,多认为真心本有,因为只有本来具有者才是真常不灭的。禅宗人说开悟如“云开日出相似”,日光本来常有,只是被云雾遮蔽而不显,云雾消散,本有日光自然显现。亲证真如或见性者,会感到意识底层有一真心亲证真如,其时意识可以起念,故知真心不是意识,乃本来具有的。唯识学则从众生现实的杂染心出发,说经过修行,令心与真如相应,转识成智,转妄心为真心,才放射出智慧光明,意谓真心乃修得,犹如金矿,须经冶炼才得黄金。

说本具阿摩罗识由除灭妄想而显(由修而显),与说阿摩罗识、真心是心与真如完全相应或“转依”时所得(由修而得),实质上并无太大区别。作为一种理论解释,由修而得说比较合理,因为现实是:诸佛及任何人的真心、阿摩罗识,都是经修行而证得。真心本有、由修而显说,从体用论角度立论,只是一种哲学思辩的理,即便顿悟见道,一般也只是见到涅槃妙心,获得亲证真如体性的“一切智”或“法界体性智”,至多堪入涅槃,并不具备佛的多种功德智慧,禅宗人谓“涅槃天易晓,差别智难明”,须经长期修行,才可实际成佛。但作为一种参悟见性的工具,说佛果智慧本来具足,自有其特殊的功用,若不如此认识,心中始终保持与佛的遥远距离,则成为证悟的障碍。如果要从哲理上论证真心、阿摩罗识必有或必能证得,则如《入楞伽经》卷九所言:

若无清净法,亦无有于染;

以有清净心,而见有染法。

从“凡有对法,皆不相离”(《瑜伽师地论》)——一切互为矛盾关系者皆以对方为自己存在的条件之缘起法则看,既有现前杂染、生灭之妄心,则必应有清净、真常之真心、阿摩罗识,而且这真心、阿摩罗识,有佛及许多圣弟子的修证经验为据,任何人都可以通过如法修行去实验验证。故第九识、真常心,以信仰佛果境界为出发点,而终归须以各自修行的实践(可以看作超心理学的实验)去验证,不是哲学思辩和佛学研究所能解决的问题。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