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让我们一起去禅修吧

让我们一起去禅修吧

2017-12-26 22:18:39 来源:释寂然法师

以前,我总劝导我的朋友们应该在建立佛法正见的同时,开始努力禅修。

这时,朋友总会问我:您禅修是用什么方法?

学佛甫初,我也曾用一些传统的禅修方法练习了很长一段时间,这些方法大多来自藏传、汉传和乱七八糟传。

后来,我觉得其中的一些方法不够灵巧,太机械化了,缺乏柔软、弹性,稍少考虑到人类本有的情感情绪,而无法使你直接觉触现实人生里各种内心的真实状态。

我看到有许多缅甸的、大陆的、藏地的法师教授的方法都是如此,这虽可以说只是我个人的感觉,但我的朋友中一起练习这些传统禅修法的人,也有类似的感觉(或者,也许是因为习性相近,才会成为朋友吧)。 

说到现在,我所采用的禅修方法只是:观呼吸。

我只要注意我的呼吸,不一定要盘腿跏趺,也不必告诉自己一定要观什么固定的点、光或者其他,以及应该数入息,看看入息和出息哪个较长又如何短、热或凉。

我观呼吸的时候,不在意这些,我认为,只要觉知呼吸。

在最初开始禅修的时候,我曾用过一些方法来帮助自己觉知,帮助我把注意力放在什么地方,或者观想何处怎样,但这些方法只是方便,方便只是方便,并不是极端重要而必须停留在此,方便之后,要把这些技巧舍弃。

稍微懂行的朋友又会继续问:那你观呼吸是修「止」,还是修「观」?

我不认为要去分割止与观,只要知道观呼吸是佛陀亲身教授,一再推广并成为佛法禅修主流的方法与技术,是对我们心智的培育具有明证与实效的。

如果斤斤计较这些是「止」还是「观」,对实际的禅修练习并没有帮助。

当然,理论上分别类比出来的答案有大概三种及三种以上,但我觉得,观呼吸是包括止、观,而无须割裂分别的。

因为从我的经验上来看,只要坚持佛法正见,觉知到呼吸里的任何一种经验,那里就含有观的成份。

我认为,借着观呼吸,我们即可以自然发现无常,甚至也能自然开发出无我的智慧——这就够了,只是我们要籍着佛法的正见,去考虑无常或无我之前,我们最好要保证自己的心念不被「绑住」,也就是说我们首先不要强调「自己要注意这些经验,不注意那些经验」。

事实上,我觉得:只需要专注于呼吸就够了。

最近有几个朋友参加几次密集禅修后,有了很多优质的体验,但是在他们身上我也看到了一些其他。

我认为,今天他们对于禅修有一种“见猎心急”的问题:

看到一些有名的法师教人禅修,自己也着急跟着修观,而且想直接修观,好像只有观,才是整个佛法的教授。

我个人认为在这之前,至少要花3至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来准备正见、准备态度、准备思想、准备基础、准备练习,而问题就在:

他们还没准备好,非得着急一下子进入禅修。

因为他们和专业专职的出家人不一样。

首先他们的生活方式还没调整好:他们有家庭、有小孩、有工作、有电视、有电脑、有iphone……,而他们却想直接如比丘一样修观。

他们修着修着,往往只有两种结局:一半的人回到世俗,另一半的人继续坚持,但他们会感觉到很沉重的压力,一些禅修中无法跨越的障碍和藩篱。

因此,我常常听到朋友说:

“我停止练习禅修了,因为它们带来很重的挫折感,有些问题不是禅修最终能解决的,甚至最后无法排解,想一死了之······”

禅修当然会给我们带来沮丧,带来挫折,带来压力,甚至迷惑,甚至带来“不想活了”的悲观情绪,这一切可能就是因为他们还没准备好。

我想,比较好的做法是,首先鼓励人们正确认知佛法正见,并且日常练习专注于呼吸,之后再慢慢的走向密集禅修——就像我们拿一粒种子,剥开它,想把一棵树拔出来。

是的,一粒种子可以长成一棵树,但需要方法正确,要先把它种在地上,施以水肥,再耐心地等阳光和风,如此经年才会长成树木,而不是在种子还没准备好的时候让它硬长出来。

佛教里的一些传统式禅修也是如此,它太急速太直接太猛烈了,结果会给我们已经“正常了无数劫”的人生导致一大堆问题,练习的人可能变得不快乐,他们又无法出家,或者找到一个“独一静处,专精思维”的地方,或者即使出家也难能真正地持守禁戒,最后他们只好放弃·······

朋友又问,那如何避免这些问题呢?

我想根本的办法,还是要坚固佛法正见,然后可以不要那么苛责自己,并且在禅修的功课里,适当添加一些“方便”,也就是一些辅助性的方法,让我们不要那么断然地直击“本来面目”就好。

那用什么样的方便呢?

我个人推荐慈心观和身体扫描,以及行禅。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