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俗眼看佛门(六十一)

俗眼看佛门(六十一)

2017-12-21 21:37:06 来源:释如幻法师

“嘤――,嘤――,嘤――,……”没天理了!还让不让人活啊!这才几月份啊!

昨晚被蚊子哼哼醒,我杀气腾腾地坐起来四处找,没带隐形眼镜又看不清楚,心里那个气啊!

俗眼看佛门(六十一)


图一:我半夜打蚊子的嘴脸基本就前面这个造型,

但人前却总想装得跟那只憨厚的刺猬一样,哈哈!

一早,我一边挠痒痒,一边心思活络起来:夏天快到了,师父们用不用蚊香呢?不用的话,能受得了啊?用嘛……嘿嘿,那不是犯杀戒吗?

“则光师父,你用不用蚊香的?”我巴巴地跑去问小白。

“现在当然不用了。蚊子多的时候才用啊!”小白很讶异地看着我,末了又补充一句,“我用电蚊香。”

大哥啊!不用这么直接吧!――我问问题都没安好心啊!这小白他怎么都不防人的?

看到我发愣,则光师父好像突然领悟到我的“不良居心”了,扭过头去笑起来,眉毛眼睛眯到一起,无限羞涩状――看看,看看,我就知道,心虚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了!”则光师父边笑边说。

俗眼看佛门(六十一)


图二:路遇小脏猫,发现它小小年纪,就懂得忧惧。由此想到,

那些蚊虫觅食时,屡屡被我扑打,不晓得它们的表情是怎样的?

“是啊,薰死蚊子,你这不是犯杀戒吗?”我一副义正严词的样子,完全忘记自己昨晚半夜行凶的事情。

“哎呀,不是薰死它们,是赶走它们。蚊香薰不死的。”则光师父一说话就脸红,太逗了!

“怎么薰不死啊!蚊香唉!肯定死翘翘了!”我挑着眉毛。

“我门窗都是开着的。蚊香点起来,它们就会飞出去的。”

“啊!”我错愕一下,“啊哈哈!晕倒!还有人开着门窗点蚊香的?”

“是啊。薰完了再关上门窗。”

“那万一有被薰死的呢?”我不依不饶。

“……这个……”则光师父挠挠耳后“我会念往生咒给它的,希望它能投生净土。”

“马后炮吧!?还是犯了杀戒了吧?”我得意洋洋。――要是给我那信佛的爸妈晓得我如此不恭敬“僧宝”,非得电话唠叨死我不可!

“――犯杀戒有五相,明法比丘整理的,其中之一就是要有杀心。我是赶走它们,不是想杀它们啊。如果这样的话,那一杯水里面还有四万八千个众生呢!我喝水可不是想杀生啊”则光师父着急起来,脸越发红,“而且,《十诵律》里面也记载了,对于不清洁的环境,佛说要‘应荡除令净’,是可以驱除的……不是杀,是驱除哦!”

俗眼看佛门(六十一)


图三:佛教认为“六道众生都做过自己的父母”,所以无论形体多大、多小、甚至看不到的众生都要爱护。

这种说法以目前的我看来,更多的把它当作一种劝人护生、大爱的方便法门。当然佛教徒也许不这么想。

“那你怎么就不慈悲一点‘舍身喂蚊’呢?……蚊子吃不饱会饿死的,你少点血无所谓嘛,嘿嘿。”学医出身的我,怎么不晓得蚊子是传播多种疾病的媒介?但是,经不住还是要逗逗则光师父,让他着急。

“……那个……要慈悲,也要讲智慧的啊。蚊子叮了会生传染病的,你不是学医的吗?”则光师父记性不错啊,“请它们搬家,这不就行了?”

“其实我跟你说啊,只要蚊子不叫,我倒宁可喂饱它,随便它怎么吃。主要是,它吃就吃吧,还嗡嗡嗡嗡的……”小白做出不堪其扰的痛苦表情,我哈哈大笑――这话我听无数人说过了,只可惜蚊子听不懂人话,不然它们今后得多幸福啊!

俗眼看佛门(六十一)


图四:爱护身边每个“众生”

“小墨,其实,还有很多法师他们不用蚊香的。想起这个,我还是有些惭愧的。……我修持不好,以后要用功念佛。”隔了好半天,小白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我没弄明白啥是“修持不好”。

“印光大师你知道的吧?”

“嗯,听说过。弘一法师很仰慕他的。”

“他七十岁的时候去苏州报国寺闭关。那关房之前不大有人住,所以住进去之后才发现蚊子臭虫很多。印光大师的侍者――”则光师父讲到一半被我打断。

“‘侍者’?”我问。

“就是……照顾大和尚生活起居的弟子。我以前是当家师(觉乘法师)的侍者啊。”

“唔唔,了解!继续!”我点头。

“印光大师的侍者看蚊虫那么多,就想给他打扫。结果被印光大师拒绝了,他说自己修持不好,所以没办法感应到蚊虫。因为据记载,有古代的高僧,打坐的时候被蚊子烦得不行,就跟蚊虫说:‘畜生,你来打差,当迁你单。’结果那蚊子跳蚤就真走了。印光大师觉得他的修为还没达到古代高僧的程度。”

“哈哈哈!迁单!”我笑得摇头晃脑。“迁单”是寺院中的一个专业词汇,差不多是开除的意思。要是有哪个出家人犯了大错了,最重的处罚就是迁你的单。那高僧跟蚊子这样说话,太逗了!

“那后印光大师岂不是给蚊子咬得要命?”我问。

“是啊。刚开始,是被蚊子臭虫咬啊。但是印光大师一直坚持不要侍者去打扫。后来过了三年,蚊子臭虫忽然就没了。侍者进去找,一只都没了。不仅这样,后来报国寺藏经楼发现白蚁的时候,印光大师用他持大悲咒加持过的水去洒净,那白蚁也都没了。”

我听了拉拉嘴角,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佛教高僧身上发生的一些神奇事件我也听说过,但是让我这个从小背诵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长大的人来看这些事情,第一反应总免不了要用唯物主义、科学的理论去解释。可是,有时候,运用现有科学解释来解释去总有解释不下去的地方。所以,现在遇到这样的事,我也只能持观望态度了。

俗眼看佛门(六十一)


图五:出家人起床时要默念:“从朝寅旦直至暮,

一切众生自回护;若于足下丧其形,愿汝即时生净土。”

“众生都有灵性的,遇到它敬重的大德,它晓得恭敬顺从的……”则光师父看到我半天不说话,忽然像意识到什么,“哎呀,我忘了你没信仰的。其实佛教是不提倡讲这些神通的事情的。你就当小故事听听好了。”说罢转身欲离去。

“等等啊,那你准备几月份开始用蚊香啊?每天几点开始薰蚊子?你薰多长时间啊?……你用什么牌的蚊香啊?我也用电蚊香的,可是晚上还是有蚊子,你用的是无味的还是有香味的?……你要是发现薰晕的蚊子你准备怎么办?看到蚊子叮你的时候你怎么办?……等等,你别走啊……打雷啦!――收衣服啦!――”我索性唐僧倒底。

小白一边慌不择路地逃,一边满脸绯红地笑:“小墨,我要去上殿了。你快去拍你的照片啊。”

“你看我还没说完你怎么就逃了!你这样要是碰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碰不到小朋友踩到那些花花草草也是不对的……”我一边念,一边虚张声势作势要追。心里却在盘算:今晚回家,先试试看不点蚊香,大喝几声:畜生,你来打差,当收你房租!看看灵不灵,灵的话,那我可就是“大德”了啊!啊哈哈!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如幻法师 作者:释如幻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如幻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