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小和尚说(十三)

小和尚说(十三)

2017-12-14 21:51:59 来源:释寂然法师

小和尚突然发来信息:死了没?

我:死了!(此条是系统自动回复)

小和尚说:您老大不小了,别闹!

我不理他。

小和尚又说:

看到一段经,想起您的名字……今诸沙门寂然静默,止观具足,愿使我亦止观成就,与此无异……想到上次我毕业走时,你说“如果以后还有机会······”时,觉得你这个和尚说话很奇怪,心想我有大把青春可以孟浪,你也没老到马上会死,怎么会没有机会呢。

后来时间推移,遇到事情,我才逐渐理解,您当时表达的是“无常”,是告诉我不可在当下如何妄断未来怎样——可以这样理解吗?

我:上次我说的“可能”确有无常之意,凡人凡事,过现未来,都难以预料,一切都堕在无常之数,并且是已在,还在,正在。

小和尚说:

前一段我病了一场,生病的时候倒是能够时时觉察,认真觉知,甚至我觉得自己能够这么快痊愈可以说就是那时的正念带我从疾病中走出来。

虽然,我身体好一些马上就又回到懒散的状态,但这次生病确实让我看到很多以前不曾觉察到的问题。

我:什么问题?

小和尚说:

再仔细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好问的,方法已经教授,就如同道路已经指出,路在脚下,虽然还在路上,只要继续前行就好。

我:那好,你慢慢走着,再见!

小和尚:你回来!

我觉得没什么可说的,是因为确实不觉得自己的见地有什么道理,怕说出来会误人修行,而且,就自身而言,理论如何正确与完美,在自身没有践行和体悟之前,也都是空洞。

所以,我也想问,怎样才好,或者是不用想,只要去做就好?

我:做就好了。

小和尚说:

还有就是这段时间,我看了几本心理学的书,他们也是嘴上挂着“正念”,觉得好像已经把佛法精华全部吸取了,但是我觉得心理学的“正念”离佛学很远,两者不在一条路上。

我说:

提到理论与实践,二者之间有冲突有紧张有缝隙,这是一个修道者的永恒考题。

佛法见地,都是除非自己想通了,否则修行动力就一定会延缓,还没有看透、接受,还没有找到必定前行的理由。

所以,我的建议是,不要慌,慢慢来,可以呆着不动,就在原地思考、研究、观望。

另外,世间的心理学并不究竟,因为起于世间,也局限于世间,为的只是世间的确定调谐与人生的幸福安乐,但在佛法看来,因为人生也终是“向死的存在”,即使在心理学中习得了“确幸”,也是不足够的,不究竟的——幸福虽然存在,就像佛说,世间感受有苦有乐有不苦不乐,但究竟的幸福,如果想要在世间谋得,那却是不可能的。

甚至说,所谓的人生幸福,都是荒诞戏剧弥天幻象,就像大麻和酒与毒,暂时的沉醉与昏迷而已,所以佛陀指出,“一切皆苦”,击碎了这个每个人都曾做过或者正在做的童话鸡汤小甜梦。

小和尚:所以,只有在不安全不确定的无常之中,才会痛着,并清醒,进而思考人生真相?

我:无常迅猛,真相惨烈,这些残酷的东西,对于一个真正的修道者未尝不是好事,对比于天堂净土诸天诸神的贪欲沉溺,人生干嘛要那么幸福?!

小和尚:也许,不是为了幸福,才是佛法的正见,是看到一切生命存在的最终——凡有生必死,就像人终会衰老、死殁,一切众生皆雷同。

我说:

还有一个更深的角度,存在即苦,刹那,当下,不待来时。

所以佛陀提倡完善的运用正见,持守正戒,升起正念,时刻当下觉察到无常,而断舍乃至出离贪欲,只因这幸福和对幸福的期盼,其实只是“贪欲”,是造成再生——轮回的根本,所以只要它消失了,存在就随之消弭,而一切建筑在此上的烦恼困境,就此烟销灰灭。

小和尚:但是,这世间大多数人不能接受佛陀这种解决方案,因为他们惧怕“自我”的毁灭·····

我:别说大多数,只要知道自己是不是那个“大多数”,此时,需要清楚的只是自己是不是仍然渴望存在以及热望于持续存在下去,哪怕“正念”的存在着,也在“苦”的套路之中。

小和尚:我是不怕,因为我信佛说,实则无有一个“永恒存在的实体真我”,所以,怕个啥?

我说:

相对八圣道中的正念,心理学的所谓“正念”体系,并不是构建在佛法的 “正见”上——它追捧的只是如实观照当下,培养相续的觉知,觉知身心造作,由此能亲证到远离唯心的痛苦,而能安于现状,回归生活的本真,努力做到不随情绪与事件动荡摧毁——它的企图是在人生中,构建起一颗尽量不为自己心念波动及其情绪所动的“不动心”——但,这在佛陀看来,乃是在不安的轮回之中,寻求安稳——是不可能的。

小和尚:无常无我才是正见,因为只要贪爱流转,那么世间一切就都是不可知的,不可预测的,但是不是也不能说——活着,就是为了死呀。

我说:

存在本身就是苦,没有了今生,还会有来世,只要这样流转下去,只要轮回的故事还在继续讲着,那么一切情节就都是不可知的,不可预测的。

或许,你该想一下别人是怎么死的,然后联想一下自己也会同样死去,也许会直观的了解我在说什么;如果无动于衷,那就没有办法了。

特别最近,我在一次剧烈运动后,突然觉得心脏难受,然后觉得自己也会这样死去,但是,我不觉得死有什么不好——当然了,如果当下我的死,导向的是真正的解脱,是轮回的止息,是涅槃的寂静。

小和尚:因此你说日日视死如死向死而生,对于没有过濒死经验的人,是难能想象的。

我: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曾经有过无数回,只是今生忘记了。

小和尚:所以说,你真的不害怕?

我:在佛法里安心了,才会就不怕,而我怕的只是我还未在佛法里完完全全的安心。

小和尚:好希望您能有早一日完完全全地安心死…….此时离你很远又很近,对我而言,你只要还在,我就安心,所以,总之,你不要死。

我:暂时不死,菩萨包邮!

小和尚:而且不要死在我不在的时候,否则你那么多好吃的谁来继承!

我:“暂时不在如同死人”。(此条是系统自动回复)

郑科彦 本文来源:释寂然法师 作者:释寂然法师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释寂然法师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