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体育NBA娱乐财经股票汽车科技手机数码女人直播视频旅游房产家居教育读书本地健康彩票车险海淘理财艺术
首页佛教心理学(二十九)

佛教心理学(二十九)

2017-12-12 22:16:35 来源:陈兵

五、末那识为“染净依”

《成唯识论》卷五引佛经偈云:

如是染污意,是识之所依,此意未灭时,识缚终不脱。

明确指出,染污末那,是前六识之所依,是使心被系缚及获得解脱的根本,末那识因此被称为“染净依”。末那识的俱生我执和俱生法执,即不共无明,是一切烦恼、一切有漏心的根株。佛经中说:“异生善、染、无记心时,恒带我执”——众生凡动心起念,不论是起恶心、善心,还是起非善非恶的无记心,都以末那识的我执为基础,不离自我中心的立场。即便行善布施,也难以无所吝惜、毫无分别;即便信佛学佛,也不离求佛保佑我、我要成佛、我学佛比你学得好等的“我”。即便在非善非恶乃至无念头波动的无记心状态,或坐禅入定甚至达最深的非想非非想定,止息了一切觉知(非想),也还是有个细微的“我”在,故曰“非非想”(不是完全没有觉知),故不得超出三界。正是这个“我”,使人起惑造业,浮沉生死,不得解脱。印顺法师《摄大乘论讲记》说得对:经中说“无我故得解脱”,并不是破除外道的我见就算完事。这还是不能解脱的;不使第七识执著第八识为内自我,这才是破人我见最重要的地方了。

佛教诸乘诸宗的修行,皆以断灭或转化染污末那为超出世间、见道开悟的关键。《阿含经》及部派佛学,以正智修观,如实正观五蕴、十二处、十八界,其中的意根、意处、意界,其实皆指染污末那。大乘唯识学更明确将染污末那与意识一起转成智慧为菩萨初见道。染污末那的我见,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无意识自我意识,世间的持戒、禅定等修行,都不堪断除与末那识恒俱的我见等四种任运烦恼,即已经离欲、深入四禅八定、发五神通者,此四烦恼犹现行不绝,或暂伏而未断,非任何世间之道所能根除,即便证得无所有处定、非想非非想处定这两种高级无色界定,至多也只能减弱我见等四种任运烦恼,而不能断除或转化,只有依佛法修行到见道位,此四烦恼才一时顿断,暂不现行,然从现观出,还复现行,一直修到小乘阿罗汉位、大乘七八地菩萨,才永断无余。

永断染污末那,并非消灭了末那识,只是断了染污末那之念念以阿赖耶识为内在实常自我的执著。见道以上菩萨法空智现前之时,将末那识恒审思量的功能转化为“平等性智”——等视一切而不起自他、高下等分别的无意识智慧。《显扬圣教论》卷一谓末那识若断除与四种任运烦恼的相应,则于一切时思量自他平等。《成唯识论》卷四云:

能审思量名末那故。未转依位恒审思量所执我相,已转依位亦审思量无我相故。

修到成佛,末那识恒审思量的功能也并不消灭,只是将染污的思量有实我转化为思量真如之平等性智而已。

染污末那为众生命根,极其牢固难破,如萧平实居士所言:“一切天主之威神合为一力,亦不能坏任一有情之意根”。而染污末那不灭,烦恼生死不已。

染污末那的转化,只能从意识下手,靠意识特别殊胜的思考、观察力量。染污末那识虽然隐微难睹、恒行不断,但因为其思量昧劣不明,常与意识粘连在一起,同时运作,故可用意识深观无我,同时俱断。犹如拔草,只要抓住草茎,用力一拔,就可以连根拔出。意识的俱生我法二执,即如草茎。《宗镜录》卷五七云:

谓第七识是第六所依根,第六是能依识,能依识既成无漏,第七所依亦成无漏。谓第六入生、法二空观时,第七识中俱生我法二执现行伏令不起,故第七成无漏。

经云:“意如刀剑锋,不能自割自”,意谓末那不能靠末那自己断除,必须依靠第六意识之思维观修,方能转变。

西方学说中,几乎没有与佛学末那识相当的说法。笛卡尔的名言“我思故我在”,乃深刻省察了自我意识者方能说出,但笛卡尔并未分清表层意识中明确的自我意识和表层意识下的深层自我意识(染污末那)。若自我只在于“我思”,那么当熟睡、晕厥、不思时,自我便应消失了,其实不然。《楞严经》卷九说,人在熟睡时,也非全无意识,对外界声音、冷热等刺激非无反应。弗洛伊德所说受唯乐原则支配、为生之本能(libido)、死之本能等无意识生物本能的“本我”(id),及艾克尔斯所谓先天的自我意识精神(实相当于基督教所谓灵魂),与佛学的末那识有些相近,然就直探自我的根源而言,佛学末那识要比本我和自我意识精神挖得更深,说得更详尽。

郑科彦 本文来源:陈兵 作者:陈兵
版权申明
文章经作者授权刊载,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书面许可,请勿擅自转载。
陈兵

作者作品

联系我们

邮箱

staff.buddha@service.netease.com

返回顶部